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安心离开
    其实卫霄让麦子去打探,是为了逃跑的时侯做准备。要知道,火车如果在直线上行驶的话,按理来说是可以看到前面几节车厢中的乘客的。要是和尚离得不远,卫霄可不敢冒然犯险。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个顾虑了,由女服务员把他抱入厕所,后边闹成菜市场的车厢内的人不会注意,更看不见。



    咔嚓。



    女服务员拉开厕所门,想抱着卫霄入内,卫霄却拍了拍女服务员的手,示意对方把自己放下地,自己一个人进去。女服务员怕卫霄出事,本不愿同意,麦子拉了拉女服务员的衣摆,表示自己带弟弟进去。女服务员还欲再说什么,后方吵吵嚷嚷的车厢内传出同事的声音,好像在招呼她过去。女服务员只得叮嘱了麦子两句,让姐弟俩小心,一边放下卫霄,看着孩子入内,替两人合上了门,才安心离开。



    等厕所门一关上,卫霄立刻锁上插销。然后扑到窗口边,招过麦子一起拉着下半扇窗户贴于窗台处的把手往上提。怎奈,一连拉了几次,小脸涨得通红,窗户就是纹丝不动,恨得卫霄一拳砸在玻璃窗上,刚巧看到玻璃上贴着的淡黄色的纸符。纸符上画着朱红色的图案,卫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已经明白为什么打不开窗户了。



    卫霄躲在毛毯里的时侯,听见车厢内的乘客说窗上贴着纸符,当时没往心里去,谁想这和尚连厕所窗户的玻璃上都贴了符纸。卫霄不敢用手去摘,左右转首看到了角落里的拖把。卫霄一伸手取过拖把,把拖把杆子的顶端戳在纸符上。只听嘶得一声,木杆顶部窜出一道火焰,吓得卫霄赶紧拧开了水龙头,把木杆凑到水底下灭了火,才跌靠在厢壁上深深地喘了口气。



    砰!咚!



    麦子看着卫霄的举动,明白弟弟是想开窗。见弟弟试了好几次都打不开窗口,干脆拿起水壶往玻璃窗上砸。谁知,刚砸到玻璃上,胳膊就一麻,猛地反弹回来,身子一个踉跄重重地撞在厢壁上。幸亏小孩子的力气不大,否则,只怕被甩回来时那股冲劲更大,麦子会受不住。



    卫霄赶忙扶住麦子,方要开口说什么时,听到外侧走廊内的扬声器中传出播报声。“各位亲爱的旅客,欢迎您乘坐三八四零号列车,本次列车由梅州出发开往雾都。现在马上要进入杜茳站,请要下车的各位乘客……”



    杜茳站到了?卫霄一时间心乱如麻。



    卫霄不知是该出去,还是留在厕所里?出去的话,也下不了车。和尚肯定会守在站台上,防止目标走脱,自己依旧只能继续躲在火车上。说不定,一个疏忽还会让和尚从玻璃窗外看到自己。但留在厕所内的话,窗户打不开,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正当卫霄左右为难之际,一大片墨色的污浊之气不知不觉地从车厢的壁面上游走而入,慢慢地充斥到整个厕室内……



    诶?



    厕所小间不过才一平方米左右,黑雾来得极快,不到两分钟,就把卫霄所在的空间堵了个严严实实。..便是卫霄一心都用于如何在和尚的眼皮底下逃离火车的方法上,可眼前骇人的变化又怎么能让他忽视呢?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和尚针对自己设下的机关?



    卫霄凝视着厕所里的浓雾,其色如墨,形似油膏,好像有人把柏油从墙顶上倾倒而下,又仿佛某人手持砚台往房中的四角泼墨,大片大片的‘油墨’自墙角、房顶的边缘飞速向壁面中央聚拢,好似有生命一般的在墙壁上扭动着,交缠着,喧嚣着……



    ‘墨油’在墙面上越聚越多,那幅阴沉又压抑的厚重感,仿若下一刻四面的墙壁就要承载不住而倒塌下来。即在这一刹,‘油墨’忽然由形化质,一下子化为烟雾从墙面上扑了出来。一缕缕、一丝丝,密密麻麻的飘散开来,顷刻之间让狭小的空间填满了浓雾,黑压压的一团把周围的一切都隔绝了,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卫霄依然看得很清楚,壁面上的‘油墨’仍在慢慢的集聚,只是速度没有先前那么快了,而那股烟雾还在不停地溢出,厕所的墙角、窗户、隔板,等等所有的缝隙间被堵了个严丝合缝。



    卫霄不知这片黑雾的来头,但不用猜也明白,肯定不是好东西。他想开门逃走,又怕一开门让黑雾泄出,引来车上乘客的瞩目。此时,卫霄犹如困兽进退维谷,心头急得冒火,却只能束手无策地站在原地。他的脸色白中泛青,加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张被三癞子打肿的双颊,显得格外的可怜可悲。



    “弟弟,你在看什么?”麦子瞅着身侧不住地朝四壁张望,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一边皱起眉峰苦着小脸,边捂住鼻子的卫霄。麦子不明白弟弟在看什么,为什么会害怕,不由得拉了拉他的手询问道。



    什么?



    单手捂着口鼻的卫霄闻言,猝然转向麦子,一把拉住她的手问道:“你没看见吗?这里都是雾。”卫霄的手比了比周边的空间,并指着墙面道:“墙壁上都是黑的东西,还在动,你看不见吗?”



    麦子仔细看了看卫霄指点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最终只能失望地摇了摇脑袋。



    也就是说,这玩意儿只有他看得见?卫霄的心一沉,同时又十分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事,要是他刚才拉着麦子逃出厕所,动静若是大上那么一点,落入有心人的眼睛里,他之前做的一切便都白费功夫了。



    卫霄以为和尚虽然与他在那个古怪的‘梦境’中接触过,但显然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是个孩子。要不然,对方是不会放过哪怕一小块被遮掩的地方的。兴许,和尚不能完全操控那个幻境,他的眼睛看不到幻境中的目标物,或是能看清的地方极少,只能凭感觉往猎物的方向追逐。毕竟,和尚和他一样,都只是意识进入幻境之中,必定有所制约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逃过一劫。



    卫霄抿唇暗思道,他能猜透和尚的某些手段,那么,对方与他这样的半吊子相比,肯定知道的更多。因此,卫霄觉得和尚必然知晓自己能看见这些黑雾,说不定这亦是试探自己的环节之一。可是,卫霄不认为和尚弄出这些污渍一般的雾气,仅仅只是为了把自己逼出去,一定有其他的用意。



    卫霄凝视着于左右游动的黑雾,不自禁地拉着麦子退了一步,但想到背后充满了‘油墨’的墙壁,赶忙又定住身形。卫霄提心吊胆地扫视着置身的小空间,就怕黑雾突然有什么变幻,自个儿反应不及。无意中,卫霄看到原本被黑雾笼罩的麦子,竟把雾气挡在身外,好似有一层淡淡的薄膜,把麦子与黑雾隔离开来。惊疑万分的卫霄把麦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当眼神掠过他与麦子相握的小手心时,不由得恍然大悟!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原来他观察着周边的一切,却忘了往自己的身上看一看了。卫霄伸出空闲的左手,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手指、掌心、臂腕,乃至他整个人的轮廓都被包围在一层淡淡的光辉之中,虽没有多远,但至少把黑雾密密实实地隔绝在外了。



    卫霄微微松了口气,虽说他思来想去,猜不透和尚招来浓雾的目的。不过,眼下这样的情况,环绕在厕所里的黑雾好像伤不了自己。而且,卫霄觉得这些雾气可能不是完全针对他来的。怎么说呢?如果和尚唤出黑雾是为了追寻他的踪迹,那么和尚早跟着黑雾找来了,这会儿只怕门都被撞开了!所以……



    “弟弟,你看!”麦子摇了摇卫霄的胳膊,打断了他的沉思。



    就在麦子说话的同时,门外的喇叭里再次响起了播报声。“各位亲爱的旅客,您本次乘坐的是丰铁公司的三八四零号列车,由梅州开往雾都。现在即将进入杜茳站,请各位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



    喀嚓喀嚓喀嚓……



    火车到站了!卫霄能感觉到车速愈来愈慢,心底一阵火热,眼睛却朝麦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玻璃窗上贴着的纸符霎间发出红光,光芒越来越耀眼。当然,麦子仅仅瞧见这些,而卫霄却看到充斥在厕所的小隔间内的浓浓的黑雾渐渐地朝纸符处聚拢,符纸上夺目的朱红色图案忽然由明转暗,刺眼的红光慢慢淡去……



    砰咚!



    刺啦!



    在火车停下的那一瞬间,车窗猝然开启,堵在窗口处的黑雾汹涌而出。本因火车的停顿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的卫霄,被窗外窜入的雨丝打在脸上,一下子回过神来。



    “快走!”车窗自动打开,说不定也会自行关闭。喜出望外的卫霄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麦子推到窗边,拿过厕所角落处的铁桶,铁桶是平日里放置潮湿的拖把用的。卫霄把铁桶翻转过来,让麦子踩着铁桶爬上窗沿,并伸手把他拉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