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雨还下得很大
    “宝宝呢?”



    “在楼上睡呢!太累了,睡得像小猪。.”刘赫善意地打趣着卫霄,一边把特地从乌俞市赶来的晓宇迎入了别墅。两人边走边说,刚跨入大厅,晓宇抬头看到与封侯一起坐在沙发上的冯耀春,不由得惊呼道:“你怎么也在这儿啊?”



    冯耀春侧脸瞥向一脸惊愕的晓宇,翻了个白眼道:“你什么意思啊?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不管谁先找到宝宝,都要马上通知另一方的吗?难道你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晓宇看了眼坐于冯耀春身侧的封侯,又偷偷觑视着一旁的刘赫,在刘赫的挤眉弄眼中,赶忙整了整脸色,摆手道:“哎——!我可没这么说啊!”



    “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冯耀春喜欢和人抬杠的习惯还是没改,继续刁难晓宇道。



    “我这不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吗?”晓宇苦着脸,不知该如何解释。



    自从在乌俞市的特大地震中逃出生天,封侯、刘赫三个与一同患难过的冯耀春便经常联系,主要是为了寻找卫霄,想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他们做不出那种,让一个小孩子为自己拼命,得了天大的好处后却拍拍屁股走人的事。怎奈,虽然封侯等人知道对方姓闻,但丰国内闻姓之人何止千万?不过,当时对方出现在雅苑,地震时,闻家又找来佣兵的那一手,使封侯几个圈出了找人的范围。



    其后,动用了不少人脉,闻家终于找到了。但对方门槛高,仿佛又刻意回避着他们。所以,封侯、冯耀春四人一直没能达成再见宝宝一面,郑重道谢的心愿。最后只好折中,托人给宝宝送东西,但闻家没有接受,又退了回来。封侯几个也知道闻家的孩子根本不缺他们这点东西,又怕自己动作太多让闻家人不高兴。想到地震那会儿,闻少对宝宝不知是在意,还是冷漠的态度。和他身边那个歇斯底里,永远用不善的目光瞪视着孩子的女人,都让封侯等人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可不想一番好意,反倒使得宝宝在闻家难过。



    这事儿持续折腾了四个月,封侯、晓宇几个才不得已,把事按下。然,虽没见到宝宝,但也不是没有收获。因为找人的缘故,冯耀春四人常常聚在一起交换线索,一来二去的,封侯、刘赫与冯耀春的关系就好起来了。特别是大家彼此都清楚,就算在绝境之下,对方亦没有违背做人的底线和原则。因此,双方很快由陌生转为熟识,渐渐开始称兄道弟了。



    其中,刘赫与冯耀春的性格最为契合,经常约着一起出门喝酒。倒是同封侯、刘赫三个差了几岁,刚入家族企业打拼的晓宇与冯耀春联系少了一些,才会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行了,别闹了!”封侯冲尴尬的晓宇点了点下巴,让他坐下。一边招过刘赫道:“小刘,你是怎么找到宝宝的?”



    刘赫诧异地看了封侯一眼,指着自己的脸道:“我们问了那么多的人,都不知道闻家人在哪儿。托人递帖子,他们也不接,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人啊?”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闻言,晓宇皱起眉峰道:“刘哥,原来你们还什么都没说啊?”



    刘赫横了晓宇一眼,撇嘴道:“还不是为了等你!”



    晓宇赶紧抬起屁股探身伸手,抓起茶几上的茶壶,往刘赫座位前的杯子里倒满,赔笑道:“我就知道刘哥疼我。”



    “唉呦,别摆谱了!你倒是说呀!”满腹好奇的冯耀春焦急地追问。



    刘赫在冯耀春的催促下,把昨晚巧遇卫霄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其中有三个重点部分,一是卫霄脸上有伤、二是,卫霄说的火车上的怪事、第三点,就是早上到别墅时,看到的新闻。



    听完刘赫的话后,众人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封侯率先打破了沉静,询问道:“给宝宝看过伤了吗?”



    刘赫一愣,心下微虚,讪笑着解释自己的失误。“宝宝说不用看医生,他没事。”



    “宝宝才多大?他说不用就不用啊?”封侯一巴掌拍上刘赫的后脑勺,把刘赫的脑袋扫了个趔趄后,方才骂道:“宝宝和你只相处过半天,要是昨天那个小姑娘没有打喷嚏,说不定他都不会出来找你。他就算身上不舒服,恐怕也不敢和你说。你手底下不是有两个信得过的医生吗?现在就打电话把他们叫来,等宝宝醒了,就让他们好好检查一遍。对了,那个小姑娘也一块儿看看。”



    刘赫皱着脸,低声咕哝道:“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呢?万一把人打傻了怎么办?”



    “你已经够傻了,我不在意你再蠢一些!”封侯瞪视着刘赫道:“嘀嘀咕咕的做什么?还不快去!”



    刘赫在封侯的‘淫威’中起身,走到隔壁打电话。封侯盯着小刘的背影,颇为恨铁不成钢地摇着头,转首间刚好看到咬着下唇,默然不语的晓宇。封侯与晓宇相差七岁,因为家族双方交好,所以从小就玩在一块儿。可以说,他是看着晓宇光着屁股长大的,自然了解对方。当即追问道:“在想什么呢?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晓宇向来对封侯服气,听他相询,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照宝宝说的话来看,出事的七一八八次列车,就是他嘴里说的那列被鬼缠住的火车。你们说,他怎么总是遇到这样的事啊?”



    “你胡说什么呢!”封侯遽然阴下脸,睨视着晓宇道:“你想说,地震和车祸都是他害得?”



    “我……”晓宇瞅着瞬间变脸的封侯,吓得面色一下子青了,喃喃地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命是他救的,我怎么会……”



    “你也知道你的命是他救的啊?”冯耀春没好气地说道:“我们一直想再见他一面,不就是为了谢谢他吗?你倒好,人还没见到,就开始往这种地方想了。我看你还是别见了,没有心的话,只是嘴上说谢谢也没什么意思。”



    “冯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别叫我冯哥,我可受不起!”冯耀春一转头,不理哭丧着脸的晓宇。晓宇眼巴巴地瞅向封侯,封侯倒没有再给他脸色看,只是摆摆手道:“晓宇,你回去吧。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到时候,我替你谢宝宝就是了。”



    晓宇简直要哭了,他好不容易挤出时间从乌俞市乘飞机赶到刘赫的别墅。结果刚进门,就要被赶出去,这是什么事儿啊?晓宇被家人护得好,阅历比不上封侯等人,有时候说话没有顾忌,但并不表示他傻啊!晓宇知道眼下自己要是真的走了,恐怕今后他和封侯、刘赫的关系都要淡了。他可不想因为一句不留心的话,丢了两个最好的兄弟。



    就在晓宇无所适从之时,打完电话的刘赫从偏厅回到主客室。刘赫见客厅内气氛古怪,赶忙发问。冯耀春把晓宇的话复述了一遍,刘赫听后,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想骂晓宇吧,又怕在封侯气头上火上浇油,真把兄弟的关系给弄僵了。刘赫知道晓宇和封侯比起来,确实自私了些,而且胆子也小,但刚才的话应该只是想想,并没有怪宝宝的意思。晓宇只是怕,怕再遇到当日在新峰大厦里那般的险境而已。



    刘赫在心里叹了一声,决定事后好好说说晓宇,但此时只得打圆场道:“封哥,你也知道晓宇的性子,他是有口无心的。要不然,也不敢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啊!是不是啊?晓宇!”



    刘赫边说,边用胳膊肘敲击晓宇的侧腹,狠狠一拐之下,撞得晓宇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叫苦。还要表现出赞同刘赫的话,面朝封侯连连点头,看得正生气的冯耀春都有些不忍。刘赫见状,又劝了几回,封侯终于在晓宇的哀求下,收回了让他离开的话。



    等众人再次坐定,封侯语重心长道:“晓宇,你别怪封哥小题大做。宝宝不是寻常的孩子,我不是指他看得到鬼。而是,他很聪明,你想想自己两三岁能干什么?他却可以一个人从十四楼的通风口爬出去,排除万难叫人来救我们。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教他怎么做,他却做到了。”



    封侯顿了顿,环顾着晓宇等人继续说道:“七一八八号列车,很可能就像宝宝说的那样,被鬼拖下沐江去的。那么你们想过没有?这些鬼是从哪来的?怎么会缠到七一八八次列车上去的?宝宝为什么会逃?他脸上的伤哪儿来的?”



    “你的意思是……这里面有文章?”冯耀春眯眼道。



    封侯点首道:“听小刘说,昨晚杜茳在下雨,雨还下得很大。你说,火车上有一车的人,如果光是鬼的话,宝宝会害怕地宁可受伤,也要跳窗逃出来吗?”



    “封哥的意思是?”刘赫习惯性地张口咬了咬上唇,推测道:“有人想抓宝宝?”



    封侯摇头道:“不知道。这件事背后肯定有问题,不过,你们不要去问宝宝,他想说的话,自然会告诉我们的。宝宝可比你们想象中要聪明的多。另外,宝宝怎么只拉着个小姑娘跳车?他乘火车的时侯有没有人带着?闻家人到哪儿去了?之中,大有文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