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淡淡的铅笔字
    封侯觉得刘赫在杜茳站遇到宝宝是上天安排的巧合,是他们与宝宝有缘。只要宝宝不愿回家,封侯以为自己可以养对方一辈子。什么钱啊,身家啊,都不用宝宝操心,他会一点点给宝宝攒起来的。封侯想到此处,揉了揉卫霄头顶上的黑发,往花厅右侧窗户边的小桌子旁走去,随口问道:“宝宝刚才再写什么啊?听观姨说你每天要写两页字,是不是?”



    “嗯。”卫霄点着小脑袋道:“宝宝在写经书。”



    “经书?”



    “封叔叔。”



    封侯正因卫霄的回答吃惊的当儿,在窗前写作业的麦子站起身朝封侯打了声招呼。封侯亦冲着麦子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写功课。除了卫霄,麦子对任何人都很冷淡,封侯并不在意。他如今对麦子好,也不过是看在卫霄的面上捎带的而已。



    “宝宝在写经书?”待麦子回座后,封侯转向怀里的卫霄,惊疑地问道:“是抄经书吗?观姨拿给你的?还是有人教过你?”



    卫霄摇头道:“宝宝会,一直会写。”



    封侯一时之间有些不明所以,但他是聪明人,转而一思就明白卫霄的意思了。



    卫霄在封侯恍然大悟的目光中点着肉乎乎的下巴道:“宝宝不想骗叔叔,宝宝生来就会。”卫霄之所以说出来,是知道这个问题根本瞒不住对方。只要翻翻他的本子,就露馅了。何况,他还要念经,虽说他现在一般都是悄悄的避开人念经,但观姨就看到过,尽管没有在意,可见多了总会开始留意的。那么,作为主人的封侯当然也就知道了。与其到那个时侯,让封侯从管家的报告中得知,还不如他眼下亲口告诉封侯的好。



    怪不得,怪不得!



    封侯总算明白和尚为什么要抓宝宝,宝宝又为什么能看到鬼魂了。宝宝根本就是佛经中说过的灵童,是得道高僧的转世。这样的人生来就有一双慧眼,能看透世间的一切。而且,灵童的骨肉、魂魄都是无价之宝,经书上也说过,只要吃一块灵童的肉,喝一口灵童的血,就能得长生之道。封侯虽不信这样的话,但它确确实实是写在佛经上的,并且广为流传。



    “宝宝。”封侯一下子蹿到门边,往走廊外看了看,随即合上房门,走到花厅中央,盯着卫霄的眼睛,正色道:“今天你告诉叔叔的话,可不能对别人说啊!就是你小刘叔叔他们也不能说,知道吗?”



    “小刘叔叔也不能说?”



    “对。”封侯严肃地看着卫霄,再次叮嘱道:“你小刘叔叔他们嘴巴不严,要是一个说漏嘴,你就要被坏人抓去了。”



    卫霄还未及说什么,旁侧听到弟弟会被抓走的麦子突然插口道:“封叔叔也不准说出去,麦子也不说。”



    封侯搂着卫霄,没有因为麦子是孩子而小觑,慎重地做了承诺。接着让麦子依旧留在花厅里把作业写完,自己取过桌面上属于卫霄的小本子,抱着卫霄去了书房,在书房内给卫霄普及了一些丰国内的常识,并告诉他什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灵童,为什么不能说,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卫霄没料到自己竟然成了图元星各个佛教国度内的‘唐僧肉’,暗中震惊并叹息良久,方对封侯疑惑他为什么默写经书的问题作出回答。“火车的窗窗上贴着纸头,纸头上有字字和图图,会发光。宝宝也想试试看,宝宝不会别的,只会写经书。”



    其实,卫霄开始写经书确实是受了和尚的启发。另外,前世看的里,都有过熟能生巧的例子。比方主角是学炼器的,初时做出来的东西都不好,但他没有放弃,日复一日的钻研,总于成了炼器大师。这类型的非常多,卫霄认为还是可以比照着练习练习的。先前,他学着书里的人在舒郁的光芒下念经,收获颇丰。以此看来,里的情节也并非只能作消遣,某些观点,还是可以学习的。而且,不管怎么样,试试总是没错的。即便他现在写出的东西没有法力,但谁能料定今后也不会有呐?



    反正,卫霄打定主意,要从小练起,先写铅笔字,等手腕有劲后再换成毛笔。卫霄相信自己念经可以为人祈福、超度冤魂,那么自己笔下的经书,一定也有用处的。主要是,卫霄不想再那么被动了,今天遇到和尚他只有逃跑的份,那么日后呢?无论什么方法,总要试一试才知道能不能成功,总不能每次都等着天降好运,让自己脱险吧?何况,而今成了图元星‘唐僧肉’的他,除了自救,还有别的选择余地吗?



    嘭——嗙——!



    “封哥……”



    心急如焚的刘赫猛地推开特诊病房的大门,眼睛通红好似要吃人一般,吓得正给封侯打点滴的护士手一抖,把针头戳歪了,引得封侯微微皱了皱眉峰。..



    而遽然扑入房中的刘赫,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的封侯,半句还没冲出口的哀嚎就这么堵在咽喉中,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瞬间让刘赫憋红了脸。房内之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寂寥无声。还是封侯挥手示意吓呆了的护士拔了针头重新给自己扎针,并招过目瞪口呆的刘赫,让他坐在床边。



    “哈哈,我就知道封哥福大命大,会没事的!”刘赫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一回神,立刻扫却苦大仇深之色,眉飞色舞地嚷嚷起来。



    刘赫身后的小弟无不暗中嘀咕道,你刚才那张死了爹娘的脸,不像是这么想的啊?当然,这样的话他们也只敢在肚子里咕哝两声,死活都不会说出口的。



    “封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朱礼通知我说,你被卡车给撞了,车子都给压扁了……”刘赫紧张地追问道。



    “刘哥!”站在病床边,身着隽装的年轻男子可不想让顶头上司误解,苦着脸插口解释道:“我才报了个院名,你就把我的电话挂了,我后面的话还都没说呢!”



    刘赫有些尴尬,但一想到自己是为了兄弟着急才乱了方寸,马上又掠去了脸上的那一丝不自在,挺了挺胸昂起下巴道:“我这不是担心封哥吗?朱礼啊,不是我说你,你说话怎么不先说重点呢?差点把我……”



    封侯并没有阻止刘赫训话,等刘赫把激动的情绪发泄完,才挥手让属下退出去。待众人离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后,刘赫一反之前的张扬,神色一凝低声询问道:“封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晚上六点下班的,车子开到茂巷东路转弯口的时侯,一辆重卡从路口冲出来。车子开得很快,老张根本避不开,一下子就撞上了。车里除了我,樊隆、王君他们都死了。”封侯的嗓音始终很低沉,没有一点抑扬顿挫,只有眼中的戾气能感受到他深藏的愤怒。



    “难道是……”刘赫因为封侯没事而舒展开的双眉又拧了起来,咬着下唇握起拳,脸上满是狰狞之色。



    封侯抬起手打断刘赫的话头,斜视着对方道:“现在,还不能肯定这件事是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很可能是有人盯上我了,看来,我的步子还是迈得太大了点,有些人坐不住了。”



    刘赫眯起厉眼道:“封哥,我们要不要……”



    “这件事你别管,我已经布好棋,就等着他们上钩了。”封侯看向床边铁架子上倒置的盐水瓶,瓶口中的生理盐水从塑料管中慢慢滴落,手背有点凉,他不自禁地紧了紧握住的掌心道:“这几天我不能打电话,也不能出院去看宝宝,你和我关系近,只怕也被人盯着,不方便过去。你通知冯耀春,让他去陪宝宝。”



    刘赫瞪大眼,惊疑道:“那些人也盯上宝宝啦?”



    “你胡说什么呐?”封侯没好气道。



    “那你干嘛这么紧张啊?”刘赫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摸着后脑勺道:“那和尚不是没找来吗?都已经两年了,说不定他早忘了。宝宝那边有观姨照顾着,会出什么事?”



    “闭嘴!”封侯冷眼瞪视着刘赫道:“我不是提醒过你吗?这些事都给我咽在肚子里。要是再让我听到什么和尚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啊!”



    “行了,行了!我保证不说,说了我一辈子没酒喝!我一会儿出门就给冯耀春挂电话,让他今晚赶飞机去你的别墅。”刘赫实在弄不懂封侯为什么这么紧张宝宝,在他看来宝宝就是比别的孩子聪明些,又能看到鬼而已,也没什么让人惦记的。谁知,这两年来,封侯把宝宝护得越来越紧了。若不是刘赫与封侯是从穿开裆裤起结下的交情,刘赫都要以为宝宝是封侯瞒着所有的人,在外头生下的宝贝儿子了。



    听了刘赫的保证,封侯才舒展开紧锁的眉峰。其后,两人商量了一些事,等刘赫起身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盐水都已经挂完了。刘赫出门时,封侯不放心,又交待了几句。待小刘步出特诊病房,合上房门的霎那,封侯举起左手张开手心,里面藏着一小张烧焦的纸片。黄褐色的纸片上写着淡淡的铅笔字,字迹已经被熏的模糊不清了,仅能从封侯那重视的神色中,看出这张纸片的宝贵。



    自车祸到现今,封侯的心绪一直无法平静。当那辆二十吨的卡车冲向他的那一刹,封侯以为自己完了。他亲眼看到重卡撞上自己的轿车,并从上面碾压过去。樊隆、王君的血一下子溅到他的脸上,就在他闭上眼的那一刻,感到有什么东西把他整个包裹在其中,浑身暖融融的。可惜,他马上昏过去了,醒来的时侯已经被送到了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