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礼物
    “宝宝,叔叔去一下洗手间,你在这儿好好坐着啊!”待空服小姐撤下餐盘和茶杯,冯耀春便朝卫霄打招呼,边拉起活动椅把起身站到过道中。.



    自己身边随时会上演各种各样的意外,何况背后还有个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侯会爆炸。卫霄可不敢在这个时侯离开冯耀春,赶忙举起双臂道:“宝宝也要去。”



    “好——,我们一起去!”冯耀春俯身抱起卫霄,卫霄把脑袋埋入冯耀春的胸膛里,唯恐让后座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脸。殊不知,自己这个样子,让早就因为冯耀春的表情而起疑的唐慕钧,更为猜忌了。



    哗啦啦哗啦啦……



    “叔叔,我们能换个位置坐吗?”拉好裤子的卫霄把小手凑到水龙头下冲洗,一边问道。



    冯耀春侧首挑眉道:“刚才那个位置坐的不舒服啊?”



    卫霄也不好直说为什么,只能找了个借口,表示后座的小姑娘太吵,想坐的远一点。卫霄的话,冯耀春还从未拒绝过,何况,是这么理直气壮的要求。而今不是节假日,飞机上的乘客很少,特别是头等舱的位置,有很多都空着,冯耀春觉得换座位不是个难事,便一口答应下来,嘴里说着出去就让空服小姐换座位,边拉开厕所间的房门。



    “……”



    门一开,猝不及防间,卫霄的眼底印上了一张与自己有八分相似的容颜,特别是两者的五官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只在于一方是孩子,另一方是个成年男子。



    卫霄不是演员,刹那中的转变,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脸上的惊慌一下子落入唐慕钧的眼中。但卫霄亦看到了对方在须臾之间,神色中浮现的细微变化。



    “让一让。”谁也不喜欢被堵在厕所里,冯耀春拧起眉峰道。



    唐慕钧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稍稍退开,让冯耀春抱着孩子通过。在卫霄与唐慕钧擦身而过的霎间,两人眼神交会,卫霄想装作懵懂,模糊之前过于机敏的模样,而唐慕钧则笑得愈发和蔼,仿若想给卫霄一个好映像。但在相互交错背对的转眼间,各自的眸光遽然一沉。显然,彼此都没有成功。



    “服务……”



    卫霄见冯耀春伸手欲唤过一旁的空服小姐,急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冯叔叔,我们还是坐到原来的位置上去吧。”



    冯耀春不解道:“为什么不换了啊?宝宝不是嫌吵吗?”



    都打过照面了,还藏什么藏啊?卫霄心里有些气馁,觉得自己做事太不谨慎,不该以为姓唐的什么都不知道而掉以轻心。很明显,对方十分的精明,而且极为留心。可能在冯耀春惊讶之时,便已经盯上他们了。如今,自己越藏反而愈是让对方起疑,卫霄未免作茧自缚,还是放弃了换座位的想法,让冯耀春抱着自己回到了原位上。



    卫霄心下稍嫌不安,但亦有些有恃无恐。卫霄之前想避开唐慕钧是不想惹麻烦,但他并不怕对方知道实情。即便后座的男人真是唐二少,但当年他既然把孩子换走,就不可能再换回来了。听那个把他与闻家的孩子作交换的妇产科医生说,唐二少换子是为了争夺家业。卫霄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清楚唐二少有没有成功,但若是此番发现自己这个亲生儿子,想要把自己弄回去,必然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与唐二少争家产的对手肯定逼着他做亲子鉴定,说不定连他们膝下的儿子也要再查一遍。唐二少的妻子亦会感到不解,而要求一块儿做检查。假如,唐二少已经继承了家业,却检验出在唐家长大的儿子不是唐家人,他这个半路遇到的陌生人,倒和唐二少有着血缘关系,却又不是对方妻子所生的话,唐二少的对手会不会闹着把当初的结果作废,让唐二少交出掌管权?



    卫霄缓缓摇首道,单看刚才的事,就能看出后座的男人非但一点也不傻,而且十分的狡诈,怎么可能陷自己于不义呢?何况,唐二少要是重感情,就不会施下调包计了。他和对方不过萍水相逢,下了飞机指不定再也不会见面了,对方又何必弄出大动静呐?



    卫霄想通后,便不再庸人自扰了,又开始和冯耀春说笑起来。连后座的男人从洗手间回来,也没让卫霄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嘎呲——,啪嗒啪嗒,嘎呲呲——!



    “唐朦,你刚才不是答应过我,说会好好吃饭的吗?怎么又不好好吃了?还弄出这么难听的声音!”



    “不要你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吗?我是不想让人说我的女儿没家教!”



    “你才不是我妈妈!”



    “你说什么?”



    “好了,文芳。不要吵到别人。”



    “你怎么光说我?怎么不说说你的好女儿?她拿着叉子敲来敲去,就不会吵到别人了吗?你不吃就把叉子给我,让人把盘子拿下去!”女人的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冲着小女孩去的。



    “不给!”



    当当当当当……



    冯耀春被小女孩敲盘子,扎盘底的嘎呲声磨得耳鼓涨疼,回首想说些什么,却见小姑娘因为女人的话尖叫了一声,变本加厉地敲起餐盘。气得女人伸手去抢她手中的叉子,小女孩戳起盘子里的虾肉朝女人身上丢,女人左支右绌的躲避着对方丢来的东西,那在空中挥来挥去的尖利的钢叉,使她不敢硬去抓女孩的手。坐于一旁的男人慌忙探身去拉女儿的胳膊,没想小姑娘正好把整个大龙虾插起来,准备往女人怀里扔。男人这么一阻,让女孩的手反戈了一下,使得龙虾往反方向抛出,一下子落到了前座的卫霄头上。



    没等卫霄和冯耀春反应过来,后座的男人已经掏出衣兜里的手绢,起身为卫霄擦拭了,口中一再地说着歉意的话。大龙虾顶在卫霄的脑袋上,酱汁蜿蜒而下流得到处都是,有些甚至淌入了他的头颈里。卫霄一把挥开男人把自己擦的又疼又难受的笨拙的手,取出口袋里的小手绢擦着脑门上滴落的酱汁。



    “服务员,拿热毛巾来!”冯耀春一边吩咐空服小姐,边冲着后座的一家人喝道:“我说,你们能不能把孩子教好了再带出来啊?叉子是好乱挥的吗,啊?现在可是在飞机上,要是有人让叉子扎到了,你们付得起责任么?是不是因为她还小,害人了人也可以不当一回事啊?”



    “就是,这小姑娘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真是……”



    “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教的!一看就……”



    面对冯耀春的厉声指责,和周围乘客的窃窃私语,坐在小姑娘身边的女人满面通红,仿佛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倒是男人仍不喜不怒地道着歉,并紧紧握住女儿的手,让她低头认错。小姑娘原本还要强嘴,但被男人握在掌中的手腕疼得她说不出撒娇的话来,只能不情不愿地说对不起。



    冯耀春根本不说接不接受女孩的道歉,他理都没理一边说对不起,一边以眼角瞪人的小女孩,抱起卫霄要求换座位,并严辞拒绝了男人的赔偿,只是离开前再次大声告解男人别把女儿带出门祸害人。其实,要是小姑娘把龙虾甩到冯耀春头上,冯耀春还未必那么气恼,毕竟自己是个大人,何必跟个小孩子计较呢?



    但宝宝是什么人?宝宝可是冯耀春的心尖尖,和亲生儿子一样宝贝的存在。无况,宝宝还这么小,自然激起了冯耀春心头最深的愤怒。他接过空服小姐递上的热毛巾,把卫霄抱入洗手间擦了个身,但无论怎么擦,宝宝的脑袋上还是油腻腻的。卫霄只能咬牙忍受着沾粘的发丝,祈祷飞机开快点,让自己尽快赶到冯耀春的别墅里冲澡。



    离开原位后,冯耀春仍是不顺气,一直怒斥着一家三口的不是。反倒是卫霄安慰起冯耀春,说自己没事。冯耀春为宝宝的体贴感动,对小女孩的恼意更盛了,但他骂也骂过了,不好再做什么,只得把一口恶气吞入腹中,恨得他连连往一家三口的方向瞪视。



    “先生,您的账单都结清了。您后座的那位先生,刚才已经为您付款了。”



    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到站了,冯耀春招来空服小姐结帐。无料,竟得到了这样的通知。冯耀春一时浓眉倒竖,猛地翻开皮夹,取出二十张十元大钞,掷给空服小姐道:“把钱还给他,我自己的账自己会付!”



    “先生……”



    冯耀春冷眼睨视着面前一脸为难的空服小姐,沉声道:“你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空服小姐只好捏着一叠纸币走到卫霄原来的座位处,向唐慕钧表明了冯耀春的意思。唐慕钧倒也没有为难服务员,微微一笑便接下了空服小姐递上的钱。



    冯耀春一直仰着脑袋,当看到服务员空手而回时,重重冷哼了一声。比起声色俱厉的冯耀春,卫霄反倒觉得对什么事都和颜悦色,不疾不徐的唐慕钧要难对付的多。



    “各位亲爱的乘客们,您乘坐的是国际航空旅社从祥田飞往潭石市的一零八次航班。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了,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冯耀春一手抱着卫霄,一手拽着塑料袋,袋子里放着吃食和空服小姐给的礼物。在下飞机的时侯,卫霄不动声色地环顾着四周,没有看到唐慕钧一家三口的人影,心里倒是松了口气,并希望永远不再见面。



    “对,对,是我不好。你别骂了,等我回家我再给你打电话。现在?现在在机场啊!我怕你们担心,一下飞机就给你们打电话了。什么?我这不是想让宝宝帮个忙嘛?什么忙?这个等我回去再详细跟你说。好了,知道了,我一定尽快把宝宝送回去,放心吧。好,好,那我挂电话了啊?晚上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