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避过狼窝又入虎穴
    卫霄挑起眼角,用仿佛看傻子的目光瞅着文芳道:“当然是因为老阿姨和好心的叔叔抢人的时侯都说过了呀!她说自己是宝宝的姑姑。”



    文芳撇了撇嘴角,对卫霄看向她的视线有些暗恼。心下正不得意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立刻冲着卫霄逼问道:“那为什么抱着你的叔叔没有把你交给她?”



    “因为她长得和宝宝一点都不像啊!另外,宝宝跟叔叔说了,不认识她。”卫霄皱着小眉头,忧心地打量着文芳,那感叹的小眼神,好似文芳多么痴傻一般,恨得文芳险些咬碎一口银牙。卫霄不等文芳再说什么,提问道:“阿姨啊,宝宝真的长得这么像你的宝宝吗?为什么你们全都认错了啊?”



    “……”



    文芳能说什么?说唐家人未了避免丑闻,只能将错就错吗?说不管是表面上高兴的喊他宝宝的唐老爷子,还是对他疾言厉色扮演着严父角色的丈夫,都对他的出现非常的忿恨与不满么?注视着宝宝那双亮晶晶的乌黑大眼的文芳无言以对,大人的世界是这么的复杂,小孩子永远不会明白。



    “阿姨,你怎么了?”卫霄看着身边的女人从默不作声,转为凄苦之色,进而眼眶泛红眸中含泪。卫霄觉得自己没说什么,不明白文芳怎么会忽然激动起来,不解地询问道。



    文芳听到卫霄的疑问,抬眸瞧着他那张神似唐慕钧的小脸,不由自主地举起胳膊,摸向卫霄的脸颊。



    哆哆哆,哆哆哆!



    就在卫霄想侧身避开文芳伸向他的手掌时,休息室的房门骤然间被人敲响。文芳慌忙抿了抿唇,擦了擦眼角的泪滴,方起身解锁拉开房门。



    “干什么锁门?让人以为你在里面做什么事呢!”来者正是唐慕钧,他推着文芳步入休息室,一边合上房门,边低声轻责道。



    “我能做什么?”文芳闻言,一手指向卫霄,并怒视着丈夫道:“我还不是为了给你留点面子!要是我在问孩子,他是不是你的私生子的时侯有人闯进来,岂不是害你没脸见人了么?”



    唐慕钧眯眼睨视着文芳,沉下脸道:“那你问好了吗?他说是不是呢?”



    “他说是的,今天是他妈妈抱他来见你的!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文芳试探道。



    “阿姨骗人!宝宝明明说不是!”卫霄从沙发上跳下来,站在深灰色的地毯上,握着小拳头瞪视着文芳,怒斥她胡说。



    文芳在卫霄那双透彻的眼眸下,心虚地低下头。但下一刻,又猛地昂起下巴,直视着唐慕钧道:“不是又怎么样?他和你长得这么像,抱出去说孩子不是你的,有人会信吗?”



    “你这么也信这个?”唐慕钧摇头叹了一口气,右手抚上文芳的肩头,劝解道:“天下长得不像的父子多的是,比如,我和宇杰。长得相像的陌生人也很多,比方说,我和这个孩子。要是空口白牙说是就是,那我们唐家的人早就多出几倍了。”



    “可是……”



    唐慕钧拦下还要再分辨下去的妻子,正色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有什么事,等会儿回家再说。外面的客人还要等你去招呼呢!”



    “我现在哪还有心思招呼客人?”文芳撇过头,没好气地甩开唐慕钧的手道。



    “我发誓,这个孩子不是我的。要是你不信,等宴会结束之后,我们就带他去医院做亲子鉴定。这样,你总该相信我了吧?”唐慕钧凝望着文芳,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



    见唐慕钧发誓,又听他保证会做亲子鉴定,文芳本就因为卫霄的话而消散了些许的疑窦,一下子又去了大半。唐慕钧把文芳松动的表情看在眼底,赶忙乘热打铁道:“好了,我们走吧。”



    “那孩子怎么办?”文芳迟疑道。



    唐慕钧推着文芳,边走边道:“放心,我已经让人去叫服务员来照顾了。”



    照顾?他要是相信唐慕钧的话,他就是傻子了!卫霄目送着两人离开,当厅门被甩上后,飞快地冲向房门,把耳朵贴在大门上听外侧走廊内的脚步。待唐慕钧夫妇的步履声远去,卫霄举臂抓向圆形门把,刚要使劲拧开时,门把突然自己转动起来。卫霄下意识地朝木门一撞,啪的一声按上门锁。



    喀喇喀喇,咔嗒咔嗒……



    卫霄一连退了两步,紧盯着不断转动的门把,心里又怕又急。他知道门外的人十有□□是唐慕钧话中的那个来照顾他的人,若非如此,为什么这么巧合?唐慕钧前脚离开,他后脚就来?怪不得唐慕钧不怕他逃走,来者说不定一开始在隔壁房间呆着,听到文芳离开的声音,马上出门赶到他这边来。



    而且,文芳怕受人打搅,选的是最里侧的休息室,一般宾客有要事谈,肯定会到别处另开房间。只是休息一下的话,又不会专诚跑到最后一间来。再说,假如心里没有鬼的话,拧了这么多下的门把都打不开房门,为什么不喊里面的人开门呐?



    刚才,卫霄听到唐慕钧对妻子的承诺就知道不好。唐慕钧难道真的会让他去做什么亲子鉴定吗?就算他买通检验的人员,也有万一的时侯吧?何况,还有那么多想把他拉下马的兄弟姐妹盯着他呢!除非他消失,人不见了!那么唐慕钧的承诺便可以作废。而没有证明的话,唐兰等人即便想用他掀起什么风浪,也是无能为力了。



    来人会对他做些什么?



    偏厅的过道是条死胡同,从休息室出去的路只有一条,无论怎么样都要经过会场大厅。来人光明正大的抱着他出去,肯定行不通。而且,他也会哭闹。那么,只有把他塞入不起眼的地方,比如推车内、垃圾袋里带出去了。为了不让他开口求救,很可能还会把他……



    咦?



    门把转动的声不见了,卫霄心头掠过一个可能性。果然,下一瞬耳畔传来细微的喀嚓声,像铅丝刮着金属片的音色,有些刺耳。对方在撬门!卫霄顾不得再猜测可能会面临的危机,抬头扫视起房间内的摆设和布置。休息室内除了一套沙发和茶几,别无他物。他该怎么办?冯耀春抱他下来的时侯,卫霄看了下电梯楼层的指示灯,上面显示三楼。楼层不算高,可是……



    卫霄疾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跑至窗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窗台,趴在窗户上低头向下一看。这扇窗户正对着丽金饭店的后门,一眼望去,可以看到从楼内延伸而出的几阶阶梯,有人正从饭店内走出来,步往其后的停车场。卫霄俯视着楼下冰冷的水泥地,看了看比普通住房要高处两三米的楼层,心下哀叹。



    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跳,不用问也知道会受伤。如果是在二楼,他一定会拼着摔伤试一下。但眼前的高度,使得卫霄望而生畏。他怕自己跳下去,一个弄不好摔断了腿,逃不掉不说,反而把事闹得不可收场。要是被服务员再次送回会场,只怕唐老爷子、唐慕钧这些人都恨不得剥了他的皮了!



    怎么办?怎么办?



    卫霄焦头烂额地环视着四周,刚巧看到窗边厚实的落地窗帘。可惜,手边没有剪刀,最关键的是没有时间!



    啪咔!



    不好!卫霄的瞳孔舜然间收缩,下意识地往窗帘后一躲。卫霄的脸色苍白,极力控制住自己忍不住颤抖的手脚,咬紧牙关,竖起耳朵倾听着房内的动静



    啪嗒,咔嗒。



    来人把门合上,并上了锁。卫霄只听到这些,因为室内铺着羊毛地毯,令他无法听到对方的脚步声。而双层式的窗帘,同样把他的视野压缩在了窗帘后的一小方之地上。



    噗通噗通噗通……



    卫霄的心猛烈的跳动着,他很害怕,怕落到对方的手中遭遇各种难以想像的磨难。甚至,卫霄想到了死……



    别让他找到我,别让他找到我!卫霄不停地祈求着,然而他的祷告在一声刺啦的脆响中泯没,不自禁地抬头间,迎上一双冰冷的双眸。



    他该怎么办?



    因为太过骇然,卫霄那剧烈跳动着的心脏猛地一个停顿,疼得他心口发麻。陌生男人的身形遮住了房内的灯光,把卫霄整个笼罩在阴影之中。卫霄想逃,但男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就在男人把手伸向他,而他又要昂首呼救的那一刻,只听房门啪嗒一声开启,未等卫霄反应过来,只见身前的窗帘被哗啦一下拉上,自己再一次陷入昏暗之中。



    这是什么意思?对方为什么罢手?因为有人来了吗?来得是谁?一刹间,卫霄的脑海里掠过无数的疑问,他不自禁地握紧小拳头侧耳倾听,就怕遗漏一点可能逃离的机会。



    此时,卫霄确实可以喊出声,可以求救。但卫霄没这么做,他怕避过狼窝又入虎穴。特别是他大喊大叫的话,有一定的可能传到前头的会场里去,引来宾客们的注意,同时也引发唐老爷子、唐慕钧等人更深的怒火。而来人是不会让他叫多久的,一把捂住他的嘴关上房门,对外说他小孩子不懂事吵着要回家什么的,客人们难道会替他出头吗?所以,在没有到要命的关头,卫霄不想把事情闹大。



    是的,冯耀春极可能还在会场里,他喊救命的话,对方一定会出手的。可是,在遇到闻君耀的那一霎,卫霄便深知平静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自己的命运再一次回到了那条恐怖的轨道上。他就仿若坐着一艘破烂的小船行驶在巨澜滔天的大海之上,随时可能颠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