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不是他生了儿子
    卫霄不想,也不愿意再拉冯耀春下水,因为对方身后还藏着封侯和刘赫。这些人对他很好,卫霄一直记在心底,他总结过重生以来遇到的所有的困境。卫霄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确实还身缠着霉运,避不开躲不了,但不知为什么,他似乎都能在绝境之中逢凶化吉。然而,各种侥幸与巧合仅限于自己,他身边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所以,不到万一,卫霄是不愿再与封侯等人牵扯在一起了。他想保护对自己好的人,虽然他如今什么也做不到,但至少可以让对方远离自己这个危险的目标。



    “田磊,你怎么在这儿?”背后开门声响起的瞬间,男人随手拉上窗帘,不知这一幕来者是否看见了,但即使落在对方眼中,也不会有丝毫的违和感。男人做得非常随意,就像普通人在窗边看着夜景吸烟,离开的时侯关上窗户,拉上一点窗帘。果然,进门的人似乎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当即发问道。



    是唐兰!居然是唐兰的声音!卫霄没料到此番缓和自己危机的,竟是想利用自己陷落唐慕钧的敌对者。



    “啊?原来是大小姐啊!”



    陌生男人没有回答唐兰的话,而他的声音听起来亦非常的轻浮。作为旁观者的卫霄听着都不舒服,唐兰自然更难以忍受了,当即就喝问道:“孩子呢?”



    “什么孩子啊?大小姐再说什么呐?”



    “你别给我装傻!刚才文芳抱进来的孩子哪儿去了?你为什么在这里,还锁上了门?是不是想做什么不敢让人知道的事呢?”唐兰步步紧逼道。



    “大小姐怎么会这么想呐?我这样的小人物哪里比得上大小姐,能做出什么要瞒着别人的大事呢?不过是二少爷好心,让我在客厅室里多休息一会儿,没想到让大小姐误会了。”男人的嗓音听起来有些不快,而从其话中嘲讽的口吻可以得知,那不快的声音确实不是众人的错觉。



    “你……”



    “姐!”



    “姐,别这样!”



    连唐慕文、唐瑰也来啦?卫霄边听边蹙眉道,他们究竟是怎么进来的?门不是让那个叫田磊的人锁上了吗?



    啪嗒。



    “大小姐好像要休息,我就不打搅了。二少爷让我先回去,车子还在楼下等我,我先告辞了。”



    卫霄耳内听到男人的说话声似乎远了一些,而听开门声,则表明对方已经走到门边,并打开了房门。



    “等等……”



    “姐!”



    啪嗒!



    田磊没有因唐兰的阻止而稍作停留,很干脆的出了休息室,顺便带上了房门。待田磊走后,唐瑰踱步至门边,看到已锁上的房门,嘀咕了一句‘算你识相’的得意之言,轻哼了一声后,翘了翘嘴唇便要转身。但刚欲跨步之时,又想到什么般的按了按门锁,方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安心的回到客厅中央。而被唐慕文拉着坐到沙发上的唐兰,已经开始抱怨起来了。



    “你拉着我做什么?他不过是我们唐家的一条狗,现在倒咬起主人了!”



    唐慕文不知是劝解还是挑拨的说道:“姐,你和他有什么好置气的?就像你说的,他不过是我们唐家的一条狗。不过,你别忘了,唐家如今是二哥当家,他当然就成了二哥手下的走狗,只听他的话了。跟这样见风使舵的人,你又何必计较呢?”



    未等唐兰说什么,回到唐兰身边的唐瑰侧坐在沙发的扶手上,环顾着室内的装潢和摆设道:“姐,你不是说孩子在这里吗?最后怎么只看到田磊啊?”



    “我怎么知道?”听到唐瑰的话,唐兰顾不得再骂田磊,想到唐慕钧,和那个让她当众出丑的孩子,就恨得牙痒痒。当即捶着沙发道:“我亲眼看到文芳抱着孩子进来的,一进门就把房门锁上了,我在门外试着轻轻转了一下门把,确实是上锁了。你说文芳为什么要锁门?她抱进去的不过是个小孩子,能说什么怕人听见的话么?依我看,他们根本就是心里有鬼!”



    唐瑰扬眉颔首道:“噢,所以你就去找钥匙啦?可是我不明白啊,你当时干嘛不敲门进去啊?”



    “敲门进去?敲门进去他们还会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吗?”唐兰白了小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唐瑰反驳道:“那你用钥匙开门,他们就会继续说下去啦?还不是一样会停下不说了。”



    “这还用你教,我还能不知道么?”唐兰咬着下唇,扭曲着嘴脸,怒意横生道:“你想想啊!突然开门进去的话,至少还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说不定他们正在里面吵呢!可惜,我回来的时候,唐慕钧已经把文芳拉出去,在外头招呼客人了。不过,那小兔崽子不在,所以我才来碰碰运气。怎么,那臭小子当众让我出丑,当着人的面我不能说什么,私底下,我还不能骂他两句吗?谁知道门倒是锁着,里面的人却换了!”



    唐慕文拍了拍唐兰的背脊,摇头叹息道:“姐,你还不知道二哥是什么样的人吗?明面上对谁都是三分笑,说话和和气气,可背地里呢?阴着呢!你看到现在为止,我们兄弟姐妹中哪个抓住过他的把柄?”



    “怎么没有?”唐兰挺了挺胸脯道:“要不是我,你们能知道唐慕钧藏着这么个孩子吗?”



    不说孩子还好,一说起孩子,唐慕文心里头就有气。“姐!本来我还不想说,你今天怎么走了这步臭棋啊?”



    “你什么意思?”唐兰一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的,她只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让老爷子先把孩子认下了。



    唐慕文恨铁不成钢地凝视着唐兰,为她分析道:“你明明拿到了一手好牌,却打出了一副烂牌!这孩子的事,你私下里找二哥也就算了,怎么能拿到台面上说呢?你也不想想今天来得都是什么人,老爷子能不出这个头吗?这会儿你也看到了,根本抓不住二哥的把柄不说,还让这个把柄成了废子,你甘心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唐兰斜眼怒视着身畔的唐慕文道:“大哥如今都四十多岁了,连个孩子都没有,你我肯定是指望不上了,我就只能靠你了。虽说,你我不是一个娘生的,但你是我从小照顾大的,比亲弟弟都亲。我是女儿掌不了家,但你能啊!我原本想着今天就是豁出去了也要打唐慕钧的脸,把他从掌家的位置上拉下来。谁知道……”



    “姐,你的好意,弟弟心里明白。”唐慕文语重心长地劝说道:“可是,姐姐别忘了,老爷子把权交给二哥至今已经五年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老爷子还会让他放手吗?依我看,无论出了什么事,只要不动摇唐家的根本,老爷子一定会护他到底的!”



    忠言逆耳,唐兰听得心里恼火,却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口。



    反倒是唐瑰诧异地插嘴道:“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件事回头老爷子不会找二哥算帐?都闹出私生子了,这名声够难听的吧?凭什么还让他做掌家人啊?”



    “话不能这么说。”唐慕文中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击着沙发道:“大世家里哪家没点不能说道的事?若是从政的人家,说不定还有些顾忌,但我们唐家家业虽大,不过是商贾之户而已。即便二哥弄出个私生子,也无伤大雅,让人说一段时间,自然就淡了。何况,老爷子刚才不是把人认下了吗?”



    “真的认下啦?”唐瑰颦眉惊呼道:“我还以为老爷子是逢场作戏呢!”



    “不可能!老爷子生性多疑,怎么可能让个来历不明的人当孙子?而且,我也不会同意!我把小鬼弄来,可不是为了成全唐慕钧的,我绝不会让他如愿!”唐兰不自觉地扯着晚礼服的裙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你们姐夫方才丢了那么大的脸,哪还好意思留在这里,都让那个小鬼气走了!你们说,还没进门的人就敢如此嚣张,我还能让他入唐家的门么?要是让他长大成人,又成了唐家下一代的掌家,那我的儿子、女儿,你们的孩子还不都得看唐慕钧父子的脸色了?”



    唐瑰摆手笑道:“大姐,你是多想了!他不过是个私生子,就算老爷子好心把他留在唐家,背着这个名声的人,也别想做什么掌家人了。”



    “假如他不是呢?”唐兰锋利的目光瞥向坐于沙发扶把上的唐瑰,两片单薄的嘴唇中窜出惊人之语。



    唐慕文闻言心头一凛,追问道:“大姐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们还记得当年唐慕钧是怎么坐上唐家掌权人的座椅的吗?不是他生了儿子,而是他的儿子出车祸死了,老爷子以为这件事是我们动的手脚,所以才开始偏向他。”唐兰紧盯着沉着脸的唐慕文,眼中窜过一缕异色。“唐慕钧当时说什么?说他不怪我们,让老爷子不要再查了,说他儿子的死不过是个意外,他相信不是我们下的手。之后呢?不过一个月,老爷子就宣布由他来掌管整个唐家了。”



    噗通噗通噗通……



    “这些事我们都知道,又跟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什么叫假如他不是呢?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唐瑰疑惑不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