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养废的女人
    唐慕钧与唐兰的交锋,唐慕文等人听得不明所以,但藏在窗帘之后,心跳如雷的卫霄却把两人的对话连成了一线,真相中的一股股寒意直蹿上他的心头!



    唐兰确实把他当成了唐慕钧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文芳给他生下的婚生子。所以,之前才想在众人面前拆穿他的身份,并把他定位为私生子,让唐慕钧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可惜,没有成功。而今,她一口咬定唐慕钧换子,是杀人凶手,与先前的做法倒了个个儿。为什么?因为缠着她的小鬼——闻天傲!



    是的,当年死在车祸里的孩子,十有□□就是那个被偷偷与他调换的闻家的长孙闻天傲。也就是说,当初要是没换子的话,他已经死了!



    噗通噗通噗通……



    唐兰一家每晚做噩梦,遇到各种怪事,显然是被鬼缠上了。那么,冤鬼寻仇会找错人吗?显然,不可能!而且,照唐兰的举动看来,她很清楚,也很明白,自己并不无辜!



    所以,唐兰话里话外,总想把车祸的事赖在唐慕钧头上。其实,仔细听听就能听出她的心虚和证词的无力。唐兰一直在强调的是,唐慕钧把孩子换掉了,死去的孩子不是唐慕钧的亲生子。其实,唐兰就是想说给缠着她的小鬼听,就算车子是她命人做了手脚,但直接导致他死亡的,却是为了一己私心把他和亲生儿子调换的唐慕钧!他要缠,要报复,也该冲着唐慕钧去!



    难怪唐兰失了理智,她一想到自家人受的罪就忍不住要闹腾。唐兰一直以为自己杀了唐慕钧的儿子,才会承受如今的折磨。哪知,现在水落石出的真相却告诉她,她害死的不是唐慕钧的儿子,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抱来的无名无姓的,和唐慕钧的儿子调包的替身!



    而这件事上,作为帮凶的唐慕钧却一点损失都没有,甚至还利用她的阴谋得了利。可她却在受罪,进而还连累了全家的人,并且,有可能一直痛苦下去。这样的事实,换了谁都无法接受啊!



    噗通噗通噗通……



    在唐慕文、唐瑰面前,有些话唐兰不能说得太明白。实则,她想说的是,当年她确实在车子上动了手脚,想把唐慕钧一家都弄死。没想到,这个消息让唐慕钧知道了。对方将计就计,推波助澜,让保姆抱着孩子先走,弄出了这场车祸。她认为唐慕钧是换了孩子才敢这么做的,但是,错了,全错了,理由完全相反!



    唐慕钧就是不知道孩子被换了,以为孩子是他的亲生儿子,才想除掉他的!



    对,那个孩子是唐慕钧的亲骨肉,但不是文芳给他生的,而是情妇所出。唐慕钧第一个生下儿子,唐老爷子却没宣布他成为家主,但他已经被其他兄弟视为眼中钉了。因为怕这个秘密被揭穿,唐慕钧必定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



    然后,暗杀来了,唐慕钧顺水推舟的机会也来了。一场车祸,不仅除去了一个潜在的威胁。而且,打击了所有的对手不说,还帮他赢得了家主之位……唐慕钧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卫霄不知道,按唐老爷子这样老谋深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人,到底清不清楚这其中发生的一切。但是,一个人为了财势冷心冷情成这样,不择手段的连亲生儿子都能下手,简直就是没有感情,只顾利益得失的天生的商贾!卫霄以为,唐老爷子就算知道了,或许也会睁一眼,闭一眼!



    噗通噗通噗通……



    卫霄此刻才明白,他方才竟与死神擦身而过。那个叫田磊的,分明是听了唐慕钧的吩咐来杀他的。唐慕钧当着文芳、唐慕文等人的面,一口否认自己是他的儿子。显而易见,他在唐慕钧的眼里,已经是个死了五年的鬼了。一个死去的人,根本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何况,他要入唐家,必然又要去做亲子鉴定,会闹出新的是非。唐慕钧怎么会容许事情脱离他的掌控呢?



    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毙!



    虽说,卫霄不认为唐慕钧会亲自动手。如果自己死了,或是失踪了,至少表面上不能与他扯上关系。否则,任何一点的疏忽,都可能成了唐慕钧的致命伤。聪明如他,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泥沼之中吗?



    卫霄犹豫不决,不知道眼下是不是该出去。不出去吧,很可能落到唐慕钧手里,还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但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唐兰等人守着送回唐家,逃跑难度增加不说,还要生活在唐慕钧的眼皮底下,反倒方便了他对自己下手。两者间危险的程度相差无几,卫霄一时难以抉择。



    哆哆哆。



    就在卫霄拿不定主意之时,休息室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谁?”



    如蒙大赦的唐慕文三步并两步跑到门边拉开房门,房里的众人俱皆侧首而望,却见敞开的门口站着唐慕枫、唐慕卿兄弟俩,对方正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室内的四人。



    “原来是大哥和三哥啊,有什么事啊?”唐瑰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试探着询问道。



    “你们几个倒好,都藏在这里休息,把招呼客人的事都推到了我和慕卿的头上。”唐慕枫深深地看了唐兰一眼后,没好气地回道:“有客人要先走了,爸让你们到前面去送送,就算宴会中没陪着客人说话,好歹人家走的时侯说几句客套话。”



    “好,我们就去。”唐瑰与唐慕文暗中对视了一眼,尽皆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唐兰和唐慕钧吵到老头子面前,把他们都拉下水。“大姐,我们走吧。”唐瑰扯了扯唐兰的衣袖,悄悄冲她摇了摇头。



    唐兰瞅着门外的唐慕枫、唐慕卿二人,也明白此时不是说话的时机。只得吸了一口气,咽下胸中的怒意,不情不愿的在唐瑰的拉扯中出了休息室。



    啪哒。



    卫霄听到关门声,偷偷把脑袋移到窗帘的边缘处向外张望。房内寂静,一个人影都没有。卫霄提腿绕过客厅中央的沙发飞扑到门边,就在他的手刚握到门把上的时侯,突然间房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微微开启的狭窄的门缝中一跃而入,脚跟一踢关上房门,咔嗒一声按上门锁。并在卫霄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个俯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搂住卫霄,踱步至窗边。



    噗通噗通噗通……



    唐慕钧,是唐慕钧!原来他没走,而是在门外守株待兔!



    卫霄瞪视着唐慕钧的笑脸,唐慕钧亦俯首睨视着卫霄冷然的表情,双方对视许久,谁都没有说话,仿佛从彼此的眼中就能明了对方的意图一般。



    片刻之后,唐慕钧把卫霄放在窗台上,并打开了正对着卫霄背部的窗户。冷风吹入,冻得卫霄缩起了小肩膀,但他此时的心,却比这股寒风更冷,冷的像冰一样。



    “你是想把我丢下去吗?我以为你不会亲自动手的。”卫霄没有在唐慕钧面前装傻,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上当的。



    唐慕钧没想到卫霄一开口就直奔主题,他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意外。随即,又浮现出那一丝让唐兰极度厌恶的微笑。“你真的很聪明,我在飞机上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了。只是,我没料到,你竟聪明的让我惋惜。我不想杀你,可是……”



    “可是你和文芳生下的亲生儿子应该已经死了。”卫霄冷嘲着接口道。



    卫霄的话,再次出乎唐慕钧的预料。他挑了挑眉峰,抬手揉向卫霄头顶处的发丝,叹息道:“可惜,真是可惜!其实,如果你仅仅只是长得和我像,但和我没有关系的话,我都会把你好好养在身边的。可惜……你是我的儿子,却不是我的婚生子。”



    闻言,卫霄昂首觑视着唐慕钧道:“虽然我们长得很像,可是天底下相像的人多着呢!你怎么能肯定我就是你的儿子?”



    唐慕钧在卫霄的质问下微微一笑,轻轻拉了拉他的发丝道:“在飞机上的时侯,我给你擦过头发上的酱汁。你忘了吗?”



    原来,唐慕钧从那个时侯就开始算计起自己了。借着女儿闹事的机会,偷偷拔下他的头发,做了亲子鉴定。卫霄的眼瞳微微收缩,小拳头握的更紧了,一时气恼之下,脱口而出道:“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唐慕钧没料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卫霄还敢同自己顶嘴,一瞬间不知该怎么回答,良久方道:“你刚才也听到唐兰的话了,因为你奶奶的关系,唐兰恨我,恨不得我去死。你奶奶去的早,那时我才五岁,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她死了之后,我又有了新的妈妈,一个时刻想陷害我,把我养废的女人。要是,我不这么活着的话,可能这个世上就没有你了。”



    卫霄根本没想过让唐慕钧答复这样的问题,但唐慕钧竟认真回答自己了。卫霄凝视着眼前一脸诚恳的男人,眯起黑黝黝的大眼道:“因为我要死了,你才跟我说实话?我该谢谢你么?谢谢你把我生下来,又把我杀掉吗?”



    “……”唐慕钧被卫霄的几个问题噎得哑口无言,好容易才缓了缓脸颊上的僵滞感,低声道:“我也想放过你的。可是,你的运气太差了。让那么多人看见了你的样子,又长得那么像我,还让老头子迫不得已认下来了。你说,我有什么办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