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放他一条生路
    “不,你有办法的。”卫霄扭过凝望着窗外的视线,直视着唐慕钧冷笑着摇头道:“当年的孩子已经死了,只要你认定他是你的儿子,有谁还能翻出旧账来吗?我就是被人查出是你的私生子,你也不过脸上难看一些而已。其实,你只是不想出现一点可能不利于自己的意外罢了!因为,我这个私生子不值得你护在手心里!让我猜猜,你现在跟我说这么多废话的用意是什么?是不是想从我嘴里套出,当年是谁把我和那个孩子调换的?这些年来,究竟是谁把我养大的?施调包计的人是不是暗中策划着什么?对方这么做是不是针对你的?”



    卫霄一连砸出几个问题,语毕,迅速地挪动小屁股往窗台右侧的窗帘后躲,刚挪了几步,就被唐慕钧一把按住,并再次顺手打开了卫霄身后的玻璃窗,一边勾起唇角道:“那你说不说呢?”



    “说不说,你都会要我的命。”卫霄苍白着脸,紧紧扒住窗框上的杆子道:“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你,反而就成了没用的废子了吧?”



    唐慕钧不答反问道:“这些事,我并不一定要从你嘴里问出来。有些事,该来的总会来。你刚才在会场上说,自己躲开照顾你的佣人,偷偷跑出去找爷爷。你说,这会儿你调皮地爬窗户掉下楼,他们会不会信?”



    卫霄听着唐慕钧的恐吓,小身子微微的哆嗦着。仿佛想离对方远一点般的,把颤抖的双腿挪到窗台上,并拉着窗框站起来,整个人立在窗台上。



    唐慕钧瞅着卫霄的样子,挑了挑眉道:“你想干什么?想逃,还是想跳下去?不要说我没提醒你,这里可是三层楼。”



    “我知道。”卫霄仿若因为唐慕钧的话,而扭头看向大楼的底部,忽然间,竟展颜一笑道:“不过,与其让你来决定我的生死,我宁可自己来选!爸爸——!”



    突入其来的大喊声,让唐慕钧的心停跳了半拍。他知道对方不是在叫自己,那么他是在叫谁呢?唐慕钧心下一凛,方欲伸手把卫霄从窗台上抱进屋,卫霄已经旋身朝窗外跳了下去。唐慕钧下意识地扑至窗台边往下探,只见卫霄犹如小炮弹一般,猛地冲入其下刚步出丽金饭店后门之人的怀中。



    噗通噗通噗通……



    卫霄咬着唇瓣闭起双眸,死死地环住抱着他的男人的颈项,心依然飞快的跳动着。



    卫霄在赌,用命在赌。结果,他赌对了!



    刚才唐慕枫他们来叫人,说是让唐兰等人去送客。卫霄以为,唐老爷子让所有的子女去送的人物,除了闻君耀不做他想。而闻君耀素来低调,为避免有人叨扰,有小半的可能性,会往后门停车场走。打定主意后,他就装作不经意间移到正对着出口处的窗户前,还骗得唐慕钧主动打开玻璃窗。



    老天果然还不想他死,闻君耀真的从后门出来了,那一刹,卫霄的心多么激动可想而知。但是,这些情绪他却一丝一毫都不敢挂到脸上,怕被唐慕钧看出端倪。而且,时机仅仅在须臾之间,等闻君耀一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阶梯,卫霄便需立刻大声喊叫。闻君耀在他的喊声下抬头了,举臂了,接住他了。就为了这一霎间的默契,卫霄原谅闻君耀先前对自己的视而不见。至少,他最终仍没有袖手旁观。



    从听到喊声,到卫霄从天而降,不过在眨眼之间。.



    陪着闻君耀下楼的唐慕枫等人刚走下丽金饭店后门的台阶,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道高喊爸爸的童音声。反应快的人下意识地抬首寻望,没有反应过来的人却看到闻君耀已探出双臂,下一瞬,一颗肉球猛地从上方掷下,重重地投入闻君耀的怀中。



    遭到冲撞的闻君耀,一个踉跄连续往后退了数步,其背后的保镖迅速伸手搀扶,或是霎间以自己的身板做靠墙,才堪堪止住了对方几欲跌倒的身形。



    “这不是……”



    虽是晚间,但丽金饭店内外灯火通明,孩子的脑袋埋在闻君耀的怀里没有暴露在众人眼前,但他身穿的衣物已经充分的出卖了他的身份。他即是之前闹场的那个,险些让唐家蒙上丑闻的孩子。唐慕枫、唐兰兄弟姐妹几个面面相觑地对视了几眼,都不明白孩子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来,更弄不懂孩子叫的那声爸爸是不是在喊闻君耀。如果不是,闻君耀为什么会在一刹之间举臂接住对方。假若是,那这位连唐家的太上皇都要礼让三分的年轻男子,究竟是谁,对唐家有什么意图?



    因为,唐老爷子腿脚不好,加上宴会中还有许多名流要他作陪。所以,除却不见踪影的唐慕钧,唐老爷子命其余五个子女送闻君耀下楼。不提唐慕枫、唐慕卿两人看到卫霄时的惊讶,单说唐兰、唐慕文三个那难看的表情,简直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田磊离开房间的时侯说,唐慕钧让他先回去,楼下有车子在等他。唐兰等人便以为对方已经把孩子从丽金饭店转移出去,就要送回老宅了。没想到,他们受骗了!极有可能唐慕钧让田磊照看孩子,却被他们突然闯入,田磊知道没法子把孩子顺利从他们手中带走,只能让孩子藏好,自己出门通知唐慕钧来救场。



    怪不得!怪不得唐慕钧来得那么快,来了就不肯走。原来,不是他不愿,而是不能离开!那孩子究竟躲在哪儿呢?唐兰、唐瑰三人把他们入房,到田磊离去之前所有的镜头都回忆了一遍,愕然发现田磊似乎在他们进门时拉过窗帘。当时,他们没多想,以为他吸烟关窗后,顺手拉了一下窗帘。现在想来,却处处都是问题。只怪,他们太不细心!



    想到只要扯上孩子的几根头发就能化验,把证明甩到唐慕钧脸上,打得他哑口无言,叫知道真相后的老爷子对他生出不满,消减他的权利。并让一直缠着自己的小鬼转移报复目标的可能性,唐兰就一阵扼腕。唐兰怒责自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更因气愤而与唐慕钧撕破了脸,极可能遭到对方的打压,心底便又烦又躁。可当她看到闻君耀紧紧的搂着孩子时,心思再次浮动起来。



    “闻先生没受伤吧?把孩子交给我抱着好了。等会儿,我把孩子带上去给二……”唐兰目光闪烁地瞅着闻君耀怀里的孩子,一边观察着男人的神色,出言试探。不仅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唐兰,唐慕枫等人亦定定的凝注着在保镖的搀扶下终于站稳的男子,想听对方怎么说。



    “犬子顽劣,与诸位开了个小玩笑,请你们不要介意。”闻君耀抢在唐兰把话说清楚前,微微点首致歉。那清冷的目光扫过唐家众人的脸庞,唐慕枫五人都感觉到一股刀削似的寒意。



    怎么可能?



    胡说的吧?



    这只是个小玩笑?



    他居然说长得那么像唐慕钧的孩子是他的儿子!



    难道,他私下里和唐慕钧认识?那他和唐慕钧是什么关系?



    唐慕钧一直否认孩子是他的,难不成,还真是个天大的巧合?



    既然孩子是他的,那孩子跑到会场里的时侯,他为什么不说?因为自己的儿子长得太像唐慕钧,怕说不清楚吗?



    唐家兄妹皆被闻君耀的一句话惊呆了,心海翻腾各有各的想法,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诸位送到这里就好,希望日后合作愉快。”闻君耀把对方无措的表情看在眼底,但他根本不会去管唐慕枫等人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产生了什么样的想法。说了一句场面话后,闻君耀就抱着卫霄往停车场边走。方走了两步,几辆黑色的轿车从一侧驶来,其中一辆在灯光下闪着缕缕金光的房车无声地停靠在闻君耀的脚边。



    啪咔。



    保镖上前一步,为闻君耀拉开车门。



    闻君耀在上车前,昂首回视丽金大厦上正对着后门的,三楼处某个打开的窗户。窗边站着个男子,也正俯视着他。两人彼此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和眼神,但视线却不约而同的胶着在一起,一时无声胜有声。



    回过神的唐兰等人正欲凑向闻君耀问个究竟,闻君耀却已弯腰跨进车厢,保镖紧跟着入内,啪的一声关上车门,隔绝了唐家人与外界的一切。唐慕枫兄妹五人只能带着深深的疑惑与不甘,眼睁睁的目送轿车驶向远方。



    “哈哈哈……”关上窗户的唐慕钧呵呵地笑着,他被自己的儿子摆了一道。如今,他的手上还残留着那个孩子的体温。唐慕钧知道孩子很聪明,却没料到对方不仅仅是聪明,竟然能在这样的逆境之下挣出一条生路。他不得不佩服,就是生在唐家的虎狼之窝内长大的自己,小时候也未必有如此的机敏、胆量与细心。



    真舍不得。唐慕钧仰躺在沙发上,回想着孩子可人的模样,和他的一言一行,心中有些酸软。他没有同孩子说谎,自己真的舍不得杀掉他,真的想放他一条生路的。可惜,要在唐家活下来,要站在唐家的顶峰,就必须舍弃这些让自己心软的东西。唐慕钧合上双眸,脑海里浮现出孩子那双乌黑的犹如名贵的黑珍珠似的大眼睛。不由得心道,其实,他的亲生儿子成了闻家的人,也不错,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