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苦涩的心情
    午夜,潭石市边郊的别墅内。



    “我醒过来的时侯在一个小箱子里,箱子在动,还听见水的声音。我喊人喊得喉咙也干了,也没有人来救宝宝。箱子里很黑,不知道过了几个钟头,我觉得很饿,饿得肚子疼,头也疼疼,可是没人给宝宝吃的。后来,宝宝又睡着了,醒过来的时侯看到很多不认识的人……”



    “他们没送你去找警察,把你留在家里了?那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宝宝被人偷出来卖掉了,宝宝悄悄逃走。”



    “怎么遇到冯耀春的?”



    “路上遇到的。”



    “你一住就住了两年?”



    “爸爸,你是在怪宝宝么?”卫霄与闻君耀靠在床头说着夜话,由卫霄开口报告两年来的经历。卫霄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些似真似假的经过,接着两人一问一答,当闻君耀提出颇有讽刺意味的问题时,卫霄嘟起小嘴,斜视着对方道:“宝宝不乖,没有找到警察叔叔送宝宝回家。不过,爸爸有找人来救宝宝吗?”



    “……”



    卫霄的疑问,使闻君耀陷入了沉默。他没有回答卫霄的问题,卫霄在这片无言的静默中,慢慢沉下了心。看来,自己果然没猜错,闻君耀、或者应该说闻家人,并没有找自己。卫霄早已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没有伤心、生气。卫霄只是奇怪,奇怪于闻君耀为什么不骗自己,对方明明知道自己不笨,他不说话的话很容易猜到其中的缘故。



    可是,闻君耀宁可自己对他生出不满,也不愿意欺骗自己。就像刚才,在宴会上看到自己不相认,却在他求救的时侯,豁出自己会受伤的可能亦伸手救了他一样。一边,看似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另一面,又仿佛确实关心着自己。卫霄不明白,也弄不懂,闻君耀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今,无论明面上还是暗处,都藏着各种恶意的杀机。接下去,他肯定还是要回闻家。闻君耀是闻家新任的掌权人,卫霄不愿时刻防备着对方,他想在回家之前弄清楚对方究竟是怎么想的。卫霄抬起小下巴,探出小胖手捏住闻君耀的手指,眼巴巴地望着他询问道:“爸爸,你是不是不喜欢宝宝?”



    “……”



    闻君耀凝望着身前一脸渴望得到答复的孩子,双方对视良久。半晌后,闻君耀首先移开目光,轻叹了一声,微微垂下了眼眸。



    卫霄一直注视着闻君耀的神情,好几次以为对方要开口说话时,男人又合上了双唇。此刻,卫霄见他那避而不谈的模样,心急地摇了摇手心里握着的食指,拧着小眉头追问道:“爸爸,你是不是也以为宝宝是灾星?所以不喜欢宝宝?”



    “我……”



    就在卫霄提着心,以为闻君耀会说出答案的时侯。身侧的男人忽然脸色剧变,眼神由冷静转为痛苦,眉宇深锁脸皮神经质的抽动着。他一把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开了卫霄握着他的手,十指如钩般的扣入棉被中,下一刻又紧握成拳,猛地挥打自己的脑袋,甚至用自己的头去撞床头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卫霄看愣了,一刹间不知怎么反应。只能旁观着闻君耀在床上翻滚,一次次地用拳头捶脑袋,手指抠破了掌心,嘴唇咬得淌血,额角上流下密密层层的冷汗,一点一滴的渗入棉被和床单里……



    片刻之后,闻君耀的痛楚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愈加剧烈。他头上的青筋炸了开来,手脚都开始抽筋,在床上不停地抖动着。想到对方才救过自己,卫霄看得不忍,转身背对着闻君耀,双手合十,开始咏诵经文。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卫霄一字一句的默念着佛经,不知是不是真的起了作用,卫霄感觉耳畔痛苦的挣扎声慢慢减弱了。半小时后,卫霄转过头,看到闻君耀已经躺在床上睡熟了,如果,不是那床湿漉漉的乱成一团的棉被,不是男人额角的汗滴和嘴唇上的鲜血,他都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一切。



    闻君耀病了?脑子里生了个肿瘤?他不在的两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在他没有离开闻家前,闻君耀已经在承受着这样的折磨了?



    卫霄没能得到答案,反倒生出了更多的疑问。他低头看着睡梦中仍皱着眉峰的闻君耀,默默地摇了摇脑袋。跳下床从衣柜里翻出干爽的蚕丝被,用力拉出来送到床上,替闻君耀盖好。自己也回到小床上钻入被窝,带着许多的问题,在背诵佛经的过程中,渐渐睡去。



    “小少爷,你醒了?”



    当卫霄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一张大大的笑脸正凑在他的鼻尖前,吓了他一跳。卫霄一骨碌往后爬了数步,才看清眼前的女人,试探性地叫道:“慧莲?”



    “对啊!小少爷还记得我啊?”烫着头发,穿着时髦的慧莲伸手想抱起床上的卫霄,却被卫霄避开。慧莲故作伤心地说道:“小少爷和慧莲生分了。”



    卫霄坐在棉被上打量着变化极大的慧莲,挥了挥小手道:“宝宝长大了,不要人抱。”



    慧莲方才失笑道:“哦,原来是我们小少爷长大了呀?好,那慧莲就不抱。来,小少爷,慧莲给你穿衣服。”



    “不用你帮我,宝宝自己会穿。”卫霄一边拿起慧莲摆放在床头柜上的小衣物,边装作不经意地询问道:“慧莲,爸爸呢?”



    慧莲挑了挑柳眉,微笑着回答道:“闻少爷已经去公司了,他还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才回家,闻少爷让慧莲先送小少爷回乌俞市。”



    卫霄张着大眼仰起小下巴,定定的瞅着慧莲,微微凝眉道:“不能和爸爸一起回去吗?”



    “不行哦,小少爷。”慧莲浮起歉意的表情,摇头道:“闻少爷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潭石市是做生意的,每天都很忙,没办法照顾小少爷。”



    看来,闻君耀的主意已定。卫霄便不再做无用功,暗暗叹息昨夜什么都没问出来,错过了一次良机,也不知道今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卫霄一想到自己将要带着无数的疑问回到那个龙潭虎穴般的闻家,就打不起精神来。



    “小少爷,准备好了吗?”



    “嗯。”



    自己穿戴好衣裤的卫霄点着小脑袋,由慧莲牵着他出了房间。下楼之后,往餐厅去。饭桌上已经摆放着可口的膳食了,但卫霄没有胃口,只吃了小半碗粥,和两个蒸饺就住了嘴。卫霄爬下椅子,接过慧莲递上的毛巾擦了擦小嘴,不知想到什么般地问道:“慧莲,我们是坐飞机回去吗?”



    “是的,小少爷。小少爷是不是还没坐过飞机呀?”慧莲收回毛巾,递给一旁的女佣。随即,冲着卫霄说起乘飞机的趣事。



    卫霄并不想听慧莲说故事,却没有打断对方,等慧莲说话间停歇的时侯,插口提问道:“慧莲,这次我回去,和谁住啊?你现在,还会照顾宝宝吗?”



    慧莲低头看着不安的卫霄,轻叹了一声,拉着卫霄坐到沙发上,低声叮咛道:“小少爷,我这次是送你去老爷、老夫人家的。闻少爷不在,少夫人又有身孕了,肯定不能照顾你。慧莲已经不在闻家做事了,到公司里给闻少爷做秘书了。小少爷大概不知道秘书是干什么的,就是帮着闻少爷做生意的。不过,小少爷如果想让慧莲照顾你,慧莲还是可以辞掉工作,回去照顾小少爷的。”



    “不用了。”卫霄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对方没了前程。但是,慧莲的话让卫霄的心又沉了一沉。原本,闻家就对他不经心,而今去了细心照顾他的慧莲,沈惠茹却又怀孕了,也不晓得会不会再针对他闹出什么幺蛾子。卫霄不自觉地掰着胖指头,抿了抿小巧的唇瓣道:“爸爸又有宝宝了吗?”



    慧莲不知该怎么安慰卫霄,对一个孩子而言,刚脱险回家却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有多难受?慧莲不用亲身经历,也能体会到孩子苦涩的心情。慧莲暗中唏嘘道,命运对眼前的孩子太残酷了,但作为旁观者的她却一点都没有办法。



    卫霄并没有慧莲想象中的苦闷,毕竟,他不是孩子,也很清楚闻君耀并非自己的父亲。只是,在自己生死不明之际,对方却又让妻子怀孕了。显然,闻君耀当时还不知道他不是闻家人,只是对他这个弟弟的遗腹子不在意罢了。当然,他的想法比较主观,有些不对的地方,毕竟,闻君耀也要纾解*的。不过,按闻君耀的脑子,不可能在见过唐慕钧之后,还不知其中的真相。那么,闻君耀为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仍是救了自己,并认下自己这个假儿子呢?



    卫霄不解。然,此刻不是认真思索的时机。卫霄继续提问道:“慧莲,宝宝丢了,你们都没有找过宝宝吗?”



    “小少爷可别胡思乱想啊!”慧莲摸着卫霄的小脑袋,弯腰与其对视道:“我们都在找小少爷,一直找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