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 说不出的伤感
    晚间,九点二十七分,孔知心带着一脸的疲惫和满足感踏进了卧室。她刚一入内,就瞧见坐在床上看报纸的闻镶玉,当即疑惑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问你呢!”闻镶玉猛地放下报纸,瞪视着脸带红晕的孔知心,没好气地喝道。



    孔知心趁着酒意同闻镶玉对吼道:“干什么啊?你在外头受了气,回家冲老婆凶,算什么本事!”



    好容易因为时间的消磨而逐渐消散的怒气,又再次凝聚起来。闻镶玉左右开弓,把报纸拧成一团掷向床边的孔知心。险些让为了躲避‘纸球’袭击的孔知心扭伤脚脖子,但也终于把孔知心的醉意给驱走了。“你……”



    未等孔知心再说什么,闻镶玉已经劈头盖脸地喷着唾沫开骂了。“我想问问你,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不是日子过得太好了,非得折腾出点事才满意啊?孩子当初住过来的时侯,我也问过你的意见,你说来就来,不过多张嘴。那今天又闹出这样的事干嘛,啊?”



    “那小兔崽子朝你告状了?”孔知心不敢相信整日哑巴似的闻天傲会这么机灵,涂着红蔻丹的指甲无意识地扣着橘红色的皮包,沉着脸道:“你还真为他训我一顿啊?”



    “他找我告状倒好了!”闻镶玉怒视着孔知心,冷喝道:“我接到老头子的电话,说是叫我看好你,不要让你再打天傲、君耀父子俩的主意!说是天傲想起来了,说自己当日被绑走的时侯听到绑匪说,要把他带去见老夫人。”



    孔知心心头一紧,却仍不明白闻镶玉话中的意思。闻镶玉瞧着满面不知所以然的蠢女人,心中愈发地恼火。“你还不明白吗?老头子疑心,你就是绑走天傲的人!”



    “怎么可能啊?我绑自己的孙子做什么?”孔知心咬牙怒喝道。



    “为什么?”闻镶玉指着孔知心,大声责骂道:“因为老头怀疑当初是我们绑了孙子,嫁祸给君耀,用这一手来要挟他给我们家产的。现在我手里的两家公司,不就是你吵来的吗?”



    孔知心闻言,一下子扑到床上,扭着闻镶玉胳膊上的皮肉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你得了好处,倒把事都怪在我头上了?”



    闻镶玉狠狠地推开撒泼的孔知心,厉喝道:“怎么不怪你?要不是你非要把天傲的东西丢掉,他会打电话给老头子吗?老头子说你是怕天傲真的知道什么,才想把他撵走!”



    “我怎么会赶小兔崽子走?他再不好,总是家豪的儿子!”孔知心垂着棕榈床垫,扭曲着因醉酒而红晕的脸庞,骂道:“老头子傻啦?他怎么就不想想,要是这件事真是我做的,还能让兔崽子回来?再说,要是小兔崽子真知道些什么,撵他走又有什么用?”



    “不要一口一句小兔崽子,天傲是兔崽子,那你是什么?”闻镶玉瞪了孔知心两眼,哼声道:“你以为你想的这些,老头子会想不到吗?不管小孩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老夫人究竟是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只要老头子认定你有错,你就有!老头子已经给我发话了,说这次就算了,要是你再为难天傲,我也就不用管公司了,干脆呆在家里先把你管好再说!老头子是借机敲打我们呢,你今后给我放聪明点!”



    “我……”孔知心还有些不服气,斜眼瞅着铁青着脸的闻镶玉道:“今天的事怎么能怪我?他房里的东西都是那个死掉的医生给他的,还不晦气吗?我让人丢掉有什么错?你不怪他,倒反来骂我!”



    闻镶玉见孔知心还是拎不清,怒极反笑道:“这间房子也是闻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建这间房子的人早作古了,你住了这么久,也没见你嫌弃过啊?”



    “这怎么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要是嫌晦气,就住出去,没人留你!”



    “你……”



    闻镶玉眯眼睨视着孔知心,沉声道:“我再跟你说一遍,天傲不用你照顾他,你不喜欢他,当作看不到他就行了。你最好不要乘我不在的时侯去骂他,他身边跟着的,可不是你我的人!眼下公司才刚起步,我分不出心来管你。要是再出什么事,可别怪我不客气!”



    孔知心心下一紧,急喝道:“你什么意思?”



    “离婚!”



    闻镶玉大喝一声后,摔门离去,徒留被‘离婚’二字吓呆的孔知心一屁股坐在地毯上。酒会间他人的恭维,和女人们的羡慕还历历在目,孔知心不敢去想失去了眼下拥有的一切,她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



    就在孔知心瘫倒在地之时,在同一层不远处的房间内刚写完七页经书的卫霄放下铅笔,伸手打了个懒腰。把手放下的那一刹,刚巧碰到桌角上的书籍,正想休息一下的卫霄拿起书本,凑近一看才发觉手里的书有些眼熟,二十四开的纸张,页面泛黄好像经过了不少的岁月,书角亦有磨损,想来是常被人翻动的。



    诶?



    卫霄随手翻了个页面,忽然看到书里飘出一张白纸,翩翩袅袅地飘至地板上。卫霄仿佛预料到什么一般,心遽然一提,他蹙着小眉头弯腰把白纸拾起来一看,果然!就是那封古怪的绝笔信,或者可以说是‘遗书’。



    卫霄此刻才想起来,傍晚在大门口的时侯,闻镶玉把女仆手里的铁盒子弄掉了,很多书从铁盒中倒出来,自己刚捡了一本就被闻镶玉拉到一边说话。直到他进门、打电话、回到房间,也没有机会再把书本放入铁盒里。其后不经意间,他把书搁在写字台上,谁知那么巧,竟会拿到了这本书。



    哗啦啦哗啦啦……



    又是这样的巧合!卫霄不知道自己的身边究竟是不是存在着一股神秘的力量,无时不刻地逼着自己往危险的地方前进。他原本已经放弃追查‘绝笔信’的事了,可是,身边发生的意外又让他一次次去接触这件事。卫霄心里很烦,呼啦啦地翻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书页,眼睛不经意的瞄着页面上闪过的内容。突然,飞逝的书面上掠过一段话,其上熟悉的语句令卫霄瞬间头皮发麻。



    不见了?刚才看到的话是哪一页上的?卫霄按下心头的窒息感,方欲细看究竟,书页却已经哗啦啦地翻过去了。愈是着急,越是找不到,卫霄比照之前的样子一连翻了几次,那段话却一直没有再出现。他只得放弃走捷径从头看起。



    这本书的名字叫《摇篮》,是本总汇了丰国各个省市,与不同风俗下产生的各类小故事的故事集。卫霄看完序言,从椅子上站起身,打开床头的落地灯,把枕头竖起来,小身子靠于其上,手捧着泛黄的书页继续往下看。连看了几篇,卫霄发觉每段小故事底下都会有几句顺口溜、童谣、或是儿歌。



    原还想自欺的卫霄,此刻却不得不承认方才不是自己的错觉,自己的眼睛真的没有骗自己,它确实在一瞬间看到了让自己吃惊的东西。



    当当当当……



    墙上悬挂的时钟敲了十一下,把紧绷着情绪,且沉浸在书页中的卫霄唤醒了。卫霄把摊开的书面倒置着放在床头柜上,接着跳下床往隔壁的洗手间小解。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下雨了?



    因为晚上没有舒郁,卫霄把卧室内的窗户关了,并遮上了厚实的窗帘,加上他的心思全放在书本上,竟不知道外面下起了大雨。卫霄拧紧水龙头,擦干净手上的水珠,踮起脚尖把眼前的窗户锁上插销,才关灯合上洗手间的门,回到床上钻入被窝躺好。最后,拉下了落地灯的拉绳开关,室内一下子陷入黑暗,卫霄亦闭上了双眸,在默念着佛经的同时睡去。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



    嗯?什么声音?



    卫霄觉得有人在自己耳边唱歌,是个女人的声音,歌声很柔和,但音色中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伤感。卫霄不由得倾耳细听,轻柔的歌声慢慢传入他的耳内。“窗外风雨飘,宝宝快睡觉。妈妈陪在你身边,做你的依靠。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



    对,对!就是这首歌!总于让他翻到了!从迷糊中清醒过来的卫霄,心头刚一喜,遽然又一沉。暗道,不对啊!他眼下在睡觉,睡觉前分明没有找到这段歌词,他甚至已经把内容忘了,怎么会因为想得太多,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地听到歌声呢?那么,如今是谁在唱?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



    歌声没有因为卫霄的惧怕而停滞,渐渐的,卫霄感觉有人在拍自己,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自己的小身子,就如歌曲中叙述的情形那般,有个母亲正守在孩子的床边,轻拍着孩子的胸脯,唱着歌谣哄他入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