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徐家村
    “呲——吱吱——!唧唧,唧唧唧唧——!吱吱——,唧唧唧……”



    随着蛊虫的尖叫,窗外人影的手臂挥舞的越发急躁,却因为关节的不灵活,动起来一顿一顿的,看着像个被人提线操纵的木偶,十分的骇人。西窗外怪异的情形,吸引着卫霄大部分的注意力。但由于对蛊虫的忌惮,卫霄时不时回首查看自身周围的情况。无意间,发现火焰中似乎有什么在移动,定睛望去,竟是一条细长的,身上缠满火花的虫子在蠕动着向前攀爬。



    不好!它要逃了!



    卫霄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虽然,他完全想不出头绪,到底是谁要害自己,但他与对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他今天放对方一马,不过是让对方修养好日后再来报复自己罢了。所以,卫霄眯眼瞪视着被火焰烫的吱吱叫的长虫,心道绝不能让蛊虫逃出去!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唧唧……唧唧……唧唧唧……”



    卫霄的嘴唇不住地吐着咒语,蛊虫的叫声愈来越弱。陡然间,虫子好似听到了卫霄的声音,猛地转过头,团起细长的身子如弹簧般的射向卫霄。卫霄大惊失色,还未来得及懊恼自己念经念得太快而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蛊虫已至门边。卫霄拔腿想逃,冻僵的脚却一个趔趄几乎跌倒。欲摔上门拦住长虫,又怕房门关上后,会徒生变故。



    卫霄一个迟疑,蛊虫再度跃起,眼看长虫尖尖的脑袋就要刺入卫霄的瞳孔时,乍然火光大盛,因为亮光太过耀眼,卫霄不自禁地闭上双眸。但仅仅是一个眨眼,卫霄又强行张开了眼睛。只见长虫掉到了地上,正拼命的曲扭辗转着身子,似乎想扑灭身上的火花。但这些有生命一般的火焰却没有给它这个机会,下一刻,火花以蛊虫为中心飞快地缩拢聚成一团,焰火中映出一朵金色的红莲,虫子在熊熊地火光中扭动着、挣扎着,直至化为虚无。



    噗通噗通噗通……



    火焰由明转暗渐渐熄灭,卫霄的心跳亦慢慢的平复下来。在开灯前,卫霄再一次看向走廊尽头的窗户,乌压压的一片,什么都没有,早已失去了窗外之人的身影。



    啪哒。冰@火!..



    卫霄伸手按下门边的电灯开关,青白色的光芒瞬间把洗手间内的各个角落都照亮了。电路没有被剪断,卫霄微微松了口气。前世有一次,卫霄半夜起床去厕所,开灯灯不亮,窗外又一片漆黑没有灯火,卫霄便以为是区域性停电,当下迷迷糊糊地解决了生理需求后,躺回床上继续睡觉。第二天起来,看到客厅里乱成一团,很多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才知道遭了贼。



    小偷是从窗户外爬进来的,偷的不是卫霄一家,而是整个四楼的住户都被光顾了。有人早上起床发觉不对,立刻报了警,有好几家都被偷了几千元的现金和手机,只有卫霄损失最小。据警察说,小偷是晚上一点到两点之间作的案,而且入室偷窃时,把室外电闸拉熄了。也就是说,卫霄去上厕所的时侯,很可能小偷就在他的房间里。当时,卫霄极为后怕。而眼下遇到的事,与偷窃事件有些相似,只是一个为钱,一个害命,不知是不是目的不同,所以做法才南辕北辙。



    卫霄猜测,对方没有拉电闸是怕关键时刻别墅里有人醒过来,却发现停电而出门找原因,引起各种变故。卫霄冥思片刻后,握了握小拳头,站在原地转着脑袋,把洗手间内的环境又仔细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方小心翼翼地步出了房门。



    洗手间里的灯光,仅只能照亮梳洗室门口的一小片地方,卫霄多向前一步,就暗一分,渐渐的整个人都陷入昏暗之中。卧室顶上的吊灯开关分别设置在房间的入口处,和床头边。卫霄不知道目前是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这两处都有让卫霄顾虑的地方。



    去床边开灯吧,被子里、床单下、床角内、或是有缝隙的地方,万一还藏着蛊虫怎么办?他如今的小身板,看见了虫子都躲不开,要是蛊虫忽然蹿出来,他极可能来不及反应。选择去门口的话,又怕门外两旁的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壁上贴着什么东西,若乘他走到门边时来个突袭……



    卫霄环视着昏黑的四周越想越怕,但灯是肯定要开的,毕竟,他的眼神再好,在黑暗中也难免有疏漏。卫霄踌躇了两步,抿唇往门口去。卫霄的做法是对的,并非去床边开灯风险更大,而是他必须先关门,以设绝他人侵入房间的可能。



    兴许,凶手真的离开了,卫霄顺利地开了吊灯,并迅速地合上了房门。卫霄拧上门锁后,回首扫视周围,卧室内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动。让卫霄惊奇的是,明明之前地板上都是火焰,但此刻却看不出一点烧伤的痕迹。仿佛前一刻目睹的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的幻觉。



    为什么起火?火花的来历?火焰中显现的那朵莲花究竟是什么?卫霄一时间搞不清这些问题,只能先放到一边,认真巡视起卧室内的摆设、装潢、家具,甚至连旮旯缝隙间都没有放过。末了,卫霄把床上的被子、被单扫到地板上抖了抖,甚至拉出抽屉,打开柜子,把其内的东西翻出来,里里外外搜索了一遍才算完。



    卫霄昂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是凌晨三点了,离他平日起床的时间还有四小时,但他哪里还睡得着?其实,说睡不着,不如说不敢睡。卫霄回想起那条像蛔虫一样湿漉漉的肉色长虫,就觉得恶心。亏得看到虫子的时侯,它的身上已遍布着火焰,以至于卫霄看得不是很清楚,要不然恐怕当场就吐出在肚子里翻滚着的胃液了。



    卫霄强行扫去脑海中蛊虫的形象,把今晚的事从头追溯了一遍。因为孔知心的刁难,令他想借机离开,让女仆把东西都搬到门外。闻镶玉及时赶到堵住了他,还恰巧扫落了女佣手中的铁匣,让他拿到了带有‘绝笔信’的书籍,并为了消遣在无意中翻开了。如果,书里没有飞出那张‘遗书’,既便他会看书,也未必会翻上几页。至少,在今夜是绝不会看到那首熟悉的儿歌的。



    卫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梦中听到那首儿歌。但卫霄清楚的是,倘若没有儿歌在他梦中响起,他便不会惊醒,会像一只被宰割的羔羊一般任蛊虫游到身上,从鼻子、耳孔内钻入身体……想及此处,一股恶寒袭上卫霄的心头,使他打了好几个冷战。



    搓了搓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卫霄脱下睡衣,走到柜子边取出衣物,利落的穿上后坐到书桌旁静心思索起来。卫霄此时已经归纳出几个疑点,一是蛊虫刚才吱吱吱的叫得那么大声,除了自己,整幢别墅内的人居然一个都没听到,究竟是怎么回事?卫霄蹙着眉头想了片刻,就释然了。蛊虫的叫声虽大,但基本上发出的都是单音,不像说话声那么引人注意。而且,叫声确实还没有大到使远处房间里的人从睡梦中惊醒的程度。何况,今夜正在下暴雨,多少有些遮蔽作用。说不定……



    卫霄不愿有这样的想法,但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便止也止不住了。卫霄觉得凶犯既然冲自己下手,自然亦可能对别墅里的其他人出手,虽然自己才是对方的目标,但为了不影响他的计划,让几条蛊虫钻到碍事者的身上去,对他而言,也是很寻常的一件事,不是吗?思及身边的女仆、保镖体内有虫子潜伏着,甚至连烧饭的厨子都有可能逃不过这个噩耗时,卫霄再一次打了个哆嗦。



    对于这件可能性很大的祸事,卫霄不知该怎么解决,总不能让他挨个地抱着对方念经吧?即使人命关天,卫霄还是要在保住自己秘密的前提下,才考虑救人。



    第二个问题是,想害他的人必定是个熟知他动向的人。他掉入小河飘落至徐家村,两年来没再遭遇过蛊虫的袭击,但回到乌俞市没多久,对方又找上门来。显然,此人与闻家有一定的关系。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得知消息。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他在闻家有眼线。比如,在闻家某人身上下蛊,以此来获得想要的讯息。就不知道那个饲蛊人是不是真有这份手段了。



    闻镶玉、孔知心、沈惠茹等等,连幼儿园的老师、园长都在卫霄怀疑的范围之内。可惜,线索太少,卫霄无法确定。另外,令卫霄不解的是,蛊虫爬进来为什么把门弄开呐?假使刚才没有开门的话,根本不会引起他的注意,蛊虫暗中偷袭十有□□会成功。也许,卫霄心道,对方操纵蛊虫的时侯有什么制约,比方说,要知道路线才能驱使虫子前进。若非如此,对方根本没必要站在能看到室内情形的窗户外啊?这样做,很容易暴露自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