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这首儿歌和死去的小女孩
    说不定,真的会有用。卫霄看了眼碗中摇晃着的水波,再次走到灶头旁,瞅了瞅高至自己额角处的台面,踮起脚尖举起胳膊尝试着掀开炉子上的锅盖。



    好烫!



    卫霄皱着小脸,把盖子轻放在灶台上,抬手把小碗内的水倒入锅内。



    啪哒啪哒……



    卫霄听到门外传入往厨房这头走近的脚步声,微蹙眉峰,顾不得再盖上锅盖,抓着小碗快步躲入门后。当厨子跨入厨房背对房门之时,卫霄猛地窜出房间,与对方来了个擦身而过。



    “谁?”



    厨子感觉身后有什么一闪而过,猝然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心里有些毛呼呼的,赶紧往胸脯上拍了两下,并顺手把厨房的门给推上。



    “咯咯咯,咯咯咯……”



    “去去去,叫什么叫!”厨子踢了拍着翅膀的乌骨鸡一脚,嘴里骂骂咧咧地咕哝着,无意间看到灶台上煮粥的锅子居然没盖锅盖,不由得吃了一惊。厨子几个跨步走到炉子边往锅内看去,粥没煮开不说,上面竟只有一丝热气。厨子摇着脑袋,回想着是不是自己出去前忘了盖盖子,还是张妈送菜来的时侯掀开锅盖看了一下,却忘了把盖子再盖回去了。



    厨师最忌的便是让人在饭菜里做手脚,加之厨子想到之前自己感觉背后有人的事,心里不免有点胡思乱想。心虚的厨子从碗橱里取出个勺子,舀起一勺米汤送到嘴边微微抿了一口,感觉没什么怪味。厨子仍不放心,拿了个小碟子,把吃剩的半勺米汤倒入碟中,放到咯咯直叫的乌骨鸡脚边。



    咚咚咚……



    厨子刚放下碟子,乌骨鸡就直扑而上,用坚硬的喙啄着盘中的米粒和汤水,把碟面啄的咚咚作响。



    原来是饿坏了,怪不得叫个不停。既有这个活生生的试毒机在,厨子自然不愿吝啬,转身又往碟子内添了一勺粥。



    咚咚咚,咚咚咚!



    白毛鸡不顾米粥的滚烫,拼命点头啄食,摆出一副鸟为食亡的样子,看得厨子啧啧称奇。



    啪哒。



    推门而入的管家正瞧见厨子给中午要宰杀的鸡喂食,当下锁眉道:“张厨,已经六点三刻了,老爷就要下楼了,你的粥煮好了没有?昨晚,老爷点的小菜呢?”



    “你放心,一定准时端到桌上去。”得了厨子的承诺,管家安心离去。张厨待管家离开后,往锅子里噗通噗通起泡的白米粥上看了两眼,暗道要不是时间来不及,他肯定要重新再煮一锅粥的。不过……厨子瞅着脚下吃的欢快的乌骨鸡,心想,应该没事吧?



    “春天里开满了鲜花,这里有一朵呀,那里有一朵,还有蝴蝶在旁边拍着小翅膀。<#..啦啦啦,啦啦啦……”



    卫霄坐在充满乐声的教室里,无奈地跟着周围的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唱起儿歌,一边举起小胖手捂住嘴巴打着哈欠。



    “小小,你在听我说吗?”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什么?”卫霄感觉有人拉扯着左手肘处的衣角,他微锁着眉峰扭头看去,却见姚融张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瞅着自己。



    对于新交的朋友没有听自己说话,好脾气的姚融没有生气,反倒担心地看了卫霄一眼道:“小小,你怎么一直打哈欠啊?”



    卫霄瞥了眼前方弹钢琴的老师,低头轻声回道:“昨天晚上没睡好。”



    “那你想睡觉啰?妈妈说,想做什么就跟老师说。你要是不敢说,我帮你说好了。”姚融边问边端详着不停打瞌睡的卫霄,未等对方有所表示,猛地举起胳膊大声报告道:“老师——!小小不舒服,想睡觉。”



    音乐老师停止弹奏,挥了挥手让正唱歌的小萝卜头都静下声,随后看向举手的姚融,挑眉道:“你身体不舒服?”



    姚融摇头道:“不是我,是小小啦!”



    音乐老师顺着姚融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卫霄稍带困意的脸蛋,当即紧张地站起身走向卫霄,一把抱起他询问道:“来——,告诉老师,是哪里不舒服呀?”音乐老师面对其他孩子,比如说姚融的问题时,态度不能说不好,但明显对卫霄更和蔼一些。爱星幼儿园里的老师都收过闻家的好处,自是没人不认得卫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当初也承诺过会多关照卫霄的,此时当然不敢怠慢。



    “没有啦。”姚融替卫霄回答道:“小小昨天晚上没睡好,想睡觉觉。”



    “是吗?”听了姚融解释后的音乐老师追问卫霄道。



    “嗯。”卫霄点了点小脑袋,顺便又打了个哈欠。他昨夜是十一点睡的,虽说没看挂钟,但应该睡下不久就从恶梦里惊醒过来了,之后起床检查房间,看到卧室的房门忽然间打开……也即是说,他最多只睡了一两个钟头,其后的大半个晚上都处于惊恐之中,还思索了很多的问题。这一系列的事,对一个成年人而言都是份非常沉重的压力,更别提以一个五岁孩子的身体,是否能承受住这样的负担了。



    音乐老师见卫霄确实脸色不好,也没什么精神,很干脆的让音乐教室里的孩子去游戏室玩,自己搂着卫霄送往午休处的睡房。



    “诶?蒋老师?你这是往哪儿去啊?”



    “这孩子昨夜没睡好,我带他去休息室睡一觉。”



    “喔,这样啊?对了,中午别忘了过来吃饭啊?”



    “好,我一定来。”



    蒋老师先是抱着卫霄到办公室拿了钥匙,才往走廊另一侧的休息室去,一路上还因为遇到几个老师停下来打了招呼,约摸十分钟后才把卫霄送到了睡床上。



    “蒋老师,你回去上课吧,我可以自己睡觉。”



    蒋老师哪里放心把小孩子一个人放在休息室里,她笑着替卫霄盖上小棉被,边轻拍着他的小胸脯道:“你别多想,快睡吧。教室里的小朋友们已经有老师在给他们上课了。”



    卫霄又劝了几句,蒋老师却说什么也不走,还以为卫霄睡不着,笑问道:“要不要老师给你唱歌啊?来,咱们边唱边睡。”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唱歌?



    卫霄闻言心头一凛,悄悄打量起眼前的音乐老师。蒋老师看起来很年轻,卫霄可以肯定的是,两年前他来爱星幼托的时侯,没见过对方。也就是说,蒋老师很可能是爱星幼儿园新聘的老师。既然如此,蒋老师应该和那首困扰着他的儿歌没关系。想到这里,卫霄稍稍定了定心,暗道他们刚才来休息室,沿路上碰到好几个老师,而且姚融他们都看见是蒋老师抱他来的,要是出了什么事,蒋老师绝对无法为自己开脱。



    因为近来频繁遭遇不幸,卫霄很有些风声鹤唳,就怕一个不注意,把自己的小命搭上。不过,卫霄还没有到因噎废食的地步,他觉得难得有机会和音乐老师独处,是不是该去请教一下儿歌带给自己的疑问呢?卫霄的脑筋一连打了好几个转,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打定请教的主意,为了以防万一,卫霄把小手伸入衣兜里紧抓着自己早上撕下的经书,同时打断蒋老师的歌声,提问道:“蒋老师,我不想听这首歌,你能给我唱别的吗?”



    蒋老师年纪虽轻,脾气倒不错,而且极有城府。对于卫霄突然提问而中断自己歌声的事没一点不快,反而好奇地问道:“你想听哪首歌?”



    卫霄故意皱着小脸,想了半天才道:“我有点记不清了,好像是,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慢慢唱……呜,后面我不记得了,老师,你知道吗?”卫霄边问,边观察着蒋老师的表情。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蒋老师没有回答卫霄的话,慢慢照着卫霄唱出的歌声轻哼了几句,唱着唱着拧起娥眉,抿了抿嘴唇慢慢地摇头,最后不自禁地咬着唇瓣,自言自语道:“这首歌的调子听着挺熟的,肯定在哪里听过,怎么记不起来了呐?”



    随着蒋老师的嘀咕声,卫霄的心逐渐下沉。他已经先后两次在梦中听到过这首儿歌了,一次在爱星幼托,听到歌声后他还遇到了小鬼。另一次是昨晚,在他无意中看到几句零星的歌词之后。原本,他还想从音乐老师口中挖掘一些关于这首歌曲的消息,没想到,这首儿歌冷僻到,连专门教幼儿园小孩子唱歌的老师都不知道的程度。



    卫霄如今还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他不知道这首儿歌和死去的小女孩有什么关系,又与‘绝笔信’之间存在着何种联系。他曾经猜测,小女孩既然死在爱星幼托内放杂物的柜子里,那么,肯定和幼稚园里的人脱不了关系。小女孩的死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蓄意的,因为这首儿歌是哄孩子入睡的吹眠曲,所以卫霄把目光锁定在带他午睡,让自己第一次听见这首歌的小班老师身上。



    本来卫霄不想管的,所以想得不多。但经过昨夜的险境,却让卫霄明白了,有些事并不是自己想逃避就能躲开的。因此,他今早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爱星幼托的老师,甚至是来上学的孩子都有嫌疑。当年,他初入爱星幼托的几天,并没在梦里听到这首儿歌,梦中也没有女鬼出没。但那些天,由于带小班的马燕欢马老师请假,园长便让教大班的张小倩搭把手,和徐忆荣一起照顾小班的孩子。所以,他没有睡在小班的睡房里,而是和大班的人一起睡的。



    照这些情况看来,徐忆荣似乎和小女孩的死没关系,但仍不能排除她的嫌疑,因为当时没进入小班休息室午睡,万一要特定的地点和特定的人物才能让女鬼出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