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中间的柜子
    男人俯视着孩子的眼神中闪过失落之色,似乎以为会有什么线索,结果却只是个意外而分外沮丧。随即,男人也不管厕所里的人,抬腿就转出了柏树丛。



    卫霄见另一个男人在厕所里不出来,怕自己陪杨赞进洗手间后会出什么事,便让徐庆余几个在门外等他们。之后,卫霄领着杨赞步入厕所,方入内就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正在洗手台边冲手。男人透过镜子,朝背后的卫霄笑了笑,卫霄也礼尚往来地点了点头。男人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卫霄觉得对方很眼熟,虽然想不起来,但男人身上穿得是大楼内管理员的制服,应该是……



    吓!



    卫霄无意间,视线掠过身后洗手台前的镜子,镜子里的男人正朝自己微笑。



    卫霄的心骇然一窒,一连退了三步,眯眼紧盯着几步开外的镜面,镜中的男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镜中的影像,一如方才离开的主人仍站在镜子前冲他打招呼那般,咧嘴微笑着,仿佛就是张定格的相片。



    “小小,你在看什么?”解完手的杨赞从便池边走向洗手台,路过卫霄身侧时,看到他瞪着乌黑的大眼一眨不眨地望着水龙头上方的镜子,很是不解地问了一声。



    “没什么,你……”



    此刻,卫霄的注意力全在镜中影像上,听到杨赞的问话,紧绷的心绪才松了一松,刚欲说什么,杨赞却已三步并两步地跃至洗手台前,拧开了水龙头,把小手凑到水底下冲洗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



    卫霄的目光始终没从镜面上移开,男人的倒影也一直在镜中没有消失。卫霄本想把杨赞拉回来,可就在水龙头打开的那一霎,镜子里的影像忽然‘活’了。



    若是旁人,这一刹间的变化可能还看不出来,但卫霄那敏锐的视线,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影像中细微的变化。男人的眼珠在动,虽然动的不明显,但已经把原本对着他的焦距,移到了杨赞的身上。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镜中男人的右臂遽然间探出镜面,猛地抓向杨赞的头颅,快得卫霄甚至来不及提醒杨赞一声。就当卫霄以为要发生什么不幸之时,杨赞的周身突然闪过一层金光,男人的指爪好似碰到火焰的触手一般嗖地一下缩回镜中。然而,还没完。镜中的影像霎间扭曲起来,一点、两点,血水从男人的五官喷撒出来,紧接着脑门被挤扁、眼珠被压爆、鼻梁、牙齿、下巴,乃至整张脸都在顷刻中被碾成肉泥……



    卫霄好似在看一场恐怖的哑剧,目睹着一个男人飞速地转化为一具死尸的全过程。若是换了一个人,眼下不是已经吓疯,就是在弯腰呕吐。但此刻旁观的人是卫霄,他握着拳,逼迫自己冷静地凝视着镜面上发生的一切,乃至影像化为虚无。



    “杨赞,你还没好啊?”



    “小小,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啊?”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其实,从卫霄、杨赞进去洗手间,到如今仅只过了五分钟。然,小孩子心绪较为浮躁,等在门外的徐庆余、姚融四人忍不住入内询问道。



    “走吧。”卫霄看了眼影像消散后,恢复成普通镜面的玻璃镜,拉过洗完手的杨赞,一边推着站在门边的方孝诚等人离开。



    杨赞感觉被卫霄拉着的手暖融融的,刚才洗手的时侯不知为什么,感觉身上一冷打了个寒噤,直到此时牵着卫霄的手,才驱散了那股凉意。



    卫霄回到蔬果园门口,看着徐庆余几个在一旁玩耍,心中思索着前一刻发生的诡异之事。卫霄不知道镜中的影像是什么东西,那玩意儿方才对杨赞动手,结果因为金光而反弹回去,似乎还受了伤。最终,镜中的人影化成一堆烂肉。



    对于莫名其妙出现的影像,卫霄闹不明白,只能先搁置在一边。但杨赞被那东西碰了一下,却丝毫没有受伤的问题,卫霄倒猜中了十之□□。很可能,就是他喂下的纸灰起作用了,危急关头闪现的金光,与蛊虫偷袭的那天经书发出的光芒类似。卫霄不由得庆幸,庆幸自己让杨赞几个吃下了烧化的经书灰。要不然,卫霄实在不敢想像,刚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另外,在厕所外碰巧听到的对话,和影像的主人所穿的制服,让卫霄抓住了一点头绪。率先离去的男人口中的大楼,应该就是他们这三天里要住的地方。从争执声中可以得知,男人的妹妹死在了大楼内,卫霄当时就在想,他站在花坛边无意中看到的那个乌黑的脑袋,和那只把方孝诚招过去的手,会不会就是男人嘴里死去的慧妞的一部分?



    后脚离去的,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同时也就是镜中影像的主人公,好像再劝死者的哥哥不要再查妹妹的死因了。光凭男人身穿的制服便能肯定,对方是大楼里的工作人员。卫霄猜测,慧妞的死可能和男人有关,最起码,对方也知道些内情。卫霄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镜中的男人最后化为肉饼,若影子是男人弄出来的,既便是假的,也不可能幻化出这番让自己死的如此凄惨的可怖景象。这个影子明显和男人是敌对的,说不定是死者的怨气缠上了他而形成的怪东西。



    要是把这件事告诉警察,让对方追着男人查下去,说不定还真能查出什么线索。但卫霄不是满身热血,又充满正义感的青年,而是明哲保身,只想保证自己的安全的孩子……



    卫霄在孩子们的喧闹声中,带着各种疑问回到了大楼内。老师让孩子自行回房间,接着去浴室洗澡。并强调洗完澡之后,穿上放在床头柜上的,统一发下的制服。做好这些事情以后,留在卧室里休息,等听到房内的喇叭通知吃晚饭,再下楼到饭堂来。



    “小小,快点!”



    “不要急,让他们先走好了。”



    “不行!要是洗澡的地方被他们抢掉了怎么办?”



    卫霄被徐庆余、姚融几个拉着奔入电梯,按下了去四楼的电梯。电梯很快到了四楼,孩子们跨入走廊后,直奔自己的房间。一路上,卫霄看到很多孩子都站在房间门口进不去,应该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把钥匙忘记在卧室里了。



    啪嗒。



    卫霄在方孝诚几个担心的神色中打开了房门,贺荣、姚融高呼一声就想冲进房间,被卫霄一把拦住,叫众人脱了鞋才让入内。



    “小小,你怎么这么慢啊?”拿了肥皂脸盆在一旁等着众人的方孝诚,见卫霄不慌不忙地做着自己的事,焦急地咕哝道。



    “急什么?”卫霄瞪了方孝诚一眼,弯腰拉开床头柜下的抽屉,从中取出大毛巾抛在床上,并让杨赞等人照做。随后,卫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除了小内裤之外,全部叠好放入带来的塑料袋内,接着披上大毛巾,手捧装着肥皂的小脸盆,踩着塑料拖鞋出了卧室。姚融六人的行头几乎一模一样,差之差在卫霄的脸盆里多了一枚开房间的钥匙。



    浴室的设置和澡堂有些相似,分内外两个部分,外侧的房间内放着一排排矮柜,矮柜上有一个个小抽屉,可以放衣物。而里侧的每一堵墙上,都并排着几十个淋浴器。卫霄选了个靠,让徐庆余等人把小脸盆放在抽屉里,并扯□上的大毛巾,放入脸盆里。脸盆留三个在外头放大毛巾,另外三个放肥皂,带进里间的浴室内。



    卫霄六人进去内间的浴室时,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浴室的地面和墙壁上都铺着瓷砖,头顶上开着十几盏灯,很是亮堂。卫霄依旧选了中间的位置,并招过姚融几个,让他们看着自己拉开淋浴器的开关,并左右转动着调准洗澡水的热度。小孩子并不傻,尤其是徐庆余等人还挺聪明的,很快就学着打开了淋浴器,调好了水势和温度。



    在哗啦啦的水声中,卫霄把自个儿从头到脚洗了一遍,待冲尽了发丝间的泡沫,便转首看向旁侧,见方孝诚等人认真的洗着小手、小脚、并把小屁股也洗过后,方满意地点了点头,有洁癖的他可不想和脏孩子共处一室。



    卫霄等人洗完澡,披着毛巾走出浴室的时侯,只有几个孩子拿着脸盆进浴室,多数人还在等着老师拿钥匙给自己开门呢!徐庆余几个回到房间,在卫霄的叮咛下把塑料拖鞋搁在门口的鞋架上,换上棉质拖鞋,用大毛巾把头发和身上的水珠擦干。随即,把毛巾挂到架子上晾干,穿上床头柜上统一发下的干净衣裤。然后,或躺、或趴地坐在床上休息。



    门外的声音很大,凌乱的脚步与叫喊声此起彼伏。卫霄从枕头下拿出因为洗澡而取下的手表,再次带上,并把手表上的时间与墙壁上的挂钟做了对比,时间是一致的,都指在五点四十分的角度上。



    “小小,你肚子饿吗?你的东西已经吃光了吧?”姚融摸了摸咕咕叫的小肚皮,拉过床头柜上的背包,取出里面的面包,递给卫霄道:“给你吃。”



    “我的也给你,我带了饼干,是妈妈给我买的。”



    “这是香蕉面包哦,可好吃了。我还有三个,给你一个。”



    “我的面包吃光了。不过,我还有牛肉干哦!是姥姥家那边带过来的,我们这里没有的。小小,我给你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