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化为灰烬
    卫霄看着眼前一双双捏着吃食的小手,心里有些热乎乎的。但他哪里会要小孩的东西,赶忙摆手道:“不用了,你们留着自己吃吧。”



    “一起吃啦!”



    “你拿着吧。”



    劝了又劝,徐庆余五人就是不肯收手。没奈何,卫霄只好接下,心里想着作为答谢,晚上再给对方灌一杯掺入经灰的水好了。卫霄让饿着肚子的姚融等人别吃面包,马上就要吃晚饭了。贺荣、杨赞几个倒听卫霄的话,忍着没吃。果然,刚过六点十分,喇叭就响了起来。



    “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现在下楼吃晚饭。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下楼了啊……”



    “走吧。”卫霄把钥匙放入口袋,带着方孝诚五人下楼步入饭堂。饭堂内人倒是不少,稀稀落落的坐着一大片,但从统一发下的制服看来,都不是爱星幼儿园的孩子。卫霄此时才明白,为什么要发下统一的服装,大楼内住着四批从不同的地方来冬游的小孩,几百个孩子聚集到一起,别说才四五岁的小朋友,可能连老师都分不清对方是哪个学校的了。



    卫霄领着姚融几个端了饭盆,排队盛饭。待走到老师面前,对方指着身后饭桶内的菜肴,询问道:“这白的是什么菜,知道吗?



    “大白菜。”



    老师微微点头,舀了一勺大白菜送入卫霄的饭盆里。



    卫霄身后的贺荣以为可以取巧,谁知道老师问的是和大白菜抄在一起的东西是什么。贺荣回答不出来,大白菜险些没得吃,还是老师看在他们是第一组下来的缘故,才放水特意给了半勺。



    老师不是每个都会提问,但一般都会被问一、二个问题。菜肴是五菜一汤,还有两个大桔子做饭后的点心。卫霄六人小心翼翼地捧着饭碗,找了个稍显空旷的桌子坐了下来,狼吞虎咽的吃起饭来。卫霄边吃边观察着饭堂内的动静,其他几个学校的孩子吃好了起身离开,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才刚刚下楼走到饭堂里。好些个孩子仍穿着白天穿的衣物,看来是来不及洗澡。更有换了衣服,但身上仍是脏乎乎的小朋友。



    卫霄摇头间,看到丁老师等人拿着本子在盛饭的老师身后做记录,也不知道再写些什么。不过这个挺好猜的,应该是他们的表现情况,只是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



    吃完饭,卫霄六人交了饭盆乘电梯回到寝室。卫霄骗着徐庆余几个又喝了杯掺入纸灰的白开水,喝完之后大家趴在床上休息闲聊,还央求着卫霄说了几个故事。到八点的时侯,卫霄拉着众人去了一次厕所,接着关灯睡觉。在杨赞几个闭上眼睛之后,卫霄起身从背包中掏出经书纸片,贴在门上、墙上、床上,甚至连小床底下都贴了几张,并检查了门锁、窗栓。做完这些事后,方才安心地躺回床上,合上双眸。



    “滋滋,啊啊啊……”



    什么声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滋滋,呜呜呜……叽里咕噜……你们都该去死,都该去死,滋滋,滋滋,沙沙沙沙……”



    这声音怎么这么怪?听起来,好像是破掉的收音机一样。



    “滋滋,滋滋……沙沙沙沙,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我回来找你们了,我会来找你们的,啊啊——!滋滋,滋滋……”



    不对!他漏了一样东西!



    因耳畔缭绕的杂音,而处于半梦半醒中的卫霄,猛地张开眼睛,瞪向房顶左角处正传出诡异音色的喇叭。



    “滋滋,唧唧唧唧——!嘟嘟咕噜,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沙沙沙……”



    喇叭里不时地窜出不可捉摸的刺耳音色,好似一台残缺的老式唱机机械地转动着飘出破碎音律。



    卫霄听着各种不规则的杂音,捏着经书纸片的小手不自禁的紧握成拳,暗暗责怪自己竟把这么明显的一处差漏给忘记了,以至于半夜被惊醒。不过……卫霄下床走到墙边,比了比自己的小身板和房顶上的喇叭之间的距离,耸起小眉头。



    卫霄摊开掌心里的小纸片,知道要是把经文贴到喇叭上肯定会起作用,但他够不着啊。卫霄咬着嘴唇在房里间踱步,无意间看到在左右两边的小床上熟睡的徐庆余、方孝诚五人。卫霄微微一愣,凑近对方看去,姚融几人淌着哈喇子睡得正熟。卫霄心道,明明喇叭里传出的声音挺响的,没把人吵醒不说,对方还睡得浑不知事。难道,是因为给他们喝过经书灰的缘故?



    思及此处,卫霄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自己寝室的喇叭有声音,那么其他房间的有没有呢?如果,睡着的人都听到了这些杂乱无章的音色,照理说,现在外面应该很乱,到处是吓醒的孩子的哭闹和老师们为了安慰孩子而来回穿梭于各个寝房的脚步声。



    可是,什么都没有,除了喇叭发出的诡秘杂音,周围一片死寂。卫霄很想知道其他寝室内此刻的情形,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开门去探究竟的。卫霄心烦意乱间,看到窗户外洒入的光芒,忽然灵机一动。



    这幢大楼是‘凹’字型的,东西各有翼楼。他如今就在东翼楼面西的四四九号房,也就是说,他站在窗边一眼望过去,可以看到对面西翼楼中的情况。两幢大楼相距的并不远,也就四五十米的距离,但在晚间没有灯火的环境下,普通人的视觉是望不了那么远,可能在黑暗中视物的卫霄却没有这个烦恼。



    想到这里的卫霄快步走到窗边,踮起脚尖扒在窗台上向外眺望。哪知,这一看竟吓出了一身冷汗。



    西侧的翼楼黑压压的,从上到下的百来张窗户显得愈发幽深,仿若坟墓的缺口。而令卫霄毛骨悚然的,则是紧贴于玻璃窗后的,那一张张惨白的冷冷地注视着他的小脸。多,太多了!二楼、三楼、四楼、五楼,认识的,不认识的,各个窗户内,密密麻麻的没有表情的脸庞,都面对着自己。不仅是西翼楼,指尖扣入掌心,以疼痛强制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令着自己从骇然中清醒的卫霄,扭头看向主楼,同样诡异又恐惧的小脸纷纷冲他看来……



    是的,他们在看自己,毋庸置疑!被千百双呆滞的眼睛同时凝望的感觉,又恶心又可怕,卫霄的心底泛起阵阵恶寒。



    方才那些小脸映入眼帘的一瞬间,卫霄几乎惊叫失声,但目前的形势显然容不得他被恐惧感压制,卫霄极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容易才按下狂蹦的心跳,细思道,现在这些自己可以从窗户外看到的房间内的人,都站在窗边看着他。那么,他此刻看不到的,主楼北面、西翼楼西侧、与他门外那一排面东的卧室里的人在干什么?



    卫霄的心里似乎掠过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可转眼即逝,抓不住头绪。卫霄哪敢在此时钻牛角尖?虽说对方都是孩子,但人多力量大不是?说不定在他想东想西的时侯,对方就破门而入了。而且,既便他们撞不开门,大楼的管理员那里也有备用钥匙的。万一对方取了过来打开房门,他该怎么应付?



    急得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的卫霄,不管三七二十一,从背包里取出抄了大半本佛经的笔记本,摊在窗边舒郁的白光之下。自己挪过靠于窗畔的床头柜,盘腿坐于其上,双手合十垂首闭目一字一句地咏诵起经文。



    啪嗒啪嗒啪嗒……



    “滋滋,嘎呲嘎呲……叽里咕噜,沙沙沙沙……唧唧唧,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滋滋,滋滋……”



    卫霄所料不差,门外已经想起散乱的脚步声,喇叭里的声音亦仿佛没有尽头一般的,在卧室内不住地回响着。卫霄心里十分的焦急,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只能继续念经,希望能以此解除眼下的危境。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卫霄因为闭着眼眸而不知道,在他口中蹿出第一个字的时侯,摆放于窗台上的笔记本无风自动,缓慢的掀开,其上的铅笔字在舒郁的光芒的照映下闪烁起银光。错眼间,纸上的银色字体交叉着、摇摆着、浮动着、仿佛在跳舞一般扭曲成一个个歪曲的线条,或是一个个跳跃的音符。



    下一刻,笔记本上的文字忽然从纸面上跃然而起,涌入窗外射入的白光之中,互相牵扯、攀附、交织,进而融成一体。慢慢的,周围的白光一星一点的聚拢,慢慢凑向卫霄的身畔,并在他背诵经文的过程中,渐渐地渗入他的体内。



    嘭,嘭,嘭——!



    “滋滋,呲——呲……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咯吱咯吱,叽里咕噜,……滋滋,嘎呲……”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无论是撞门声,还是喇叭里传出的杂音都没有传入卫霄的耳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