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那个不见了的孩子
    此刻的卫霄,已经进入了玄之又玄的境况,他周边的乳白色光芒越聚越多,滴水成渊汇流成溪,最终形成密密层层的波纹,如昊海一般把卫霄整个包裹进光辉之中。每一丝光芒没入卫霄的身子,他的肌肤上立刻涌出一层污渍,这层污垢又在卫霄口诵经文引得周边光芒的浮动间化为灰烬。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



    诵经声一直没有停止,卫霄的小嘴飞快的一张一合,而其身边晶莹的白光俱皆灌入他的身躯,房中的光辉逐渐淡去。然而,就在光芒消失的那一刻,卫霄的身子里爆出刺眼的金光,光芒乍现之际,照亮了整个房间、乃至整幢大楼、直冲天际……



    即在这一刻,撞门声和喇叭内的噪音戛然而止。但神思于微妙境界中遨游的卫霄依旧吟唱着经文,直到被清晨第一丝炙阳的光辉洒到脸上的杨赞让阳光晒醒,迷迷糊糊擦了擦眼睛起身时,惊愕地瞅见盘着腿坐于窗台前的卫霄,才把人给叫醒了。



    “小小,你怎么坐在这里啊?你在干嘛啊?”杨赞惊呼声,不仅让卫霄张开的眼睛,连徐庆余等人也被吵醒了。



    “没事。”一夜未睡的卫霄没有丝毫困乏的感觉,反而通体舒泰,有种说不出的舒爽感。卫霄听到杨赞的疑问,知道如果回答不了孩子的问题,最好的选择便是转移话题,让对方忘记自己的提问。为此,卫霄跳下床头柜,冲揉着眼睛爬起身的众人挥手道:“大家穿好衣服,我们一块出去刷牙齿、洗脸。”



    杨赞果然忘了自己刚提问的话,拉着卫霄的衣袖道:“小小,我想去小便。”



    “好吧,我陪你去。”



    “等等啊,我也要去。”



    “我也去!”



    方孝诚五人跟着卫霄出门,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不过他们对面寝室的门倒是虚掩着。卫霄轻轻推开房门,看到里面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不只是喜欢闹事的姚融,连怕事的贺荣、杨赞都惊讶地指着房间里的孩子道:“他们怎么都睡在地上啊?”



    卫霄知道原因,却不想跟小孩子解释,拉着众人往洗手间去。一路上右手方位处卧室的房门差不多都没关实,让人一推就开,里面的情形大同小异,不少孩子都躺在地上睡觉,要不是看到他们那起伏的小身板,这副惨然的样子,还真会让人误以为是一具具没有生命的尸首。



    解完手,从厕所回到房间,徐庆余等人在卫霄的带领下,穿好统一的制服捧着小脸盆,一同去梳洗室刷牙洗脸。弄好个人卫生后,刚巧喇叭里想起通知,让他们下楼吃早饭。卫霄几个离开寝室去乘电梯的时侯,同一个楼道里的小朋友才刚被喇叭中传出的声音唤醒。



    “老师早。”姚融几个来到底楼的饭堂,向大堂内的老师们打招呼。



    “唉呀,你们起得很早嘛!衣服也穿得很整齐,脸也擦的很干净,很好!”丁老师表扬道:“老师要表扬你们,每人多奖励一个馒头。”



    在老师的夸奖声中,贺荣几个挺了挺小胸脯,递过饭盆接下两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得意地坐到桌子上吃起早饭。



    “今天起晚了,早上有些活动要调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是啊,现在都七点了,那些小孩子才起来。他们的动作慢,也不知道要拖拖拉拉到什么时侯呢!”



    “唉呦,你是没看到,刚刚我到楼上去叫人,差点没吓死我。不晓得这些小孩怎么搞的,都去睡在地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冻出病。”



    “大概是睡不惯小床,滚到地上去的吧?”



    “小蒋,等会儿你叫人烧一锅姜汤,让小孩吃下去。要是一两个感冒倒还好,要是全冻病了,可怎么办哦?”



    “可不是吗?这么小的孩子,每次我带队出来,心里头就怕。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向他们爸妈交代啊?”



    “这种活动每年还不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取消。”



    “你还是第一次带队呢,就怕啦?我可已经带了三年了,这次算好了,前几次有小孩半夜哭着要妈妈的,吵得我一夜没睡,第二天还要一早爬起来……”



    卫霄一边喝粥,边听着大堂另一头的老师们小声的交谈声,只有卫霄明白,昨晚孩子们安静的原因。卫霄觉得,如果老师们知道其中的缘故的话,可能不会那么庆幸了。



    “丁老师,有你的电话。”大楼的管理员站在大堂门口高声招呼道。



    “谁打来的?”丁老师站起身,走向管理员,随口询问道。



    管理员笑着回道:“是你们幼儿园打来的。”



    “打来干什么啊?”



    丁老师那轻微的呢喃声亦传入卫霄的耳鼓内,卫霄感觉自己的听觉好像更敏锐了。就在卫霄想深思之际,饭堂一角的厨房内的胖大嫂冲着想离开的管理员嚷道:“蔡头啊,老屈到现在还没把菜送来,今天的中饭怎么办啊?我们挑菜,洗菜都要弄几个钟头的。”



    管理员停下脚步,抿着嘴唇紧锁双眉,想了想回道:“你再等一等,他八点再不来的话,我让人去……”



    “八点钟再叫人去买?”胖厨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这一来一去又要一个多钟头,哪还来得及啊?”



    管理员沉下脸道:“那你说怎么办?”



    胖大婶撇了撇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不接管理员的桩,沉默着挥舞着勺子给老师们盛粥。



    “蔡头,不好了,老屈出事了!你快去接电话!”



    人未至声先到,正僵持间,一个穿着大楼管理员制服的男人疾呼着冲进饭堂,拉着蔡头快步离去。当蔡头跨出饭堂时,刚巧和回来的丁老师擦身而过,卫霄瞥眼看去,丁老师的眉头深深地拧起,脸色很是难看。



    老师们见状,纷纷上前追问。



    “园长给我打电话,问我们这里是不是多了个叫庄胜的男孩子。”



    “什么意思啊?”



    “这还不明白啊?”有几个脑子活络的,一听丁老师的回答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阴着脸道:“大班的人丢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什么?大班的人丢了?”



    “嘘!轻点。..”丁老师喝斥了大声惊呼的老师一句,悄悄往背后卫霄等人吃饭的方向望了一眼,随后回头道:“现在事情到底是什么样都不知道呢,你们可别乱说啊!要是让小孩子听到了回去学给他们家里人听,对我们幼儿园的影响可不好。”



    这年头找工作可不容易,幼儿园的工资又高,要是学校里出了什么事,谁知道这把火会不会烧到自己头上呐?年轻老师们听了丁老师的话,纷纷点头表示明白。但这个话题并没有结束,人总有好奇心,何况还可能关乎到自己利益的事。老师们对视了几眼,有人忍不住低声询问道:“丁老师,电话里是怎么说的?大班的人不是去懋东冬游了吗?”



    不待丁老师回答,有人分析道:“可能到了懋东,他们才发觉人少了。”



    “不对啊!”老师们不解道:“大班里的人丢了,怎么打电话问到我们这里来啦?”



    “就是!人在懋东不见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时侯丢的?要是一早就丢了,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过来?要是昨天晚上才不见的,给我们打电话干什么?”



    丁老师摆了摆手,让七嘴八舌议论着的老师们都闭了嘴,方解释道:“园长说,孩子是昨天晚上才发现不见的。问题是,带他去的老师不知道孩子是什么时侯不见得了。反正,她们找了半天没找到,问他们一个班上的小孩子,小孩子倒是记得早上和他一起上车的,但后来就记不清了。”



    “既然小孩子还记得他们是一起上车的,那肯定是在去懋东的路上,或是在懋东丢得了。”



    丁老师摇头道:“这只是小孩子的话。”



    也对,小孩子的话不能当真,万一他记错了呢?



    丁老师见周围的老师们一脸的若有所思,接着说道:“昨天,他们找了一夜没找到,所以园长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孩子坐错车了,出发的时侯坐在我们中班的车里了。我跟园长说没有,要是有多出来的人,我早就给她打电话了。”



    闻言,位于丁老师左右的老师们纷纷叹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庆幸自己带的孩子没丢,还是为不幸丢了孩子的同事叹息。



    丁老师转述园长的吩咐道:“园长要你们想想,昨天早上从幼儿园出发的时侯,有没有人看到那个不见了的孩子。”



    “那个小孩叫什么名字啊?”



    “叫庄胜。”



    “我只能记住自己班里的小孩。”



    “光知道名字没用,得有照片才行。”



    “是啊,看了照片说不定还能想想看。现在我们连他的长相都不知道,让我们怎么想啊?”



    “这孩子的名字我听都没听过。”



    “好了,好了!”丁老师沉着脸,挥手道:“想不出就别想了,等回去了再说。不过,大班出了这样的事,你们这两天都给我警醒点。”



    不会这么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