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屈的死法
    吓!



    猛然间看到镜中的影像,卫霄的头皮倏然间发麻,头发丝都几乎炸了起来。.卫霄一下子回过头往身后看去,厕所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以为镜子里的倒影,是刚才说话的某个男人藏在厕所内没走,此时从蹲位的小间里蹿出来吓他。然而,事实告诉他,镜子里的影像就同昨天傍晚在蔬果园内的洗手间里看到的东西如出一辙,自己又遇鬼了。



    鬼影突然出现的那一刻,确实把卫霄吓了一跳,但昨日午夜间那么恐怖的事他都挺过来了,自然不会因为区区一条没有实体的人影而失态。卫霄稍稍稳住心神后,拉着两旁的孩子往后退了几步,眼睛却冷冷地睨视着镜中男子的影像,一眨都不眨。



    “小小,你在看什么啊?”杨赞见卫霄明明洗好了手,却不离开,什么也不说地盯着镜子看,不由得心里发毛,眼巴巴地望着卫霄握紧拳头小声询问道。



    “嘘,别说话。”卫霄便是没去看方孝诚等人的样子,也能知晓对方此刻惊疑不定的表情。但面对着危机的他没空去安慰,就怕一个错眼,让镜中的鬼影乘机下手,做出什么不利于孩子的事来。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即在卫霄开口的一刹间,镜子里的人影动了,这回动的不是眼睛,也不是手,而是他的嘴巴。那两片嘴皮子飞快地蠢动着,随着嘴唇的一开一合,口型迅速地变化着。快,太快了,男人阴沉木讷的脸孔上的那张嘴,正以非人的速度蠕动着,看着既可怖又骇人,甚至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洗手间内仍是一片静默,听不到任何的声响。但随着那两片嘴皮子飞快地蠕动间,卫霄仿佛听到耳畔有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可惜音色过于杂乱,就像噪音一般听不明白。而那急促开合着的嘴唇,更叫人摸不清对方的口型,卫霄自然无法得知鬼影在说什么。



    “小小……”



    “嘘——!”



    就在卫霄发出嘘声的当儿,镜中男人蠕动嘴唇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卫霄把视线集中在那张嘴上,想分辨出对方的口型,看清人影到底在说些什么。然而,就在卫霄全神贯注的那一刹,一根小臂粗细的树枝猛地从那口中刺出,瞬间牙齿崩裂,血水汹涌而出,一*地喷溅在玻璃上。



    男人死板的模样忽然鲜活起来,脸庞痛苦的扭曲着,两只眼睛像死鱼般向上翻,双手摸向下巴不住地抠着嘴里的树枝,似乎想把树杆从嘴里拉出去。然而,树枝是从脑勺后贯穿到口外的,男人根本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堵也堵不住的血沫沿着口角汹涌而出。



    男人的影像在镜子里不停地扭动着,那番临死前的挣扎,真实的传达出了的男人的震惊、凄然、惧怕与痛苦,令旁观者仿若身临其境般的体会到了当事人的绝望感。即在男人不再动弹的那一霎,镜面上的血珠纷纷往中间缩拢,组成四个腥红色的大字——‘别管闲事’。



    卫霄正被血字吸引住注意力之时,其后充当背景的尸首突然张开双眸,用那双炸开了血丝的眼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睛,狠狠地凝视着卫霄。因树枝地捅入而歪曲变形的脸,配上那么一对死鱼般的眼珠,卫霄简直不忍直视。



    别管闲事,别管闲事,别管闲事……



    在男人恐怖中夹带着恶心的脸庞前的镜面上,血字正不停的旋转着、变幻着、游移着,张扬地警告着卫霄不要惹怒自己。卫霄一直就是不愿多管闲事的性子,但眼前这个鬼明明吓了他那么多次,居然还说出这样的话来,卫霄一时间怒从心起,想也没想地把握在手里的经书纸片丢向镜面。



    “滋滋,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咯啦咯啦……唧唧唧唧,滋——!”



    纸片击触镜面的须臾之间,纸张倏地冒出火焰,只见一阵金光闪过,燃烧着的佛经已窜入了镜中的世界,随即光芒大作,镜子里的影像还未来得及反应,便一下子被金光吞没了。在火焰吞噬鬼影的同时,喇嘛内响起破碎的杂音。然,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又归为静默。



    “小小,你丢出去的是什么啊?怎么会亮起来呢?”



    “咦?它到那里去啦?”



    “小小,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姚融五人看不到镜中的鬼影,只知道卫霄举手把什么东西丢到了洗手台后的镜子上。然后,那个东西忽然冒出火光,他们刚想仔细看,却发现火花一转眼就不见了。心下又惊又奇的孩子们跑到洗手台边上下查看,当然什么也没找到,贺荣几个只能回头追问卫霄。



    “只是变戏法啦。好了,我们走吧。”卫霄说着便拉开房门的插销,招呼着众人一同出了洗手间。



    “小小,等会儿再给我们变戏法,好不好啊?”



    “嗯,我也想看。”



    “小小,变戏法难不难啊?能不能教我呀?我想回去变给妈妈看。”



    “小小,我也想学。”



    “小小,也教我吧!”



    徐庆余、姚融两人之前与卫霄交好,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脾气也好。眼下卫霄露了那么一手,更是起了崇拜之心,一左一右缠在他身边,要求再看一遍方才的戏法,甚至还想让他传授小把戏的花招。方孝诚三个见状,也不甘示弱地游说卫霄,生怕自己被漏掉了。



    卫霄哪里会什么变戏法啊,敷衍了众人两句后,停在东翼楼与主楼转角处的电梯前,转移话头道:“你们从饭堂出来的时侯,老师有没有跟你们说什么?”



    贺荣昂起脑袋想了想,回道:“老师让我们到楼上去,等会儿老师会在喇叭里叫我们下来的。”



    “那我们现在就上去吧。”



    啪嗒。



    当卫霄按下电梯门旁的开关时,靠近拐角的主楼南面的办公室里走出几个男人,对方刚巧看到等电梯的杨赞等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男人们的目光从方孝诚五人身上扫过,最终停留在卫霄脸上,其中一人仿佛很随意地上前笑问道:“唉呦,人找到啦?你们在哪儿找到哒?”



    听这个声音,不就是在厕所里说话的男人之一么?他们这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竟连小孩子都要刺探。先前,对方在厕所里并没有说什么怕人听到的话啊?卫霄想不明白,但也不愿让自己被盯上,赶忙抢在徐庆余等人说话前,开口道:“叔叔,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找人啊?”



    等待男人答复,卫霄嘟起小嘴,拧着眉头摇着脑袋道:“小小还是没找到,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儿去了。我刚刚去那面的厕所找过了,没人。小融他们说这边也没人,我们现在要到楼上去找。”



    原来这个小孩不是他们要找的人,而是和这些孩子分开,去西面的厕所找人了。男人闻言心头一定,笑着宽慰道:“不要急,慢慢找,你们要找的人肯定在楼上。”



    叮咚。



    “嗯。”卫霄点头间,电梯的门刚好打开,待里面的孩子出了电梯后,卫霄推着方孝诚五人入内,自己也走了进去。在电梯门闭合前,卫霄回首看向外侧站在人群中的某个男人,对方正是前一刻在洗手间内的玻璃镜中倒影的主人。



    “老金,你就是太小心了。不过是个小孩,就算他那时候在厕所里又怎么样?我们又没说什么出格的话。再说,这么小的小孩懂什么?”



    “小万,话不能这么说,小心无大错。刚才是我不好,进去的时侯没先看一下。”



    “老金,你怕什么呀?又不是什么要避着人说的话,只是不好让……”



    叮咚。



    电梯门关上前,卫霄听到走廊内传来的低语,心底掠过一个个疑问。那些人明明可以去宿舍里讲话的,干嘛要在厕所里说呢?而且,他们在洗手间里说的话,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挂上插销呐?除非……卫霄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些人都不住在大楼里。既想避开他人说话,又没有寝房为他们遮蔽的话,聚到厕所里交谈倒也说得通。



    不过,男人因为徐庆余他们的吵闹,离开洗手间前的那一句,‘到我那边去说’,是到哪里啊?对了,他们刚才不是从办公室里出来的吗?应该是指办公室了。一开始不去办公室,可能是怕进出的人太多,不好说话吧。



    卫霄总觉得男人们十分的矛盾,怕人听到而锁门,说的却又不是什么秘密,也没检查厕所里是不是有人。卫霄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方常常聚在一起说事,锁门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性动作了……



    算了,不想了!卫霄下意识的不愿再去想男人们的事。听那个被吓得失了魂的小谢说,有个叫老屈的人被钢筋压死了。依小谢话中的老屈的死法,很像他昨天傍晚在蔬果园内,看到的那个镜中影像的主人的死相。以此推论,刚才镜面上显示的男人惨死的影像,很快也会成为现实。但是,不明白前因后果,更为了明哲保身的自己不能,也不愿去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