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股恶念
    “是肉肉。”



    “对的,妈妈说,这是红烧的肉肉。”



    “肉肉是什么肉啊?”老师笑看着徐庆余、方孝诚两人道:“除了肉肉,里面的这个是什么?”



    卫霄瞅了眼老师身侧的大铁桶,瞧着她舀起一大勺香喷喷的猪肉举到面前,替焦急的姚融等人回道:“这是冬笋红烧肉。”



    “答对了。”老师为贺荣、杨赞六个每人舀了一大勺子红烧肉到饭盆里,喜得姚融、方孝诚用闪烁着星光的眸子一脸佩服地仰视着卫霄,并嘻笑眉开地伸手接过老师送上的菜肴。



    今天问题可比昨晚的难多了。卫霄锁着小眉头暗中咕哝道,难不成是菜不够吃,老师们才想出这个刁钻的办法,来明目张胆的均分一下食物么?算了,反正只要自己不饿着就行。盛好了饭菜后,卫霄让徐庆余、姚融两人坐在桌边守着饭盆,自己领着方孝诚三人去盛汤。当卫霄六人拿起勺子吃饭的时侯,还有好些因为回答不出问题,而只能等别人盛好饭吃剩菜的小朋友。



    淅沥沥淅沥沥……



    中饭吃到一半,窗外飘起雨丝。老师们转首瞥向打落于玻璃窗上的雨点,脸上纷纷闪过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接着,众人交头接耳地商量起事情。在食堂内众多的杂音下,卫霄清楚地听到了老师的交谈声。



    “本来要让他们去果园里采苹果的,现在下雨去不成了。”



    “那就叫他们在房间里睡一下午好了,等晚上再下来吃饭。”



    “那我们的考评怎么办?园长不是说,等我们回去,教育局的人会来检查的吗?幼儿园里的经费,还要看考评的成绩才发的。”



    “唉呦,你还当真啊?到时候请他们吃顿饭,挑几个聪明点的小孩让他们问几个问题就好了。”



    “又不是我们不想带他们去,是天公不作美。”



    “就是!”



    “那也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睡着啊!要不,让他们睡到两点半,再下来开个故事会?”



    “算了。我看今天有很多小孩都没什么精神,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就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丁老师说得对,要是孩子生病了,我们怎么跟他们爸妈交代?”



    “那他们睡一下午,晚上睡不着怎么办?”



    “明天中午就要回去了,今夜我撑一撑,有什么事我去处理。”



    “唉,最后还是要靠丁老师啊!”



    “那今天晚上我们都……”



    “是啊,总不能让丁老师一个人……”



    吃完饭,卫霄等人出饭堂前,老师发了每人两个豆沙面包和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小瓶塑料封皮的桔子水,作为午后点心。并告知徐庆余六人,等傍晚广播响起时再下楼,又叮嘱小组长卫霄盯着组员睡觉,不要随便到房间外走动。



    卫霄几人点头答应后,蹦跳着离开了饭堂,乘上了去四楼的电梯。



    “小小,你到哪儿去啊?”



    跨出电梯步入走廊,卫霄没有直接回卧房,而是在半路转道进了浴室,打开淋浴器,试了试有没有热水。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招呼孩子们回房取了梳洗用具到浴室内洗了澡,才跳上睡床。



    滴答、滴答……



    卫霄在一条黑暗的走廊里慢慢的向前走,耳畔传来水珠滴落的声响。卫霄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仿佛是个被人操纵的木偶,不能转身也无法回头,只能一步步地向昏暗的前方走去。



    滴答、滴答……



    忽然,走廊前方的尽头处慢慢亮起来,竟是一扇房门渐渐地开启洒出的亮光。卫霄依旧不紧不慢地前进,他清楚地看到斜开的门缝中有个漂亮的女人正在叠被子,下一瞬,一个男人猛地从她的背后扑上前,把女人扑倒在床上。



    女人想转过身,却被男人死死地压住。她的手拼命地挥舞着,但女人的力气太小了,根本挣不开男人的挟制。男人紧紧地贴着女人的身子,把手伸向她的裙子底下……



    滴答、滴答……



    卫霄仍在往前走,开了一道门缝的房间逐渐被他甩在脑后,明明之前已经走到了尽头,转眼间又成了一条幽深的长廊。这条黑暗的走廊似乎无止境一般,卫霄在漆黑的通道内走了好一会儿,前方又如刚才遇到的情形那般,一扇房门正悄悄地打开,缓缓洒出白炽灯照映下的橘红色的光芒。



    还是那个女人,但房内不再只有一个男人。女人跪在床上不住地哀求着什么,男人猛地上前抽了她一巴掌,然后,整个身子覆上去,把女人压在身下。而窗边的其他人,则咽着口水,颤抖着手指解开裤带……



    滴答、滴答……



    皱眉着眉峰的卫霄默默地掠过逞着兽行的房间,走廊内重归于黑暗。卫霄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终点究竟在哪里,他想放慢或是加快脚步都没有成功,依然不紧不慢地向前迈着步子。约摸过了十分钟,或是更长的时间,眼前再次亮起了昏黄色的光线。



    女人憔悴的容颜映入卫霄的眼底,她浑身都充满了绝望的气息。女人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神有刹那的柔和,下一瞬又转为冷冽。不知多久,女人仿佛下定决心般的站起身,移过床头柜,从枕头下取出一根布带捏在手里,爬到柜子上把带子系到房顶白炽灯吊绳旁的挂钩上。很快的,死环打好了,女人没有任何表情的把头伸入环中,脚下一蹬踢开床头柜。



    滴答、滴答……



    女人在挣扎,因为求生的本能而死命地挥动着臂膀,踢着双腿。卫霄不忍看女人临死的惨景,但此刻的他却连闭眼都做不到。女人的眼珠爆出,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头不自禁地耷拉在唇外,唾液沿着嘴角与舌尖一点一滴地滴落在地板上……



    背对着卫霄的女人慢慢的不动了,但由于她死前奋力的挣扎碰撞了身侧的白炽灯,使得灯泡不停地晃动着,而房内的影子亦随着灯泡的摆动而摇曳起来,特别是女人映在茶色的玻璃窗上的倒影,格外的骇人。



    滴答、滴答……



    卫霄此时才发觉,自己竟然停下了,停在了散发出橘黄色灯光的房门口。之前,他走在漆黑的长廊上,感到不安想要停步。然而,一旦停止不动了,他反倒汗毛倒竖,仿佛整个人被一股恶念所包围,心头充满了寒意。



    滴答、滴答……



    卫霄被耳后的滴答声吓了一跳,心道,这个滴答声跟了他一路,究竟是什么声音?就在卫霄想转首的一霎间,看到玻璃窗上倒映着的女尸猛地张开双眼。即在这一刹,门内猝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卫霄没料到会有这样的转变,想躲却已是不及。就在鬼手一把拉住卫霄胳膊的瞬间,窗子上倒影着的女尸扯出了一抹扭曲的微笑。然,未等卫霄挣动,一片夺目的金光从他的内体爆出,一下子把周围的影像都笼罩在光辉之中,不过一个眨眼,一切都化为虚无……



    哈哈哈……



    陡然间清醒的卫霄一下子蹿起身,坐在床上不住地喘息。冷汗沿着贴于额角处的发丝滴落在棉被上,由于忽然钻出被窝,被汗水浸湿的内衣贴在背脊上有些发凉。许久之后,卫霄才平复心绪,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两点三十三分。



    徐庆余几个还在睡觉,因为是雨天,加上茶色的玻璃窗,卧室内十分的晦暗。卫霄起床查看了一下孩子们的情况,一边轻手轻脚地脱下湿漉的衣裤,换上了自备的睡衣后,再度躺回小床上沉思。



    方才的梦里,他的思绪非常的混乱,明明从好几个人的口中听到了不少的消息,进而理清了这一系列怪事产生的主因,与大致的脉络。然而,在梦中时,他的思维就好像被凝固了一般,看到女人的脸,却联想不到对方就是他人口中的慧妞。卫霄哀叹着摇了摇头,他三次走到同一扇门边,看到了悲剧的起因,乃至结局。那条令他无法停止脚步,必须一直朝前走的漆黑色的长廊,就似一条时间轴,他每走一步就代表着时间正飞速的流逝与穿梭。



    梦中他所见的一切,应该就是让慧妞走上绝路的遭遇。他同情慧妞,也明白发生了这样的事,对方却不敢告诉家人的理由。时下,正如他前世的七八十年代,别说农村里了,就是都市内出了这样的事,女人不愿,亦不敢把委屈说出去。



    如果泄漏了秘密,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些禽兽不如的男人虽会得到惩罚,但活着的女人呢?当慧妞身边的人都知道她被人□□,并且不只一个男人对她下过手之时,她下半生的日子将面对什么?被村里人指指点点一辈子,还是轻的。很可能,丈夫会因此和她离婚,娘家也会抬不起头,甚至,那几个人渣的家里会放出风声,说慧妞自己不检点。最后传来传去,变成慧妞水性杨花,蓄意勾引男人的谎言来。而且,谣言难以澄清,越是去分辨,越是让人说心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