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肯定有鬼!
    还要等多久?他是不是改走楼梯算了?



    卫霄咬牙嘀咕着,他虽然回头看电梯上的指示灯,但眼角的余光始终紧盯着楼道上的女人。女人看似走得不快,但就在卫霄的一个踌躇间,已经快走到主楼与东翼楼的交界处了。卫霄心知不妙,光祈求着电梯能快一点开门不过是坐以待毙。



    他怎么这么笨?都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办法都想不出来吗?对了,要是……卫霄捏了捏手中写满经书的小纸片,心道,要是把手里的纸片铺在路上,或许可以挡住对方的脚步。但是,他身边只有十张纸片,根本不够用啊!



    难道,最后还是要靠自己念经来拦住对方么?可是,被有心人发觉该怎么办?现在,走廊里就他一个人,连个遮掩的地方都没有。不到生死关头,卫霄实在不愿冒当年在火车上经历的那番风险。



    那,自己还有什么……诶?这个也许能行!可是,也太……不管了,不管了,试试看再说。



    卫霄疾步向前十来步,伸手掏出腿间的小雀雀,一道童子尿从中洒出,浇灌在长廊间的地板,乃至墙根上。须臾之间,两米宽的通道上洋洋洒洒地落了一片水渍,好多地方水滴汇成了一片,严丝合缝地叫路人避不开、躲不了,甚至没有下脚的地方。



    滋滋,滋滋滋……



    撒完童子尿的卫霄退回电梯旁,此时浓雾已经蔓延到了主楼东侧的通道口。只见黑雾飞快地翻滚着向卫霄扑来,就当它要跃过童子尿的那一刻,地面上忽然泛起一阵青光,光芒直透屋顶,挡住了雾气不说,更在刹间刺穿了浓雾,黑雾中顿时传出凄厉的滋滋声。



    卫霄以为藏在烟雾里的女人会跟自己拼命,没料,对方看到闪现的青光后,竟没有在前进,只在百步开外处以那副诡异的姿势摇晃着身子……



    叮咚!



    有这么个东西在走廊里,卫霄实在不放心就这么下楼去。可在他没有想出针对女鬼的方法前,在这边傻站着也是惘然。因此,当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后,卫霄咬咬牙跨入了电梯。



    在电梯门合上前,卫霄按下了去底楼的按钮。电梯里很静,一个人也没有。一个人也没有?卫霄的心猛地提了起来,既然五楼没人下来,为什么电梯会升到五楼去?等等,卫霄按住自己惊疑不定的情绪,心道,就算五楼没有要下楼的人,有人乘电梯上五楼也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方才有人坐这台电梯上五楼了,等乘客出去后,电梯才降下来。



    得知答案后,卫霄险些停滞的心跳,又缓了过来。可是,就在他无意中瞥眼看向旁侧不锈钢墙面的那一刹,他的心再次被吊了起来。电梯墙上显示着两条身影,其中一条矮小的人影无疑便是他的,那另一条瘦长的影子呢?



    啪!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卫霄当机立断地把握着经文的纸片贴在不锈钢墙面上,涌到喉间的佛经脱口而出。即在这一霎间,电梯内的景象不停地扭曲、拉伸、旋转着,并伴随着滋滋、叽里咕噜的嘈杂的噪音,卫霄电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内发生的一切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不过眨眼之中,贴在电梯墙上的纸片散出一抹柔和的白光,把电梯里奇异的影像都包裹在其中,随着卫霄口诵经文的佛音声,片刻间,于白光中无休止地挣扎着的东西消融殆尽。当卫霄念完大悲咒的最后一个佛号时,电梯门正缓缓打开。



    卫霄心有余悸地踏出电梯,正不知道往哪里走时,看到右手边主楼走廊中央正门的进出口处,亦是大饭堂的门前的那块地方站着一群人。其中,有穿着制服的警察、有这两天内看到的别校的老师、有大楼内的管理员、还有今早去村落里见到的村长、和那个小谢家的婆娘与她的娘家人。看这些人的样子,好似正在争执着什么。



    一来,刚好是走廊里,二来,对方说话声又大,不用卫霄刻意去听,就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卫霄身子向后一贴,躲在长廊东侧尽头处的阴影里,竖起耳朵听着众人的喧闹声。



    听了稍息后,卫霄明白了争吵的缘由。主要是小谢的老婆请她老娘找来了神婆,想要在慧妞上吊的房间做法事。而管理员蔡头不同意,说楼上有人住着,不能让神婆去打搅。小谢家的婆娘骂蔡头见死不救,蔡头反说村民太过迷信,两方就这么争吵起来了。



    另外,中间还参杂着警察们的劝架声,并有意无意地插口询问着小万上午是什么时侯离开大楼的,他死亡的时段前后,众人都在哪里,正在做些什么,有没有证明人等等。而不认识的幼儿园老师则在劝架,示意门口的众人小声点,大饭堂里的孩子们正在比赛说故事。



    “要是我们家军辉出了事,你赔命给我啊?就算你赔命,我家军辉还能活过来吗?今天,不管你说什么,这法事一定要做!”



    “对!神婆都请来了,凭什么不让我们做法事啊?要是还有人死,怎么办?”



    “蔡头,你就通融一下吧。做场法事,对你们又没什么坏处!”



    “是啊,蔡头。干脆就让他们……”



    “不行!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做法事就回家里去做,上面住着小孩子,不能让你们闹。假如出了什么事,谁负责?”



    “唉呦!死过人的房子叫小孩子住,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



    “就是,你拦着我们做法事,才真是害了人呢!你……”



    “大家静一静!我问你们,你们怎么就认定小万的死是鬼害得呢?”



    “这不是明摆着吗?半天死了两个人,死得又那么蹊跷,里面肯定有鬼!”



    “好吧,就算有鬼。那你们怎么肯定,这个鬼就是大楼里半年前死的女人呐?她又为什么要害小万和老屈?你们现在闹着做法事,是不是知道还有人会遭报复呢?”



    “这……”



    警察的一番话,说得村人无言以对。片刻后,才有人胡搅蛮缠道:“鬼想杀人还用问为什么吗?她肯定是想找替死鬼呢!



    “对啊!老屈和小万都是在大楼里做工的,我们又想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半年前慧妞死在这里,才想来做场法事的。不管是不是鬼闹得,做场法事总能安心点吧?”



    “哎!你们跟他说这么多话干什么啊?我们自己上去就好了嘛!”



    “拦住他们,别让他们上去!警察同志,你们也看到了,他们自己搞迷信活动也就算了,还闹到我们这里来。上面可都是孩子,要是……”



    “都给我站住!管理员已经让你们别上去了,你们怎么能自说自话?要是再……”



    走廊内闹得不可开交,卫霄边听边摇头,真想冲上去助村民一臂之力,让他们上楼做法才好。可惜,他不能暴露自己,只好藏在一边,悄悄找着人群里村民口中的那位神婆。卫霄不知道的是,就在眼前这些人争闹不休之时,楼上被他留在四四九号房内的孩子们,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卫霄离开房间前说了那么多话,方孝诚等人哪里还睡得着?纷纷坐在床上,小声讨论着卫霄是到哪里去。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的说小小去打电话了。马上有人反驳,说小小去找老师了。更有提出小小去捉鬼鬼的,正当众人争执不下间,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



    哆哆哆,哆哆哆。



    “谁……”



    徐庆余一把捂住贺荣的嘴巴,狠狠瞪了他一眼才放开手,边小声提醒道:“小过,谁敲门都不要理。”



    哆哆哆,哆哆哆。



    姚融几个虽然聪明,但到底还是孩子,延绵不绝的敲门声,听得杨赞等人心慌意乱,一声声都仿佛敲在他们的心口上,敲得孩子们有些不知所措。



    “要不,我们问问他是谁吧?”捂着耳朵的方孝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着,过了五分钟,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不行!”徐庆余摆手,严格执行卫霄的命令,立刻否决了提议。“万一外面是鬼鬼呐?”



    就在徐庆余话毕的那一刻,门后的人说道:“徐庆余,开门啊!我是丁老师。”



    “诶?是丁老师!我们开门吧。”早就被敲门声吓破胆的贺荣见是老师来了,心头一阵欢喜。边说边下床,想去开门。



    姚融一骨碌爬下床,堵住贺荣的去路,哼声骂道:“你傻啦?小小刚刚不是说过的吗?就是老师来,也不能开门!”



    “可是,外面是丁老师的声音啊!”贺荣嘟起小嘴道。



    徐庆余站在床上,冷冷地看着贺荣道:“你别忘了啊,你答应过小小的,说不会开门的。”



    “不开门就不开门嘛,等会儿被老师骂,可不要怪我!哼!”贺荣不高兴地坐回床上。



    哆哆哆,哆哆哆。



    “你们再不开门,老师就要生气啦!”



    “怎么办?”杨赞听着敲门声,又闻丁老师的威胁,苦着小脸道:“会不会被老师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