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小小打鬼鬼
    “呀——!呀——!”



    终于,怪手再被踩烂前缩回了门外,反倒让房间里的孩子们一阵惋惜,一副还没有踩够的样子。不过,怪手的消失依旧让徐庆余几个松了口气,众人擦着因为方才的踢踏而泛出的汗水,你看我我看你的笑了片刻后,再次交谈起来。



    “你们说,小小怎么还不来啊?”



    “是啊,小小明明说去一下下,很快回来的。”



    杨赞、贺荣噘嘴嘀咕道。



    方孝诚想了想,提议道:“要不,我们去找他吧?”



    “不行!”徐庆余摆手道:“小过,我们不能出去的。”



    “可是,鬼鬼已经被我们打走了呀!”



    未等徐庆余出声,姚融帮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鬼鬼走了?说不定她还躲在门后面呢!”



    “哇!”经姚融这么一提,杨赞吓得什么都不敢说了。



    “你们还要出去吗?”徐庆余双手插腰,仰着下巴道。



    方孝诚苦着脸道:“要是小小还不来,我想便便怎么办?”



    小,想尿尿的话,先尿在脸盆里。可是,臭烘烘的大便也让他们便便在脸盆里吗?徐庆余和姚融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只能叫方孝诚忍着。



    “要是我忍不住呢?”



    喀嚓。



    就在方孝诚追问的那一刹,听到门外插入钥匙的声音。徐庆余五人纷纷扭头,惊恐地望着倏然开启的房门。



    “你们干什么啊?”卫霄刚踏入房门,就看到一双双充满恐惧的眼睛,不由得询问道。



    “是小小!”



    “小小,你来啦?”



    “小小,你不知道……”



    “小小,你怎么这么慢啊?刚刚……”



    啪嗒。



    卫霄反手推上房门,边听着姚融等人七嘴八舌的诉说着之前的险况,倒让卫霄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还真被自己猜着了,女鬼想冲他身边的孩子下手,并且一而再,锲而不舍地出手。这次,竟连手都伸进来了。幸亏他走的时侯,反复叮嘱过徐庆余几个,要不然,眼下的情况还真不好说。



    卫霄不吝啬地狠狠表扬了众人一番,随即回头仔细地看了看门后地板上的血水,接着从背包里取出打火机,点燃兜里掏出的经书纸片,并投入玻璃杯中,接着倒上开水,往稀稀落落的血渍上泼去。一股金光闪过后,地上的血液溶于清水中,卫霄乘机丢下一方手绢,擦去地板上的血液,并随手把手帕丢入房内的垃圾袋里。做好这些事后,卫霄把自己床边的床头柜挪到窗户边,手脚并用的爬上去,趴在窗台上往下看。



    “小小,你在看什么啊?”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就在贺荣提问的时侯,徐庆余、姚融两个已经推过了床头柜,学着卫霄的样子爬到柜子上朝楼下张望。方孝诚三人赶紧依样画葫芦,最后六人并排着趴在窗畔俯视着楼下花坛边,穿着黑色裙子跳来跳去的女人。



    “她在干什么呀?”



    “跳舞么?”



    “我觉得,她跳得不好看。”



    “嗯。外面还在下雨呢,她为什么要在外面跳舞啊?”



    “小小,你知道吗?”



    “嘘——!”



    卫霄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一边认真地看着庭院中神婆的舞蹈。先前,不管村民怎么恳求,大楼内的管理员蔡头都不让他们上楼做法事,一群人险些打起来。警察劝了又劝,让双方各退一步,蔡头同意神婆在大楼的庭院内做法。眼下雨小了一些,蔡头不好说话,警察又在一旁看着,村人只得让步,求着神婆在大门外做场法事。



    卫霄等神婆答应后,立刻乘电梯上楼,他深知在楼下看未必有楼上清楚,还容易被人发现。神婆越跳越快,并一下下地转着圈子,杨赞几个嘴里说着不好看,眼睛却看得一眨都不眨。就在神婆吸引住众人目光的当儿,卫霄悄悄地把视线瞥向斜对面的窗户,朦胧的雨雾中,一张吊死鬼的脸贴在茶色的玻璃窗上,冷冷地注视着楼下的动静。



    卫霄眼下最想弄明白的是慧妞到底死在哪个房间。怎奈,他前两次在底楼无意间看到吊死鬼,却都没看清对方所在的房间。在梦中,也依然没有察觉。所以,卫霄这次说什么都要把对方的老巢给找出来。



    诶?



    卫霄正欲细看吊死鬼显现在哪一扇玻璃窗上时,大楼内所有的窗户上都映出了吊死鬼的影像。那一张张恐怖的脸,密密麻麻的均布在大楼的每一处,看得卫霄头皮发麻。骇然之中差点要失声惊呼的卫霄,刚咽下涌到喉间的叫声,对面百来张窗口内的吊死鬼的样子忽然一变,变成早上他在底楼电梯门前遇到的男人中走来问话的那个叫老金的中年男子。



    老金那张肥胖的脸,在卫霄的眼皮底下炸开来。先是鼻梁被压碎,成了一条贴附于脸上的肉虫。紧接着,牙齿崩裂,仿佛有外力在施压,把他的整张脸都碾成了肉饼。最后,眼珠从眼眶中迸出,脑门破了个大口子,像翻倒的奶油罐子般的,淌出红白相间的脑汁……



    这番惨不忍睹的画面,却映在西翼楼外的几百张茶色的玻璃窗上,像数百台电视机同时播放,看得卫霄的腹中翻滚起阵阵的呕吐感,即在他忍不住移开眼神的那一刹间,突然福至心灵。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卫霄猛然回首,冷冷地注视着玻璃窗上的画面,暗中惊呼!卫霄通过下午的梦境、徐庆余等人的阐述,和眼下在茶色玻璃镜上看到的影像,终于明白了那个隐晦的提示。



    “小小,你在想什么?”看跳大神看得津津有味的徐庆余,见花坛边跳舞的女人停下了步子,站在雨中围在她身边的人也渐渐散去,觉得没什么好看了的徐庆余收回视线,转首间看到身畔的卫霄低着头,托着小下巴一脸正在想事情的模样,不由得问道。



    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徐庆余打断思绪的卫霄往窗外看了一眼后,从床头柜上爬下地,随即冲徐庆余摆手道:“没想什么啦。对了,你们肚子饿吗?我们一块儿吃点心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附和卫霄的提议,卫霄取过玻璃杯,再次点燃写满经文的纸片,往每个杯底都送入两张经书灰。然后,让孩子们咬破包着桔子水的塑料膜,倒在杯子里摇一摇,把纸灰和桔子水混合在一起。



    “小小,这里面的东西就是这个吧?”方孝诚指了指杯底的纸灰,又摊开手里剩下的经书纸片,疑问道:“干嘛要我们吃下去啊?刚刚我们把这个丢到地上,它自己就烧起来了,那会不会在肚子里烧起来呀?”



    怎么可能啊?卫霄瞅着跟前一双双带着疑问的眼睛,暗暗翻了个白眼,他倒是想解释,但和小孩子说道理是行不通的,只能连哄带吓道:“你们已经吃过好几次了,肚子有没有烧起来啊?没有吧?这个可是好东西,吃了鬼鬼就不敢捉你们的。你们不是说我没来的时侯,你们在踩鬼鬼吗?要不是我早上给你们吃了这个东西,鬼鬼那时候肯定会拉住你们的脚,把你们拖出去吃掉的!”



    “哇啊——!”胆子最小的杨赞被卫霄吓得哇哇大叫,其他的孩子也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五人都没有怀疑卫霄的话,因为纸片忽然烧起来把怪手烧得扒在地板上的事,他们是亲眼看到的。徐庆余、姚融几个都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暗道,明明小小是为他们好,他们还这样问,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自己都成了妈妈嘴里的坏宝宝了。



    卫霄收到贺荣、杨赞几人歉意的目光后,装模作样地缓了缓神色,并推了推床头柜上的玻璃杯道:“那你们现在还吃不吃啊?我跟你们说哦,鬼鬼还藏在这幢大房子里没有走,说不定晚上还要来找你们呢!”



    “呀——!赞赞不要,赞赞怕!”杨赞下意识地抓着身侧姚融的衣摆,红着眼眶叫道。



    “那还不快吃!”



    其实,不用卫霄催促,徐庆余、方孝诚已经拿起注满桔子水的玻璃杯,凑到嘴边咕嘟咕嘟地往肚子里灌,一口气就喝下了大半杯。杨赞见自己比旁人晚了一步,唯恐被漏掉的杨赞一把握住床头柜上余下那杯桔子水,眼角含泪可怜兮兮地瞅着卫霄。



    “你喝吧。”卫霄朝杨赞挥了挥手,示意他自己吃。



    喝完桔子水的姚融看到杨赞端起杯子,扭头斜视着卫霄道:“小小,你怎么不吃啊?”



    “都给你们吃掉啦,已经没有了。”



    听了卫霄的话,方孝诚等人都不敢看卫霄那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觉得自己是个坏孩子,小小拿出最后一点能打鬼鬼的好东西紧着他们吃,他们还不敢吃,真是坏透了。徐庆余想了想道:“小小啊,今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吧?这样的话,鬼鬼来了,我帮你打它。”



    “小小,还是和我睡吧,我的床在最里面。”



    “小小和我睡,我们睡一个床。”



    “小小跟你睡有什么用呀?你胆子这么小,能帮小小打鬼鬼么?”



    “呜,小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