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脸盆弄掉
    “好了!大家别吵。”卫霄把床头柜拉到床边,并从背包里翻出笔记本和铅笔,随后坐到小床上摊开本子,趴在床头柜上写起经书来。



    徐庆余打量着卫霄认真写字的模样,张着小嘴惊讶道:“小小,你会写字啦?”



    “嗯。”卫霄边默写经文,边点头回应道:“大家别吵,坐在旁边吃点心,一边看我写字,好不好?”



    “好——!”



    等安抚住了孩子们,卫霄奋笔疾书间,抽丝剥茧地想着今晚可能要面对的问题。因为他们明天就要回乌俞市了,按之前发生的事看来,女鬼肯定不会罢休。那今夜对方会动手的可能性就很大,他要怎么做,才能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救下同寝室的孩子们呐?



    另外,门后的地板上留下了血渍,那就说明当时在门外拐骗徐庆余几个开门的不是鬼的虚影,鬼是不会流血的。卫霄猜测,女鬼就像昨天午夜迷住了所有的小孩那般,迷昏了某人,操纵、或短暂性地依附在这个人身上,企图用人身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可惜,因为自己反复的叮咛,女鬼没有得逞。



    唰唰唰唰……



    卫霄写得极快,姚融几人面包才吃到一半,他已经翻了好几页纸了。待孩子们吃完豆沙面包,卫霄刚好写满二十页经文。他放下笔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接着,撕下笔记本上的经文,点了火烧化后投入塑料脸盆里,并小心取过寝室一角放置的热水瓶,拔开塞子举起热水瓶朝脸盆里倒了满满一盆热水,随即放入毛巾倒提着,捏住毛巾的尾角处转啊转,把底下的纸灰和开水搅合在一起。



    “小小,你在做什么呀?这盆水要用来干嘛的?”杨赞望着卫霄,又看了看地板上的脸盆,满脸不解地问道。



    贺荣用‘你怎么这么傻’的眼神白了杨赞一眼后,挑眉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小小要吃下去啊。”



    方孝诚惊呼道:“小小,你真的要喝这么多水么?”



    “怎么可能啊?这么多水,小小怎么喝得完?小小是要洗脸!对吧?小小。”未等卫霄回答,感觉方孝诚、贺荣好傻的徐庆余替卫霄摇头反驳,边回头问着转着毛巾的卫霄,想得到他的认同。



    “咳……”



    正当卫霄不知该怎么答复时,喇叭里传出的广播救了他。“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下楼吃晚饭了。爱星幼儿园的小朋友,快点起床下楼吃晚饭。”



    “小小,我们下去吃饭吧?”



    卫霄扬眉道:“你们不是才吃过面包吗?怎么又饿啦?”



    杨赞举着胖乎乎的手指头,点了点头上的喇叭。“老师叫我们下去的。”



    “不要急,我们等等再下去。”卫霄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对了对自己左腕间的手表,一分不差,五点三十五分。卫霄走到窗户边踮起脚尖向下看,警车已经不见了。卫霄垂着脑袋想了想,其后抬头笑看着徐庆余几个说道:“等外面的人下去吃饭了,我们就去洗澡,洗完澡再下楼吃晚饭。”



    “我们不是洗过了吗?”姚融提醒卫霄道。



    “要再洗一遍,你们刚刚不是穿着拖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踩过鬼鬼么?等会儿,这几双拖鞋也拿出去,不能穿了。”



    贺荣担心道:“要是我们下去晚了,饭饭没了呢?”



    “放心好啦,肯定有的。”卫霄知道小孩子的动作很慢,加上老师们还会提问,所以小孩子排队盛饭起码要半个多钟头。何况,孩子们是陆陆续续下楼的,吃饭的时间就拖得更长了。等他们洗完澡下去,说不定还排着长队呢。想到这里,卫霄向面前的孩子打包票,说一定有晚饭吃,没有的话,他求着老师再去做。



    得到卫霄的保证后,方孝诚、贺荣也不急着下楼了,毕竟他们才刚吃了面包,肚子里并不饿。卫霄让方孝诚几个脱下睡衣,披了大毛巾穿上塑料拖鞋,准备好洗澡用具后,捧起地上装着开水的脸盆。脸盆里的水已经放凉了,卫霄弯起手肘牢牢地夹着脸盆,跨出房间。



    “啊——!小小,你干嘛啊?”



    “哇——!小小,你怎么用水洒我们啊?”



    刚离开卧室,还没走两步远的徐庆余、姚融感觉头颈处、小腿上一冰,往后一摸摸到满手的水渍,回首一看,竟瞧见卫霄撩起了脸盆里的毛巾到处挥舞,毛巾上的水花飞溅而出,不仅祸及他们,水珠还洒在地上、墙上、和四周路过的小朋友身上,气得穿好了衣服正要下楼的小孩子一个个握起拳头,想找卫霄理论,却晚了姚、徐二人一步。



    “还用问吗?打水仗呗。你们肯定没玩过,反正要就去洗澡了,弄湿没关系,我们玩了再去洗。”卫霄说着把手上的毛巾塞入臂腕间的脸盆里,浸满了水后,再次提起飞甩,洒的到处都是水。好多路过的小朋友都被波及,方孝诚、徐庆余几个更是想回身抢卫霄夹着的脸盆。



    “哎!别抢,别抢!你们去早上洗脸的地方,装点水过来玩好了!快点,我等你们啊!”



    在卫霄的提示下,徐庆余、杨赞五个飞快地跑到梳洗室里,各自装了满满一盆水,才往卫霄处赶。



    “你们跑快点,快来帮我!”原来,卫霄举着毛巾无差别的挥击,使许多孩子都遭了难。不是头发湿了,就是衣服湿了。气恨了的小朋友们正堵着卫霄,想给他一点教训呢!怎奈卫霄手里仍不停地甩着毛巾,小孩子们不敢上前,怕把衣服弄得更湿,只能远远地围着卫霄,不让他走出包围圈。



    “唉!你们干什么围着小小啊?”



    “就是,让开让开!”



    “他把我的衣服弄湿了!”



    “我的头都湿了!”



    “就一点点湿,有什么关系啊?”



    “你们怎么像女的一样啊?”



    “我不管!”



    “明明是他不好,你……”



    “你跟他们说这么多干什么啊?我们把小小救出来!”徐庆余一把撩起脸盆里湿漉漉的毛巾,猛地举臂一挥,把水洒了跟前的小朋友一头一脸。男孩子都喜欢胡闹,方孝诚四人见徐庆余动了手,亦不甘示弱的挥起毛巾。挡着卫霄的孩子此刻是腹背受敌,姚融几个甩出的水花可不像卫霄把握的那么好,简直就是泼水节一般地往人身上泼,一瞬间,对方的衣服就湿了一大片,气得小孩子哇哇大哭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起来。



    “哇啊——!老师,老师!”



    “呜呜呜,我要去报告老师!老师——!”



    “活该!谁让你们欺负小小的!”



    “就是,活该!让你们欺负小小,让你们欺负小小!”姚融边说边甩着毛巾,一片片的水花向哭闹的孩子飞去,引来了又一波的嚎叫声。



    “呜哇,我要报告老师,老师,有人打我!”



    “老师,有人用水打我,哇哇啊!哇哇啊——!”



    “老师都到楼下去了,才听不见你的话呢!”



    “哈哈,只会打小报告,羞羞脸!”



    “羞羞脸!羞羞脸!”



    “羞羞脸……”



    东翼楼和东半个主楼,住的都是男孩子。此时,不少刚出门的孩子看到那些被水浇湿的男孩,不仅不为他们的悲惨遭遇悲叹,反而迎合着徐庆余等人的喊声叫起来。一时间,走廊里都是羞羞脸的叫声,其中还夹杂着嘻嘻呵呵的笑声。



    被众人嘲笑的湿透了衣服的男孩们咬牙冲向徐庆余几个,方孝诚等人赶忙往旁边躲,躲得时侯掉下手里的脸盆,塑料盆掉在地上,猛地溅起一地的水花。这一下闹大了,周围的小朋友都被水泼湿了衣服。就在众人呆滞的当儿,徐庆余指着那些个冲上来闹场的男孩子道:“都是你们啦,把我的脸盆弄掉了!”



    姚融在一边帮腔道:“哎呀,你们看,都把他们的衣服弄湿了。你们太坏了!”



    “明明是你们不好!”



    “才不是!是你们坏!是你们打过来的!”



    “就是,是你们把我的脸盆弄掉的!”



    “打他,打他!”



    “用水泼他,泼他!”



    好了,新一轮的水仗又开始了,倒把卫霄这个始作俑者抛到了脑后。徐庆余等人打得兴高采烈,闹到最后,东翼楼的大部分男孩都参与了水仗,弄得浑身湿漉漉的。在卫霄多次劝解下,众人才停下手去洗澡,洗完澡把湿掉的统一套装丢在旁边,换上自己来的那天穿的衣服。



    六点三十分,底楼大饭堂。



    “你们怎么这么晚才下楼?都去干什么了?”老师们插腰瞪视着穿着便服的男孩们质问道:“老师不是叫你们穿发下来的衣服吗?为什么你们都穿自己带来的衣服,啊?”



    “老师,我们的衣服都湿掉了,所以才换自己的衣服穿的。”走在最前面的卫霄解释道。



    “怎么会湿掉的?”老师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觉得小孩子应该没胆骗自己,但对方说的又不像是真话。如果,单是两三个孩子的衣服湿掉,那他们倒是相信的,但几十个人的衣服一起湿了,怎么看里面都有猫腻。老师们抿了抿唇,拧着眉峰继续发问道。



    “过道里都是水,走出来的时侯滑跤了。”卫霄说罢,转向徐庆余等人道:“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