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挣扎
    卫霄答应着跑向丁老师,经过她的身边时,昂起脑袋道:“老师,你在这边等我好了,我换了衣服就回来。”



    “嗯。”



    卫霄见丁老师答应了,便背对着她朝东翼楼内的寝室处走去。四四九号房靠近楼梯处,亦就是说,在走廊的里侧,离电梯比较远。此时,过道内非常的安静,地板上、墙面上都是之前打水仗留下的水痕。卫霄走得并不快,仿佛边走边想着事情,反倒越走越慢了。



    滴答、滴答……



    听到滴答声的那一刻,卫霄的心猛然一凛,虽然他已做好了准备,但仍禁不住那股从背后袭来的恐惧感,与那份透骨的寒意。卫霄缩了缩肩膀,自言自语道:“丁老师是中班老师里的组长,应该要在下面压场维持次序的。所以,就算要到楼上来找还没有下去吃饭的小朋友,也不应该是丁老师上来。”



    滴答、滴答……



    “这次出来,每天晚上吃饭的时侯,丁老师都在旁边作记录的,今天为什么不写了呢?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啊?比方说,丁老师生病了,在房间里休息。可是,丁老师刚刚还在过道那面跟我说话,肯定没有生病。不过,好奇怪啊!丁老师说话的时侯,为什么总是把手藏在背后呢?”



    滴答、滴答……



    “还有,丁老师为什么不走到电梯边跟许老师说话?干嘛要站得那么远呐?哎呀!我差点忘记了,那边被我尿尿过,地上都是小便,所以鬼鬼不敢过去的!你说我说得对吗,丁老师?不,现在应该叫你慧妞。”



    计算着脚步,走到四四九号房前的卫霄遽然转身,一条腥红的舌头猛地映入他的眼底,舌尖上不停地滴落口水,坠落在湿漉漉的地板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近,太近了,吊死鬼就贴在他背后,暴突着眼珠,冷冷地俯视着他。双手半举着耷拉在胸前,与上半身一起诡异的左右摇摆着,而那条从嘴里蹿出来的舌头,正晃荡着,似乎想把唾液甩在他身上。



    “唵、苏、巴、哇、修、达、沙、哇、达、玛、苏、巴、哇、修、埵、航……”



    卫霄恶心的想吐,但他知道眼下正是生死攸关之时,一个错漏,都可能前功尽弃。卫霄只得压下倒灌至咽喉处的酸液,双掌合十,念起净三业真言。经文从卫霄的口中跃出,在走廊间回响,被吊死鬼操控着的丁老师正欲逃窜,不料,一道道金光从墙壁与地面上闪烁而出,特别是靠近四四九号房的通道上,到处金光密布,墙上更隐现出一个个佛号。



    “啊,啊——!啊啊啊……”



    随着卫霄的诵经声,金光无休止地刺向女鬼,女鬼捧着脑袋东躲**,但无处不在的光芒却穷追不舍,刺得她不住地嚎叫着。无法逃跑的女鬼欲扑向卫霄,怎料才转了个身,就被瞬间大作的金光压到在地,随之光芒转化为一条条金线,狠狠地缚住女鬼,把她死缠在地上不得动弹。



    卫霄没有纠缠,见女鬼倒地困在金光里挣脱不得时,口诵着佛经从女鬼身侧跃过,往东翼楼与主楼的交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方向处走去。



    “啊啊——!哦哦,啊——!”



    在卫霄经过女鬼身畔时,耷拉着舌头的女鬼拼命地朝他挥动胳膊,想要抓住卫霄的脚掌。卫霄小心地避开女鬼的爪子,低头间正瞧见对方扭曲的左掌,粗粗看来已是折断了指骨,加之其手背上血肉模糊的样子,令卫霄不忍心去看。不过,这只手的存在,明白的告诉卫霄,他没有猜错,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卫霄加快了步子,把女鬼的凄厉的哀叫声抛脑后,等走到主楼与翼楼的拐角处时,卫霄没有往电梯边走,而是猛地冲入左侧主楼的通道内,往西翼楼的方向狂奔。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万二千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心得自在……”



    在走廊内奔驰着的卫霄没有忘记念经,妙法莲华经从他的口中飘出,在卫霄不自觉间,他的周身慢慢凝出一股乳白色的光晕,把悄悄聚拢的黑雾皆消融殆尽。通道并不长,才五十来米,卫霄跑到主楼与西翼楼的交汇处时,左脚一扭,蹿入了翼楼的过道内。



    左手边依次是四二零、四一八、四一六、四一四,这四个曾被卫霄怀疑藏有女鬼的房间。可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卫霄都没有弄明白,吊死鬼到底藏在哪一间卧室内。直到,他把所有的线索都连成一线!



    嘭——!



    装作不经意间往通道深处走的卫霄,忽然斜伸出左臂,把捏着经书的手一下子拍在四二零室的房门上,右手则伸进口袋,紧紧地握住压成一团的经书纸片。是的,四二零号房,就是慧妞上吊的地方,同时也是昨天他们来西翼楼时,伸出鬼手欲迷惑方孝诚入内的凶室。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滋滋,吱吱吱,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唧唧唧唧……”



    随着卫霄念经的声音,房门似乎在颤抖,发出各种杂乱无章的音色。贴于卫霄的掌心与门板间的经书猝然中燃起耀眼的火焰,卫霄的手没有丝毫烫伤的感觉,反倒是那扇乌压压的房门,惨叫的更为尖厉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房内藏着什么鬼东西,还是有什么东西附在了门板上。



    卫霄的诵经声越来越快,火光从卫霄手心处的经书内窜出,须臾中把整扇房门包裹其中。即在这一刹间,卫霄提起右腿,猛地踢向房门,砰的一声把门踢开。



    刺啦!



    四周的灯光都熄灭了,加上雨天没有舒郁的光芒,整个四层楼都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但卫霄看得很清楚,四二零号房内正吊着一具女尸,就像卫霄在梦中看到的影像那般,女尸吊在白炽灯下,尸身背对的卫霄面朝玻璃窗,她那灰白的脸皮下透着铁青色,一条舌头吐在口外,滴答、滴答的掉着口水……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就在卫霄因为打量女尸而疏于念经的当儿,女尸忽然张开双眸,眼珠子生生的凸了出来,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眸狠狠地凝视着卫霄。未等卫霄有所反应,深扣于颈中的布带竟一下子松开了,吊死鬼落到地上,缓缓地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卫霄走来。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就在此刻,卫霄的嘴皮子一翻,地藏经从他的口中飞快地传出,在吊死鬼因佛经声倒退一步的同时,卫霄猛地冲入房中,举起藏在口袋中握着经书团的右手,用尽全力一挥,把手中的经书团重重地砸向女鬼身后的窗户。



    “不,不,不——!滋滋,咯咯咯,唧唧咕咕,叽里咕噜……”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忉利天,为母说法。尔时十万无量世界……”



    凶室内,两种声音彼此顶撞着、拉扯着、挣扎着想要力争上游。卫霄看着被他掷出的那个经书团,纸团里包着一块小石子,是他刚才下楼去门外的墙角处拾的。为此,他还用丢房内的垃圾作为掩饰。就怕捡石头的时侯被女鬼看到,从中推出因由。而眼下,只装了一块小石子的经书团,却仿佛有千钧之力一般的撞向玻璃窗。



    砰啪!哗啦啦哗啦啦……



    “不不不,不——!滋滋,唧唧唧唧,叽里咕噜叽里咕噜……,滋滋——滋!”



    在清脆的碎裂声中,女鬼的喉间发出刺耳的噪音,随着玻璃窗的粉碎,这些杂音犹如骤然中被炸毁的旧唱机般戛然而止。吊死鬼也在不甘心的神色中飞灰烟灭,消散的无影无踪。



    即在女鬼消失的那一霎,只听到砰砰砰,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声音响彻整幢大楼。卫霄不用看也知道,这些声音正是玻璃的破裂声。此刻,大楼内所有的玻璃都随着藏于玻璃窗内的女鬼的泯灭而裂成碎渣。



    “啊——!”



    “哇啊——!”



    “妈妈啊——,妈妈啊……”



    “唔哇,宝宝怕怕。宝宝怕怕啊……”



    “到底怎么回事?”



    “玻璃怎么会突然碎掉?”



    “救命啊!救命……”



    咚哒!



    随着全楼玻璃的迸裂,楼上楼下的灯泡亦全部炸碎,大楼内刹时一片乌黑,早已吓傻的众人更是闹成一团乱麻,其中、有小孩子的哭闹声、老师们的质问声、和伤者的求救声。但这些声音都没有吸引卫霄哪怕一分的注意力,就算没有灯火照明,卫霄仍很清楚地看到碎成一片片,落在地板上的茶色玻璃中逐渐流出腥浓的血液。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