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块手表
    卫霄双掌合十,闭上眼睛慢慢地念起大悲咒。血液一次次地想要凝聚成人型,明明已经构成了一个胎儿的轮廓,却又在卫霄的嗓音中化为一滩血水,几起几伏。渐渐的,血液的活动不再那么频繁了,在卫霄念完大悲咒,转而咏诵地藏经时,腥浓的血水开始发出吱吱吱的响声,紧接着一缕缕的黑烟从血液中滚滚而起,弥漫在整个卧室内。



    黑烟似乎有神智般的,知道卫霄不好对付,只想向往窗外、或是房门口逃窜。然而,闭着双眸的卫霄体内凝出一片乳白色的光晕,死死地牵引住黑烟,不让它离开。黑烟旋转着、飞舞着、流窜着,想要逃开白光的压制,可惜,躲不开避不了,只能让白光紧扣着自己,在佛音声中,慢慢的消散。



    刺啦刺啦刺啦……



    当血水全数转为黑雾,在卫霄吟唱佛经间化为虚无之时,原本碎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玻璃渣,顿然间散成细沙,仅仅一个弹指的功夫,吹散在窗户内吹入的狂风之中。



    “呼——!”卫霄环顾着乱成一团,却不再藏有一丝阴翳的卧室,长长地吐了口气。



    果然,他猜对了!



    下午,卫霄离开房间去底楼,在电梯前看到的那个左右摇摆的鬼影。上楼后,从徐庆余等人口中得知的鬼手、地板上留下的血渍、和门外女人的嗓音。无一不指示着女鬼操纵着一个活生生的成年女人,而且极可能是丁老师的事实。如果不是丁老师的话,为什么姚融几个会听到丁老师的声音呢?而且,杨赞也说了,女鬼假扮他妈妈说话的嗓音,根本不像。也就是说,吊死鬼没有学舌的能力。



    当然,卫霄也考虑过,女鬼或许会变声,但她没有听过杨赞妈妈说话的声音,所以根本无法学舌,只好敷衍一下,以为小孩子好骗。可惜,杨赞等人没有上当。



    另外,让卫霄得出四二零号房是闹鬼源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昨晚午夜里看到的骇人景象。五层楼上下,密密层层的窗户后,都贴着一张张惨白的小脸,沉默地望着他。是的,一个大人都没有,一个老师都没有!女鬼明明有能耐操控所有的孩子,难道会没有操纵老师的能力吗?



    卫霄当时没想过这件事,直到下午看见以古怪的姿态从西翼楼走向自己的鬼影时,才隐隐意识到这个问题。接着,又听到贺荣几人对门外女鬼的描述,并在看神婆做法的时侯,窥见对面的玻璃窗上都是一幕幕的鬼影,突然想到昨夜的孩子们尽皆站在玻璃窗后的情形,从而萌生出一个合理的想法。



    女鬼昨晚只操纵小孩子,不是她没法控制成年人,而是对方想蒙蔽他的视线,故意不让老师加入的。就是说,鬼手迷惑方孝诚后,知道他怀疑四一四、四一六、四一八、四二零其中的某一个房间里有鬼。这四个寝室中有一个最特别,就是在西翼楼最北边的四二零号房,它是老师的房间。而女鬼,刚巧就藏身在这个卧室里,所以,吊死鬼想把这个房间从他的疑心中摘出去。就有了昨日午夜的那一幕。



    卫霄心道,其实一开始应该是这样的。自己偶然间抬头,看到玻璃窗里的吊死鬼,是对方没想到的。然后,因为自己有了提防,救了惨遭鬼手迷惑的方孝诚,女鬼觉得自己是个威胁,就在他们去蔬果园内摘菜的时侯用镜子里的影像吓唬他。并想在他面前弄伤杨赞,给他一个严厉的警告,让自己别和她作对。



    谁知,怨念形成的影子不仅没有伤到杨赞,反而她自身分出的一部分怨气让杨赞身上闪过的金光歼灭了。女鬼感应到这个棘手的问题后,十分的不安,所以晚上便以喇叭播音的催眠方式,操纵小孩们站在窗边望着四四九号房,进一步恐吓他。甚至,还想让孩子们破门而入,来个瓮中捉鳖,把自己这个对她产生威胁的人物消灭在萌芽之中。



    怎奈,女鬼不知道自己会念经,结果被打个措手不及,只能收手转而警告自己。可惜,自己没听劝,仍给方孝诚他们灌经书纸灰。吊死鬼没办法,认为不先把自己解决掉,是抓不到想抓的孩子的。之后,女鬼时刻注视着他。所以,等他一离开房间,就附在丁老师身上,往他这边走。



    当时,他在电梯前看到丁老师走路的鬼模样吓了一跳。其实,那时候就算他不用童子尿逼退吊死鬼,对方也不会冲他下手的。否则,刚才上楼的那次,丁老师明明已经给女鬼附身了,但和许老师说话的样子很正常,一点也看不出是被鬼操纵的。所以说,下午那会儿女鬼只是想尽快把他吓跑,然后,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四四九号房,骗孩子们开门。结果,经他反复叮咛的徐庆余几个没有受骗,反倒把吊死鬼暂借的身体弄伤了。



    女鬼知道不能把自己受伤的手给人看到,但丁老师每晚都要记录孩子们的情况的,未免让人起疑,或者应该说,为了不让他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吊死鬼只好让丁老师找借口到楼上来,和自己错开。而他,恰恰就是利用了这点,来了个自投罗网,让吊死鬼以为他还不知道丁老师已经□□控了。



    无论谁遇到这样的事,都想投机取巧,女鬼也不例外。吊死鬼想用丁老师的手,除去被蒙在鼓里的他。就算弄不死他,只要能把他锁在房间里一会儿,她就能抓到想要的孩子了。



    幸亏,卫霄握了握小拳头道,在女鬼铤而走险之前,他就把一切都弄明白了。主要还是因为那个恶梦给他的启发,慧妞死去后倒影在玻璃镜中的死相,和她忽然间睁开的眼睛,格外的引人瞩目,都在他心中埋下了疑问的种子。然后,在神婆做法事的时侯,他看到西翼楼墙面上那一扇扇窗户上透出的影像,瞬间恍然大悟。



    对鬼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儿,卫霄并没有研究。但很多书上都写过,生活中也口口相传,有些鬼不能离开死去的地方,很多鬼要依附着死前离它最近,或是和它联系最深刻的东西。卫霄以为,这些话并不是没有根据的。那么,慧妞到底凭依着什么东西而存留下死前的怨念,并慢慢壮大到可以操控人的地步的呢?



    是镜子!玻璃镜面!她上吊的房内的玻璃窗上的倒影!



    慧妞死了,但她死亡的影像清晰地映在了玻璃窗上,集合了她全部的怨与恨,日复一日,形成了一个充满仇恨的冤鬼。所以,吊死鬼每次都出现在玻璃窗上,卫霄在楼下看时以为对方在窗户后面,其实,那张鬼脸就映在玻璃上。



    还有,老屈死前在蔬果园里的影像、第二天在厕所洗手台上的镜中看到的警告自己的鬼影,都显现在玻璃镜内。卫霄大胆猜测,吊死鬼可能离不开镜子,或是如镜面这样,可以倒映出影像的任何一件东西。这是女鬼的局限,却也是她的能力。



    老屈死的时侯,虽然离大楼很远,但他们是开着大楼内的车出去买菜的。车子上,可是有玻璃窗的。而装着钢筋的卡车,上面也同样有车窗。紧接着惨死的小万,死万家村不远处石桥下的河堤上。虽然没有玻璃,但河面不就是最原始的镜子吗?至于刚刚从五楼掉下去摔成肉饼的老金,大楼内那么多玻璃,他怎么能逃得过呢?



    不过,怨气藏在玻璃上,到远处行凶这个可能性还说得通。但,河面什么的有些说不过去。即是说,小万走到河边被杀,难道吊死鬼的能力已经能达到那么远的地方了吗?卫霄觉得不可能,那么,杀死小万的怨气是依附在什么地方,并让小万不知不觉中带出大楼的呢?



    手表!是的,确实是手表,更确切的说,是手表上的那块玻璃。也只有这样的日常用品,才令人疏忽大意,甚而根本不会有所察觉。



    如今是地球上的七八十年代,还没有手机、平板电脑,男人们几乎人人带着一块手表,没有手表的人是会被人在背地里笑话的。卫霄这两天一直看房内的挂钟与自己的手表,其实不是在看时间,而是在观察,表面上有没有缠上大楼内的怨气。



    知道吊死鬼的存身处后,卫霄又猜测起对方抓孩子的目的。思来想去不明所以的卫霄,做了个大胆的猜想。慧妞生前之所以去死,一方面是不想再受侮辱,另一点,是因为自己怀孕了,却不知道生父是谁。慧妞是带着身孕上吊的,她倒映在镜中的死相也是个孕妇。这么一来,玻璃窗上不仅有个吊死鬼,还有个鬼胎!就是这个鬼胎在驱使吊死鬼,替自己找个肉身。



    卫霄得出这个结论的原因,是因为照理说慧妞才死去半年,就算怨恨滔天,也不可能一下子迷住那么多孩子,并且操纵他们来对付自己。这个疑点,卫霄一直想不明白,直到在万家村听到小谢老婆的娘亲述说往事,讲到大楼的旧址是个乱葬岗。那便说得通了,这个地方以前一直闹鬼,就算之后被挖掉了尸骨,做了法事,但肯定还存留下了不少的怨念。因此,倒影中的鬼胎并不是慧妞的孩子,而是乱葬岗内遗留的冤魂的残留物。



    乱葬岗内怨气帮着吊死鬼复仇,而吊死鬼同样用鬼胎养育着这股怨气,两者各取所需。而今,吊死鬼随着玻璃的粉碎灭亡,鬼胎也化为黑雾,在他的超度中消散于天地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