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手绢
    可是,这一系列的事中,还有几个令卫霄觉得牵强的问题。如若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为什么前一夜吊死鬼还在避免自己想到老师的寝室是她的藏身之处,第二天又附身在丁老师身上吓唬自己呐?岂不是前功尽弃吗?而自己,确实就由这点开始突破重重疑惑的。



    另外,为什么要在一天里杀那么多人?或者说,为什么要在这两天里杀人?如果,老屈不死,小谢的老婆就不会因为丈夫太过害怕,而回娘家央求老娘请神婆。并让他听到了许多往事,最终得出让女鬼千方百计隐藏的真相。



    卫霄不知道的是,他昨晚进入玄妙的境界,曾从他体内爆出过莹白色的光芒,一下子把大楼内的怨气都冲散了。加上他又念了一晚的佛经,让大楼的污秽之气消去了大半,并一直持续消散着。



    吊死鬼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她本想好好折磨那些该死的人,没想到遇上了一个克星。今天之前,她能在大楼内操纵很多人,但被卫霄这么一闹,十分的能力去了九成,剩余的一分还在不停地消融。她只能尽快报复,生怕晚上卫霄再念一次经,自己无法报仇不说,甚至会永远的消失了……



    呜啦,呜啦,呜啦——!



    警车来了?比卫霄预料中来得早。想不明白的卫霄不愿再去多想,他的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呢。卫霄提步离开四二零号房,转往西翼楼与主楼交界处的电梯旁,一路听到大楼内无数的哭闹声,暗暗摇头道,今夜看来是谁都别想睡了。



    “唔哇,宝宝怕怕,怕怕啊……妈妈呀……”



    “哇哇呀,宝宝疼呀,呜呜呜呜,宝宝疼……”



    “什么地方疼?来,给老师看看。.还好,就破了一点点皮,不要紧,等老师给你用小手绢扎住。”



    “爸爸啊!雯雯怕呀,呜呜呜,嗯嗯,呜……”



    “哇!哇哇啊!饭饭疼,饭饭疼,啊啊……”



    “什么饭饭疼呀?噎?怎么嘴巴里出血了?快吐出来,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唉呦!饭里都是玻璃渣,你怎么还吃啊?”



    “怎么样,伤得重不重?哎呀!明早就要回去了,小孩子都伤着了,要怎么给他们爸妈交代啊?”



    “伤得倒不重,不过刚才玻璃砸过来,很多小孩脸上,手上都被划伤了。”



    “去!打电话叫医生来。要是破相了,怎么办?我们拿什么赔?唉!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啊!”



    “好,好,我这就去,你别急啊!”



    砰!



    卫霄就是在这么乱糟糟的时刻,与正要出门打电话叫医生的许老师撞了个满怀。



    “诶?你不是……”许老师一把拉住身前的孩子,上下打量了卫霄几眼后,拧起柳眉道:“你怎么才下来啊?换件衣服换到现在啊?咦?你刚刚身上好像穿得就是这件啊,是不是没换衣服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对了,和你一起下楼的丁老师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卫霄环顾着大饭堂内点起的百来根蜡烛,其内人影交错,大部分的孩子昂首啼哭,而老师们则像无头苍蝇般到处奔走着。卫霄故作惧怕地拉着许老师的衣袖,战战兢兢地说道:“老师,老师不见了,宝宝找不到。怕怕,老师一下子不见了……”



    “什么叫一下子不见了?”许老师蹲□,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卫霄的肩膀,一边盯着他的大眼睛道:“别怕,老师在这儿。来,慢慢说。”



    卫霄张了张小嘴,开合了好几次,才装作不那么害怕了,任由许老师握着手心道:“我走在前面,老师跟在后面,丁老师说跟我一起去换衣服。宝宝,我走到门口想开门的时侯,往后面一看,老师没有了。刚刚,刚刚明明还在后面的,我还听到老师走路的声音。”



    卫霄顿了顿,酝酿了一下气氛道:“宝宝,宝宝很怕啊!就一直喊老师,老师没来。后来,头上有东西碎掉,宝宝看不见了。宝宝不敢开门,就跑下来了。”



    许老师从卫霄的话中,拼凑出大概的情形。孩子去房间换衣服,丁老师让孩子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和他一起去卧室,盯着他换衣服再一块儿下楼。可是,走到房门口孩子想开门了,丁老师却不见了。小孩子找不到老师心里害怕,一直在走廊里喊丁老师,却没找到。这时候,灯泡突然碎裂,孩子怕得顾不得换衣服,直接跑下楼了。



    “诶?许老师,你怎么还没去打电话啊?”



    许老师横了对方一眼,板着脸道:“这个孩子说丁老师不见了。”



    “什么?丁老师不见了?怎么会不见的?”



    “啧,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许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中,许老师把卫霄的话,重新按自己的语言组织了一遍后,告知凑到身边的老师们。



    “他说的是真的吗?”有人不信丁老师会做出这样故意吓唬孩子的行为。



    “当然是真的!他没事骗我们干什么啊?”许老师抬起脸,瞪视着对方道:“刚才我跟丁老师一起去上面查楼的,想下来的时侯,这个小孩子正好上去换衣服。本来,是我要陪他到房间去的,丁老师让我先下楼,说她陪着孩子去。那时候,我就觉得丁老师有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啊?”



    “你们想啊,一般查楼的事,丁老师都让我、汪老师、小蒋去的,她是要留在下面给孩子做记录的。她那本本子上,写着小孩每日里的表现,这可是要写进评语里,关系到小孩子能不能上重点小学的。而且,这次回去,教育局来的人也会来查看的。但你们看,平常对这样的事很注意的丁老师,今天却没写。按理说,下午已经因为下雨,小孩不能去果园里采苹果了。缺了这个记录,丁老师应该会对吃晚饭的时侯,记录小孩子回答问题的表现更看重才对啊!”



    许老师舔了舔嘴角道:“还有就是,丁老师到了楼上,跟我说分头去敲门,看还有没有孩子留在房间里。她往西楼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边找,我找东楼这面,检查好以后,自己下楼。可是,我要下来的时侯,她就站在我身边,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直到她说话,我才知道她又从西面的楼道那边过来了。”



    听了许老师的话,众人都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其中有老师锁着眉峰,斜视着许老师问道:“你的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许老师白了对方一眼道:“你们说,好好的,突然间玻璃窗、灯泡什么的全炸开来,一般会有这种事吗?不要忘了,加上你们说的那个死在门口的老金,今天在大楼里做事的人就死了三个了。这事,可不简单!要不然,怎么会有人请神婆做法啊?”



    “你是说……”



    “难道真的是……”



    老师们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事实摆在眼前,很多人心里都动摇了。觉得这幢大楼内肯定有鬼,而丁老师或许也真如许老师说的那样有古怪,就像传闻里被鬼附身的人一样,所以才忽然不见了。也许,他们该庆幸楼里的鬼不伤孩子,要不然……众人俯视着抓着许老师的衣袖,懵懵懂懂的卫霄,暗道,这个孩子的家里可是有钱人,万一出事,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呢!



    “那现在怎么办啊?总不能让丁老师不见就不见了吧?”



    “许老师,你去打电话叫医生来。警察就在外面,我把这件事跟他们说了,等会儿请他们一块儿去楼上找人。你们就在这里看着孩子,不要让孩子出门啊!”汪老师一边指挥着老师们,边看向卫霄道:“你不是说去上厕所的吗?怎么又跑到楼上去了?”



    卫霄讪讪一笑,捏着衣角道:“衣服脏了。”他方才对许老师说谎,说自己被饭堂里的小孩子泼了饭菜弄脏了衣物,才上楼换衣服的。此时,许老师就在身边,卫霄不想把事情弄得更复杂,甚至把自己都卷进去,只能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幸而,许老师的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



    “唉!”小孩子就是麻烦!汪老师心里嘀咕着,偕同许老师一起出了大饭堂。



    “小小!”



    “小小,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在找你。”



    “嗯。我们都在等你一起吃饭饭。”



    “小小,我还以为你叫鬼鬼捉去了,呜呜呜……”



    “小小,你没事吧?”



    “小小,我们把饭饭给你盛好了,不过……不好吃了。”徐庆余、姚融几个可怜巴巴地瞅着摆放在饭桌上,于烛火中闪烁出点点光华的,掺了玻璃渣的饭菜,觉得有点拿不出手。



    刚大干了一场,心犹未定的卫霄见方孝诚五人不仅惦念着自己,饿着肚子想等自己回来一块儿吃饭。而且,还怕自己离开太久,回来后吃不到饭,所以为自己盛了晚饭。一时间,卫霄的心暖融融的,觉得自己为了这些孩子的安危与吊死鬼对上是值得的。卫霄伸手从杨赞的衣兜里翻出手绢,替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让他别哭了,边笑问道:“你们是怎么给我盛饭的?不是每个人只能盛一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