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血淋淋的左手
    “呵呵。”姚融指着贺荣笑道:“他去盛的,我们在一边拉着老师说话,老师没认出来,就给盛了。”



    “大家都好聪明啊!”



    “也没有啦!”



    “呵呵呵……”



    听到卫霄的表扬,徐庆余几个喜笑颜开,连杨赞都一扫方才哭丧的表情,眼睛弯弯的,正咧嘴笑呢!



    “你们饿吗?”卫霄捂了捂小肚子询问道。



    杨赞、方孝诚忙不迭地点头道:“嗯,饿的。”



    卫霄让徐庆余五人坐好,自己去问老师要吃的。



    “肚子饿?”



    “是啊,饭饭里都是玻璃,不能吃了,很多小朋友饿哭了。”



    老师们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小孩子还会想着吃饭。不过,想想也是啊。小孩子哪里知道出了什么事,被一惊一吓肚子又饿,自然就哭闹起来。老师们心道,怪不得他们怎么哄孩子就是哭个不停,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可是,晚饭都糟蹋在玻璃渣里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烧起来呐。就算再去做,也要好几个钟头呢,孩子们能熬得住吗?



    观察着老师们丰富表情的卫霄在一旁不经意地提醒道:“老师,饭饭没有了,那吃中饭的时侯发的面包还有吗?”



    对啊!



    豆沙面包还有很多呐,当初买的时侯就怕孩子们不够吃,钱多给了不少,让大楼里采购的人统一买的,现在还堆了一地呢。老师们很快去厨房里取来了面包,这些豆沙面包是装在塑料筐里,塞在厨房间的桌子底下的。也幸亏如此,才没有让炸开的玻璃碎片混入面包内。



    “来,吃面包啊,别哭了。”



    “嗯。”



    “好乖。喏,还有一瓶桔子水,也拿好。”



    “谢谢,老师。”



    总算把小孩子都安抚住了,老师们松了口气。坐在人群中的徐庆余一边吃面包,边瞧着卫霄道:“小小,刚刚你出去干嘛呀?”



    当然是去捡石头,打鬼啊。卫霄大口咬着豆沙面包填肚子,腹中暗道,在他大胆猜测得出最有可能的结论之后,就想先下手为强。毕竟,吊死鬼对大楼内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他要对着干,就得出奇制胜。所以,他先把纸灰化在脸盆里,假借和孩子们打水仗,在四四九号房附近走廊的墙壁和地板上,用泡过经书灰的水,写下了不少的佛号。



    他这么做,原本是为半夜里可能来突袭的女鬼做的准备。而且,因为大楼内到处是玻璃,而这些都是吊死鬼的耳目。所以,他刻意往墙上写经文的话,肯定会让女鬼知道,并生出疑心,那对方就不会上当了。所以,他只好出此下策,装作和孩子们一起胡闹,看似无规则的挥动毛巾,其实是在布下困住吊死鬼的陷阱。



    事实表明,他没有做无用功,吊死鬼确实上钩了,被他困在了四四九号房前的通道里出不去。女鬼的能力一半附在丁老师身上,一半留在四二零号房的窗户里,就因为吊死鬼把能力一分为二,自己才能这么顺利的解决问题。



    话再说回来,洗完澡他和孩子们到楼下吃饭时,悄悄的巡视着老师们的手,想查看姚融等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口中的鬼手,到底是谁的。其中,丁老师被他当作首要的怀疑对象。当然,未必女鬼就一定附身在老师身上,但老师是最有可能的,因为他们出现在四楼最不会让人怀疑。当时,他没有看到丁老师,等大门口传来惨叫后,在老师们的交谈声中知道丁老师上楼去了。这时,他已经有八分的把握,丁老师让吊死鬼操控着肉身了。



    那时他就想到择日不如撞日,反正总要面对的,不妨由他反客为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为此,他马上提着房间里带下来的垃圾袋,偷偷溜到门外去捡石头,这是为了砸玻璃窗准备的。因为老金的死,门外很乱,根本没人注意到他。而且,用垃圾袋遮着,女鬼也看不到他捡了块不起眼的小石子。他握着拳把手伸入口袋里,并用口袋内一早藏好的经文把石子包裹起来,最后,用这个经书纸团给了吊死鬼致命一击。



    “啊呀——!来人啊!来人啊——!”



    凄厉的惊呼声,把卫霄从思绪中拉了出来,他抬起头蹙着眉峰把视线移向门外。



    “又怎么啦?”老师们面向饭堂门口,没好气地说道。..其中一人忽然想到什么,满面惊恐地说道:“不会是丁老师出事了吧?”



    “小蒋,你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小蒋,快去快回啊!”



    孩子们刚静下来,门外又响起惊惶的尖叫声,把正冲着卫霄提问的徐庆余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老师们怕孩子们再被吓着,赶忙出言慰抚。其间,听到某位老师脱口而出的惶恐之声,心底纷纷泛起畏惧的涟漪,尽皆推着资料最小的蒋老师出去了解情况。



    蒋老师出去后,老师们有意无意地聚在一起,饭堂内的空间很大,虽然已经点上了百来根蜡烛,但还是显得异常的昏暗。特别是烛火摇曳时,吹得四周映在烛光下的影子一起摇摆起来,那骇人的影像,使心头没底的老师们心跳加剧,各个都握紧拳,把心提到了嗓门口。



    啪嗒,吱呀——!



    “谁?”



    “哦,是小蒋回来啦?”



    “唉呦,你怎么不先出个声啊?真是吓死人了!”



    留守的老师们一边抱怨着,一边起身往跨入饭堂的小蒋靠去,你一句我一句地张口询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是不是丁老师出事啦?”



    “唉!你倒是说啊!”



    如果眼前的一幕是鬼片,蒋老师这时候应该猛地伸出手,一把抓住离自己最近的女老师,张嘴咬上去。不过,一直注视着周围一切的卫霄知道蒋老师不过是心里不忿被同事们推出去面对危险,所以想吊足众人的胃口,等老师们都发急了才说话。这不——



    “蔡头死了。”



    短短一句话,把老师们都打懵了。



    “什么?蔡头死了?”



    “蔡头?你是说这里总负责人的蔡头?”



    “他怎么会死啊?刚刚外面出事的时侯,他不是还过来跟我们说过话吗?”



    “嘘——!轻点声,别让孩子听到。小蒋,到底怎么回事啊?”



    “是啊,蔡头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怎么死哒?”



    小蒋回想着语无伦次的目击者说的话,呲着牙哆嗦了一下,用手搓了搓双臂方道:“好像是被玻璃渣刺死的,听人说,几百块,还是几千块的玻璃片都扎在蔡头身上,把人都戳成了刺猬一样。有一根玻璃从他的头顶扎下去,冲喉咙里刺出来。还有一块玻璃,炸飞的时侯,把他的罩衫划破不说,连肚皮都割穿了,肠子流了一地,身上、地上都是血浆。两块玻璃戳到他的眼睛里,他的两个眼珠子……”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都要吐了!”



    “唉呦!作孽,作孽哦!”



    蒋老师的一番话,叫老师们霎间绿了脸,俱是一副撑着胃部想要呕吐的模样。好容易把酸液咽下腹中后,欲驱散恐怖感的老师们各自议论开来。



    “我觉得这件事不对劲啊。现在都入冬了,衣服穿的也不少。玻璃还能划破了衣服,再把肚子给捅破啊?”



    “好像是蔡头先前去门口看楼上摔下来的老金,站在天井里的时侯衣服湿掉了,后来去房间里换衣服了吧?”



    “那也不对,怎么可能这么巧啊!照小蒋的说法,那些玻璃分明是在朝他身上刺呢!我看,许老师说得对,这幢楼里真的有鬼!”



    “哎哟,你别说了。怪吓人的!”



    “怕什么怕啊?一天到晚吓人吓人,我们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有鬼也找不上咱们!”



    “那你的意思是,死的都是这幢楼里的人,是他们做了什么亏心事咯?”



    “这还真说不准呢!下午的时侯,不是有人请神婆来做法事吗?也就是说,这楼里以前肯定出过事,就不知道是谁。蔡头不是千方百计地拦着不让做法吗?当时,我还觉得他说得对,上面都是小孩子,怎么能让这些人上去乱来啊?小孩子看了这种事可不好。但现在想想,蔡头这么说不过是个借口,他肯定是心虚,怕神婆上楼做法的时侯看出些什么来!”



    “唉——!这个地方到底谁挑的?居然让小孩子住在死过人的地方,教育局的人是怎么想的啊?”



    “他们说不定根本不知道。”



    砰嗙——!



    正说话间,大门被重重推开,心骇的老师们转首即见以汪老师为首的几个大汉,架着昏迷的丁老师进了饭堂。



    “快快快,让出一张桌子,把丁老师扶上去。”汪老师左手托着丁老师,右臂冲前方的老师们挥动着,示意照他的话做。



    老师们闻言,立刻把坐于门边的那张桌畔的孩子往后带,并用擦布扫去了桌上的玻璃渣,让汪老师等人把歪倒的丁老师抬上了饭桌。



    “丁老师怎么了?不要紧吧?”



    老师们关切地围上前,一眼就看到了汪老师小心翼翼地托起丁老师那只血淋淋的左手,轻轻地放在桌面上。



    “丁老师的手是怎么啦?”



    “不知道。”汪老师抬手,示意老师们先不要问话,他转首朝与他一起进门的穿着制服的警察、和大楼内的工作人员致谢。等对方离开后,才解释道:“我刚刚出去一说,警官就找了几个人和我上四楼找丁老师,看到她就昏倒在楼道里,左手上都是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