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懋东
    汪老师指了指丁老师的左手,接着说道:“警官说,丁老师的手指可能骨折了,手背上的肉也掉了一大块,也不知道血是怎么止住的,要不然还更麻烦。你们也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丁老师出了什么事,只好等她醒过来再问了。警官还说,要找丁老师做笔录呢。对了,许老师呢?她去给医院打电话打通了吗?医生什么时侯到?”



    “许老师还没回来……”



    “什么?她还没过来?我去找她。”



    “哎呀,你先休息一下,让小蒋去叫许老师好了。”



    “是啊,小蒋你去催催,让许老师快点。真是的,打个电话都这么慢!”



    老师们拉住汪老师,主要想让他仔细说说去找丁老师时,四楼内的情况。但两天来一直被差遣的小蒋不高兴了,沉下脸道:“怎么还是我去啊?”大楼内没有灯火,又发生了这么多的怪事,小蒋可不愿一个人去黑乎乎的楼廊里,到另一头的传达室去喊人。要是……小蒋瞥了眼饭桌上的丁老师,咬着嘴唇微微地摇了摇头。



    “唉,你一个小年轻,还怕啊?”



    “小蒋,年轻人就要多做事嘛!”



    “反正我不去,过道里黑洞洞的,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啊?说不定许老师已经打好电话,过来了。”



    “许老师要是……”



    “说我什么呢?”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卫霄看着突然从门外跨入大饭堂的许老师,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听了多久。争执中的老师们有些尴尬,一时间没人说话,倒是置身事外的汪老师开口询问道:“许老师,电话打通了吗?医生怎么说?”



    “刚刚一直占线打不通,现在终于打通了。医生已经在路上了,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才到。”许老师冷着脸回道。



    汪老师听了许老师的答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吐了口气道:“来了就好。小许,辛苦啦!”



    未等许老师表示什么,老师内和许老师有几分交情的,把她拉到一边,小声嘀咕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慢?打不通,就让人来跟我们说一声。你也知道,小李她那张嘴,你别去理她就好了。”



    “我会跟她计较?计较得过来吗?”许老师哼了一声,方凑到对方的耳边轻声道:“我回来的时侯,刚巧有人跑来报案,就站在那面听了一会儿。所以,过来的晚了点。”



    “有人来报案?”



    “就是那个小谢啊,你知道吧?”



    “小谢?知道啊。就是今早开车和老屈一块儿去镇上买菜的那个吧?”



    “对,就是他。”许老师边说边看着周围老师的表情,瞧对方一脸想听她带回来的八卦,却又不好意思上前的模样,说得更欢了。“他说这个楼里以前死过一个女的,是被蔡头他们害死的,现在来报仇了。”



    “哎呀!还真让我们说中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t;

    “什么啊?”



    “你知道吗?蔡头死啦!刚刚你去打电话的时侯,有人看见的,说是被玻璃刺死的。死的那个惨哦!”



    “真哒?唉呦,我就说,这楼里肯定有鬼。”



    “诶?那个小谢早上不回去了吗?怎么会突然跑来报案啊?”



    “小谢就住在我们今天早上去的那个村里,他说,他们家的玻璃突然间全碎掉,又听到警车开到大楼来的声音,吓得跑过来报案了。你没看到,他的脸皮都发青了,吓得整个人都不像个人样了,怪不得他老婆拦也拦不住,穿着拖鞋就跑来了。”



    一旁的老师们注视着许老师她们窃窃私语的模样,心尖简直像猫抓一样的难受,恨不得凑上去听一耳朵才好。就在老师们想让小蒋去外头探消息时,门外涌入了大片的人流,都是别的幼儿园的小孩子。听来者的意思,是警察让她们组织孩子下楼的,就怕大楼里还有什么情况,让分散在各个房间里的孩子出事。



    就着桔子水吃完豆沙面包的卫霄,趴在桌面上闭拢双眸,他知道,今夜肯定没地方睡,大楼内的人都要在饭堂里熬一夜了。果然,之后医生来了,给孩子们做完检查后,在老师的吩咐下,孩子们趴在桌子上休息,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大巴驶入楼外的庭心处,孩子们拿着老师发下的早饭,和遗留在卧室内的每个小朋友的背包,登上大巴靠在椅背上坐好,才算真正的歇下来。



    嘟嘟——!



    老师点好人数后,大巴缓缓地开出大楼。卫霄从车窗内往后看,那是一座千疮百孔的的大楼,一扇扇破碎的窗户,都好似一张张嘴巴,在阐述着慧妞当日无法说出口的怨与恨。



    随着车轮的滚动,大楼渐渐远去,卫霄暗叹了一声回过头,刚巧看到村子里走出一群人,对方簇拥着一个骑着崭新的自行车的男人,男人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人堆里有个中年男子非常的醒目,他冷冷地看着被村民围在中间的男人,咬牙转身往村里走。



    卫霄心头一动,这个离开的人他认识,正是初到此地的那天,在蔬果园的厕所前遇到的第一个走出门的男人,慧妞的哥哥。卫霄把车窗拉开一条缝,不远处村人的交谈声,顺着风吹进车内,灌入卫霄的耳朵里。



    “你小子倒好,早扯证了,还藏着掩着不带回来。听人说,那小媳妇已经怀上了吧?都几个月啦?”



    “咋今天才摆喜酒啊?还当不当我是你嫂子啊?”



    “唉,不是我说,咱儿子就是仁义,他惦念着前头那个懒婆娘呢!照我说,这有什么啊?婆娘死了,当然要再娶啊,那女人又没给咱虎子留种,就算留了,也得给孩子再找个娘吧?”



    “话是不错。不过,你也别这么说,你家虎子现在做的事儿,好像是你家前头那个媳妇到大楼里求情,才给找的吧?”



    “瞎说啥呀?没影的事儿!咱虎子那么能,还用个懒婆娘给他找工作?他婶呀,你可别听村里人胡诌!是不是那懒婆娘家的三楞子说的?我待会儿要他好看去!”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哎——,你可别扯上我!”



    “说什么呢?虎子要走了,妈你还不快把炮仗给爸点上,误了吉时可不好!”



    “对,对,看我!”



    砰啪,砰啪!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因为是土路,前后都有巴士,司机开得很慢,反倒让从村头骑着自行车的男人们超越了。卫霄俯视着骑在最前方,经过巴士旁的男人。然而,吸引卫霄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戴在男人左腕上,慢慢飘起黑雾的手表。那些黑烟正扭曲着,缠上男人的手腕,渐渐地移向他的肩膀,乃至把他整个身子都包裹其中。



    黑雾是污秽之气,只要此时的卫霄念几句经文,就会消散在天地之间。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卫霄关上车窗,望着窗外新郎官离去的背影,低下头合上双眸。



    叭叭——!



    巴士缓缓驶入爱星幼儿园,同时响起的喇叭声,也唤醒了在车厢内熟睡的孩子们。冰@火!..时下正逢饭点,老师们带着打哈欠的小朋友们下了车,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吃午饭,吃完饭去休息室午睡养足精神,等傍晚家长来接孩子时,也好看点。



    巴士半路经过医院停留了片刻,让人送丁老师入了院,作为副组长的汪老师跟着脸色难看的园长进了办公室,报告出游两天来遇到的各种事情,其中自然也包括为什么这么早回乌俞市的原因。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园长蹙着眉梢,在办公室里不住地踱步,半晌才停下看向汪老师道:“孩子没事吧?”



    汪老师摇头回道:“基本都没事,就一个吃到玻璃渣,嘴里出了点血。还有几个被玻璃划破了脸,不过都是些小伤,医生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不会留下印子的。”



    “那就好。”其实,园长也知道孩子应该没什么事,若不然,汪老师他们早打电话报讯了。但此刻得到汪老师的肯定,园长还是在心底松了口气,边叮嘱道:“晚上他们家长来接孩子的时侯,要是有什么话说,你让他们来找我,我把这次去冬游一半的钱退给他们。唉——!这样的活动少点就好了,我们这里是幼儿园,孩子都还太小了!”



    汪老师闻言,在一旁附和了两句。忽然,听到园长问道:“大班里丢了人的事,你知道了吗?”



    “嗯,知道。”汪老师点头道:“丁老师接了电话,回来说过。说大班到了懋东,结果发觉有个孩子不见了。那个孩子叫庄胜,问我们早上从幼儿园出发的时侯,有没有见过他。”



    “那你们有谁看见了吗?”园长一脸期盼地瞅着汪老师询问道。



    汪老师摆了摆手道:“要是我们知道什么,早就打电话回来了。”



    “那就是不知道咯?唉——!”园长再次叹气,举起右手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地说道:“丢孩子的那家人已经来幼儿园闹过好几次了,今天肯定还要来,这都是什么事啊!”



    汪老师锁着浓眉瞅着园长道:“已经把丢了孩子的事跟家长说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