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吊死鬼
    不过,他做的这些梦,好像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卫霄边想着,边爬起身脱下湿漉的睡衣,换上干净的内衫才再次躺入被窝。卫霄回想着来到这个世界后,做过的奇怪恶梦。



    第一个噩梦,是在俞江医院里,慧莲陪房那天发生的事。梦中,他听到啪嗒、啪嗒上楼的脚步声,也只能看到这么一双走在黑暗中的脚,对方来到一扇房门前才止步,然后敲响房门。同时,现实中的也传来了哆哆哆的敲门声。



    因为梦境的提醒,他没有让慧莲开门,避免了一场祸事。



    第二个恶梦,是在爱星幼托里遇到女鬼,被抓了一下手腕,留下了一个青色的掌印。这个手印使照顾他的徐忆荣感到心虚,怕他的家人责备,为他挡住了小男孩的突袭。



    第三个怪梦,是火车上和尚引发的。当时,自己不知是在幻境内,还是在梦中。



    第四个梦,就是再次回乌俞市后,由于孔知心找茬,而偶尔间拿到夹着‘绝笔信’书籍的当天午夜,做的那个吓人的,仿若鬼压床般的梦境。这个梦吓了自己半条命,但也幸亏这个梦,才没让自己被饲蛊人害死。



    第五个噩梦,是在屈家村旁的大楼内梦到慧妞由不幸的开端,到上吊自尽的事。要不是这个梦,他绝对不会想到慧妞的冤魂居然藏在玻璃窗里,甚至,还养着鬼胎。



    最后,是刚做的梦,梦里的小女孩一定与《摇篮》这本书有密切的关系,应该是书本的主人。卫霄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一次次地通过梦境提醒着他。但是,非常的隐晦。



    比方说,第一个梦里的啪嗒声。其实,不是脚步声吧?应该是慧莲倒在梅小花身上的水,滴落下来的声音。隐喻着他们在底楼厕所里遇见的那个女人,便是这一连串凶杀案中的刽子手。



    大楼内梦到的滴答声,是告诉自己那是唾液掉在地板上的声音。而且,危险会来自身后。加上凶事内伸出的那只鬼手,却没有在他胳膊上留下手印,则说明,对方是人不是鬼,很可能是被吊死鬼操纵的老师。镜子上的女鬼突然睁开眼睛,是想暗示他注意镜面上的影像。



    这些提示都非常的朦胧和模糊,有些,甚至要等危险过后,回想前面遇到的险境,才能看透的。但并不是说,这些提点没有用,虽然一时间弄不清楚,但心里记住了某一点,往往会在关键的时侯救自己一命。或许,噩梦便是他自我保护的能力,所以,他做了那么多次的噩梦,反而是得益处多。可是,这个能力挺吓人的。要是有心脏病的人,只怕会先把自己吓死了。



    若是自己所料不差,在睡梦中也能护住自己,那么……卫霄垂眸道,他是不是该冒险试一试?



    “让我们唱起歌谣,在花园里尽情奔跑,小鸟为我们带来了快乐,蝴蝶为我们送来了欢笑,让我们一起手拉着小手,走在充满阳光的大道上。<#..让我们唱起歌谣,在湖水中纵情的徜徉,小鱼为我们……”



    唱完一曲动听的儿歌,卫霄抓住停顿的时间,举手道:“老师!”



    “什么事呀?”蒋老师示意卫霄起立后说话。



    卫霄站起身,装作腼腆的样子,扭着小手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老师,睡午觉的时侯,盖的被被冷。妈妈说,可以告诉老师,领我去晒小被被。”



    “你觉得午睡的时侯冷?”



    “嗯。”卫霄点头。



    蒋老师心道,这倒是件大事,要是小孩子在睡午觉的时侯着凉了,让家长们怪到幼儿园头上来,她这个代班主任可没有好果子吃。再加上近来幼儿园里出的事,不用问,蒋老师也知道园长会对她留下什么样的印象了。想到此处,蒋老师摆手让卫霄坐下,随即环视着围坐在教室内的小朋友道:“大家中午睡觉的时侯冷吗?”



    “冷——!”



    “是有点冷。”



    “冷的。”



    “老师,领我们去晒被被吧?”



    “很冷很冷!”



    除却姚融、徐庆余,方孝诚、杨赞、贺荣这三个在冬游时与卫霄结下深厚友谊的小朋友,见老师问话,赶忙偏着卫霄开口附和。小孩子都有些盲从性,瞧着许多人都点首,忙不迭地跟着点起脑袋来。



    “好,那大家和老师一起晒小被子去。”蒋老师合上了琴盖,从钢琴凳上起身,命孩子们尾随于自己身后,一同出了音乐教室。



    “咦?小小,你怎么不走啊?”姚融本在蒋老师转身时就想走过去的,看到卫霄没有立刻跟上,反而好像要等大家都走了才出去,不由得疑问道。



    卫霄不答反问:“后来,有没有人问过你们那张照片上的小哥哥的事?”卫霄说着,目光掠过姚融,瞥向徐庆余。



    “没有。”徐庆余、姚融摇头道,不明所以的方孝诚几个虽然觉得卫霄问的奇怪,但亦跟着摇起脑袋来。



    绑匪肯定反复地询问过庄胜,但看来,对方不是不相信庄胜的话,就是不敢轻举妄动。卫霄提起挂在椅子上的小背包,招招手,让徐庆余等人跟上。



    “小小,这个小背包真好看。”



    “小小,你怎么背个小背包来啦?里面是不是装了好吃的呀?”



    “小赞,你好馋喏!”



    “就是,就是!小赞馋嘴巴,胆子小,还爱哭哭。”



    “才没有!才没有!”



    徐庆余、贺荣等人你一句我一句,倒把杨赞的询问掩了过去,无人再留心了。



    “蒋老师,你这是?”正在办公室里休息的老师们看到堵在门口的孩子,又见蒋老师取了抽屉中的钥匙,好奇地问道:“今天这么早来拿休息室的钥匙,这就要睡午觉啦?”



    “哪儿啊?”蒋老师摆手笑道:“孩子们说午睡时盖的被子冷,我带他们去晒被子。”



    “唉呦!你不说,我们都给忘了。这被子已经盖了那么久了,是该晒晒了。”办公室内的老师们闻言,都把这事放在了心上,有几个让孩子们在教室里玩游戏的老师,看了看窗外明媚的天色,拉开抽屉拿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休息室的钥匙起座,打算回班级学着蒋老师一样,让孩子们自己抱着小被子去花园里翻晒。



    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休息室,当蒋老师打开房门后,大家争先恐后的涌了进去。卫霄藏在人群中,从背包中取出装得满满的水壶,悄悄拧开盖子,在众人不经意间,往小床上泼去,一张都没有放过。



    “小小,你在干什么啊?”



    姚融的声音让卫霄吓了一跳,一把拉过对方的小身板挡在面前,遮住他人的目光,并贴着姚融的耳朵小声道:“你先别问,帮我挡着。”



    “嗯。”姚融虽不知卫霄在做什么,但卫霄说的话,姚融很自然地应承了,还主动帮着卫霄注意着房里的动静,就怕坏了卫霄的事。徐庆余更是机灵,一看姚融的样子就知道卫霄有事,便拉着杨赞、贺荣几个缠着蒋老师说话,为卫霄遮掩。



    卫霄的动作十分的迅速,在蒋老师发觉不对劲前,就把一壶水都泼完了。倒完水的卫霄抱起自己床头的小被子,跟着小朋友出了休息室,瞅着蒋老师关上房门。



    中午十二点半,蒋老师带着班级里的孩子们去花园里收了被子后,回休息室午睡。



    “老师!我的床是湿的。”卫霄瞅着小床上湿了一大片的床单,大声报告道。



    “湿的?”蒋老师不敢置信地上前摸了摸卫霄手指之处,一探之下果然如卫霄说的那般湿冷。蒋老师不自禁地颦眉盯着湿掉的床单,正欲问卫霄几句时,旁侧的孩子们一个个举手发言。



    “老师,我的床也是湿的。”



    “老师,这里湿的。”



    “蒋老师,我的床湿了。”



    “老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小床上都湿了呢?今天早上她确实开过休息室的门,让孩子们抱着自己的小被子放到花园里晒,但大家拿了被子就走,之间根本没外人进门,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呐?蒋老师边想边摇头,上午晒了被子她领着孩子回教室的时侯,路过办公室,就把休息室的钥匙送了回去,放在丁老师的抽屉里,也就是说,谁都可以去拿钥匙开门……



    “蒋老师,我想睡觉觉。”卫霄撅着小嘴巴,揉着大眼睛道。



    徐庆余听卫霄这么说,跟着颔首道:“老师,我也困困,想睡睡。”



    “蒋老师,我冷!”已经脱了衣服,想要睡上床的孩子嚷道。



    “老师……”



    “好了,好了,大家别吵!老师想办法,啊!”湿的不仅是被单,连床单下垫的棉花毯都湿了。如今是十一月的天气,难道能叫小孩子直接睡在睡在木板上吗?蒋老师踌躇着不知怎么办才好,卫霄故作天真地提示道:“老师,这里不能不能睡了,我们睡到隔壁去吧?隔壁也有小床的。”“隔壁有人睡的。等等!”蒋老师暗道,每个休息室都有三十张小床,但一个班级最多就收二十七个孩子,多出来的三张床是备用的,上面也铺着棉花毯和被单,往日陪床的老师都躺在多余的小床上假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