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领头的保镖
    是仓库,与之前卫霄身处的房间一模一样,大量废弃的桌椅,和破旧的钢琴与损坏的手风琴、肮脏的布料、矮柜。女人跨入门槛,走到矮柜处拉开柜门,提起其内的两大捆毛巾后站起身,让小女孩跟着她一起出去。离开时,女人没有关门,半路上碰到几个扛着大纸箱的人,女人点了点下巴,示意对方把纸箱子搬入仓库内。



    女人走到楼梯口半抱半夹着毛巾上楼,让小姑娘自己到花园里去玩。女人走后,小女孩跑到园子里,再次遇上了方才与她打闹的小男孩。小孩子的气去得快,马上又玩在一块儿了。不知两人说了什么,小男孩与小女孩猜拳,小男孩输了,背过身去数数,小女孩往左右看了看,仿佛突然想到什么般的,飞也似的蹿进了大楼内直奔仓库。仓库里半个人影都没有,倒堆了不少纸箱子,小姑娘看到开着的矮柜,快步上前躲了进去,并合上了柜门。



    躲在漆黑的矮柜中的小女孩没多久就听到脚步声,小姑娘以为是小男孩来了,捂住嘴一声也不吭。过了许久,等烦了的小姑娘撅了撅嘴,想要出去。没想到,手一推门却没开,好像被什么压住了一样,不管她用多大的力气,都推不开门。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叫,哭得满脸都是泪花,却无人应声。小姑娘不停地叫,不住地哭,最后连喉咙都喊哑了,又惊又惧之下,昏倒在闷热的柜子里。



    小姑娘重复着醒来、哭喊、再次昏迷的惨剧,直到她的喉咙红肿,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天气很热,矮柜中的温度更高,就像一个烧锅似的,炙烤着其内的事物。小姑娘浑身都是汗,更糟糕的是她还在发热,嘴唇都开始干裂了,却没能喝到半口水。小姑娘的唇瓣蠕动着,看她的口型似乎再喊妈妈,但就是把耳朵贴在她的嘴边,也听不到一丝的响声。



    渐渐的,小女孩的眼皮不动了,胸膛也不再起伏。没多久,她的皮肤开始溃烂,不知从哪里钻入的苍蝇聚集到小姑娘身上,绷了她满身。尸水慢慢滴落,柜子里到处是沾粘物,黏液中藏着千百只虫卵,正在快速的孵化。蛆虫从卵中钻出,扭着细长的身子攀上*的血肉中吸取养分,随即长大、产卵、出壳,新生的蛆虫享用起小女孩皮肉下的内脏……周而复始。直到某一天,柜门被拉开,柜中骤然一亮。



    “啊——!”



    一声惨叫,把卫霄从梦中惊醒,不知是当初拉开柜门之人发出的惊呼,还是现实中休息室内的孩子们的哭闹声。



    “唔哇,呜呜呜……”



    “哇哇呀,哇哇呀,呜哇……”



    “妈妈,妈妈,哇哇啊,啊啊……”



    卫霄斜视着马燕欢、徐忆荣抱在怀里哄慰的孩子,微微耸起眉角。小姑娘是怎么死的,他大致已经明白了。可惜,小女孩的那些回忆中的人物的面目都十分的模糊,看不清到底是谁。不过,她的死应该只是个意外。那么,到底为什么会闹出庄胜被绑架的事呐?两件事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卫霄边想边穿衣起身,他不想再睡了,反正孩子这么吵,也睡不着。再者,他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什么问题要请教女鬼了。卫霄在徐、马两位老师的歉意声中出了休息室。



    晚间,六点整。



    “小少爷,您要的资料。”保镖头子把订成一份的报告放在桌边,请卫霄翻看。



    “谢谢叔叔,你下去吧,我慢慢看。”未免不小心让人看出异样,卫霄打发了保镖。待对方退下后,方放下碗筷捧起桌上的资料,仔细地翻看起来。



    “诶?怎么会?”当卫霄看到贴在资料内某一页上的照片时,整个人都惊呆了,险些碰翻手边的汤碗。卫霄不敢置信地看向照片旁的名字,愣愣地盯了半晌,心潮如海啸般喧嚣着,久久才回过神。然,清醒之后,卫霄的思绪急转,原本充斥于脑中乱成一团的线索飞快地组合着连成一线,清晰的脉络瞬间便呈现在卫霄的面前。



    “怪不得,原来如此。我当时就说……等等!”卫霄猛地站起身,抱着资料冲上二楼,奔入卧室内取出夹着那封绝笔信的书籍,反置着从最后一页往前翻,在倒数第二页的版权页面上急切地扫视着,直到‘版次’这两个字映入他的眼底——新语历、一三五九年、八月、第一版。



    卫霄的心怵然一窒,一三五九年,距离至今已经半个世纪了。



    他就说,昨天晚上出现在梦里的,似为夹着那封绝笔信书籍主人的女孩,眉目间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儿看到过,还以为自己记差了。原来不是没见过,而是经过五十年风霜的洗礼,他见到小女孩时,已经不复梦中的模样了。



    不!也许并不是五十年,《摇篮》这本书应该是梦中小女孩的母亲留给她的,也就是说,可能在小女孩出生前,她的母亲就已经买下这本书了。不过,既便没有五十年,起码也有四十年之久了。这么一来,也对得上照片里女人的年纪。



    卫霄记得自己因为那首古怪的儿歌,询问过幼儿园里教音乐的蒋老师,对方却不知道歌曲的出处。此时想来倒也难怪,半个世纪,漫长的五十年,就算一首流行歌曲,经过两代人的变迁,也早已成为了过去。



    如果没有看到资料上的照片,卫霄是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会如此复杂的。其实,有些地方他仅仅只是窥见了一角,却做出大胆的猜测。但卫霄知道,自己得出的结论不会错,差也只差在分毫之间。卫霄的身子在发颤,拿在手里的报告也随之抖动,以往的经历令他深知人心险恶,却没想到会自私可怕到这样的地步。



    然,如今不是感慨的时侯,他不惜打电话求闻君耀,并让保镖查这些事的目的,就是想救庄胜。救人比抓绑匪,或者说,比让人弄清楚这些事的前因后果重要得多。可是,今天是星期六,明天幼儿园放假,要是他不去……不对,眼下最重要的是救出庄胜,不管对方是死是活,先找到人再说。也许,他应该……



    卫霄捧着资料下楼,命女佣唤来保镖头子询问道:“叔叔,爸爸找来帮我的人到了吗?”



    保镖颔首道:“小少爷放心,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他们昨晚就到了。今天早上,他们和小少爷一起去幼儿园的。”



    “我怎么没看见他们啊?”卫霄诧异道。



    保镖微微一笑道:“闻少爷说了,让他们不要打搅小少爷。所以,他们不敢叫小少爷看到。”



    “好厉害喏!我一点都没发觉。”卫霄故意张大小嘴,装作吃惊的模样。随即,忽然想到什么般的,从资料中抽出两份报告交到保镖手中,紧锁着小眉头道:“叔叔,我刚刚想起来了,不见了的小朋友跟我说起过上面的这个人。”



    卫霄说着点了点保镖手握的两份资料中的某张照片,接着又指了指旁边那张纸上贴着的相片道:“还有这个人,我们说话的时侯他就在旁边。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不见了的小朋友在跟我说什么,不过,他那个时候总朝我们这边看,眼睛很怪有点吓人。”



    未等保镖表示什么,卫霄昂起脑袋扑闪着黑黝黝的大眼睛,满是期待地瞅着保镖道:“叔叔们这么厉害,肯定能找到不见了的小朋友的,对吗?”



    瞧着卫霄那带着希冀的目光,保镖头子哪敢说不对,赶忙安抚着卫霄,说自己马上命人去找。



    “叔叔,要是你们找到了小朋友,能不能不叫照片上的人知道啊?”



    “这……”保镖不知卫霄为什么这么肯定照片上的人就是绑匪,但就算被卫霄猜中了,他的要求也一样的难办。



    卫霄知道要瞒住绑架犯非常不易,但他不愿叫凶手好过,直接让警察介入,根本是便宜了对方。但要按他的剧本走,可能会害了庄胜,就在卫霄踌躇之时,保镖头子道:“小少爷,假如那个小朋友没生病的话,我就先不把他救出来,这样照片上的人就不知道了。”



    保镖的话,卫霄一早便想过,但因为自己的私欲,把庄胜留在险境里不救出来,万一再发生什么事,导致不可挽回的后果,性质就和之前不一样了。庄胜被绑架,虽然也有他的责任,却不能全怪在他头上。可若是此刻,他做了这个决定的话,庄胜的死活就全系在他的身上了?



    保镖似乎明白卫霄在为什么烦恼,暗中赞叹着小少爷聪明的同时,补充道:“小少爷安心,我会让几个人守在小朋友身边,绝对不会让他出事的。”



    卫霄咬着下唇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万一……”



    “万一有什么事,我先把小朋友救出来。”保镖接口道。



    “嗯。”卫霄答应着,摆了摆手回二楼的房间。晚上,卫霄辗转难眠,好几次想叫来领头的保镖,告诉他自己改变主意了。但又怕自己的反复不定,让保镖觉得可疑,从而看出端倪,只得忍住。这时候卫霄才感到自己仍是前世的那个自己,遇事踌躇胆小怕事,不敢受他人的好处,更怕承担责任。怪不得古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都过了不知多少年了,自己看似长进,实则依然没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