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这样的人
    就在马燕欢自己吓自己,吓得颓倒在小床上之时,卫霄接着说道:“对了,还有一点,差点忘掉了。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我有个东西,要还给它的主人。”



    未待马燕欢询问,卫霄边跳,边从睡衣里翻出一本书,书页有些泛黄,四边的书角也各有磨损,从泛黄的书页上可以看出岁月的沉淀。正是那本夹着绝笔信的书籍——《摇篮》。



    “啊!”马燕欢看到书本的那一刹,不自禁地尖叫。但很快咬紧了牙关,克制住了自己那几乎失控的情绪。



    刺啦——!



    不知是故意还是意外,卫霄举着书本挥手间,一张白纸从书页中飘落,袅袅地飞到了房门边。卫霄瞅着白纸,冲马燕欢要求道:“马老师,麻烦你把那张纸捡起来。”



    自从卫霄取出了《摇篮》这本书籍,马燕欢整个人都成了惊弓之鸟,缩在小床边不敢动弹。此时,听到卫霄的话,她本不想答应,但在卫霄那双仿若能看透一切事物的黑眸地凝注下,令她不得不走去门边捡起白纸。当然,这仅只是表面上的原因,实则,马燕欢惧怕着卫霄身边的‘鬼’,而她记得那只‘鬼’在生前特别宝贝这本书。如今,掉下书页,她去捡起来的话,说不定能消却一些鬼魂对她的怨气。这点,才是她不敢违背卫霄意思的主因。



    “呀——!呀——!啊啊啊——!”



    马燕欢拾起纸张,无意中瞄了一眼,就是这么一眼,让她疯了一般甩开白纸,高声吼叫着扑到小床上紧紧地抓着床架,好似在躲什么洪水猛兽。



    卫霄的唇角微微一弯,故作不解道:“为什么丢掉?这可是赵姨临死前写给你的信啊!不过,也对。你会这么怕,是当然的,因为是马老师把赵姨逼死的啊。生生的逼死从小养大自己的母亲,任谁都会受不了的。”



    “不——!”卫霄的话,令惊骇到极点的马燕欢疯狂地摇着脑袋,发丝乱成一团,遮住她的眼睛贴在她的额角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女人。马燕欢的十指紧紧地拽着湿漉漉的被单,抬眸瞪视着卫霄道:“她的死跟我没关系,是藏在医院里的那个杀人犯害死她的。对!那个女人脑子有病,和我妈吵了几句就要报复,偷偷跟在我妈后面,从医院一直跟到家里,最后把我妈勒死了,还让她装成上吊自杀的样子。都怪我,要是那天我没有去约会,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对,你说的也对,是我害死了我妈。假如我没有出门……”



    “马老师,别说了。”卫霄边摇头边转圈,并摆动着双臂,以讽刺的眼神俯视着倒在门边的小床上的马燕欢道:“马老师,你不是觉得赵姨就在我身边么?认为我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她告诉我的吗?那你何必再说这些话来骗知道真相的我呢?而且,这里又没有其他人。还是说,因为逼死自己的妈妈让你太心虚了,你承受不了这样的负担,拼命的掩饰已经成为你的本能了?”



    卫霄的讥嘲,令马燕欢猛地昂起脑袋怒视而视,那锋利的目光像剑芒般的射向卫霄。可仅仅只瞪了一眼,忽然想到什么的马燕欢又立即低下了脑袋,暗中不停地转变着神色。她猜闻天傲身边有鬼,而这个鬼就是她死去的母亲。但是,猜测和证实却是两码事。马燕欢已经分不清闻天傲究竟在反讽,还是说真话了。然而,她却不敢去追问,甚至只能逃避,逃避着这个或许真实存在的致命事实。



    “马老师,你说的那个脑子有病的女人就是梅小花吧?”卫霄的双手时不时地挥舞着,连带的捏在手中的,那本叫马燕欢不愿再看一眼的书籍也随之一起一落。“警察事后肯定告诉你,赵姨是被俞江医院里那场凶杀案中的凶犯杀害的。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真正害死赵姨的人,就站在他面前。”



    马燕欢听得心烦意乱,不想让闻天傲再说下去,但孩子的身份、他身边可能存在的鬼魂、冤魂让他这么做的目的,一切的一切都使她畏忌。要是抓住闻天傲捂住他的嘴巴不让说,惹怒了他身边的鬼怎么办?马燕欢的下唇被咬出了血丝,好容易才压住冲动的情绪继续趴在小床上,保持着沉默。



    卫霄一直防备着马燕欢,就怕她不顾三七二十一地冲上来拼命,此时见她眼含厉色,却一副怕投鼠忌器的样子,倒松了口气。接着前面的话头道:“许医生在自白信里说,是她让梅小花杀死赵姨的,就为了让医院里的人以为我是灾星,谁碰到我都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倒霉,是我把那些人克死的。这么一来,既可以模糊杀人案的真相,叫警察走歪路给她们争取时间,又方便了她们下手。可是,这个说法有些牵强。”



    “牵强在哪儿?”马燕欢挑起眉眼,不服气地喝道:“警察最后也肯定了这个说法,难道你想说警察错了吗?”



    “警察也是人,为什么不能有错?”卫霄平举着手臂转着圈,从小床的一头跳到另一头,边跳边说道:“这件事牵强就牵强在,许医生策划中要梅小花杀死三个人,文芳、欧护士、和她自己。在赵姨死之前,文芳已经被杀,可也没人因为她的死联想到六年前的事。那么,只要梅小花接着杀死欧护士,然后,许医生再配合一些,方便梅小花杀死自己,不就行了吗?何必节外生枝,把赵姨扯进去呐?”



    “警察不是说了嘛,她杀死我妈,是为了搅乱别人的注意!如果不是我妈的死,为她争取了一点时间,可能在梅小花杀死欧护士之后,警察就会想到……”



    卫霄蹙眉道:“你是真的没听懂我的意思,还是不愿明白啊?六年前俞江医院里的那场事故,虽然并不隐秘,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猜到的。何况都那么多年了,谁能想到梅小花这时候才来报复呐?也就是说,即使梅小花杀了欧护士,警察也未必马上就找到线索。所以,根本用不着争分夺秒只为了争取那么一两天的时间。最重要的一点是,许医生的死亡名单上的最后一个人,就是她自己。只要她愿意,就算警察因为欧护士的死,派人留在医院里看守,她自动送上门的话,梅小花依然可以轻松的杀死她。”



    “一个人真心求死,是谁都防不住的。”卫霄的话,马燕欢无可反驳,焦燥万分间急中生智道:“那个许医生要是没害我妈,她为什么要在信里这么写?何况,我根本不认识什么许医生。假如,真像你说的那样,是我害了我妈,那许医生为什么要包庇我,把这件事揽到自己头上去?”



    卫霄仿佛早就料到马燕欢会这么问一般,轻启薄唇回道:“你不知道许医生为什么要利用梅小花杀人吧?”



    “不知道又怎么样?我为什么要知道?”马燕欢颦眉道。



    “可这件事,与她为什么要包庇你息息相关。”卫霄舞动着臂膀道:“梅小花是那种不讲理,偏又没脑子,行事冲动很容易受骗上当的人。有时候想法也非常的简单,比如,许医生让她用裤腰带当作凶器,她居然就照做了,完全不管可能会因为这根过长的腰带而暴露自己的嫌疑。因为六年的时间,让梅小花忘记了她想报复的许医生的长相。无奈之下,梅小花偷偷混在去医院看病的人中,想悄悄找到许医生,认清对方的长相。”



    卫霄叹了口气道:“很不巧,在梅小花找到许医生之前,和我撞上了。那时,赵姨就在我身边,狠狠地和梅小花吵了一架。甚至惊动了各个科室内的医生,他们听到了争吵声,跑出来看究竟。梅小花是傻,却也知道不能让医院里的人看到她的脸,因为当年她在医院里闹得很凶,极可能还有医生记得她。无况,这个时候文芳已经死了,而她又这么恰巧的出现在医院里,万一有人想起六年前的事,把文芳的死和她扯到一块怎么办?”



    “因此,在医生走出科室前,梅小花就急匆匆地撞开赵姨逃跑了。”卫霄晃动起小腿转着圈,嘴里没有停顿地说道:“当时,我和赵姨都以为梅小花跑出医院了。可实际上,梅小花不仅没有离开,而且就躲在医院底楼中央的大厅里。那会儿,刚巧许医生送我上楼,被心里还有气,盯着赵姨的梅小花看个正着,她觉得许医生有些面熟。可因为方才的争吵,梅小花不敢再去科室那里打探,就想找上眼前正和许医生说话的赵姨询问。”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啊?她要找许医生,随便问个人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找上我妈?你别忘了,她还刚跟我妈吵过架呢!这种说法,未免太牵强了吧?”马燕欢握着拳,冷笑道。



    卫霄颔首道:“用一般人的眼光看来,确实有些说不通。但你别忘了,梅小花已经杀了一个人了,她这时候肯定很怕跟别人接触,旁人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对方别有用心。尤其是让她去问一个陌生人许医生的消息,她会感觉对方说的话不可靠,或是认为对方会因为她的提问,怀疑起她的目的,甚而想到她就是杀死文芳的人。”



    马燕欢撇嘴道:“那我妈就不会让她有这种想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