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阴差阳错
    卫霄挥着胳膊,摇头道:“梅小花不一定要堵住赵姨问话,只要跟着赵姨,或许某天下班的时侯,赵姨正巧和许医生走在一起,能听到她们说话,从而确认对方的身份呢?而且,梅小花也可以换个样子去问赵姨,让赵姨认不出她就是那个和自己争吵过的女人。反正,梅小花那个固执的有点转不了弯的脑袋,因为赵姨看护的身份,和她看着与许医生很熟悉的样子,已经让梅小花认定了,要在赵姨身上找出许医生的线索了。”



    “你这话就更没道理了。”马燕欢斜视着卫霄,嗤笑道:“既然梅小花能跟着我妈,为什么不去跟踪当事人的许医生呢?这样不是更快,更容易吗?”



    “因为许医生那时候正一人分饰两个角色,一个是帮着梅小花出谋划策的知心人,一个是梅小花最想报复的仇人。她每次上下班必然要非常小心地避开梅小花,要是让梅小花看出了她的伪装,岂不是功亏一篑吗?”卫霄扫着腿,补充道:“许医生知道梅小花认不出她了,才策划出这场连续的谋杀案的。心思那么细密的她,怎么可能让自己在复仇的途中出现这样的错漏呐?”



    “你说的这些话,都只是一种猜想,可能梅小花根本没这么想呢?她……”



    “你别忘了,梅小花确实去了你家。但照许医生信里写的,是她让梅小花杀死赵姨的,刚才我已经分析过了,那样更说不通。”



    “怎么说不通啊?既然有两种可能性,为什么一定是你的说法更准啊?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会觉得警察说的更有道理!你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能知道什么?有人会信……”



    说不出什么有力驳斥的马燕欢只能胡乱搅合,想搅浑对方的思绪,被卫霄打断道:“你心虚了?”



    “我为什么要心虚?”



    “不心虚的话,就把我的话听完吧。”卫霄瞥了眼恨不得吃了他的马燕欢,踢着腿道:“梅小花跟了赵姨两天,没有得到许医生的半点消息。她等不及了,看到晚上只有赵姨一个人在家,就想装作新来的邻居,敲门跟赵姨说自己病了,知道她是俞江医院做的,问问她医院里哪个医生好。没想到,梅小花一敲门,门就自己开了,她进去一看,赵姨就吊死在房间里。”



    卫霄在床上蹦跳着说道:“梅小花吓坏了,她是个没有主见的人,立刻就逃出你家,给许医生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了这件事。这是许医生反复强调的,要梅小花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告诉她,免得没报成仇,反倒被警察抓起来。许医生听到梅小花的报告,立刻赶到案发现场,擦掉梅小花留下的痕迹。”



    说到这里,卫霄晃了晃手中泛黄的书籍道:“还发现了这本书。这本书放在比较显眼的位置,许医生这么细心的人自然发觉了,她翻开来一看,就看到了赵姨死前留下的绝笔信。信里写着她要去了,让你好好的活着,还叫你不要怪她。称呼上,用的还是你小时候的爱称。从赵姨的上吊自尽,和这封绝笔信的内容中,许医生这样的聪明人必定想到了什么,但是看到赵姨临死都要维护你的份上,她忽然想起了与自己无缘的孩子。”



    “许医生的报复,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她那没有成型的孩子。所以,对赵姨为了女儿去死的做法,很有些感同身受。想着既然赵姨不想因为自己的死牵连到女儿,干脆自己就帮她一把。而她,还可以假借这件凶杀案,模糊一下警方的视线。当然,这只是其次的问题。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许医生让梅小花把尸体解下来,换了带子再吊上去。”



    卫霄摆着小手,目光随着手中的书本忽左忽右。“不过,替你做这些事的报酬是,许医生拿走了这本放着绝笔信的书。我不知道她是想让你好受点呢,还是永远活在不安里,可能两者都有吧。诚然她很爱孩子,但必定也非常同情你的母亲。你要是没看到这封遗书,便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自杀的,兴许心里会好受点。但是,母亲生前这么宝贝的书不见了,是谁拿走的?会是妈妈吗?她还在我身边……”



    “住口,别说了!”马燕欢捂住耳朵冷喝着,边狠狠地怒视着卫霄,双眸通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你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听我说?”卫霄冷眼觑视着狼狈的马燕欢,飞快地说道:“因为小姑娘的死,你在家里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恶梦。别人不知道,把你视如珍宝的赵姨怎么可能不知道呐?赵姨问了你许多次,你承受不住压力,终于吐露了实情。赵姨的意思是让你去自首,这件事里你的错并不大,当然,你那时侯已经处理了孩子的尸体,或许会吃一两年的牢饭。但赵姨说,不管你会怎么样,她都会陪你的。可是,你不愿意。”



    “我当然不愿意!”马燕欢猛地站起身,瞪视着卫霄道:“我妈是不是站在你身边?就算她在,我也不怕!本来就是她不好,她凭什么让我去自首?那时候,我都要和吕青订婚了,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我还能嫁到他家去吗?我好不容易就要过上好日子了,凭什么要为这件根本不是我的错的事负责?不仅要被辞退,还会被人骂,甚至可能坐牢,我妈她想过吗?想过要是这件事被人知道了,我会被人笑话成什么样吗?想过,吕青因为这件事不要我的话,我会多么痛苦吗?”



    马燕欢挑起眉梢,摇头道:“不,她不知道。所以,她还跑去警察局,偷偷问警察要是出了这样的事,我会被判什么刑。这还不算,居然还拿这件事去问吕青,问他要是我闹出这样的事,他会怎么对我!我到现在,还不敢去想,当时吕青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我的。要是我妈真的为我着想,她怎么可能这么做?”



    “所以,你明知有人跟踪赵姨,而且不怀好意。却还在出去约会的时侯,故意不关门,想借对方的手,为你除掉这个心腹大患吧?”卫霄冷冷地凝视着激动的马燕欢,一字一句道。



    “你知道什么?你这种从小要什么有什么的人,怎么可能明白我的心情?”马燕欢下意识地挥着手,满面狰狞地望着卫霄冷喝道:“我从小没有爸爸,吃的穿的都比不上别人,总是被人看轻。冰@火!..难道,我比人家差吗?不,我没什么比不上别人的。我靠自己的能力当上了幼儿园的老师,一个月有六十五块,比那些笑话过我的人赚得多地多。我还交了男朋友,马上就会嫁到有钱人家去,到结婚的那天,我把曾经看不起我的人都请来,让他们好好看看我过上了什么样的日子,那是他们累死累活做一辈子工也过不上的。我就是想让别人知道,我不比他们差,我会比他们过得更好!”



    “可是……”马燕欢说到激动处,忽然话头一转,仿佛到此时由不敢置信地摇着头道:“可是,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呢?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祸事怎么会落到我头上?我不服!只差一步我就要嫁给吕青了,凭什么要我前功尽弃?所以,我想尽办法把事情处理干净了。谁知道,却没能瞒住我妈。可笑的是,我妈她不帮着我遮掩也就算了,反而还叫我去自首。难道,她不想看着她唯一的女儿过上好日子吗?”



    马燕欢的愤怒,卫霄不是不理解。其实,小女孩的死与马燕欢真的没多大关系。要是在小女孩溜回幼儿园,和小朋友吵起来的时侯,马燕欢没有去管,或许根本不会出这样的事故。但马燕欢是好意,结果却把自己陷入了绝地,怎么可能不去反击。



    实则,小姑娘的死,除了她自己,错的最多的便是小姑娘的妈妈。其他的,都可以说阴差阳错。当然,看门的老封和马燕欢也有错,但这些错误,顶多也就被园长申斥几顿、减免工资,如果小姑娘的家长不依不饶,为了幼儿园的安宁,把他们开除出幼儿园而已。



    然而,这件事中,小姑娘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小姑娘的妈妈也为了自己的疏忽,永远失去了女儿。可马燕欢和老封呢?他们没有选择弥补,反而往这件事中陷得更深了。



    如果,马燕欢不是这么自卑又自傲,没有这么要强的性子,就不会有之后那些事了。她为了嫁入豪门,和老封一起处理了小姑娘的尸身时,就注定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一直旁听着马燕欢的怨言的卫霄,缓缓地摇了摇头,他看着声色俱厉的马燕欢不知该为她叹息,还是为她可怜。她不知道,她已经失去了这个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趁马燕欢喘息间,卫霄接口道:“马老师,你说这些话的时侯,有没有想过,是赵姨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