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跳大神
    就算你受过穷,被人瞧不起过,但这些都不是赵姨的错。你说,你凡事都是靠自己。可是,赵姨没让你读书的话,你能当上幼儿园的老师吗?没有一份好工作的话,能交上有钱的男朋友么?你知不知道,赵姨在医院里照顾我的时侯,还笑着跟人说,她的女儿就要结婚了,想请她们去喝喜酒。”



    卫霄不停地摆动的手脚,跳来跳去没有安静过一刻,但小脸上却是一派正色,沉着声音道:“赵姨这么宝贝你,不可能像你话中说的那样,把你做的事随便告诉警察和你男朋友,要不然,你早就进警局了,她肯定只是旁敲侧击,探探路而已。她是想问清楚,假如你去自首的话,会有什么处罚。我想,如果代价太大的话,赵姨一定宁可自己替你顶罪,也不会让你去自首的。”



    “哈哈,说得好听!”马燕欢讥笑道:“你说的这些话都是你胡猜的,难道你亲耳听到她说过吗?”



    卫霄点着足尖,握着手中那本泛黄的书籍,摇首道:“我是没听赵姨说过,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根据的。一直以来,赵姨和你相依为命,你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了。当时,梅小花跟踪赵姨,连你都知道了,当事人的赵姨怎么可能被蒙在鼓里?甚至,可能还是她告诉你的,说总觉得这两天有人跟着她。所以,当她看到你晚上出去约会故意不关门时,那种痛心的滋味,肯定比你失去嫁入豪门的机会时更苦、更涩、更伤心!”



    卫霄不去看马燕欢曲扭的脸庞,继续跳跃着说道:“赵姨知道,她去咨询警察,去试探你男朋友的事让你不满了。你怕她有一天忍不住,真的把事情说出去,才想借别人的手除掉她,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当宝贝养大的女儿,她所有的寄托想让她去死,那一瞬间有多么绝望?女儿想要嫁入豪门,想要过人上人的生活,为了不出现任何的纰漏,想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永远都闭上嘴。她为你所做的一切,抵不上你想要的前途,那么她还活着做什么?不如用她的死,来让你安心。她甚至不知道,要是自己还活着,今后该怎么面对你,面对一个想让自己去死的女儿。”



    “你也说了,我只不过是想想。难道,想想也不行吗?”马燕欢反驳道:“谁家没有吵过嘴?就算最亲近的人,也有恨不得对方去死的时侯吧?”



    “仅仅是想想吗?”卫霄那双乌黑色的眼眸,静静地凝注着站在昏暗之中的马燕欢道:“你明明给可能会害死赵姨的人留门了。”



    马燕欢厉声狡辩道:“那是我不小心忘记关门了好不好!为什么说我是故意的?难道梅小花是我叫来的?而且,就算我有这个心。可是,梅小花就一定会照我想的那样进门杀了我妈么?这些都是说不定的事,好嘛!我怎么能猜到,我妈看见门没关,会起这样的心思啊?我……”



    卫霄停下跳跃着的脚步,喘了口气打断马燕欢的话头道:“如果赵姨没死,我想,你应该已经和你男友结婚了。赵姨不是喜丧,是横死的,讲究的人家肯定会忌讳。所以,既便你男朋友的心意不变,婚礼也会推迟。结果,他死在地震里,你的美梦成了泡影,你为了留住他做了那么多事,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毁尸也好、逼死赵姨也好,这些事却都没有随着地震掩埋,而是会跟着你一辈子。马老师,你说这是不是上天在惩罚你呢?”



    “老天也好意思罚我?”马燕欢好似听到什么笑话般的昂首讥笑道:“要不是老天对我这么不公,我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卫霄挑了挑眉梢,举起手中的书籍道:“如果老天没有这个权利,那她呢?”



    马燕欢狐疑地瞅着手握书本的闻天傲,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低头看了眼手表,一点三十分,她已经陪眼前的孩子掰扯了半小时了。她把闻天傲抱过来的初衷,是想从小孩的嘴里问出些什么。没想到,反而是自己让对方掏了个底。



    不过,看闻天傲的样子,确实就像他说的那样,除了他自己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就算他背后有人,她马燕欢也不怕。她之所以跟一个小孩子说这么多话,无非是想抓住对方的把柄。幸亏,没有白费唇舌。



    她现在就让闻天傲回去,并告诫他不要胡说,否则的话,她就把他聪明的不像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个孩子的话传出去,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样奇怪的事情,肯定有不少想弄清楚为什么,说不定还有人想看看他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呢!就算有不相信的人,但十个里总会有一个相信的,等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既便闻家家大势大,也未必保得住他。马燕欢相信,闻天傲这么机灵的小孩,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让闻天傲闭嘴以后,她马上请假回去把庄胜放了。她抓庄胜的时侯,本来就没想杀人。只是,后来出了张小倩的事,不敢轻举妄动而已。只要放了庄胜,就算闻天傲胡说,也没有什么证据了。对了,还有老封,不过对方比自己还滑不溜手,就算警察来问,也必定问不出什么的。最多,就是园长因为流言蜚语把她和老封辞了。可是,她不甘心啊,她明明该过上好日子的!兴许,万一走到这一步的话,她可以去闻家打个招呼,看他们愿意花多少钱,买下闻天傲的奇闻……



    “舒郁照小床,宝宝快睡觉。妈妈守在你身边,一直到天亮。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



    “谁?”幽幽的歌声传入正想着事情的马燕欢的耳内,她那本就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猛然间浮上一层铁灰色,十指一下子紧握成拳。她循声望去,瞧着站在小床上的卫霄,疾喝道:“别唱了!”



    然而,歌声却未如马燕欢希望的那般停止,反而无孔不入的传遍了整个房间。



    “窗外风雨飘,宝宝快睡觉。妈妈陪在你身边,做你的依靠。手儿轻轻拍,歌儿慢慢唱。宝宝啊宝宝,你可知道,妈妈爱你有多少?……”



    “别唱了,别唱了!你听不懂吗?我让你闭嘴!给我停下来!”仿佛被凄厉的歌声包裹在其中的马燕欢,冲着卫霄大声吼道。



    “我没唱啊。难道,这个声音像我吗?”卫霄挥了挥手中的书本,抛向马燕欢的身侧。“马老师,还没发觉吗?你叫的这么大声,都没把人引来。”



    马燕欢在卫霄把《摇篮》这本书丢向她的时侯,猛地退了一步,听到卫霄的话之后,更是险些让砰噗的心从喉咙里跳出来。马燕欢抬头四顾,才忽然察觉到休息室内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暗了,在昏暗的光线下,房间里的东西看起来都模模糊糊的。就在马燕欢狐疑间,周围的空间犹如水波般荡漾开来。随着波纹的游移,景物不停的转变,原本放着小床的地方堆满了旧桌椅,旁边还有废弃的钢琴和手风琴。一个个纸箱没有章法地堆积在一边,地上洒落着大片大片的烂布头。



    “不!”眼前的景象,一如噩梦中的那般清晰。马燕欢不敢置信地摇着脑袋,踉跄着退了一步。不想,正踢到纸箱上。马燕欢遽然转身,那张她以为永远都不会再看到的矮柜,就这么映入了她的眼帘。“啊——!”马燕欢尖叫了一声,无意中指甲深深地扣入掌心,才找回些神智。她咬紧牙关,奋力地压下心头的恐惧感,回头转朝卫霄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不是已经拆了吗?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来?”



    卫霄抿唇道:“马老师,我刚才跳了那么久,你真的以为我是因为怕冷才跳的吗?而且,我跟马老师说了这么多,如果不是说给警察听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啊?”



    不待马燕欢出声,卫霄自问自答道:“冬游的时侯,我看到有人跳大神,说是能通灵。刚才,我学着跳了一下,没想到还真的有用。我跟马老师说过的,上个星期我在这个休息室里睡觉,做梦的时侯到了这个仓库。就一直想让马老师也来看看,现在真的把你带来了。”



    马燕欢不敢置信地望着卫霄,眼瞳中透出满满的恶意,哆嗦的嘴唇开合了数次,最终仍未说出什么话来,心底却早已气疯了。她被一个小孩子给算计了!她由着闻天傲说话,顺着他的话露口风,就是想弄清楚对方知道多少,到底有什么底细。哪料,反倒中了闻天傲的套。闻天傲知道,只有跟她说这些事叫她提心吊胆的事,才能吸引她全部的注意力,让她疏忽四周环境的变化。



    马燕欢不知道眼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既然闻天傲能带她进来,自然也能带她离开。她不能怕,她不能自乱阵脚!也许,她应该和对方学一学。马燕欢眯起眼,渐渐把指甲嵌入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