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奇异之处
    “让他回来干什么?”闻镶玉一时间没明白孔知心的意思。



    孔知心撇了撇嘴道:“潭石市离我们远着呢,坐飞机也要大半天,让他早点来也好,万一赶不上宴会怎么办?”



    闻镶玉蹙眉思索了片刻,沉下脸道:“还是算了吧,君耀在潭石市有事要做。”让闻君耀回乌俞市倒简单,但闻镶玉不想惊动头上的闻鼎虞。这次蛊虫的事,他连闻鼎虞都怀疑在内,自然不想打草惊蛇。



    “什么事比得上我们重要啊?我们可是他的爸妈。现在刚生病出院,他就不来看一看么?”孔知心没好气道:“生病的时侯,只来看了一眼,马上就走了。这次,说什么也要让他回来!万一就是他……”



    难道,孔知心怀疑闻君耀是下蛊人?自卫霄入闻家以后,从未见孔知心对这个大儿子好声好气说过一句话,卫霄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们的关系闹得这么僵。应该,不仅仅是闻家豪的死才对。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呐?



    “小少爷,这是你要的夜宵。.”



    “嗯,谢谢,你去休息吧。”卫霄接过女佣递上的玉米炒饭,道谢后合上房门。卫霄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八点二十分,时间差不多了。卫霄把海碗里的玉米炒饭放在书桌上,拿起写字台上刚刚抄写完的经书,撕下几片纸张用打火机引燃,把纸灰抛入饭盆中,接着取过一边的竹筷,把纸灰插入玉米饭中搅合,开始做拌饭。



    听闻君耀派遣来照顾他的女佣说,这三天里闻镶玉没有去公司,一直在家陪着元墨纹,倒是元墨纹抱着自己的宠物一点墨出门溜达了几次。孔知心亦不同于往日,躲在家里足不出户。卫霄知道孔知心是被蛊虫的事吓怕了,只要一天没找到下蛊的人,她就不会安心,总觉得外面的人都像是给自己下蛊的凶手。



    咚咚咚,咚咚咚。



    卫霄听到书桌前的玻璃窗上传来声响,急忙放下碗筷转到写字台旁,躲入窗帘后拉开窗户,一只滚圆滚圆的白毛大鸡扑入卫霄的怀里。卫霄一手揉着白毛大鸡,一手关上玻璃窗钻出窗帘,把乌骨鸡放到写字台上的海碗边。



    “咕咕?”一点墨仰起小脑袋,小豆眼却闪烁着点点的星光,瞥向饭盆里的玉米饭,头也不自禁地一点一点地向海碗边凑,偏偏又不敢吃,似乎在等卫霄宣布开饭。



    卫霄瞧着大白鸡逗趣的样子,就觉得高兴。他前世五六岁的时侯也养过几次宠物,有小狗,小鸭子,但养大之后都被卫父、卫母杀着吃掉了。他哭了很久,之后便再也没有养过,因为他知道自己护不住那些宝贝。



    卫霄摇了摇头,甩开心底的不愉,凝眸瞧向一点墨。看着大白鸡听到他说开饭后,立马甩动翅膀,欢快地扑棱了几下,趴倒在海碗边就想啄食。但刚那么一低头,小脑袋便顿住了,踌躇了好一会儿才支起肉乎乎的胖身子,提起一只爪子把海碗朝卫霄的方向推了推,发出邀请的咕咕声。



    “你让我和你一起吃?”卫霄先是疑惑地注视着大白鸡,慢慢地咧嘴笑道。



    “咕咕。”一点墨一啄一啄地点头。



    卫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举起小肉手,摸了摸一点墨的脑袋道:“你吃吧,我已经吃饱了,等你吃完我们再说话。”



    一点墨脖子一弯,瞅着卫霄确实没有吃饭的意思,立刻迫不及待地扭过屁股,把头埋入玉米饭中,咯咯咯地吃了起来。那副急切的样子,好似有人跟它抢食一般。



    真的这么好吃吗?卫霄见一点墨吃得头也不抬,这一瞬间对自己默写出的经书的味道产生了好奇心。卫霄没有吃过掺了经书纸灰的水,或是吃食,主要是他有洁癖,但要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他还是会捏着鼻子吃下去的。



    “咯咯咯。”



    “吃完啦?给,喝点水。”卫霄取过一个干净的水杯,替白毛大鸡倒了半杯水。一点墨吃了一大碗的玉米饭,早就渴了,噗地一声把头伸进杯子里,结果用力太猛脑袋塞在玻璃杯里拔不出来了。一只顶着玻璃杯的乌骨鸡,全身的毛都给杯中流出水弄湿了,一片片地粘在身上,怎么看怎么狼狈。卫霄腹中偷笑,边帮着快要溺死的大白鸡把脑袋从杯子里拔了出来。



    大白鸡的脑袋、脖子处全湿了,原本毛茸茸绒毛都贴在皮肤上,看着不伦不类不说,它还眨着小豆眼,眼中闪烁出楚楚可怜的目光巴望着卫霄,看得卫霄绷不住小脸,笑倒在椅子上。因为吃多了经书,越来越聪明的一点墨气哼哼地昂起脖子,扑到抱着肚子哈哈直笑的卫霄身上,把脑袋上的水珠蹭到卫霄的睡衣上想来个同甘共苦。



    “好了,好了,不笑你。”卫霄抱起大白鸡,起身走到衣橱边,拉开下边的抽屉,从中取出一条毛巾遮在一点墨的头上轻轻擦拭,没多久,湿成一团的白毛又开始抖擞开来。



    “咯咯,咯咯。”一点墨感觉凉飕飕,粘糊糊的身子变轻了,张开翅膀拍了拍,扭头冲卫霄叫了几声。



    卫霄挑眉道:“在谢我?”



    “咯咯。”一点墨颔首。



    “一点墨,你真的变聪明了。而且,今天飞上来也不费劲了。前天,你过来时侯差点把头撞在玻璃上,把自己撞昏。”白毛大鸡先是邀请自己一同进餐,现在还会说谢谢。就算卫霄骗自己,也知道一点墨的变化十有□□确实与自己的经书有关。卫霄只是没想到,自己默写的经文会这么有用。



    “咯咯。”一点墨扫着翅膀,仿佛在认同卫霄的话一般。



    卫霄放下一点墨,让它站在写字台上,他弯腰把大白鸡弄洒的水擦干净,随后才坐下发问。“一点墨,你今天跟元墨纹出去过,对吗?”



    一点墨眨巴着小眼儿,点头。



    “有没有出小区啊?就是走到外面去,人很多的地方去。”卫霄怕一点墨听不懂,详细解释道:“大马路知道吗?有车子,喏,就是这个。”卫霄翻开练习簿上画着的轿车,送到一点墨眼前。



    一点墨歪着小脑袋,傻乎乎地斜视着练习簿上的轿车。



    “是不是看不懂啊?”卫霄觉得自己让大白鸡当间谍,有些异想天开了。不管大白鸡有多聪明,它还是一只大白鸡呀。



    “咕咕。”一点墨忽然把脑袋转向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霄,点了点头。



    卫霄见状,忙追问道:“什么意思?是出了小区,看到马路上的车子了。还是,看不懂?看不懂的话摇头,出去了就点头。”



    一点墨又点了几下脑袋。



    “那元墨纹是不是去见人的?”卫霄想了想取过笔,趴在桌子上开始涂鸦,画了两个人面对面说话的样子,并招手让一点墨凑近了看。“有没有这样?就是在外面跟人说话,说了很长时间。”



    一点墨张了张短喙又闭紧,好像真的在回忆一般。它沉默了片刻后,方亮起小眼睛,对着卫霄摇了摇头。



    卫霄倒是疑鸡不用,用鸡不疑的性子,既然一点墨说没有,他便不多问了。转而把话头移向另一边道:“那元墨纹在家里的时侯,有没有和别人说起过我?”



    “咕咕,咕咕。”一点墨扑棱着翅膀,激动地点着小脑袋。这一点,眼前这个给自己喂闻着很香,吃了很舒服的好人之前反复跟它说过的,所以它记得特别牢。



    卫霄蹙起小眉头道:“是和谁说的?孔知心?就是那个,我叫她奶奶的人。”



    一点墨左右晃动着脑袋,表示与元墨纹说话的人并非孔知心。



    “那肯定就是闻镶玉,元墨纹叫他闻老爷的那个。”



    “咕咕。”



    果然,他没猜错。卫霄看着不住地冲自己点头的一点墨,继续询问道:“他们说我什么啊?”



    “咕——!”



    卫霄瞧着那双可怜巴巴的绿豆眼,知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何况,一点墨还不会说话。卫霄咬着下唇,细思稍息后,摸了摸怕自己责怪,垂着脑袋的一点墨,轻声道:“你知道他们说我的时侯,说的是好话,还是坏话么?”



    一点墨扭头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才点了下脑袋。



    卫霄突然想到大前天在窗外偷听到的谈话,福至心灵般的说道:“是不是元墨纹想收我做徒弟啊?”



    “咕咕,咕咕。”听到卫霄的话,一点墨猛地跳了起来,不停地拍着翅膀点着头,好像在用身体力行表示着自己很激动,激动于卫霄说得这么准。



    “元墨纹真的这么说啊?说想让我做他的弟子?”



    “咕咕。”



    从一点墨处,再次得到了肯定答案后,卫霄抱起大白鸡,抚摸着柔软的白毛,边细思道,元墨纹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想收他为徒的打算了。那究竟是像元墨纹说的那样,觉得他的根骨好,还是与和尚一样发现了他的奇异之处呐?



    卫霄缓缓摇首,他每天都要去幼儿园,与元墨纹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对方和他说话时都是和颜悦色的,比孔知心强多了。卫霄不知道元墨纹的到来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数,可不管是什么变故,他都不能束手就擒。也许,卫霄心道,他还得给闻君耀打个电话,至少,不能让闻镶玉决定自己的去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