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吃经书
    “咕咕。”一点墨轻轻啄了下卫霄的小胖手。



    卫霄抬起下巴望了眼时钟,九点半了,一点墨晚上放风的时间结束了。卫霄抚摸着大白鸡的脑袋,叮咛道:“我给你吃经书的事情,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就是元墨纹也不能说,知道么?”



    “咕咕。”



    “嗯,知道就好。”卫霄板起小脸道:“要是你跟别人说了,我就不给你吃了。”



    “咕咕,咕咕!”一点墨听了卫霄的话,急得拍起了翅膀。



    “好了,别动。只要你不说出去,我还会给你吃的。”卫霄一边安抚着炸起绒毛的大白鸡,一边又嘱咐了它几句,让它继续盯紧元墨纹,最好寸步不离。



    啪嗒。



    一点墨离开后,卫霄拉上窗户,笑着脱下被大白鸡弄湿的睡衣,又去浴室里冲了个澡。洗完澡躺在床上,卫霄想起方才与一点墨的问答,就忍不住发笑。让一只鸡做间谍,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但不管一点墨有没有带来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总算聊胜于无吧。



    卫霄摇了摇小脑袋,暗地里为便宜爸爸叹息了一下。闻君耀虽然对他忽冷忽热的,但他对闻君耀还是有些好感的,说到底,他不是闻君耀的儿子,更不是小孩子。他从未想过从闻君耀,或是闻家这里获得多少的好处,只要给他一点,卫霄就满足了。



    卫霄不认为闻君耀是饲蛊人,但有一点确实让他挺在意的,就是自己与闻君耀重逢的那夜,对方头疼的在床上打滚。卫霄心道,会不会闻君耀也被人下蛊了?只是一个下在腹部,一个下在脑袋里?这么想着,卫霄觉得闻君耀如果能回来一次倒也好。若真是中蛊了,元墨纹能救就让他救。要是元墨纹没办法的话,他可以悄悄把掺了经书纸灰的水给闻君耀喝下去,不管怎么样,总应该有些效果的。



    想到当日闻君耀疼到用脑袋撞床头板的样子,卫霄就感觉有些心虚。他知道自己默写的经书对人有好处的事,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结果,其间收了闻君耀不少的好处,却没有给对方任何的回报,有违于他平日的处事原则。卫霄板着小脸,不自禁地咬了咬下唇,暗中告诫自己要在这几天里多写一些经文,以备不时之需。



    “你胡说什么呐?我知道你是被蛊虫的事吓傻了,可也不要把谁都看成下蛊的人好不好?”闻镶玉自然也怀疑闻君耀,但这种事摊在元墨纹这样的外人面前说开,只能丢自己的脸,闻镶玉首次为自己娶了个没脑子,又不懂看人眼色的女人感到后悔。



    “你……”



    未等孔知心出言争辩,元墨纹抬手打断她的话头,询问道:“你们中蛊的时间不长,最多在入院前的一星期之内。这段时间里,闻少爷在家吗?”



    孔知心挑起眉梢,疑惑地瞥向元墨纹道:“他大半年没有回来过了,也就上个星期天在医院里见过他。这和是不是他下得蛊有什么关系?”



    蠢货!叫她不要说了还说,怕别人不知道她是傻子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闻镶玉气得恨不得伸手抽孔知心两巴掌,但未免在元墨纹面前失态,只得强压火气,沉声道:“元天师不是说了嘛!只有养蛊人才能给人下蛊。在我们入院前的七天里,君耀都在潭石市,怎么可能给你下蛊啊!”



    元墨纹微微颔首道:“闻老爷说得对,下蛊的时侯,必须由养蛊人超控蛊虫钻入目标物体内。最远也得在百米之内,太远的话会让蛊虫失控。这还是附蛊,若是本命蛊的话,还要近上一半的距离。因为,本命蛊更容易不听话,一旦失去控制便会反噬其主。听你们的意思,闻少爷当时不在市内。如果是这样,那下蛊的事一定与他无关,回不回来便不重要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偷偷回来过。”



    孔知心说的很小声,闻镶玉只听到她在嘀咕,冷冷地瞪了一眼。卫霄、元墨纹却是听到了孔知心在说什么,卫霄一早便知晓孔知心与闻君耀之间的矛盾,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倒也不奇怪。但元墨纹对闻家并不熟悉,此刻脸上虽未显出什么表情,心底难免有些鄙夷。



    面前的两人连儿子、孙子都怀疑,那他们还能相信谁?反过来说,他们同亲近之人的关系都闹得这么僵,怪不得有人会给他们下蛊了。但这些都不管他的事,他来帮忙不过是拿人钱财□□,加上,他很想知道闻镶玉等人究竟是吃了什么东西,才能把已入腹的蛊虫在短短几天内给生生克死了。



    闻镶玉等人吐出来的死虫他看过了,是古书上记载的一种叫‘朝天香’的蛊虫。这种虫子极为难缠,就算知道有人中蛊也救不了。因为这虫会躲,喂药吧,它躲到人脑中去。针刺吧,它钻到肠道间去。任你手段百出,都治不了它,甚至把蛊虫逼到绝地的话,它会把满身的毒液融入血液之中,带着寄主一起消亡。而且,并不仅仅是‘朝天香’这种蛊虫如此,其它的毒虫亦是这般鱼死网破的本性。



    所以,自古除蛊,都是要先把蛊虫引出体外,才能设法解决的。大多利用蛊虫性淫这个特点,找只母蛊把寄主体内的虫子牵出来。但这个方法有许多的惊险之处,比如,要找母蛊必先找到养蛊人,养蛊人岂是这般容易找的?既便找到了,对方愿不愿意救人还是两说。最后千求万求求得养蛊人答应出手,还得看他的道行比不比得上给寄主下蛊的那个人。若是不及,那他引蛊的时侯,寄主体内的蛊虫不出来不说,可能会叫被故意催发淫性的母蛊失控,反陷入寄主体内去交合,还会在寄主体内产子。



    这么一来,寄主除蛊不成反受其害,运气好一些的,今后常年躺在床上给蛊虫当养料,但人总算活着。多数人,则在子蛊孵化后,被活生生的吞咬,直到肠穿肚烂都还未必能咽下那口气。而这次事故中的闻镶玉几人,虽听说当日肚子疼得打滚,但比起成功除蛊也会缠绵病榻的寄主可谓幸运得多了。



    因此,元墨纹对孔知心、闻镶玉几个把‘朝天香’克死的原因非常感兴趣。元墨纹觉得对方应该是吃了什么,才会克死蛊虫的,但也不排除其它的可能性。不过,这样的事可遇不可求,元墨纹倒也没有多执著。令他心喜的是,就算到头来查不到线索,这次也没白走。闻镶玉的那个孙子,根骨实在是好,他该用什么方法让闻家人同意他把这个孩子收为弟子呢?闻家不缺钱,也……



    “元天师,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辛苦了。不如我命人送你去卧房休息一下,再下楼用晚饭如何?”闻镶玉提议道。



    在元墨纹起身离开前,卫霄慌忙抱着大白鸡开溜,跑到别墅后的庭院里,装作和大白鸡玩耍的样子。



    “咦?”



    卫霄想把乌骨鸡放在地上,没想,大白鸡用爪子紧紧地抓着他的绒线衫,并不停地点着头,像啄木鸟似的啄入他的衣兜,每啄一下便昂起脑袋,衔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吞。



    “你在吃什么啊?”卫霄左臂环抱着大白鸡,右手朝乌骨鸡正一张一合的喙上轻拍了一掌,接着把手伸进口袋,捏到一张被扯破的经书纸片。



    不会吧?卫霄惊愕地俯视着怀里的乌骨鸡,前后左右细细的打量了几遍,心道,难不成如今手里抱着的,真是从别墅的厨房里逃出去的大白鸡?可是,就算是那只乌骨鸡,它为什么会吃自己口袋里藏的经书纸片呐?因为动物的鼻子特别灵,知道这是好东西么?就像那天半夜里来偷袭他的蛊虫般被吸引住了一样,连他这个目标物都顾不上,反而爬去看经书了。可惜,蛊虫吃不了,佛经是专门克制邪祟之物的。但是,书页上又充满了灵气,蛊虫简直就如飞蛾扑火似的昏了脑袋,最终丧命于经书之下。



    “咯咯,咯咯。”一点墨用亮晶晶的小豆眼,眼巴巴地瞅着卫霄,一副想吃又不敢擅自去啄的样子。末了,还用自己的小脑袋蹭蹭卫霄的下巴,每蹭几下便仰头看卫霄一眼,万分执著地恳求卫霄给自己喂食。



    “阿嚏——!”



    因为白毛大鸡头上的绒毛扫过卫霄的鼻尖,卫霄鼻子一痒,打了遇到乌骨鸡后的第二个喷嚏。卫霄单手搂着乌骨鸡,取出裤袋里的手绢擦了擦鼻子,低头间刚好瞧见乌骨鸡那馋涎欲滴的模样,灵机一动道:“你听得懂我的话吗?”



    “咕?”白毛大鸡听到卫霄的提问,眨巴着圆溜溜的豆眼儿,歪着脑袋定定的注视着他。



    “原来听不懂啊?”卫霄故作遗憾地垂下头,嘀咕道:“那就算了,这个经书可是好东西,不是谁都能吃的。”



    “咕咕,咕咕,咕咕!”一点墨猛地扇起翅膀咕咕乱叫,一边奋力地点着小脑袋,那股紧张劲儿,仿佛怕卫霄不知道它在回答之前的疑问似的。



    卫霄心下喜出望外,脸上却没有泄露一丝喜色,只是抱着一点墨往角落处走,站在相对比较隐秘的地方,低声道:“好了,我再问你一遍,你能听懂人话么?”



    “咕咕。”乌骨鸡这次不敢装傻了,卫霄一问赶忙点头。



    “你想吃经书对不对?”卫霄粉嫩的小脸笑得像狼外婆一样。



    “咕咕。”一点墨的头点得如同小鸡啄食一般。



    卫霄清了清嗓子,压低嗓音道:“我先问你啊,你是不是我们家逃出去的大白鸡啊?”



    一点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