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遮脸
    “怎么还不到?”



    卫霄收回望着窗外的视线,低头看了眼手表,六点四十分。冰@火!..汽车差不多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却还没有到沈宅,附近的环境倒是越来越偏了,应该已经出了市区。卫霄原本就沉甸甸的心,愈发的不安了。



    沈家虽然比不上闻家,但也算是有钱人,在市内怎么可能没有房子?那为什么对方要把见面的地点,定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呐?难不成,沈万才真的生了病,在郊区疗养?卫霄低着头,眼中的神色不停地变幻着。今天星期四,明早还得去学校上课的,但幼儿园每天要在八点前到校的,他能赶得及吗?沈家、闻家无论哪方,都压根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吧?



    “大概还要开二十分钟。小少爷有什么事吗?”司机从后视镜内打量着卫霄,唯恐他提出想要去厕所之类的要求。幸亏,卫霄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开车。



    其后,一路无语,总喜欢闹腾的一点墨,早在卫霄的抚摸下睡熟了。卫霄透过车窗往外看,后面还跟着一辆轿车,上面应该坐满了闻君耀请来的守卫,加上此刻位于他左手边,与副驾驶座上的保镖,一共有七人。卫霄心道,要是沈家真藏着养蛊之人,七个保镖哪里够看?就不知道,那些藏在暗中保护他的人有没有跟来了。



    “小少爷,你看,我们到了。”司机转着方向盘,冲前方的建筑物点了点下巴。其实,既便没有司机的提醒,卫霄也看到了。一幢灰白两色的别墅耸立在山腰上,被周围常青色的乔木簇拥着,格外的显眼。房子的式样略微保守,窗子开得比较小,房顶是圆锥形的,从远处眺望,有些像古老的城堡。别墅的四周是大片大片的树林,来去的路只有一条蜿蜒的盘山通道。



    砰啪。



    车子驶入铁门,停在花园内的喷水池旁。保镖快步下车替卫霄拉开车门,卫霄抱着一点墨跨出车厢时,挺着肚子的沈惠茹扶着女佣的手从别墅内出来,昂着下巴走下门前的阶梯,以充满厌恶的目光扫视着卫霄,不耐烦地说道:“怎么现在才来?天都黑了。”



    “夫人……”



    保镖想开口解释,被一脸怒色的沈惠茹打断。“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跟着管家到房间去,晚饭什么的都给你们准备好了。还有,这里不是闻家,晚上最好不要乱走。至于你。”沈惠茹冷眼俯视着卫霄道:“跟我来吧。”



    卫霄身侧的保镖一左一右跨上一步,挡在卫霄的身前道:“不知夫人要带小少爷去哪里?闻少爷吩咐过我们,只要小少爷出门就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沈惠茹一直深恨于丈夫对闻天傲的重视,此刻听保镖这么说,心头怒意更胜。她环视着身前的保镖们,蹙眉怒喝道:“难道他在我们沈家还能出什么事么?你们看见了吗?我就要带他到那栋房子里去,那边才是主人休息的地方,这里是佣人住的房子。”沈惠茹冷哼一声,瞧着保镖的神色充满了讥嘲,一边指着百米外,陷入树丛中的别墅,由于附近的松树林太过茂盛,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别墅的一角。



    卫霄不清楚闻君耀是不是真的移情别恋了,不过,就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事实,卫霄大概也明白是为什么。沈惠茹真的很不会说话,她的话刻薄的让站在她身后的管家都拧起了眉峰。既便保镖确实要听雇佣者的话,甚至可能为了保护雇佣者,而付出生命的代价。但雇主不管在心里怎么想,至少明面都十分客气的,哪会说出沈惠茹这般打脸的话?卫霄悄悄摇头,暗道出轨的男人最令人不齿,但沈惠茹这样的女人也叫人同情不起来。



    “闻少爷说……”



    “不管君耀说过什么,这里我说了算!”保镖似乎还想据理力争,怎奈还未说出口,便被沈惠茹掐断在萌芽之中。话毕,沈惠茹伸出左臂托着后腰,抬腿朝不远处的别墅走去,路过卫霄身边时,眯起眼冲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立刻跟上。



    “小少爷。”保镖不放心卫霄,但这里不是闻家,他们的权限更小了,当下只能看卫霄怎么选择了。



    卫霄从保镖的眼神中看出了对方是想要自己下令,如果自己硬要他们陪着的话,他们就会硬闯。可是,眼下他都进了沈家走到门口了,不进去显然不可能。而且,卫霄也不愿打草惊蛇,再者,饲蛊人要是真的在树林内的别墅里的话,保镖去也没有什么用,反倒可能死在蛊虫手中。思及此处,卫霄仰首吩咐道:“你们就留在这里吧,明天早上我会过来的。”



    “是,小少爷。”保镖没有异议的领命。在来乌俞市之前,雇主就跟他们说过,不管小少爷要他们做什么,事情又多么不合理,也必须照他的话去做。就像现在,小少爷让他们不要跟,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得听令。



    “把你手里的东西也给他们。”沈惠茹走了两步,看到卫霄手里抱的乌骨鸡,忍不住颦眉道。



    闻言,卫霄停滞脚步,装作赌气的孩子似的嘟起嘴巴,满脸不愉地凝望着沈惠茹道:“怎么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许啊?爸爸派来保护宝宝的人不能跟着,还不让我抱大白鸡,这里真是我外公家吗?要是不喜欢我来的话,我走好了。”说罢,卫霄转身往后走。



    “你给我站住!”沈惠茹扭过身子,怒喝道:“外公生病了,叫你来看一次,你弄出这么多事来干什么?我大着肚子你没看到啊?万一你的鸡有什么病,传给我和你外公怎么办?你爷爷、奶奶是怎么教你的,啊?真是的,怎么有这么不懂事的人啊?我……”



    卫霄当作没听到沈惠茹的话,继续往车边去。怎奈,才走了几步便让管家拦住去路。五十左右,浑身上下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管家欠身赔笑道:“小少爷,你可别怄气,老爷还在等着你呐。”



    “我要抱着这只鸡过去,也行么?”这不仅是试探,卫霄亦不放心把一点墨留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而且,一点墨有翅膀,若是真遇上什么事的话,拉开玻璃窗让一点墨飞出别墅通知保镖也是一个办法。



    管家颔首道:“当然可以。”



    “老居!”若不是沈惠茹此时身子沉重,几乎气得跳脚。



    管家上前两步,凑向沈惠茹耳畔,低声道:“三小姐,老爷、夫人在等你们吃饭呢。”



    有一肚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话想训斥的沈惠茹忽然想到什么般的咬了咬牙,转过脚跟往前走,没再和卫霄多说一句话。倒是管家向卫霄做了个请的姿势,让女佣带着卫霄跟上沈惠茹的脚步。



    卫霄在保镖们同情的目光中,步入树丛来到林间的别墅前。树林内非常的安静,只听到卫霄几人的脚步声,走了约摸五、六分钟,一座三层高的别墅矗立在卫霄眼前,卫霄感觉这栋房子要比刚才看到的别墅新的多,应该才盖了两三年的样子。就在卫霄观察房屋的构造时,沈惠茹踩上阶梯进了大门,卫霄快步尾随而入。



    “待会儿见了人,要叫外公知道吗?”沈惠茹进门后没有走远,好似故意等着卫霄赶上一样走得很慢,等卫霄来到身边时轻声提醒道。



    卫霄不知道沈惠茹是什么意思,但仍是点头答应了。沈惠茹好像就想和他说这句话般的,刚说完便与他拉开了距离,三步并两步地转入了客厅。



    “来来来,让我看看,都长这么大了!”



    “外公好。”



    “好好!”



    卫霄方走进大厅,就被沈万才招了过去。沈万才拉着卫霄的胳膊,上下打量着他的同时,卫霄亦在端详对方。沈万才的脸色蜡黄,眉宇间有一股黑色的病气,仿佛是真的生病了。卫霄口呼外公,沈万才满口答应地拍着他的肩膀,怎么看都是副关心、疼爱外孙的模样。



    “你外婆就不用我介绍了,这是你舅舅沈俊文。”沈万才指着对座沙发上的男人为卫霄介绍道。



    “舅舅好。”卫霄笑看着坐于旁侧的男人,点头打招呼,眼角的余光却偷偷打量着名义上的外婆方美玉。



    “你就是天傲吧?长得可真好啊!来,这个给你。”沈俊文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见面礼,放在茶几上推到卫霄身前。



    卫霄仿佛腼腆的孩子,踌躇着不知该不该收下礼物,最终只能局促地看向沈惠茹。沈惠茹没有给他任何的提示,还是沈万才开口,才让卫霄接过了沈俊文给的见面礼。



    “爸。公司明早有事,我先回去了。”沈俊文送完礼就要走,好似等到现在就是为了送出这份礼物一样。



    “吃了饭再走吧?”方美玉劝说道。



    “不了,吃饭的话回去的时间太晚了。爸,我走了啊!”沈俊文朝卫霄挥了挥手离开客厅后,沈万才也在女佣的搀扶下起身,拉着卫霄的手一起到饭厅进晚膳。



    卫霄把一点墨放在身畔的椅子上,边陪沈万才说话边吃饭。他的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视着对座的方美玉,等方美玉舀了一勺豆腐送入遮面的纱巾内,才仿若耐不住似的询问道:“外婆为什么用手绢遮着脸啊?”



    是的,方美玉头上套着纱帽,纱帽上垂下一层层的黑丝巾把脸遮得严严实实的,非常引人瞩目。可以说,卫霄踏入大厅后的一瞬间,就被方美玉奇特的打扮吸引住了目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