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阴沉
    “你给我住嘴!”沈万才冲着越说越带劲的沈惠茹冷喝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啊?我说,你的性子是怎么回事?以前还好一点,现在怎么这么急躁啊?我问你,天傲跟你有仇吗?说的话那么难听,你当是跟人吵架呢?别忘了,就算不养在你身边,天傲也是你的儿子!我听说,君耀一直待在潭石市不回来,不会就是怕了你的暴脾气吧?”



    “你说什么呐?我可是你女儿,你怎么……”沈惠茹被沈万才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想说什么却一时间堵在嗓门眼脱不出口,恨得她的双眸泛出凶光,阴狠地瞪视着沈万才,更欲伸手往罪魁祸首的卫霄身上抽打。



    “行了,都别说了。”方美玉一把拉住沈惠茹想要挥打卫霄的手,沉声道:“万才,你是知道的,惠茹的性子本来就急,现在肚子里怀了一个,脾气就更急了,等她生了就好了。不过,惠茹啊,你也听你爸一句,哪有这么跟孩子说话的?看在我那个还没出生的外孙的份上,今天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你爸也没说错,哪个男人喜欢这种性子的女人?”



    “妈——!”沈惠茹不依地扭着身子,仿佛想据理力争,被方美玉招过女佣,命人把沈惠茹扶了下去。待沈惠茹走后,方美玉对着卫霄说了许多宽慰的话,似乎为了消解不快的气氛,方美玉重启话头道:“天傲啊,来,再给外婆外公说说你那个元伯伯的事吧。他是什么时侯住到你家去的啊?”



    “元伯伯是前几天来的。不过,爷爷说,其实我很小很小的时侯,就见过元伯伯了。”卫霄边喂一点墨吃食,边说道:“本来,我好像有块玉牌的,是太爷爷求来保佑我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坏掉了。爷爷说我什么多什么难的,反正就是怕我长不大,所以,爷爷托人求到元伯伯头上,元伯伯就把他平日里抄写的经书送过来给我。听爷爷话里的意思,好像很有用的,要我一直带在身边。”



    “经书?”沈万才奇道:“那你现在带着吗?能不能拿出来给外公看看啊?”



    卫霄抿着唇,苦着小脸蛋,装出十分为难的样子。方美玉见状,赶忙为他解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这种东西是能随便给你看的吗?要是给你看过以后不灵了怎么办?天傲,别听你外公的。来,我们继续说,你那个元伯伯是不是没头发啊?”



    卫霄用袖口为吃完桔子的一点墨擦嘴,边摇头道:“有头发的。没头发的我知道,爷爷跟我说过,那样的人是和尚。”



    “对,天傲真聪明啊,连和尚都知道。”方美玉把卫霄夸了又夸,随后问道:“元伯伯有没有教你什么啊?”



    “没有。”卫霄昂着小脑袋想了想道:“不过,元伯伯和爷爷说了,要我去给他当徒弟。外婆啊,徒弟是做什么的?”



    沈万才咳了一声,点着指头道:“这是好事啊!跟你爷爷说,一定要答应下来。”



    方美玉轻哼道:“答应什么啊?小小年纪跟他去吃苦,他那里有闻家过得舒服吗?天傲还这么小,这一去,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回来呢!”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去去去,你懂什么?”



    “我怎么不懂了?”



    “啊——!”



    眼看方美玉就要和沈万才争执起来,卫霄故意伸起懒腰打了个呵欠。沈万才看卫霄确实累了,命管家老居带卫霄去客房。卫霄抱着一点墨,拿了桌畔的纸盒子起身,有礼貌地同二老道了别,随着老屈步出客厅。在他转身背对沈万才、方美玉的那一刻,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怎么还要上去啊?”卫霄站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止步不前,昂首仰视着阶梯上的老居道:“妈妈睡在哪儿?”



    管家老居一手扒着扶手,转身面向卫霄回道:“回小少爷的话,您的卧室在三楼,三小姐因为走楼梯不方便,睡在楼下。..”



    卫霄噘起小嘴,拧着淡淡的眉宇道:“那外公、外婆呐?”



    “老爷,夫人住在二楼。”



    卫霄故意用狐疑的目光凝视着管家道:“怎么只有我一个住在三楼啊?我一个人住在上面会怕怕。我在家里也是住在二楼的,爷爷、奶奶的房间就在我隔壁。”



    管家老居沉着脸道:“小少爷,您的房间是老爷、夫人特意为您准备的,风景最好了。”



    卫霄闻言,白嫩的小脸上绽开了笑容。“管家爷爷,你是不是看我小,才骗我啊?可是,我虽然还小,但奶奶、爷爷都说我很聪明的。你看,现在都这么晚了,天都黑了,还能看见什么风景啊?明天一早,我又要去幼儿园上课,也来不及看风景。那住到上面去,还有什么意思啊?”



    “这……”管家老居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有力的反驳,方欲劝解,卫霄把脸撇到一边不看老居,表示自己生气了。“我不要住在最上面,要是不行的话我回去好了。反正,我已经看过外公了。”



    三楼即是别墅的顶楼,无论出了什么事,都很难逃生。何况,听老居的意思,三楼上只有他一个人住,至少,沈家的主人都住在楼下。如此一来,对方若是有什么歹心,要设计他就更方便了吧?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住到三楼去。当然,养蛊人在沈家的话,他现在这么做极可能打草惊蛇,但卫霄相信,就算没有这一出,想害他的人照样会提防自己。



    小孩子有任性的权利,不管老居怎么的苦口婆心,卫霄一概不听。最后,管家只能妥协,主要还是怕卫霄真的一走了之,或是闹到沈万才、方美玉面前不好收场。



    啪嗒。



    “这是俊文少爷的房间。”管家老居转着手把推开房门,按下吊灯的开关。



    “舅舅的房间?舅舅平常就是住在这里哒?”卫霄顺着暖黄色的灯光打量着房间内的布置,眼前的空间要比他在闻家的卧房小一些,但地上铺着精致的羊毛地毯,家具更是清一色的赤金黄花梨木,看上去十分的高档。



    管家点头道:“是啊,俊文少爷平日就住这间。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过,他刚刚回市里去了,房间空出来了。要是小少爷不想住楼上的话,今晚睡在这里吧?”



    卫霄蹙起眉峰道:“没有别的地方可以睡了吗?”



    “是的。”管家抬手朝走廊内一挥,解释道:“老爷和夫人的房间在最东面,旁边是洗澡的地方,很大,能泡澡,小少爷睡觉前可以去试一下。再过来就是老爷、夫人、俊文少爷各自的书房、还有会客室、更衣间、厕所,实在没有空余的房间了。”



    卫霄挑眉道:“那楼下呐?”



    对于卫霄的纠缠不休,管家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耐烦,仍是耐心的回答道:“底楼只有一间客房,让三小姐睡了。其余的房间,都是下人睡的。”



    “妈妈以前肚子没有大起来的时侯回来,也是住楼下的客房么?要是姨妈她们一起来呢?”卫霄安抚着大白鸡,一边笑看着老居提问。



    管家因卫霄的聪慧暗暗心惊,嘴上依然不动声色地回道:“小姐们的卧房都在三楼,楼上除了三位小姐的房间还有两个客房。这次请小少爷来,夫人把其中一间收拾好了,给小少爷当卧室。以后,就专门留给小少爷住了。老爷、夫人都盼着小少爷常来玩呢!”



    “噢,原来是这样啊?”卫霄苦着小脸,抿了抿唇瓣道:“不过,我一个人睡在楼上还是会怕的。”



    “是我顾虑不周,忘了小少爷还小,没有提醒老爷和夫人。”管家老居微微摇头,脸上布满了歉意。



    卫霄举起拿着纸盒子的手,摆了摆道:“没什么啦,反正我就来住一天。那晚上我睡在舅舅这里好了,不过,被被要换掉。”



    管家总于松了口气般的满面堆笑道:“小少爷放心,就是您不说,我也会让人换上新的被子、被单。那小少爷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现在就让人给您换?小少爷也可以先去洗澡……”



    “我坐在这里,等你给我换好被子我再洗。”其实,卫霄今夜根本不准备上床睡觉,但戏要做足,才说出要换被子的话。



    管家听卫霄这么说,打招呼道:“既然这样,您坐,我去去就来。”



    “嗯。”卫霄走到门边,目送着管家离去,边观察着橘红色灯火下的通道。别墅内的走廊把二楼分为南北两面,他眼下所在的卧房位于走廊的西北角,出门右转便是楼梯。遇到危险逃命方便,但反过来说,要是有坏人找上门也容易。这是难以两全的问题,况且初来乍到,他实在想不出扬长避短的方法。



    卫霄放弃钻牛角尖,继续打量房内的构造。长廊的东侧到西边的尽头处,约有四五十米的距离,和闻家的别墅大同小异,唯一显眼的区别就是窗户开得小,没有落地窗,便是阳光充足的早上,或许也照不进多少的光线,走廊内要开灯才能保持亮堂。另外,沈家似乎很喜欢地毯,无论是客厅、卧房、还是走廊内,都铺着彩绘地毯。由于房子里的色调比较深浓,铺上地毯后没有给人高贵的感觉,反而有些阴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