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生死关头
    地震,地震……卫霄刻意压制自己不去想保镖如今的惨况,抱着一点墨在昏黑的房间里绕着圆桌踱步,小脸紧绷,面色阴沉的可怕。就在卫霄想放弃思考,策划怎么逃离别墅时,脑海中忽然窜过一道灵光,如闪电般的劈开了混沌的思绪。



    地震的时侯,因为想救人也要自救,所以在险境中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能力,骗闻君耀、封侯等人说自己可以看到鬼,从而躲避危机。这些事沈惠茹是亲眼看见的,并对他的异能非常的排斥。从新峰大厦逃生后,沈惠茹状态不好被送进了医院,方美玉很可能去探病了。而沈惠茹向来喜欢跟方美玉诉苦,一定会把他的秘密、地震中遇到的所有的事,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的母亲。



    作为饲蛊人的方美玉听了沈惠茹的话,会想什么?一个能通灵的孩子,一双可以看见鬼的眼睛,是不是表示他得天独厚呢?卫霄联系前世各种类型的,其中不乏有养小鬼、人肉饲蛊、炼孩儿丹之说。很可能方美玉把他当作了奇货可居的东西,觉得自己对她,或是对她腹中的蛊虫有利,就像图元星上灵童的传说那般,是块进补的‘唐僧肉’。若是他猜想的没错,方美玉的做法也就不奇怪了。



    因自己的假设,卫霄的身子隐隐地颤抖着,他怀中的一点墨眨巴着小豆眼,昂首仰视着环抱着自己的小人,流露出担心的神色。一点墨蹭了蹭卫霄发抖的手背,似乎在安慰不知是害怕、紧张、愤怒、还是激动的他。



    卫霄随着一点墨的动作低下头盯着大白鸡,心头不禁浮起疑惑,元墨纹说,一点墨能感受到蛊虫的存在,别说养蛊人,就是与饲蛊者有接触的人也能有所感应,并立刻以叫声提醒大家注意。可是,他们入沈宅以来,一点墨都没冲沈家人叫过一声,亦没有警惕的反应。那么,到底是他猜错了,还是一点墨根本不是元墨纹以为的灵宠,而只是一只刚刚生出些灵性的白毛大鸡呐?



    卫霄有十分的把握,自己先前的猜测不会离谱到哪里去,那元墨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失误呐?难不成,他根本没见过灵宠?可闻镶玉对元墨纹恭谨的样子,分明对方来头很大啊,怎么连这点见识都没有呢?再者,闻镶玉不管怎么说也是闻家人,人品如何先不谈,眼界还是有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带回来一个骗吃骗喝的人,并叫对方蒙在鼓里的。这样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图元星上没有灵宠。所以,当元墨纹看到机灵的一点墨时,便以为它便是传说中的灵宠了。



    卫霄心道,这个误会可真是大了!要是一点墨真是灵宠,那天在宴会上定能探知沈俊文的不对劲,那他们今天也就不必自投罗网,以至于害死无辜的保镖了!卫霄真是恨不得把元墨纹抓起来毒打一顿,半吊子不可怕,最怕的是他自作主张,自以为是!想到可能丧命的保镖,卫霄心里又恼又怒,又怨又愤,正无所适从之际,忽然听到怀里的一点墨张口尖叫。



    “咕咕!咕咕咕!喔喔……”



    一点墨猝然间毫无预警的惊叫起来,卫霄吓得一下子捏住了一点墨的尖喙,生怕让沈家人,特别是方美玉听到。卫霄发觉一点墨身上的绒毛都炸了起来,刚欲问怎么回事的时侯,耳畔传来一阵嘘嘘嗦嗦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源头并不在房间里,而是……卫霄猛地蹿到窗户边往下看,漆黑的丛林内、杂乱的草地间、细密的枝丫中、乃至叠叠层层的树叶上都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并像蚂蚁回窝般的朝别墅处聚拢。



    天色昏暗,若非卫霄有这样一双眼睛,大概也只能感应到外面的树林里有动静,但究竟是什么便不知道了。然而眼下,卫霄清楚地看到其下如蚯蚓似的蛊虫,仿佛刚从冬眠中清醒般的,迅速地攀爬起来。那种密密麻麻的样子,使卫霄看得骇然的同时,泛起鸡皮疙瘩。



    原来是这样!方美玉把体内的子蛊都散到树林里去了,布了一个有进无出的局。蛊虫不仅可以拦住想出去的人,而且,还能充当方美玉的眼睛,为她探敌。他就说呢,保镖就算过来看他,也肯定是偷偷进树林的,而且依保镖的身手,能那么容易被方美玉发现吗?但有了蛊虫的帮忙就不一样了,就算一只苍蝇飞过,只怕也有几百双躲在林子里的眼睛看到了。



    卫霄忍不住责怪自己,他跟着沈惠茹进林子的时侯,周围寂寥无声,现在想来哪个树林会这么安静的?可能原本在林中的小鸟啊,老鼠啊什么的都被蛊虫吃掉了,才会连一点异响都听不到。可惜,他当时竟没有注意,要不也不可能陷进来,还害了送他来的保镖。但他现在就是再自责,也已是于事无补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如今要想的是,自己该怎么逃出去。



    卫霄单手搂着一点墨,抬起左手看了一下时间,十点二十分。时间虽然不早了,但一般来说总要到半夜,或是在确定想对付的目标睡着之后再动手吧?为什么现在就开始发难呐?就在卫霄想不明白的当儿,一道嚎叫声从林中传来。



    “啊——!”



    诶?有人?卫霄扭头往发声处望去,却见元墨纹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木剑,木剑像风火轮般的转动着,好几次险险地挡住了蛊虫的袭击。但跟着元墨纹一同前来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好些人被弹跳着偷袭的蛊虫钻到了身上,正拼命的扯着衣服拍打,有几个守不住的,更是疼得倒在地上打滚,结果反而招来了躲在草地里的蛊虫,蛊虫越聚越多,凄厉的叫声亦越来越大,可人却再也没能站起来。



    “啊,啊,啊——!”



    “救命——!”



    “走!快走!”



    元墨纹边打边退,那些蛊虫好像有意识的把他们往别墅边赶。卫霄暗道,难怪养蛊人等不及了,原来是信号弹把元墨纹他们招来了。看来,闻镶玉他们也不是没有准备的,晚上送他来的时侯,下面的这些人由元墨纹打头悄悄跟在他们后面,并商定以信号弹作为进攻的通知。因此,信号弹拉响后,元墨纹他们就打过来了。只是,卫霄瞧着元墨纹脸上难看的样子,深知他轻忽了蛊虫的能耐,亦暴露出了他的束手无策。



    “撒粉!快——!”



    元墨纹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的人飞快地取下肩头的麻袋,抽开扎着袋子的麻绳,猛地倒提起麻袋往两旁倾倒。大片大片鲜红色的粉末从麻袋中飘出,大多覆盖在泥地上,也有粘在人身上、脚上和树杈上的。



    唆唆唆唆……



    一刹间蛊虫急退,但也没逃远,在三米外包围着元墨纹等人,却没再进攻了,倒叫元墨纹等人松了一口气,但接下来元墨纹又为怎么逃出林子烦恼起来。



    看来,元墨纹还是有点手段的。卫霄看着蛊虫被赶走,暗暗点头。只是有些疑惑,不解于元墨纹为什么直到有人伤亡后,才让人取出麻袋中的东西。卫霄哪里知道,一来,是元墨纹没有想到方美玉会把蛊虫散到树林里。而且,他刚发现不对劲时,原是想往林外逃的。可是,朝外逃的时侯,蛊虫疯狂的进攻,一下子死了不少人,在改变方向后,蛊虫的攻击才减弱下来。另外,他本来是准备拿麻袋里混着鸡血的雄黄对付养蛊人的,谁知眼前的蛊虫就把他逼到了这样的地步。元墨纹心知,今夜的事不能善了了,只怕一个疏忽性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元墨纹等人在林边与蛊虫对持,卫霄则站在窗畔考虑着自己该怎么办。现在别墅门外肯定挤满了蛊虫,卫霄以为,自己用经书贴在身上,那些蛊虫可能就不敢近身,应该出得了包围圈。但是,出去之后呢?他帮不帮元墨纹他们呐?不帮的话,必定良心不安。但他出手的话,秘密就曝光了。而这些秘密,却是他赖以活命的根本。一时间,卫霄凝视着窗外的人群,进退两难。



    吱吱吱唧——唧——!



    怎么回事?因为麻袋里洒出来的粉末而静下来的蛊虫为什么又闹起来了?卫霄垂首望去,竟是管家带着女佣们冲出了别墅,手里捧着脸盆,脸盆里装满了水,不用说也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不好!快开枪!”



    闻家请来的帮手虽没元墨纹眼厉,却也知管家等人来者不善,此时又逢生死关头,佣兵和保镖也顾不得手下留情了,元墨纹的话声方落,就拔出手枪冲着狂奔而至的人群扣下扳机。



    砰砰砰!



    既然有手枪,为什么不早点□□?卫霄见状暗自腹诽,他不了解的是,闻镶玉雇来的这群人可不是两年前地震那天闻鼎虞请来的特种佣兵,虽说他们也握过手枪、打过靶子,却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洗礼,反应自然比不上身经百战的兵王。霎那间遇到蛊虫的袭击,哪里想得到拔枪?何况,就算他们想那么做,蛊虫也不会给他们那个时间。再者,天这么黑,蛊虫又细小,没有暗中视物能力的他们要怎么瞄准目标开枪?总不能胡乱扫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