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死敌
    方美玉那疯狂与决绝的声音,每一句都清楚地传入了卫霄的耳中,他听到了,可始终没有睁开双眼。冰@火!..卫霄和方美玉没相处过几次,除了今晚,两者间甚至没说过话,但卫霄却很了解方美玉。



    方美玉说自己为了沈惠茹,才对闻天傲、闻家豪下咒的,卫霄根本不信这种说法。方美玉因为要保住自己的青春,保住自己的命,让蛊虫钻入外孙女朵朵的体内,吃了她的精血不说,这会儿连亲生女儿、女儿肚子里还未出生的胎儿都没放过,可以说丧心病狂。就她这样自私自利的性子,如果没有一点好处的话,怎么可能让自己付出偌大的代价去下咒,仅仅是为了维护女儿的婚姻呢?



    从整件事中可以看出,方美玉这个人虽冷心冷情,但非常理智,很有脑子。她当初嫁给沈万才的时侯,沈万才肯定对她不错,可沈万才一旦出轨,方美玉不仅没去挽回,而且毫不拖泥带水地给沈万才下了蛊,让他永远生不出孩子,并拉着沈万才的情妇设下李代桃僵之计。这么一来,即便沈万才死了,只要她掌握着这个秘密,继承沈家财产的私生子,也不敢亏待她。



    而方美玉没有选择离婚的原因,不只是财产的分割和她不善经营的问题,这年头就等于地球上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离过婚的女人是被人看不起的,会说女人抓不住丈夫的心,没用。更别妄想离了婚嫁给更好的男人了。



    何况,这次失败的婚姻,对长得十分漂亮的方美玉来说,必定是深沉地打击,让她根本无法再相信任何的男人。所以,方美玉不愿离婚,她既然已经失去了丈夫对她的感情,就要紧紧地抓住沈万才的钱,好好享受优厚的生活。



    不过,前提是沈万才没发现自己被戴绿帽子。虽说,方美玉和沈万才的情妇都会保密,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为了以防万一,方美玉需要一个保障,一个就算沈万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被自己除掉后,也能确保自己往后依然过着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的好日子的条件。



    但方美玉能靠什么,求得这份保障呐?靠蛊虫,显然不可能。方美玉的蛊虫是不能控制人心的,无况,大面积的控蛊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的,方美玉付不起,也不敢这么做。那么,她还能靠什么呐?是了,她还有三个女儿。但出于对沈万才厌恶的关系,恨屋及乌,方美玉对自己给沈万才生的两个女儿并不好。因此,她只能在小女儿沈惠茹身上下功夫。



    巧合的是,方美玉赋予厚望的沈惠茹被闻家这样的大世家挑中了,并且顺利的成了闻家长子长孙的媳妇。假如沈惠茹在闻家站稳了脚,并只有她能生下闻家的继承人,就意味着自己没有后顾之忧了。为此,方美玉出手了,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下咒会让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使得她因精血的迅速流逝而无法驯养体内的蛊虫。为了按下蛊虫的骚动,亦是一念之差下,叫蛊虫偷偷钻入朵朵的腹内杀人取食,填补自己的亏损……



    对方美玉这样不择手段的人,卫霄怎么敢大意?眼下,他同方美玉已是不死不休之局。方美玉嘴上说得好听,其实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立刻除掉自己。所以,无论对方说什么,卫霄都不可能停下口中咏诵的经文。刚才,他之所以住口,是因为不明白方美玉追到客厅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照理说,方美玉知道他手上有克制蛊虫的经书,在沈万才没有杀死他的情况下,应该避免同自己碰面,直接逃跑才对,怎么会来自投罗网呐?心中存疑的卫霄为了仔细观察方美玉,弄清她的心思,二来,也不想把方美玉逼急了,才故意停止念经,掺合到方美玉和沈惠茹两人之间,挑拨她们母女俩的矛盾,使对方露出破绽的。



    目前,一切都在卫霄的掌控之中,就连方美玉想拉着他同归于尽,像壁虎般的倒攀到墙上,他都猜到了。主要是方美玉来客厅时,底楼的地上已经燃起了火海,厅堂内、走廊中到处都是金黄色的火焰。而方美玉的肚子里全是蛊虫,倘若她是脚踏实走来的,必然早已被火焰缠上了。因此,卫霄听到头顶上传来的厉喝声一点也不吃惊,他一早就知道方美玉必定会临死反扑,所以,方才得知对方如自己所愿般的吞下从沈惠茹脑中逃窜出去的蛊王之后,马上回到火海中诵经,就是为了这一刻。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滋滋滋滋滋……



    方美玉以蛊虫的推力把自己掷向卫霄,并于下坠的途中喷出腹中乱窜的蛊王,令其与周边的蛊虫一同‘射’向发声处。方美玉以为就算蛊王没能弄伤闻天傲,起码也会使对方手忙脚乱,再不济,后脚自己整个人这么压上去,狠狠地掐住闻天傲的头颈,命没死的蛊虫用最后一丝力钻入他的肚子……方美玉僵滞的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冷笑,她也要让对方尝尝蛊虫入腹乱窜的滋味。



    从蛊王跳出沈惠茹的咽喉,重入方美玉体内,到方美玉出声哀求无果,最后拉着卫霄一起赴死的这段时间说长不长,但若是想躲的话,也足够卫霄逃出别墅了。可卫霄好似入定的苦行僧一般,双手合十,在火焰中不住地念着经文,当大悲咒念完,卫霄改诵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六字真言,刹间响彻整个大厅。



    卫霄没有睁眼,而双眸冒出火光的方美玉又看不到的是,在她从楼顶掉落的瞬间,由卫霄洒落的血液转变而成的血色红莲正慢慢的盛开。一片、两片、三片……百片,薄如纸页的千瓣红莲纷纷舒展开深红色的花瓣,露出其中没有一丝瑕疵的白玉似的莲蓬。客厅内本就飘逸着醉人的清香,而此时,这股香味随着红莲的怒放,由淡至浓。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血色的红莲位于厅堂内的火海之中,熊熊的火焰包裹着莲花烧个不停。然,红莲非但没有衰败的迹象,反而开得更盛了,妖娆地展现着自我的风致,并顺着卫霄嘴里吐出的佛号声微微摇摆,每颤动一下,千百片花瓣上就闪现出一**的金光。光芒仿若水波般凝而不散,一丝一缕的交织纠缠着荡漾开来,渐渐地编织成一张巨型的大网。



    这些虚无飘渺的金色线条织就的‘渔网’,以卫霄所在处为中心高高隆起,呈拱圆型。把墙顶落下的蛊虫、方美玉刻意喷出的蛊王、连同她整个人都挡在了网外。按理而言,方美玉被蛊虫掷出快如炮弹,但此刻看着却犹如慢镜头般的,缓缓掉落于网中,不知是时间被放缓了,还是红莲开得太快,巨网一蹴而成,把方美玉跌落的速度比下去了。



    “唧唧,唧唧,吱吱——唧——!”



    “啊啊,啊……啊——!你,你杀了沈万才,啊啊……还刺死了惠茹,唔啊,疼啊——!现在又烧死我,啊啊唔,啊……你害了这么多人命,不管念多少的经,都永远成不了佛,成不了佛!哈哈哈……啊啊——!我等着你,我在下面等……啊——!”



    明明是以虚线织成的大网,却毫不费力地承托着方美玉和所有的虫子,甚至,没有一条蛊虫能从网孔中钻入其下的空间。方美玉、蛊虫在金色的‘渔网’上不住地翻滚,好似一条条被网起的游鱼,因为脱水窒息而绝望地跳跃着死亡的舞蹈。方美玉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失败的,但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置身于‘渔网’中的痛楚,就好像把她放在烧得通红的铁锅里,她每一个翻身,每一次移动,贴着‘渔网’那一边的身子便疼得令她恨不得立时死去。



    当然,在临死前,她要用自己所能做的一切的方法来打击闻天傲这个死敌。她就算死了,也不能让对方好过。她要闻天傲痛苦着活着,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天!



    方美玉嘴上痛快了,但事实上却被‘渔网’烤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想逃开,却无处着力,只能一次次本能地拿手去撑,用脚去踩,又一次次地摔落,贴在滋滋地冒着白烟的金色巨网上。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卫霄好像没听到方美玉的话一样,不紧不慢地继续念着佛号。房内充满了‘南无阿弥陀佛’的回音,非常宏亮,亦十分的悠远,仿佛不是从卫霄的口中传出的,而是由他体内深处的魂魄一字一句咏诵出来似的。



    红莲开得更艳了,以千千万万根金线编织的‘渔网’愈发的璀璨,其上挣扎的蛊虫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方美玉凄厉的惨叫声也渐渐地听不到了。而且,她那千疮百孔的身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融。就在方美玉的肉身化为焦炭的一霎间,闭着眼睛的卫霄看到了,看到了缠于网中的方美玉哀呼着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