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衰败
    时间不多了,他要早点做出决定。.元墨纹等人之所以没有支援,很可能是闻镶玉不明当下的形势,不敢再让人过来送死,说不准,就算他加钱命人过来,对方也不愿来。但等天亮了,肯定会有人前来一探究竟的,他没有多少时间犹豫了。



    一点墨,他是不会交给元墨纹的。当然,也不能把它带回闻家。留在自己身边,只怕比让一点墨跟着元墨纹还危险。唯一的方法,就是把一点墨放到山林里去,幸亏沈家的别墅就靠着森林,不远处便是连绵的山岳。这种地方,几十年以后也不会开发,只要一点墨躲进去藏好,被人发现的机率不大。卫霄以为,让一点墨习惯自己捕食的生活很难,但比起人心的险恶,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卫霄思来想去,如今这个方法是最好的。也许,一点墨并不喜欢,可是,他不想再看见一点墨受伤了。对自己下蛊的人虽然死了,但在幼儿园里被一点墨抓伤的人是谁?他随时会曝光的身世,将引发什么样的震动,还有那藏在暗中不怀好意的唐慕钧,又会针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卫霄都不敢肯定。他不能带着一点墨去冒险,更不能让人发现自己的弱点。所以,一点墨必须走。



    蹙着眉宇的卫霄抱起一点墨,一边从背包里掏出备用手绢,翻开平铺在身旁。地板上的无名之火,已在不知不觉中熄灭了,卫霄弯腰捡着白玉似的莲子,很快就把十二颗莲子都搜集起来,放进手绢里。随后,卫霄把手帕像系小包裹似的扎紧,留下两角缚在一点墨的颈项中。卫霄不清楚莲子有什么作用,但想来应该是好东西,而且,不管有没有用,给一点墨留个念想也是好的。



    收集完莲子,为一点墨备好了小包裹,卫霄站起身环顾四周。血色的红莲同火海一起消失不见了,客厅内没留哪怕一丝的印记。沈惠茹的尸首倒在房门口,卫霄扫过一眼便移开了目光,从单肩包里取出打火机,弯身烧起地毯,并沿着左侧的墙壁一路引燃几处窗帘,之后步向门边,方抬腿跨过沈惠茹的尸身踱出门外没两步,卫霄又急忙回头,探身拔出沈惠茹头顶上的军用匕首。



    看到手中的匕首,卫霄想起方美玉吞下蛊王后的惊愕表情。方美玉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刀会刺向沈惠茹的脑袋而不是肚子。实则,卫霄几乎要被方美玉骗过了,但那时沈惠茹拼命地想冲入火海,但她的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往火焰的反方向去,从沈惠茹的神色中可以看出,她对于无法掌控自己的双腿是多么的惶恐。



    观察到这件事的时侯,卫霄的心猛然一窒,他感到其中有古怪。卫霄觉得要控制一个人的行动,蛊虫就不应该在腹内,而是在脑子里。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但凡事都需要冒险的。卫霄以为比起肚子,蛊王在沈惠茹脑袋中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刀刃的轨迹中途改变了方向,扎入了沈惠茹的脑壳内。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方美玉不知道的是,为了使她掉以轻心,卫霄故意没有拿出令方美玉忌惮的经书纸页,他用的是自己伤口上流出的鲜血。刀锋刺入沈惠茹脑袋的那一刻,他的血液便沿着刀纹和伤口渗入了对方的脑海,缠上了躲在沈惠茹脑中的蛊王。卫霄觉得即便再重来一次,在这件事上,他也未必能做得更好了。



    卫霄边想,边揉着一点墨在别墅底楼内到处放火。因为,房间里到处铺着地毯,所以火势很快扬了起来。卫霄略略思索了片刻,解下空荡荡的背包丢在了客厅内遍布着火苗的沙发上,又走到玄关处,从沈万才的尸体边拿起原本盛着尿液的水壶,把水壶也抛入了火场之中。卫霄站在大门边,往室内张望,感觉没有遗漏任何一处会使来者捉到把柄的地方后,按下打火机,点燃沈万才的衣物和其身下的羊毛地毯,看着对方卷入火焰中,方开门闪出了别墅。



    树林内寂寥无声,卫霄以为元墨纹等人兴许在千万条蛊虫的夹击中都倒下了,甚至可能此时正性命垂危。但卫霄仍然不敢大意,他闪出了房门后,紧贴着墙根迅速地挪向与元墨纹等人反方向的东侧墙面处,以房屋为遮掩物,提步蹿入幽深的丛林中。



    树林里很黑,但对于能在暗中视物的卫霄来说,想前进没有任何的困难。卫霄深知自己的时间有限,他不能抱着一点墨走多远,起码要在五点之前回去。但卫霄又想尽力让一点墨躲远些,因为极可能之后,闻家的佣兵和警察都会来这里追查,毕竟,沈家人和他们的佣人几乎都在一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间死绝了,这可是大案子。何况,沈万才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说方圆百里,附近几十里地总要翻一翻的,说不定还会牵来警犬追凶。



    卫霄并不是没想过自己就这么抱着一点墨离开,他也确实不愿再回闻家了,想躲到唐慕钧这些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不知道的地方去生活。但他如今只是个五岁的小孩子,没钱没户口的,他能到哪里去呐?万一路上碰到人口贩子怎么办?这么一来,他或许只能像一点墨一样躲进大山里去。可一点墨能吃虫子裹腹,他行吗?天热的时候还能找水果充饥,那冬天呢?



    再者,他的衣服就这么一套,又正在长身体。过不了多久,身上的衣服就穿不下了,到那时要做野人么?是的,卫霄没忘记封侯,如果自己去找他的话,对方一定会帮自己一把的。可是,卫霄不想再把对方扯入危险之中。因为冯耀春的关系,唐慕钧、闻君耀他们顺着这条线,必定早就找到了他身后的封侯。若是自己不见了,封侯、刘赫等人肯定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卫霄暗道,自己已经够倒霉了,何必把那些对自己好的人也卷进来呐?



    而且,以他现今的脚程,没走到市区给封侯打电话,就会在半路被警车追上了。到时,他这个明明应该在沈家,却自己走回了乌俞市的孩子要怎么解释自己离开的因由,又该如何去编造沈家别墅内发生的一切呐?与其被当成疑犯审讯,卫霄还是更愿意被当作被害人慰问。



    目前的情况是,元墨纹和佣兵们整个夜里都在和蛊虫对战,只要他们其中有一个活着,蛊虫的事就瞒不了人。幸运的是,他们对别墅内的事一无所知,而知道真相的人,除了卫霄自己,永远都无法开口了。而最妙的一点是,方美玉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十有□□,她会被视为这次凶案的主谋。因为,管家老居等人被蛊虫操纵的事,除了方美玉这个主人,又有谁能如此容易地给他们下蛊呐?无况,她在这么微妙的时刻不见了踪影,怎么看,都有重大的嫌疑。



    对了,还有在晚饭前离开的沈俊文,他也是将被怀疑的嫌犯之一。而自己,只要装可怜,没人会认为他这个五岁的小孩子,会在这个凶案中占有什么举足轻重的地位。不过,眼下连沈惠茹都死了,无论凶手是谁,他人都会有一个疑问,‘卫霄,他凭什么活下来?’不管是在警察,还是闻家人眼里,他这个唯一逃生的活口都非常的惹眼。卫霄抿着唇暗思道,他得好好想一想,到时候该怎么说,才能顺理成章地解开对方的疑惑。



    卫霄抱着一点墨快步穿梭于林间,约摸走了半个多小时,周围的树木开始密集起来,左右俱是参天大树。虽是冬日,但仍枝繁叶茂,把上方的天空都遮盖住了,卫霄得时不时地回头,并在不起眼的地方做个暗号,才不至于迷失方向回不去沈家。接着,卫霄昂起脑袋挑目仰望着四周,查探着附近可以容一点墨藏身的地方。就这么停停走走,约摸又行了半里路,终于让卫霄找到了一个相对而言较为满意的地点。



    此刻,卫霄的左手边有一棵需两人合抱的大树,可惜树木虽大却已经开始衰败了,树杆从根部开始裂开,似乎被虫子蛀空了只剩下半厚不薄的一层表皮。缝隙是狭长形的,开口并不大,仅仅能勉强把一点墨塞进去。卫霄把怀抱的一点墨轻轻放在身畔的草丛里,从边上捡了跟枯枝,往裂缝中扎了几下试了试深浅。里面的空间不小,便是十只一点墨都能容下。



    随即,卫霄奋力地摇的动起树枝,把缝隙中的边边角角都扫了一遍,未见有什么虫子爬出来,方抽出杆子,仔细看了看两头。树枝的尖端上没有沾上泥水,也没有小虫,倒叫卫霄放心了些许。想了想,卫霄丢开树枝,咬咬牙撩起袖管忍住恶心感,把手探入大树蛀开的缝隙中,一点点地抚摸着树杆的里侧,除了有些凹凸不平和少许的碎屑,未有其它的东西。



    卫霄想脱下外套塞入缝隙中垫在树洞底部,却又怕自己的气味,会引来警察的猎犬,只能按下这个主意不提。卫霄抱起一点墨柔软的身子,紧紧地揉了好半晌,才不得不把它送入裂缝中。一点墨的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卫霄想跟它告个别,有很多叮嘱的话想对它说,但时间不等人。



    卫霄摸着一点墨的小脑袋,轻声叮嘱道:“等身体好了,躲到山上去,别来找我,外面都是坏人,知道么?一定要好好躲起来,被人抓住,他们会吃掉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