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瞒不了多久
    小刘感觉闻君耀父子间的相处有些奇怪,做爸爸的人来见受伤的儿子,没有一句宽慰的话。而作为儿子的闻天傲受了这么大的罪,见到父亲却不哭不撒娇,只是乖乖的吃晚饭,简直不像个五岁的孩子。但小刘还没成家,觉得没有对比不好妄言,所以只是保留了这份观点,心道或许是有钱人家的父亲与孩子的相处方式与众不同吧。



    “天傲是吧?还记得我吗?你这么一点大的时侯,我还抱过你呢!”见闻君耀只顾喂饭,没有为她和沈馨芳介绍的意思,站于床尾的沈杏梅勾了勾唇瓣扯出一抹微笑,抬起手朝卫霄比划着说道。



    此刻,室内最尴尬的无疑就是沈家姐妹了,她们不请自来,来得又匆忙,更没想到会这么巧合地遇上闻君耀。当时,沈馨芳、沈杏梅只是想碰到可能守着闻天傲的女佣或者看护,把自己来看外甥的消息传入闻家人的耳朵里罢了。因此,连探病的礼物都没有带,想着反正闻君耀也看不到,不如日后再补上这份殷勤。可现在双手空空的入病房,实在让她们狠狠地丢了一把脸。尤其在卫霄一次次看向她们的疑惑眼光下,简直不知道要把手脚放在哪里才好。



    不得已,沈杏梅打破了沉静,但若是没人应声的话,恐怕会更加难堪,幸亏卫霄根本没在意沈家姐妹有没有送礼的小细节,见对方与自己打招呼,乖宝宝似的瞅向正给自己喂粥的闻君耀,眼里充满了询问。



    “那个穿蓝衣服的,是你的大姨。站在她旁边的,是你的二姨。”闻君耀一边说话,边给卫霄喂食,介绍沈家姐妹的时侯头也没回一下,让沈杏梅、沈馨芳两人颜面大失,十分的窘迫。但她们忌惮着闻家的势力,又对闻君耀有所求,只能把怒意压在腹中,不露丝毫的恨意。



    卫霄知道闻君耀和沈惠茹的关系并不好,何况是对她的姐妹了。卫霄不清楚对方是不是真的来看自己的,但显然,闻君耀没有把她们放在眼里。卫霄暗暗摇头吞下嘴里的鱼片粥,瞧着沈家姐妹那僵硬的笑容,昂起下巴喊人。“大姨、二姨好。”



    “哎,天傲真乖!”



    “真是好孩子啊。可惜,妹妹没福气……”



    “咳咳!”



    沈馨芳刚要用沈惠茹的死,来引出闻天傲对母亲的想念,从而让闻君耀记起沈惠茹的好,对她们也客气点。没想,话才启了个头,就被妹妹沈杏梅暗中在腿上扭了一把,要不是冬天衣裤穿得厚,只怕她要疼得叫出声来了。沈馨芳莫名其妙地瞪视着身畔的沈杏梅,哪知沈杏梅此时心中正恼着自己。



    沈杏梅明白沈馨芳用沈惠茹说事,是想提醒闻君耀,他的宝贝儿子是她们的妹妹沈惠茹生的,是她们的亲外甥。就算看在闻天傲的份上,闻君耀也该对她们客气些。但沈馨芳没看出来的是,闻君耀对沈惠茹的感情不深。要不,也不会这么落她们的脸了。何况,闻君耀是谁?是闻家现今的掌家人,掌控着国内国外的数百家公司,不到二十五岁就拥有几十亿身价的富豪。在这样的人面前,还是放聪明点服软的好,无论以沈惠茹的死,还是用闻天傲去逼他,都不是好主意。



    一直观察着沈家姐妹的卫霄,把对方的小动作收入眼底。他对沈馨芳、沈杏梅来看自己的事有些质疑和防备,生怕对方也像她们的母亲方美玉一样养着蛊虫,或在沈家的案子里也凑了一脚。不过,方美玉那样狠心的人毕竟少数,而且,蛊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养的。卫霄暂时没在沈杏梅两人身上发现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么疑点,干脆歇了心思,没再把事情往坏的方面想。



    “天傲,粥好吃吗?”因为气氛太压抑,小刘忍不住用指尖抓了抓脑袋说笑道:“这粥的味道太香了,我还没吃晚饭,再闻下去恐怕肚子要叫起来了。”其实小刘并不需要卫霄来作答,只是想调节一下氛围,当看到卫霄转向自己后,冲着他挥了挥手。



    “慧莲。”闻君耀把调羹塞入卫霄的小嘴,边吩咐道:“去看看附近有什么饭店,多订几个特色菜,让他们送六人份的饭过来。大家都还没吃饭吧?今晚就将就一下。以后有时间,我再请各位好好吃一顿。”



    “是。”



    慧莲方要领命而去,被通红着脸的小刘一把拦住。小刘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解释,好半晌,才在小钟诧异的目光中开口道:“我只是开玩笑的……”



    “我没开玩笑。”闻君耀斜视着慧莲道:“还不快去。”



    慧莲不再迟疑,推开小刘挡在自己身前的手臂走出了房门。



    “这,闻先生……”



    闻君耀收回视线,没再看小刘的窘态,继续喂卫霄喝粥,边说道:“待会儿饭菜送来了,大家一起吃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谢谢你们这几天来对天傲的照顾。”说罢,瞥了尴尬的小刘一眼。



    听了闻君耀的话,小刘更不好意思了。女医生方才说的那番话,分明是在向闻君耀告状,说他们不会照顾病人。如今,闻君耀不怪他们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敢收什么谢意啊?小刘真是恨不得朝脸上抽一巴掌,让自己牢牢记住这个多嘴的教训。



    “我就不吃了,我自己带饭了。”小钟两三步走到一角的矮桌旁,从桌面上拿起个大饭盒扬了扬,笑着说道。



    小刘方欲点头附和,说局里有事,自己要早些走时,被闻君耀抢了话头。“怎么?热汤暖菜还比不上你的冷饭吗?”



    闻君耀无形间的气势压得小钟、小刘不敢再说什么拒绝的话,一时间房里的气氛阴沉的可怕。就在这个时侯,卫霄笑望着小刘道:“警察叔叔还在啊?”



    小刘给了卫霄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卫霄没有在意,仿佛突然想起什么般的冲闻君耀说道:“对了!爸爸我跟你说哦。刚才警察叔叔拿了块玉牌给我看,这么大,是白的。装那块玉牌的盒子是舅舅给我的,说是见面礼。那天,我忘了看盒子里面的东西,不知道他送给我的是不是这块玉牌,爸爸能给我问一下吗?”



    “玉牌?”闻君耀双眉微凝,沉下脸道。



    闻君耀真是一点就透,卫霄心道,对方应该已经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了。卫霄对玉牌的骤然出现,非常的在意。他觉得玉牌的背后,肯定藏着他不知道的秘密,而这些秘密很可能把自己卷入危机之中。所以,卫霄隐晦地试探着闻君耀,反正不管他此刻说不说,玉牌的事也瞒不了多久了。



    就在闻君耀沉思之际,沈杏梅盯着卫霄,颦眉询问道:“天傲,你说的舅舅是谁啊?”



    “我想,他说的是沈俊文先生。”



    沈杏梅看了眼帮卫霄作答的小刘,冷着脸道:“沈俊文不是死了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沈俊文死了?怎么死的?和那天夜里的事有没有关系?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炸昏了脑袋的卫霄急忙垂下眼帘,生怕有人看出自己眼中的惊疑之色。



    “当然是他死前把东西交给孩子的。”小刘边说,边揣摩着沈杏梅等人的神色,暗中做着计较。



    “那就是说,当天沈俊文也在现场咯?”沈杏梅追问道:“那你们怎么说他死在街心路的花环公寓里呐?”



    小刘双臂环胸,看着激动的沈杏梅挑起眉梢道:“沈俊文在吃晚饭前就离开了。”



    听到这里,被妹妹狠狠捏了一把后,终于缓过疼痛的沈馨芳忍不住说道:“你怎么知道他真的走了呐?说不定沈俊文是杀了爸和妹妹才开车回市中心的。”



    “时间对不上。而且,他杀人的动机在哪儿?”沈家姐妹只知道沈万才、沈惠茹、家里的佣人都被人杀了,方美玉失踪,而沈俊文也在当夜隔着几百公里外的乌俞市内暴毙,但对于之中的具体细节一无所知,小刘也不准备告诉她们。



    “说不定,他是想把爸手下的公司尽快拿到手。”尽管沈馨芳也明白自己话中的牵强,但仍不遗余力的抹黑着沈俊文,把他往疑犯的方向推。因为,这个结果对沈馨芳而言是最有利的。假如沈俊文是凶手的话,消失的方美玉便成了被害者,杀人犯女儿的称号就不会扣到她的头上,夫家亦不会因此觉得丢脸,从而冷待她。



    小刘摆手道:“沈小姐不用多想,这些是我们该去分析的事。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



    哆哆哆。



    “我……”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沈馨芳,被敲门声阻断了话头。小钟跑去开门,慧莲带着一连串提着食盒的人入内,对方有条不紊走到房里的方桌边,把食盒中冒着热气的小菜小心翼翼地摆上桌后,没一点声响地退出了房间。



    “少爷,晚饭已经备好了。”慧莲站在桌畔,看着给卫霄喂粥的闻君耀回禀道。



    “嗯。”闻君耀微微点了点头,把最后一勺鱼片粥喂入卫霄口中,复又抽出隽装左心处口袋内的手绢,替卫霄擦了擦嘴。“吃饱了吗?”



    “饱了。”



    闻君耀起身俯视着软乎乎回应着自己的卫霄,为他整了整靠枕,柔声道:“我先去吃饭,吃完了给你洗脚。”



    卫霄摇着小脑袋道:“不用洗,脚上都是纱布。”



    闻君耀闻言,掀起棉被往内看了一眼,随后为卫霄压好被子,揉了揉他的光脑袋才拉着椅子坐到方桌边,招呼众人动筷。小刘等人哪敢不给闻君耀面子,只得硬着头皮入座,拿起筷子端起饭碗,食不知味的吃着昂贵的菜肴。倒是沈杏梅在饭桌上与闻君耀说了不少的话,如若有酒,指不定还要敬上几杯。



    卫霄目无焦点地望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想着沈俊文的事,感觉骨子里凉飕飕的冷得慌。沈俊文死的蹊跷,卫霄不知道他究竟是因为完成了幕后黑手给他的工作,把玉牌交给自己后被灭口的。还是方美玉曾在他肚子里下蛊,在养蛊人死去的同时,被腹中折腾的蛊虫咬死的。但不管是何种原因,他都可能已经失去了这条有价值的线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