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别无选择
    吃过晚饭,饭店派出的专员收拾了碗筷,沈杏梅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当房内挂钟的时针指向八点,沈家姐妹起身告辞,并与闻君耀敲定后天到公司约谈,随后由小刘开车送她们回饭店.原本小刘也想送慧莲一程的,但由于闻君耀决定留下来守夜,所以作为贴身秘书兼女佣,以照顾闻君耀为第一要务的慧莲自然没能离开.



    卫霄而今身处的单人病房很大,约摸有三十个平方.从房门入内,一眼就可以看到南侧墙壁上的两扇大窗户,位于左手处的窗边放了一张病床,床头左右两旁各有一个矮柜.床尾处搁着张方桌,桌畔散着几只折叠椅.而离病床三步处,则摆了张躺椅,是警察小钟晚上休息的地方,躺椅右方还配备了只矮桌,专门让留守的警员放茶杯,饭盒等私人物品的.



    虽说病房内的东西不少,但仍有许多闲置的空间,起码还能塞上几张床.闻君耀环顾着室内,须臾后招过慧莲,吩咐她去值班室问问还有没有躺椅,如果没有的话,打电话买两张钢丝床过来,当然床上的用品要配置齐全了.领命而去的慧莲没让闻君耀等多久,不过十分钟,就看到护士推着两张医用床进房,床上已经铺好了雪白的床单和干净的棉被.甚至,还送来了新脸盆,新毛巾等等的梳洗用具.



    因为明天还要早起的缘故,闻君耀在慧莲倒来热水擦了脸,洗了脚后就上床休息了.警员小钟冷眼旁观着慧莲忙前忙后,而闻君耀在一旁心安理得地享受对方服侍的模样,悄声嘀咕着究竟来享乐还是当看护的抱怨中关上电灯,和衣卧在躺椅上,盖上毛毯.



    刺啦——刺啦——!



    慧莲拉上了窗帘,遮住了舒郁照入房内的白光.其后,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中,还未入睡的卫霄等人听到嘘嘘嗦嗦的脱衣声,接着老旧的铁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不多时,室内陷入了沉寂.



    卫霄躺在床上,眉峰紧锁.他不知道闻君耀为什么从潭石回乌俞市,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留在医院.卫霄可不觉得闻君耀有多么重视自己,他认为对方这么做的背后,肯定有什么原因……



    叭嗒.



    谁?



    耳畔听到锁舌闭合声的卫霄打了一个激灵,猛地清张开双眼.原来自己想着想着睡着了,卫霄咬着唇不自禁地握紧拳,微微抬头往门边张望,房门是关着的,小钟正睡在离门口不远处的躺椅上打着呼噜.卫霄稍稍松了口气,可在下一瞬,他的目光略过脚边的单人床时,忐忑的心又一下子被吊了起来.



    本该在床上躺着的闻君耀不见了,卫霄刹间汗毛倒竖,下意识地朝挂钟看了一眼,刚巧十一点三十分.随即,卫霄安慰自己说,指不定对方是去厕所了.但这话只能自欺欺人,卫霄深知只要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巧合,往往就是危机的开始.不能坐以待毙,卫霄一边告诫自己,边轻微地辗转着身子,把病房里的各个角落都扫了一遍,确定没有跑入什么危险的人或物,才小心地坐起身.



    这么一起来,卫霄不仅看到闻君耀的床位上空着,连另一张床上的慧莲也不见了踪影.到底是怎么回事?卫霄垂首自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着,边掀开棉被,并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备用拖鞋,穿上后走到门边.路过小钟时,卫霄本想把他喊醒的,但又怕眼下遇到的事和蛊虫一样无法宣之于口,只得深吸了一口气,拉开房门.



    走廊里亮着照明灯,撒出橘色的光芒,把整个楼道内照得一片昏黄.卫霄从门缝中探出小脑袋,通道中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卫霄轻手轻脚地步出病房,轻轻搭上房门却没有关合.眼前的过道很长,卫霄不知该往左还是往右,正犹豫间,忽然看到左侧走廊尽头处昏黑的角落中站着两个人,那身形与闻君耀和慧莲一般无二,却不知他们两人是谁?



    对方似乎在交谈着什么,卫霄很想知道,但距离太远,对方的声音又轻,即便卫霄耳朵灵敏,也听不到半个字.卫霄倒是想偷偷凑过去,但走廊是笔直的,两侧的墙壁上还设有塑料座椅,根本没办法挡住他的小身板.就在卫霄想放弃时,慧莲,闻君耀提步往阶梯下走去.



    他们要上哪儿去?卫霄边想着,边拔腿跟上前.一路上卫霄走得很艰难,他既不能走得过慢把人跟丢,又不能走得太快发出脚步声,还得躲躲藏藏不让闻君耀,慧莲发现自己的存在.幸亏对方走得并不远,当卫霄步下阶梯踏上标示着四楼的楼层时,方巧看见两人走进位于四楼楼道中央亮着灯火的房间内.



    四楼的走廊内没有开灯,除了过道中间那个照出灯光的房间,整条通道内都十分的黑暗.卫霄提心吊胆地往前走,很快就察觉到四楼与五楼的不同.这个楼层似乎没有病房,左右的房门上方都贴着各个科室的名牌.卫霄没有细看,快步走到闻君耀,慧莲消失的房门口,原来竟是间厕所.此时,洗手间的门已经关上了,只从房门下的空隙间透出了几缕橘红色的光线.



    要小便的话,楼上不是也有厕所吗,为什么要到楼下来?再说,慧莲可是女人,怎么会跟着闻君耀一起进男厕所呐?想不明白的卫霄蜷缩在洗手间外的阴影中,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地倾听着.[,!]房内的动静.虽然卫霄觉得偷听别人的话不好,但为了活命,为了在险境中博得一丝生机,他别无选择.



    “你半夜把我叫起来,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是慧莲的声音!卫霄心道,慧莲话中的意思是闻君耀把她喊醒了叫出门的.那么,闻君耀的目的是什么呐?卫霄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你想做什么,我不管,但别把闻天傲扯进来.“



    “你是以什么立场跟我说话的?以伯父,还是父亲的身份?你别忘了,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慧莲的声音有些尖锐,刺激着卫霄的耳膜.但,真正令卫霄蹙起眉头沉下脸的,却是两人话中的意思.闻君耀应该是在警告慧莲别给他找麻烦,而慧莲则表示他们两个半斤八两,都对自己不怀好意.



    “随你怎么说.不过,你要是再乱来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



    “哈!怎么个不客气法?像对闻天傲那样对付我吗?你明知道自己的老婆嫉妒心重,却偏偏装出一副只对闻天傲上心的样子,惹得沈惠茹一次次针对他,每天冲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摆着张臭脸,还不让人和孩子说话.那时,闻天傲才两岁,要是照着沈惠茹的意思养下去的话,早晚把孩子养废.要不是我偷偷教闻天傲说话,给他讲故事,他能这么聪明吗?现在倒怪起我来了,真是好笑!把他往死路上逼的不正是你吗?“



    藏在门后的卫霄眼瞳微缩,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



    “你的话我不否认,但那是以前.“



    “哦?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不想害闻天傲这个侄子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容易改变心意的人啊?“



    “他救过我的命,就是这么简单.“



    闻君耀说的救命之恩,应该是乌俞市大地震里的事吧?卫霄有些感慨,确实在那次地震之后,闻君耀对他的态度上好了很多,自己的要求从没被拒绝过.可是,对于闻君耀利用沈惠茹害他的事,卫霄依旧难以释怀.



    卫霄很想亲口质问闻君耀,他怎么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下得去手?但卫霄不是闻家豪的儿子,甚至只是个鸠占鹊巢的人,他没这个权利去问,也没有时间伤心难过.



    其实,他已经幸运多了,真正的闻天傲,何止比他倒霉百倍?就算他们两个没让人调包,闻天傲恐怕也会死在方美玉的诅咒下.即便方美玉的毒咒失效,他仍会被沈惠茹养废.而现实是,他们被调换了,但闻天傲到了唐家后,不仅唐兰,唐慕卿等人对他出手,连唐慕钧这个做父亲的也配合着凶手的毒计,将计就计地除去了可能暴露出自己阴谋的私生子.这么想着,卫霄心头的不忿倒去了大半.



    “你也说了,你对他好是因为他救过你的命.可他没救过我的,我为什么要改变主意?当初要不是我,他可能到今天还不会说话.所以说,是他欠我,不是我欠他.我现在想讨回这些人情了,那他是不是该把人情还给我呢?“



    “你当年对他好,不过是因为知道今后可能会利用他,甚至害死他.你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自己的心虚,想补偿闻天傲,等他出事以后,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罢了.既然不是真心的,哪有什么人情可言?“



    原来慧莲知道总有一天会对不起自己,所以才……卫霄的心遽然一沉.当初慧莲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就让卫霄觉得心里没底.如今终于知道真相了,但没料到的是,比之前自己想过的原因更加的残酷.卫霄很难受,他对慧莲是有感情的,然而对方却只把他当作一件可以利用的工具.卫霄也有些庆幸,庆幸自己被绑架而离开了慧莲两年之久.若不然,慧莲而今也许还是他的保姆,在这几年里日夜相处,感情肯定会越来越深,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必然要比现在伤心的多.



    “闻君耀,我觉得我们两个真的很像.恨一个人的时侯,千方百计地设计他去死.喜欢一个人时,又费尽心机地帮对方挡灾,就算只是在暗中帮着他,没让他知道自己的好,也觉得高兴.“



    “我不觉得我们相像.不过,像的话也没什么可奇怪的,谁叫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呢.“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