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蛊虫能操纵
    就在卫霄兜兜转转着怎么也找不到出口的时侯,乌俞市总部警局内,为了沈家灭门案而临时组织起来的警察们,正如火如荼地分析着案情

    “来来来,大家先填填肚子提提神,再继续讨论“田国庆挥手,示意提着塑料袋的小昭把袋子里的宵夜分下去

    上头对沈宅凶杀案非常的重视,给他们设了破案的期限奈何时间太短,为避免到时被局长申斥不得力,被招入调查组的警员们各个紧绷着神经,一分钟当两分钟用,不敢开丁点的小差从今晚七点开始,会议已经延续了六个多钟头了,但众人依旧挺着背脊,忍着疲乏张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分析着案情此时,组长田国庆一开口,警员们纷纷舒了口气,垂下肩膀靠在椅背上为了消解压力,有几个平日性子活跃的,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

    “田组长就是细心,这么一说,我还真饿了“

    “头,今天你请客啊“

    “这回有口福了,小昭啊,有些什么吃的“

    小昭把塑料袋放在会议桌上,从中取出吕制饭盒,一个个码在桌面上,并指着银色的盒盖说道:“我选了三种,盒盖上印着蝴蝶兰的是皮蛋瘦肉粥,那个月季的是肉丝炒面,刻着梅花的是蛋炒饭这家小饭店的东西都挺好吃的,大家喜欢什么自己选,吃完了我把饭盒还回去“说完话,小昭转身取了热水**,往坐于桌畔的警察们手边的搪瓷杯内倒水

    “强将手下无弱兵啊!田组长,小昭才跟了你两年,这细心劲儿到叫你调教出来了!你可以在她身上加几副担子了“取证组内的老鱼调侃着捞过印着蝴蝶兰的饭盒打开盒盖,边接过小刘递上的调羹,喝起香喷喷的皮蛋瘦肉粥,嘴里仍不住地嘀咕道:“你这个徒弟小刘也不错,脑子活看见我拿了刻着蝴蝶兰的饭盒,就知道给我调羹,比起我手下的两个愣小子,可会见机行事多了!“

    田国庆没有接话,从塑料袋里取了双筷子,随手拉过饭盒吃起肉丝炒面,吃了两口后,忽然说道:“现在都已经两点了,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如我们边吃边说吧“

    “也好“大部分人都点着头表示同意,咀嚼着口中的食物,看向田国庆,把松散的神智又凝聚了起来

    田国庆捏着筷子,环视着左右看向他的警员们分析道:“刚才,我们把目前知道的线索都列了出来我认为,闻镶玉没有说谎,杀死沈万才,沈惠茹的元凶,就是他口中的‘蛊虫’这东西也许是某些人刻意培养出的生物武器,但它确实是存在的大家对这个观点,认同吗“

    “田组长,我有不同的看法“入警局一年多,首次参与重大案件的乔军放下挖着蛋炒饭的调羹,举手说道

    “不用那么客气,有什么问题尽管说“田国庆挥手,示意乔军接着说下去

    乔军舔了舔油乎乎的嘴唇,看了眼坐在自己斜对面的法医和取证组的人员,发言道:“我觉得,根本没什么蛊虫,闻镶玉是胡说的,想把我们拉近误区这个案子,其实就是他让人犯下的如果真的有蛊虫这种生物武器,为什么牛法医,鱼组长无论在死者,伤者的身体里,还是在事发现场都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呐哪怕是虫子的一点细胞和体液“

    乔军比小刘晚一年进警局,两个人的年纪相仿,应该有共同话题,但小刘却并不怎么喜欢爱出风头的乔军此时,见对方提出异议,不由得反驳道:“你认为没有蛊虫,那沈万才,沈惠茹,还有躺在医院里的那些没有醒来的伤者身上的伤该怎么解释“

    “可能是一种新式武器,打入人体后会像散弹那样炸开来,到处乱钻过了一段时间,这些东西会不留一丝痕迹的自动消解“乔军看着提出疑点的小刘挑了挑眉,回道

    “你这个说法,跟蛊虫一样离奇,根本没什么优势“小刘咽下嘴里的皮蛋瘦肉粥,晃了晃调羹道:“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闻镶玉是幕后主使的话,他为什么要救那几个躺在医院里的人“

    乔军冷着脸提醒道:“你别忘了,他们可都是闻镶玉的人沈万才他们,可能就是这些人杀的杀人之后,他们再自残,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来蒙蔽我们在对方行凶前,闻镶玉肯定和他们打过招呼了,跟他们说遇到警察该怎么说话所以,就算他们醒了,我们也不能把破案的关键指望在这些人的头上“

    小刘摇头道:“你这么说不对“

    “哪里不对“乔军不服气道

    “逻辑不对啊!“小刘擦了擦嘴唇,把调羹插入皮蛋瘦肉粥里,凝视着乔军道:“假如闻镶玉是主谋,他为什么要在案发当天早上去沈家别墅生怕我们不怀疑他吗别跟我说闻镶玉是故意到现场的,就是为了让我们觉得如果他是凶手的话,一定不会把自己卷到案子里去有这个瞎想的功夫,还不如把他请来的人都从现场拉走呢,又不是没有这个时间要是当日我们到邕山的时侯,沈家别墅门口只有沈家佣人的尸首,你会把这件事联系到闻家头上吗闻家的儿媳妇沈惠茹可是带着肚子里的孩子,死在火场里了!“

    乔军不服气道:“沈惠茹带着孩子回沈家,刚巧就出了这样的事,而闻镶玉为了孩子出动了那么多人,难道不可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知道内情的沈家人都死了,所有在这件案子里留下来的活口全和闻家有关,能是巧合吗“

    “你……“

    “好了,这个话题先打住“牛法医吃完最后一口蛋炒饭,盖上盒盖,把空饭盒塞入塑料袋中,边冲乔军和小刘说道:“大家各抒己见是好的,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不用谁说服谁闻镶玉当夜没有在案发现场,他的话只能做参考而当事人闻天傲等于什么都没看到,所以,伤者和死者身上的伤口究竟是怎么形成的,还要等医院里的人醒过来才能深入了解“

    牛法医见乔军蠕了蠕嘴皮子,抬手按下对方欲出口的话“我知道你想说这些人是站在闻镶玉一边的,他们很可能被闻家人耳提面命过,知道等醒来之后该怎么回话但他们有二十几个人,人多口杂,我相信,总会让我们打开缺口的要知道,每说一个谎言,就要用更多的假话去圆谎他们现在分散在不同的病房里,每个房间都有人守着,不可能互相串供要是有人说谎,到时候口径能一致吗“

    “那要是他们在破案的期限内醒不过来怎么办“乔军握着拳道

    牛法医笑了笑道:“我问过医生了,他们说伤者体内的各个指标都回复的不错,这两天里应该会醒过来的“

    当当当!

    “好了,我们还是来听一听老田用手中掌握的证据推测出的看法吧“一直沉默的副组长宋勤学敲几下饭盒后,环视着众人,最终把视线落在田国庆的脸上

    田国庆扬了扬眉,在众人的注视下合上饭盒盖子,喝了口水道:“闻镶玉说前不久开宴会的时侯,沈万才通过沈俊文向他提出要见外孙闻天傲的事后来,我们找过当天参加宴会的客人,有很多人都听到了沈俊文的话,证实闻镶玉没有说谎也就是说,在这件事上,沈家站在主动的立场上“

    “大家再回想一下,今晚闻天傲醒来后,小刘在第一时间写下的笔录闻天傲说,他一到沈家别墅就被隔离开来,这点很不寻常根据闻镶玉的指证,跟在闻天傲身边的保镖都死在林子里了从现场,可以看到对方挣扎的痕迹和走过的路径经过牛法医的检查,确定对方是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遇害的还有,林外那间房子里的客房内,有他们几个的指纹和毛发从这些情况看来,和闻天傲说的话相符,对方的确不在他身边,让沈惠茹留在外面那栋别墅里了“

    田国庆捧着手中温暖的瓷杯,瞅着众人道:“这些人是闻君耀请来照顾孩子的,我给闻君耀打过电话,问过他一些情况闻君耀对保镖的要求是,在陌生的环境中,不能让闻天傲离开他们的视线那么,保镖为什么遇险也就说得通了他们肯定偷偷跑去位于林间的别墅,想找到要保护的目标闻天傲不幸的是,他们的行动让凶手看见了,他们成了第一批死者“

    “让我们再回头看,闻天傲与沈家人见面后,沈俊文马上就离开了沈万才给了他一份文件,要他签名但这份文件在别墅起火时,烧毁了可惜,闻天傲还不识字,不知道文件的内容而我们最大的收获是,闻天傲对方美玉的描述他清楚的告诉我们,方美玉带着面纱,理由是她在两年前的大地震中被砸伤了脸部从小刘带来的消息中可以得知,闻天傲说的是实话,沈馨芳证实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