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空间钮
    “克罗不会这么胆小吧?不像他啊,他以往的嚣张劲儿呢?难道真的在这些年中憋没了?”萨斯批评道,“你们瞧瞧,以前刚认识他时,整就是个嚣张到欠揍的小变态,现在整个人都变得闷骚了,平时一张脸板得像得了面部神经缺失症一样,一点也不像他。”

    “你们不懂,这就叫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变笨!”塞斯很有权威地说,“克罗以前流浪了那么久,从来没见他正眼看过哪个雌性,原本以为他是未成年的原因,现在看来,是没有遇到和他信息素相契的对象罢了。是吧,费格斯?”

    费格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如果他们知道原桐是纯人类,还不炸了天?不过,或许纯人类的基因信息确实很容易引起兽人强者的注意力吧。

    “我先回去了。”

    金属走道里,原桐终于开口就道,扭头就走。

    克罗斯特看着她,目光深邃,双手插在裤兜里,跟在她身后,见她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自然知道她容易迷路的性格,眼里浮现笑意,开口道:“桐桐,你走错了,是这边。”

    原桐又埋着头朝他所指的方向走。

    “又错了,是这边。”

    原桐继续转了个圈。

    等再次被人提醒走错路时,原桐心里忍不住犯嘀咕,感觉好像她一直被误导在原地转圈子啊,克罗斯特应该不像这么恶劣的人吧?

    原桐心里犯嘀咕,视屏后的人笑个半死,纯人类少女确实在转圈圈,被人耍了也不知道。但那乱转的模样,又让人觉得可爱得紧。

    克罗斯特终于上前拉住她的手,如同以往那般很自然地牵着她的手走。在她想要缩回去时,对方用了点力气,原桐便发现手抽不回来了,明明以前已经习惯了他的碰触,在森林里训练时,被他抱来抱去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却有种那只手在发烫的感觉。

    顿时头皮发麻,不敢去深想这种感觉是什么。

    克罗斯特将她送回房间里,摸摸她低垂的脑袋,温和地道:“别乱想,好好休息。”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中带着几分属于少年的清朗,仿佛先前脸红的人不是他。

    原桐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上那张精致漂亮的脸,又被刺激到了,完全想象不出长得这么漂亮好看的人是一种和人类完全无相干的智慧类人生物,而且还是蛋生的!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直到克罗斯特离开,她才木木地将门关上,然后捂住脸蹲坐在门边。

    接下来的日子,原桐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疯狂地补充缺乏的星际常识,遇到弄不懂意思的词汇,直接用翻译器,如果翻译器的解释仍是弄不懂,自己瞎琢磨吧。

    反正,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无知下去了。

    莱奇敲门进来,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了一杯果奶和一小碟点心。见原桐又抱着光脑埋头苦读,机器眼睛闪了闪,说道:“桐桐,你已经待在房间里整整看了两天了,人要劳逸结合才行,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你问我也可以啊,我是智能机器人保姆,系统里存储的知识量非常丰富,将一个幼崽教育成才完全没问题。”

    原桐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根本没将它的话放在心里。即使莱奇是机器人,但是它表现得智能聪明了,俨然就是个正常的智慧生物,又一心向着它的主人,一张嘴忽悠得人找不着找北,原桐哪里好意思问它?她怕自己再尴尬一次。

    还是自己去看比较好。

    莱奇坐了会儿,机器人保姆扫描到原桐正在查看的内容,是《星际智慧种族起源》一书,机器眼闪烁了好一会儿,又继续道:“桐桐,你和主人生气了?”

    “……没有。”

    “那你最近为什么都不见他?”

    原桐又不吭声了。

    “塞斯他们都说主人一定是对你做了不好的事情,吓到你了,让你讨厌主人了。他们说主人脾气暴躁又古怪,行事嚣张,喜欢以暴制暴,以前没少在星际中惹事,曾经还招惹过帝国的军部和星际中臭名昭著的狼蛛星盗团,迟早有一天会莫名死在宇宙风暴中,还没人给他收尸……”

    “胡说!”原桐终于忍无可忍地道:“克罗明明很好的,你别听他们胡说。”心里也对那四兄弟有点儿不满,哪里能这么乱说话的?这不是诅咒人么?

    “桐桐你还关心主人的啊?”莱奇高兴地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他了呢,因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你在避开他。”

    “……”

    原桐迟疑了下,挠了挠脸颊,小声地说:“我不是特地要避他,只是在思考。”

    莱奇的机器眼疯狂闪烁起来,“思考什么?”

    “思考纯人类是蛋生还是胎生的问题!”原桐一脸严肃地说。

    莱奇的系统卡了下,“当然是……”

    莱奇的话还未说完,便响起了一道冰冷的机械声,告诉星舰所有的成员,星舰于一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

    原桐愣了下,马上将光脑关了,然后换了一身便利的战斗服,顺便将克罗斯特为她改良的能源枪塞进战斗服中的暗袋里,又多装了几块能源枪需要用的能源块,最后接过莱奇为她准备的空间钮。

    很快星舰上所有人聚集到舰长室。

    原桐到的时候,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来到的,她伸脑袋往里面瞧了瞧,见众人站在三维屏幕前,此时三维屏幕已经切换成了星域图,可以看到黑暗的宇宙中,在乌拉尔号所停泊的位置,而乌拉尔号前面不远处停泊着一艘型号并不输乌拉尔号的星舰,再过去,便是一片荒芜的陨石群。

    塞斯四兄弟一脸兴奋,塔琪姆低头检查武器装备,费格斯正和克罗斯特说什么,克罗斯特一脸冷淡地听着。

    突然,克罗斯特侧过脸,一双眼睛安静地看了过来。

    就仿佛冥冥之中注定一样,只要那个人出现,他便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气息,那是连呼吸中都透着一种属于那个人特有的信息素,让心脏为之悸动。

    四目相对时,原桐觉得脸蛋有些发热,差点忍不住缩回脑袋。

    幸好克罗斯特很快移开目光。

    原桐蹭进舰长室,也不过去,就站在门旁边,目光一点一点地小心观察着克罗斯特,她用着自以为隐晦的目光,其实落在星际那群耳聪目明的人眼里,说不出的笨拙搞笑,俨然就像一只让人想要欺负的绒绒猫,自以为小心地窥探着主人,如果不是克罗斯特警告过,他们都忍不住想要出声逗逗她了。

    自那天克罗斯特将她送回星舰里的房间后,原桐便没有再见他。事后想想,原桐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脸红个什么,大概是因为克罗斯特脸红的样子,让她莫名其妙地感觉到那种气氛,也跟着脸红了。

    以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厚脸皮的,虽然没有怎么和异性相处,但面对他们时却从来都是坦然大方,没有什么少女该有的情怀,不管遇到什么什么事情,都以坦坦荡荡,根本没有脸红这根神经。

    事后想想,都忍不住捂脸。

    也不知道是克罗斯特想和她“生蛋”这件事情让她脸红,还是克罗斯特脸红这件事情让她脸红,反正,自那天的事情后,她觉得自己很不对劲。甚至为了搞懂“生蛋”什么的,还去查了很多资料,结果知道得越多,脑子就越糊涂,甚至觉得很多东西挺碎三观的。

    原桐觉得自己确实需要想一想自己和克罗斯特的关系,对于“生蛋”什么的,她自然是拒绝的,这就好比一个男人将一个遇难的陌生女人捡回家的目的为了“生孩子”一样,这样的理由挺让人匪夷所思的,甚至正常人都不能接受。

    以原桐正常的地球女性的思维,她其实是不太能接受这种事情。

    当然,如果这种事情,在她被克罗斯特捡回去的时候知道,她定然会考虑拒绝克罗斯特的帮助,就算最后屈服在现实中,心里也会有些膈应。可问题是,这近一年来的相伴生活,还有克罗斯特无微不致的照顾及对她的帮助,都在她心里留下很深的痕迹,所以在得知克罗斯特将她捡回家的原因时,她才没有太过难受,只是有点儿无法接受。

    直到她这两天,所查到的某些星际常识中得知,如果一个雄性对雌性说想让她为他生蛋,就是一种另类的表白的意思时,原桐又有点儿那啥了。

    所以,原桐得知真相的时间太过凑巧,又因为克罗斯特那纯情得要死的反应,反而没让她觉得太过愤怒。

    就在原桐盯着克罗斯特双目发直、失神发呆时,被人碰了下,她迷茫地抬起头,发现塔琪姆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正弯着腰看她。

    见她回神,美丽的粉红色头发女性朝她嫣然一笑,说道:“桐桐,星舰停了。”

    原桐哦了一声,这时恰好星舰接到了一个通讯请求,费格斯接受后,只见三维屏幕出现了兰弗洛斯·德普森的身影,金发少年此时的打扮和他们差不多,都是一身干凌利索的战斗服,不过颜色是偏淡金色的,显得非常有个人特色。

    “疯兽,我们已经测试过了,星舰无法通过陨石带,只能利用机甲,而且必须是七级的生物机甲才行。”兰弗洛斯·德普森严肃地说,“除此之外,还必须有机甲八级的驾驶水平才能平安通过,我们这边准备派二十人,届时他们会配合你。”

    克罗斯特点头,“我们这边一共七个人。”

    兰弗洛斯皱起眉,显然对这个数量并不满意,他的目光挑剔地看着他们,轻蔑又愤怒地道:“疯兽,这次的行动非同小可,关系着我兄长的命,你……”

    “已经足够了!”克罗斯特打断他的话,“什么时候出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