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食肉性的植物人
    “快看,我好想挖到了!”

    翁先生难以遮掩自己心里的激动,赶紧的吆喝众人快过来看。

    煤油灯忽明忽暗的灯光照着翁先生的脚下,在另外一旁干活的皮子走过来瞧了瞧,发现翁先生的脚下出现了一块石阶。继续向下挖,果然第二块第三块石阶就出现在了眼前。

    “真是这里!”皮子惊喜道。

    爷爷闻讯赶来,看了看后示意他们尽快挖出条路来,天色已经不早,我们得尽快的解决掉这件事才行。

    有了发现,众人干活的热情更是高涨,尤其是翁先生,作为文物收藏和考古发掘工作者,这两天他可真是活的心惊胆战,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发现,他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想尽快的解决掉这些麻烦。

    三人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终于是将石阶周围的土渍都清理的干干净净,顺着石阶下面是一座石门,门不高,大约一米五左右。石门的左右两侧分别有两根镶嵌其中的石柱,清理掉上面的土渍后,皮子看到石柱上面都是雕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这上面刻得是些什么图案,你们认得吗?”翁先生左手扶了扶眼镜框,右手举起手里的煤油灯仔细的由上至下仔细的看了看这两根石柱。翁先生虽说是历史考古是行家,但却发现这上面的图案自己有些看不懂,好像是些北斗星体之类的雕刻。

    “是星曜转运图!”爷爷瞪着眼睛在仔细的看了看这两根石柱后,发现这上面刻得居然是天文星法上的一些东西,这不禁让他产生了疑问,“奇怪,为什么墓穴里会有这些?”

    “会不会是因为墓主身份特殊的原因?”

    爷爷摇了摇头,认为皮子的猜测不大可能,“这个不太可能,星曜转运图属于天文历法,是天象星法的一种,墓主再怎么高贵也不可能将这种东西放在里面。除非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比如说......”

    皮子不解,好奇的问爷爷比如说什么,但爷爷也只不过傻笑了笑,告诉他们是自己多虑了而已。

    石门很厚,要想打开也绝非易事,皮子和阿成他们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是利用铁锹插进门缝那样一步步的撬开一点空间。

    这样也能勉强的进去,里面漆黑一片,借着凉风鬼嚎般的噪音一直伴随左右,不停的打乱皮子的思维。

    “我在前面带路,大家小心!”

    皮子第一个先进去,尔后众人也纷纷的从那狭小的空间硬挤了进去。

    别看石门虽小,可走进去后里面的空间却是让皮子吃惊不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墓穴里面会如此的大,微弱的手电灯光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照亮眼前的路,青石砖铺的地面上依旧平缓无碍,没有一点水汽,看样子这里面应该是设计的很好,因此才保持的如此干燥。

    “这也怪了,别看这里靠近林子江,外面的泥土都湿漉漉的,可这里一点却非常干燥,我推测这里的密闭措施做的比较好,周围的石壁应该都是经过特殊的加厚密制。”翁先生跟在皮子后面一直东张西望,心里的那种对考古的发掘**在打开石门的那一刻已经膨胀到了极点。

    暗道里面非常开阔,足足得有个三米多高,蜿蜒的道路上四人就这样一步步的小心走着,生怕里面再遇到什么机关。走了大约五分钟的路后,皮子在墙壁上发现了一些东西。

    “快看!”皮子示意众人朝着自己举灯的地方看去。

    灯光落在了石壁上,皮子清楚的看到了石壁上所刻的内容和外面石柱上所雕刻的内容很相似,石壁两侧都有,皮子的借着灯光又往前走了走,一直往里面延伸,这不禁让他起疑,而对这里自己也是越来越好奇。

    “又是星曜转运图...、..”爷爷在看了石壁上的内容后也是发出了疑问的语气。

    星曜转运图实际上是太乙术数或星象道法中的大运星曜运行图,在古代基本上属于司天监所掌握的一种预测国运或者灾难的参考星象标准,其内容涉及基本涵盖了天文星象的内容,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无所不包,其内容冗杂繁长,而这里刻得应该就是余下的内容。

    再往前走了一段发现已经接近了墓室,不过很奇怪的是皮子发现越是靠近墓室,地上零零散散的东西就越多,皮子小心翼翼的上前照着地面,发现这些东西原来是蛇蜕去的皮。

    “蛇皮?”皮子自问,“会不会跟阿成所捡到的那种是一样的?”他对比了下自己先前和阿成曾经在山上捡到的那块蛇皮,觉得这两者之间非常相似。

    “差不多应该是一样,我记得很清楚!”阿成这时候走到皮子身旁从地上捡了一块蛇皮仔细的端摩了下后,认定这应该和上次发现的那块属于同一条蛇的。

    如果真的是同一条蛇的话,皮子根据蛇皮的数量和时间来推算,那条蛇恐怕已经有了相当长的年岁,而且恐怕就在这附近潜伏着。

    一想到这里,众人皆是毛骨悚然,要说皮子和爷爷抓个鬼、镇邪妖什么的这还可以,但要是碰上了大蛇,四个人还真不好对付,只怕还没来得及跑掉就都葬身在这里了。

    爷爷镇定若闲,猛吸了口烟后就示意他们不要想那些不好的事情了。

    四人来到墓室前,墓室入口的两侧墙砖上面都有一个八卦铜镜镶嵌其中,八卦铜镜不大,也就是张开手掌般大小,不过铜镜在暗中依然能熠熠生辉,反射出古铜色的光芒,在这黑夜中显得格外突兀。铜镜的中心位置分别刻了一个“敕”字和“令”字。

    “这是什么意思?”阿成看了看八卦铜镜后,不解的问皮子。

    “八卦铜镜属于镇墓之物,你没看到铜镜上面刻得‘敕令’二字吗,这属于法令镇物,这两块铜镜肯定都是事先布过法令的,在墓中内嵌其中,就是希望通过这两国铜镜能够震慑住其余的鬼祟,好让墓主安息的意思。”皮子解释给阿成听,“内嵌在墓室入口的两侧是一种,还有一种则是嵌在棺材盖上。”

    墓室入口并没有宅门,只不过要比皮子他们走过来的暗道要低那么几个台阶的高度,下了台阶走进去后,皮子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墓室里面有股异样的气流在涌动。

    或许这应该就是地气龙脉的汇聚之地,皮子走在最前面利用手电灯仔细的照了照周围,发现这个墓室不是一般的大,估摸着算下来,得有个两三百个平方。

    墓室靠近入口的周围都是些利用泥土堆积出来的小山丘,小山丘上面还插着一些木牌,虽不知那些是什么,但如此的样子着实的让他们有些心里发麻。

    最中央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一口棺材,从大老眼望去,棺材上面还刻了一些精致的图案,虽不知上面刻得是什么,但其精致的程度皮子站在大老远都能感觉到不一般的气质。

    不过最让皮子好奇的还不是这口棺材,而是悬挂在棺材上面的一直散发出阵阵绿光的一块似石非石的东西,拿东西悬在半空,所迸发出的暗绿色的光铺满了整个石台,显得阴森的很。

    “那是什么东西,夜明珠吗?感觉怪怪的。”阿成双臂紧抱,寒噤四起。

    翁先生有些兴奋,扶了扶眼镜框后向前谨慎的稍微的走动了两步,想仔细的看清楚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看起来像是荧光石。”“荧光石就是夜光石,夜明珠是磨工后的产物。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本身会发光的萤石就不多,像这里的这块一样,能发出如此亮光如此之大的石头还真的算是稀世珍宝了。”

    一说到这,翁先生又是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脑子里对文物的追求和热爱嫣然已经让他忘掉了此时的恐惧和不安。

    不管是不是稀世珍宝,皮子倒没什么兴趣,只不过墓室里面的种种异样让他感觉实在奇怪。四人小心朝着石台走去,皮子渐渐的发现石台周围的地面上竟然也是刻着一些东西,细眼一看,则是一条似龙非龙的图案。

    种种如此的景象皮子似乎发现了一些什么,但又说不出那种感觉来。

    “对了!这不是木雕上面的那个图案吗?”皮子恍然大悟,想起了地面上所刻的就是那条舌头龙身的图案。

    爷爷也是想起了昨天那块樟木雕刻上的图案,“看样子这里应该跟跟这个蛇头龙身有什么微妙的关系,但愿这上面刻得图案不是适才咱们猜想的那条蛇......”

    “蛇头龙身?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老师傅您多虑了吧!”翁先生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这种东西是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爷爷长吁一叹,“谁也说不准,有的动物得了道成了精后就不一样了......”

    爷爷并没有过多的解释,皮子从爷爷那眉头紧锁的表情不难看出实际上他的心里还是非常担心的,只不过他不敢去想象,毕竟翁先生他们不知道这种罕见的情况。

    不知从什么地方刮进了徐徐凉风,蜈蚣丘的阵眼所聚集的地气皆是汇聚到了此处,虽不知道为何,但皮子知道肯定跟这石台上的这口棺材有关。

    石台为六角形,青石碓筑,大约半米多高,很大,几乎占据了墓室三分之一的空间。棺材木质上等,皮子不清楚是什么,而老翁有考古的经验,从口袋里取出了放大镜仔细的看了看后才断定这属于上等的金丝楠木棺材,异常的珍贵。

    棺材盖上有龙纹图样,能断定出是墓主的身份不一般,应该是皇家贵胄的级别。而且在棺材盖的最上面还刻着一行字,皮子看后,才知道这个地方原来真的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