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返回山顶
    相比较这封信而言,适才爷爷所说的那个逆天之阵如今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在这封冗长的信上说,逆天之阵的初衷便是希望以此而改变太平天国的颓势,希望在1864年紫薇飞星刚好换运的这一年能够利用这个阵法来改变华夏国运,让风雨飘摇中的太平天国能浴火重生,正基大统。

    “看样子咱们分析的还是对的,这个逆天之阵还真的是给当时的太平天国准备的。不过幸好1864年太平天国刚好是被曾国藩率领的湘军所破,那个所谓的太平天国“继承大统”的理想也根本不可能达成了。”皮子喃喃自语起来,“要不然这个‘邪教’组织还不知道得害死多少人咧...”

    (太平天国所带来的战争伤亡人数是比二战时期中国的伤亡人数多得多的。中国当代人口史学者在确凿可信的史料基础上,对此进行了重新估算,形成了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根据太平天国前后《户部清册》所载的户口数,认为从年中国人口锐减40%,绝对损失数量达1.6亿;第二种意见则将战前的人口数据与1911年宣统人口普查资料进行对比研究,认为太平天国战争仅给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湖北五省直接造成的过量死亡人口就至少到5400万,如果再考虑到其它战场湖南、广西、福建、四川等省的人口损失,那么太平天国战争给中国带来的人口损失至少在1亿以上,直接造成的过量死亡人口达7000万而中国在8年抗战时期“伤亡”人数也不过是3500万。补充一点,太平天国时期对经济、文化、人伦理性的践踏是非常残酷的,举酷刑一例,就有“硫磺点天灯、煨火煮人”等等)

    言归正传,这信上还说,在天王洪秀全垂危之时,他听取了天朝有名的谋略军师钱江的建议,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在自己“驾崩”后把“龙体”偷运到东北清妖的老巢,利用逆天改运之法撼动清廷,以此来维护太平天国的长治久安。

    “照这么说的话,这里的机关应该就是钱江设下的了。”爷爷听了皮子念的信上的内容后推断出这里应该是钱江事先布置好的。

    “这个钱江是谁?”阿成站在一旁听的懵懵懂懂。

    “这个钱江应该就是指的太平天国第一谋士钱不颠吧,这个人我听说过,有经天纬地之才,精通命理之数,可惜后来天京陷落太平天国覆灭后就出了家,好像叫‘不颠和尚’。”对于钱江这个人,由于在易学界有些名堂,所以皮子还是有些耳闻的,据说这个钱不颠在洪秀全与冯云山等人起事前曾用奇门遁甲精准预测到了他们起义的时间,连日子都不带差的,其易学功力真的让人称赞,洪秀全也因此对这个钱江刮目相看,更堪重用。

    在信的后半部分,有这么一段内容引起了皮子的注意。

    皮子看到上面有明确的记载:当年洪秀全为了防止天朝罹难,还特意的留了一手,把圣库(也就是国库的意思,但在当时太平天国中称之为圣库)的一大部分钱财珍宝都悉数的转移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以备后用,不过信中并没有交代把这些宝藏转移到了什么地方去,只留下了一句口诀。

    “太平天国有宝藏这一说一直在民间流传着,看来这是真的了,先前就有很多的历史学者考证过想解开这个谜题,可谁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儿。”

    “这个问题以后在讨论,时间不早了,赶紧先办正事吧!”

    爷爷掐灭了烟头,示意众人别忘了来到这里的初衷,得先破掉这个后患无穷的三阴阵才行。三阴阵的阵眼位置就在石台这里,皮子还没来得及看完整体内容就把信收好,走下了石台,与爷爷一起先破掉这个三阴阵。

    囚龙钉开始倾斜,皮子知道这是地气欲要冲破的预兆。

    “我们必须要赶紧时间了!囚龙钉已经支持不了多少时间!”

    皮子眼看情况开始不乐观,赶紧的从背包里取出了四道符和先前用过的那四面令旗,这四道符是鬼卜一派的法门密令,上面是用朱砂所写的“土地仙君镇地令”七个字和一个用印章印下的先天八卦图,皮子把那四面令旗按照东西南北的方向依次放在了石台上周围,四道符放在令旗旁边,待其余人都退去后,他便从包里的一个纸袋里抓了一把红色的晶状物体,口中楠楠念叨着:“有劳地君仙家助我法令,旗应天时,符接地气,阴阳二使,不可枉逆,急急如律令!”

    在等皮子念完后,他便把手中抓起的那一把红色晶状物体给朝着石台那撒去,只听“嘭!”的一声,一时间火光四射,粉尘开始密布,并迸发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彻在整片墓室中。

    红色烟尘围绕在石台上的棺材周围,白烟袅袅,经久不散。地上原先插着的那四把令旗如今也突然间变得张力十足,旗面伸开旗脚都不约而同的指向了棺材。

    四道符这个时候也开始慢慢的冒出了白烟,滋滋啦啦的声响伴随着那些红色粉尘的余烬像是起到了什么连锁反应。等过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四面令旗和地上的四道符都同时的燃烧起来,一瞬间火光凶猛的就成了灰烬。不过说来也怪,在等这些东西都烧完之后,整片墓室中开始变得安静起来,像是洪水退去后的平静一样,皮子掏出了罗盘看了看,发现罗盘的指针也开始变的平稳,没有了气场的干扰,说明刚才自己所施的法令已经有了功效。

    其实皮子适才用的方法自己都捏了把冷汗,因为这种请神相助的法门虽说见效快,威力大,但有一个最大的隐患就是容易反噬自己。倘若地气没有被成功阻止,那么刚才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出现“噼里啪啦”的声音那么简单了,而是地气溢出,造成力量反噬,从而不光是皮子,恐怕一行人都会死在刚才的爆炸中。

    不过幸好万事顺利,这才是捡回了一条命。皮子抹掉额头上刚才直冒出的冷汗,长呼了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

    “你扔的红色的粉末是什么东西?”翁先生躲在老爷子的身后有些害怕,看皮子神叨叨的心里又充满了好奇。

    “是红檀木的佛珠粉和朱砂,两者一阴一阳,是我们走阴阳做事的常用的东西。”收起罗盘,皮子走到了爷爷跟前,和爷爷商量了商量,“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现在这么晚了,大家看上去都很疲劳,等明天一早我们再来收拾掉这些残局吧。”

    “恩,也行。我这把老骨头的确是有些熬不住了,咱们还是明天再来吧。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此处不宜久留,刚才你们在找龙脉地气的时候我就去周围打量了圈,本是想找到鬼童坟的位置,可惜并没有什么发现。所以我怀疑那个布阵的钱江可能利用了这里地气的异常把鬼童坟设置在了墓穴里面。”

    “然后呢?有什么后果?”翁先生一听说要打道回府就赶紧的把能在不破坏原先摆设基础上的能拿走的东西都通通的装进了包里,主要的还是那个木匣子以及里面的几本精装书册。

    “爷爷,你注意到咱们刚进来时候旁边的那些小土丘了没?这里面地气的变化往往能够引起那些鬼童坟的异常,先前咱们已经遇到过,我当时就怀疑这里的鬼童坟不一般,现在再联系一下这些不起眼的小土丘,我反而觉得鬼童坟可能就在那!”

    说着说着,皮子指了指墓室旁的小土丘,荧光石的暗绿色光隐隐约约的能照到那里,一片片的土丘看上去真的就和坟地一样,黑绿隐隐的显得阴森至极。

    “好了,咱们快走吧!”爷爷话刚说完就率先转身朝着墓室门口走去。

    众人拾掇好东西后,也转身离开了墓室,皮子在最后面垫底。就在皮子刚迈出墓室门口第一步的时候,皮子忽然觉得自己身后背部有一种冰冷刺骨的疼痛感,那种感觉就像是冬天把双手忽然间放在冰冷的水中一样,让人本能的反应过来,朝着后面大吼了句,“谁!”

    听到皮子突如其来的叫声,走在最前面的爷爷立马转过身打着手电朝着皮子照去,“怎么了,娃?”

    “有东西刚刚在我身后...”

    皮子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身后手电筒的灯光暗处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是什么在这种灯光条件下根本看不清,与人差不多高,移动起来时而轻飘又时而跛瘸。

    “糟了,是尸影!”爷爷瞪着眼睛瞅了瞅皮子的身后那个黑影后,立即感到了不妙。与此同时,他还从自己刮在肩上的行事袋里抓出了一把朱砂,洒在了皮子身后与黑影的间隔地上。

    尸影就是诸多未生而夭的小孩的亡魂结合体,尸影通常都是多个婴童亡魂所合炼而成的,由于未生而夭的关系,所以他们的亡魂并没有鬼性,因此炼出来的东西就是尸影,如尸一样死气,如影一样若隐若现。

    炼制尸影的条件非常特殊,成功率非常低,一些阴阳术士曾以养鬼的方法来炼制,但成功率不大,不过如果条件特殊的话就例外了。比如说这次,皮子认为钱江肯定是事先布置好的,待时机一到,地气充斥而造成婴魂成精,尸影就自然而然的炼成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