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对蛇有阴影
    至于那几句口诀的意思,皮子还得花时间好好地琢磨一番才是,毕竟这上面的谶语暗号实在冗杂繁琐,自己看了不下二十遍在脑子里不停的思考都没有想出来。

    至于墓穴被盗这件事,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变故对于翁先生来说打击很大,他决定立即联系自己的那几名队友并上报给县里的文物局,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尽早的过来进行考古动作,最好是今天下午。

    决定好之后,翁先生就去了村里的小卖部打电话。整个村子除了村委有部电话外,余下的也就只有小卖部里有部老式的座机了。目送翁先生和阿成离开,皮子把信收好后就回了屋继续休息。老实说昨天的“血蠹术”让自己的身体耗损了太多的阳气,有些吃不消,即便是休息了一晚但现在看起来皮子都是挂着那副无精打采的苍白脸色,身体也是异常的虚弱。

    等他们都离开了这里,天色也出现了变化,屋外面渐渐的下起了小雨。皮子窝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靠着窗户一直在想墓穴被盗这件事。现在主要是有两个疑问,第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是怎么找到那里的,昨晚的收尾工作皮子和翁先生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那帮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墓穴,而且盗墓的时间点恰好发生在他们半夜离开墓穴到今天上午这段时间点上。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些家伙到底是些什么人呢,墓穴中说不定还有机关,那帮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那些东西都拿走,可以确定这帮人不简单,应该早有觊觎之心。难不成会是村子里的人干的或者说那晚就有人一直跟踪自己?

    想来想去,皮子都觉得这件事古怪。

    窗户外雨色青青,朦胧的渐渐起了浓雾。外面没有任何动静,皮子的思绪好像都被这浓雾给掩盖掉了,迷乱的没了思绪,一瞬间万物都已宁息。

    过了一会儿翁先生从小卖部的电话亭回来后就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下东西离开了皮子家说是要赶着回趟县城组织下人手安排下发掘工作,然后明天再回来进行正式的发掘工作。翁先生也是心急,本来打算今天下午让他们来进行发掘工作的,可没料想到天有不测风云,突然间下起了雨,这也不得不让他把发掘工作推迟到明天。

    众人都离开了这里,屋子内也难得落个清静,不知不觉中皮子睡了过去。

    ......

    蒙蒙细雨一直没有停住,雾气也越来越大,这里好多年都没有遇到过这种天气了。爷爷一直坐在屋门口往外瞅着,皱着眉头抽着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上。

    “怪了...真是怪了...这已经是十月中的天气了怎么还下雨起雾。”

    在爷爷的眼中,眼下的这一系列反常的天气让他起了疑问。因为马上就是二十四节气中的霜降了,霜降一到,温度骤降,按理说天气变冷雨水稀少,尤其是在这东北地区不应该在这种深秋月份下雨起雾的,但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雨一直这么下着,冷冰冰的让气温也降了不少,一直下到了将近傍晚的时候才停,雾气依旧朦胧没有丝毫减弱的态势。而屋子里皮子也是昏昏入睡一直没有醒来。不过这种天气似乎有意捉弄他们,就在等老爷子刚要走出屋门去外面呼吸下新鲜空气的时候,风云开始突变,雾气浓烈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响雷声因“轰隆!”

    紧接着“轰隆——”“轰隆——”的声音足足响了三四次,雷声很大,惊雷一下子就把坠入梦境中的皮子给吓醒。

    皮子迅速的走出屋子来到屋门口,看见爷爷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昂着头有些错愕的朝着天空看去,就问爷爷:“刚刚怎么了爷爷?”

    爷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后走出了屋子,“刚才是几个响雷,我活了七十多年了今天可是第一次遇到深秋打雷这种情况...”

    刚才的惊雷声也惊动了整个村子,各家各户的狗仿佛受了惊吓似的都在不停的“汪汪”叫着没个安歇。这几声响雷也确实把原本宁静的山村给打乱了。皮子也知道现在的天气根本不可能出现响雷的,除非那几声响雷属于人工引爆的炸药,不过这个可能性等皮子去村子周围和那个古墓转了一圈后才发现只是自己单纯的推测。

    天色已经灰暗,雾气也开始慢慢的散去。这时候,刚回到家的皮子抬起头发现南边原本阴沉的天空中有隐隐红霞若明若暗,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在这沉闷的天色中还是能够清晰看出来的。

    面对这怪异反常的天气,皮子也想不出什么别的东西来合理的解释。睡了一下午的他现在肚子早已经“咕咕”的叫个不停,也许是自己和爷爷有些疑神疑鬼了,在对待这种云雾波诡的天气显得太思虑,皮子转身走进去了厨房去做晚饭,至于那些东西,还是留着以后再去考虑吧。

    ......

    晚饭过后,刚回了家的阿成就又匆匆忙忙的来到了皮子家中,一见面,就马不停蹄的问皮子今天下午的雷声是怎么回事,“皮子,村子里的人都说今天下午的那几个打雷声很怪,你觉得呢?要我说的话*不是说过嘛‘一从大地起风雷’,我看那几阵雷声也不过是偶然罢了。”

    填饱肚子的皮子坐在树荫下双手摸着肚子打了个嗝,淡然的笑了笑,“惊雷过后天上又有红霞若隐若现,我看这应该跟爷爷说的近期会发生不寻常的事情有关,这个可能就是事情将至的预兆吧。”

    “娃,看看南边的星象有什么变化。”这时,坐在一旁正在喝茶的爷爷注意到了星象的变化。

    皮子抬头看了看南边,发现也没有什么异常,基本上和前些日子看的格局一样,只不过硬要说变化的话那就是此时的南方天纪入库的各星都要比那晚的时候亮了不少。

    “星象越来越亮,会不会是预示着那老中医说的宝物将要面世?”

    爷爷点了点头,“起初我以为那老中医说的宝物指的就是那个洪秀全的墓,不过现在看来,种种自然迹象表明我的推断是错误的。钱不颠所布下的逆天之阵利用了天象换运、冲克紫薇倒是不假,可那种东西都是无形的人眼看不到的。我倒是觉得那条蛇是个关键...”

    “就是咱们遇到的残留着蛇皮的那条蛇吗?”阿成这时候插上了话,“咱们到现在也没见个影,不知道这家伙还活着没,恐怕在那种环境里应该早就饿死了吧。”

    “你那是常人的理解,蛇若吸了灵气就会得道,时间久了得道的蛇就和修道的道士一样懂得辟谷,只需吸收天地灵气就足以,根本不需要外物。不过这种蛇非常非常的少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可能遇到。”

    “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吗?你说的我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啊,老皮。”阿成半信半疑,对皮子刚刚解释给自己听的话还真有些怀疑。

    “我不敢肯定,但我和爷爷都能感觉到这里要发生一件不寻常的事,究竟是什么事我不清楚,但我估摸着应该是跟这条蛇有关的。”

    皮子的直觉告诉自己自己的推断是对的,可他想不出即便是一条得道的蛇怎么会能牵动自然环境的力量呢?像今天下午的这种情况,皮子也只有从说书的人口中听过,感觉像得道升仙一样。

    时间慢慢过去,天色也不早了。阿成回了家,皮子也打算早睡,明儿个一早翁先生也要带人来发掘那座古墓,自己刚好闲着没事就和阿成去帮帮他,不光是为了自己的兴趣,更重要的是皮子到现在心里还念念不忘昨天来看翁先生的那个叫小青的长发女孩。

    ...

    第二天一清早皮子就起了床,爷爷可能是昨晚着凉了,今天一起床就“咳咳”的咳个不停,看爷爷那气色就有些阴沉,皮子不免有些担心。

    在给爷爷煮了草药让他服下后,爷爷就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皮子和早早就赶来的阿成在门前闲坐着抽烟等翁先生那帮人赶到这里进行古墓的发掘工作。

    天色有些阴沉,昨天下的雨水也没有完全干涸,湿漉漉的地上随处可见冷意。潮湿的水汽在空气中与冷空气交互碰撞,让皮子感到异常的湿冷,打了个寒噤后就跑到里屋找了件毛呢外套穿上。

    梧桐山上的叶子都已经落下,灰黄的一片铺满了整座院子,就像是到了冬天一样,一夜之间变换了两种气候。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在八点钟左右的时候,皮子终于看到了翁先生。只不过这次翁先生看上去似乎有什么急事,一路小碎步疾跑进来,皮子看他那满急得通的红的头上都是汗,就感到很奇怪。

    “翁先生,你怎么了?”

    翁先生跑到痞子面前,额头上的汗都还没来得及抹掉就急急忙忙朝着皮子大声喊去,“皮子老弟,你爷爷在吗?不好了出大事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