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9章 歪打正着
    ,精彩小说免费!

    林岚没有和罗子凌亲热的打算,罗子凌也没这样的想法,因此两人静静地站了一会后也就分开。

    换上自己的衣服后,林岚主动亲了罗子凌一下,再就离开了他的房间,找凌若楠说话去了。

    罗子凌到楼下等他。

    让他意外的是,在他下楼的时候,居然看到欧阳菲菲和罗雨晴坐在那里。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罗子凌很意外。

    “刚刚来,”罗雨晴站起了身,“知道你在忙事,就没打扰你。那漂亮的女军官呢?”

    罗雨晴问这事的时候,欧阳菲菲的眼睛也看了过来。

    罗子凌没好气地回了句:“别过问她的事情,我都管不了她。”

    罗雨晴瞪了罗子凌几眼,但终于没有闹脾气。

    欧阳菲菲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着。

    “你妈呢?现在情况还好吧?”罗雨晴换了个话题。

    “有我在,怎么可能不好?将死之人我都能救回来,何况她受伤并不重。”

    “有你这样说你妈的吗?”罗雨晴伸手掐了罗子凌一把。

    “我们先说点青鸟传媒的事情吧,”欧阳菲菲没多问其他事情,而是说起了青鸟传媒的事。

    罗子凌在欧阳菲菲身边坐了下来,“好吧,我听你们两位女强人说说情况。”

    “李菁已经正式接任青鸟传媒的总裁职务,她完全能胜任此职务,不过她还兼着其他职务,我想,是不是让她脱了北方集团那边的关系,专门负责青鸟传媒这一块?北方医药那边,让另外的人去负责吧,你妈身边应该还有人可派。”

    听欧阳菲菲这样说,罗子凌想了想后,并没马上给出自己的意见,而是委婉地说道:“这事还是由我妈决定吧。”

    “好吧,”欧阳菲菲点了点头,再道:“下午时候,雨晴说了你们学校那个网络作家戴舒兰作品改编的事情。我想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抱着什么态度?是因为私人关系才答应戴舒兰这事,还是觉得她的作品真的适合改编?”

    “两者都有吧,”罗子凌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她的作品受众很广,成绩很好,我看了几十万字,觉得写的真不错。再加上她又是我们的校友,我和她也算是朋友,如果能将她的作品改编,肯定是一件好事情。再者,以后她的作品,我们可以全部买断影视版权,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

    欧阳菲菲盯着罗子凌看了一会,再轻轻地问了一句:“就因为她长的漂亮,所以你帮她?”

    “这是合作,”罗子凌有点生气,“你知道她这个月稿费多少吗?超十万,有这样成绩的女性作者,很多吗?”

    “不会吧?”罗雨晴目瞪口呆,“她连收入情况都告诉你了?”

    “要和我们合作,当然要说成绩。”

    “但她怎么没告诉我呢?”

    “怕你嫉妒。”

    罗雨晴顿时有点生气,“我有什么好嫉妒?”

    “我也嫉妒她的收入。”罗子凌不理罗雨晴的生气,“我也觉得,以后可以将她引到青鸟传媒的名下,那样的话,在版权运营方面,我们会有更多的优势,甚至可以让她帮忙写定制文。”

    “如果你觉得应该和她合作,那我们也没意见,”欧阳菲菲没在这件事情上再和罗子凌争辩,“那就让雨晴找她好好谈谈版权转让的事情吧。”

    “好吧!”

    这时候,凌若楠在楼上唤罗子凌,让他让去说点事情。

    罗子凌快步上了楼。

    林岚还在凌若楠的屋里。

    看到罗子凌上来后,林岚笑了笑,“我先走了。”

    又提醒罗子凌:“你已经好些日子没过去替首长治疗了,这几天哪天有空过去一下吧。”

    罗子凌答应了:“好,我明天就去。”

    “那我走了,”林岚说着,再冲凌若楠笑了笑,“多谢凌姨的宽容,待有时间,再来看你。”

    凌若楠点了点头。

    林岚并没从楼梯出去,而是从窗户里跳了出去,以这样的方式悄悄离开了。

    林岚离开后,罗子凌和凌若楠一起下了楼。

    看到凌若楠下楼,罗雨晴和欧阳菲菲都站了起来。

    欧阳菲菲和凌若楠说了刚才曾问过罗子凌的事情,包括李菁的几个职务问题,还有和戴舒兰的合作事项。

    “李菁就让她专门负责影视传媒这边的事务吧,医药这块业务,我让另外的人负责。”凌若楠同意了欧阳菲菲的建议,接着又说了和戴舒兰合作的事情,“既然子凌觉得可以改编版权,那就合作吧,让雨晴负责这事就行。”

    凌若楠这样说了,罗子凌和欧阳菲菲也没再说什么。

    欧阳菲菲和罗雨晴也没多呆,说了会闲话后,就告辞离开了。

    罗子凌并没去问凌若楠刚才和林岚说了什么,他觉得这种事情不问最好。

    林岚也应该不会告诉他谈话的内容。

    凌若楠同样没找罗子凌说什么事,她准备早点休息了。

    在凌若楠和罗子凌分头休息的时候,远在数千里外的羊城,却有好些人难以入眠。

    凌海宁受伤挺重,被送到医院后,马上就被送往手术室。

    医生的诊断是,手臂骨折,肋骨和腿骨骨折,脑部有比较重的创伤。手术五个小时后才结束,被推出手术室后,又被送往重症监护病房,留观了几个小时,麻醉的作用散去,生命体征稳定后,才被转入普通病房。

    听到自己的儿子遭遇车祸受了重伤,凌正平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吴亚宁接到电话后,也马上赶了过去。

    吴亚宁赶到的时候,凌海宁刚好从重症监控病房转出来,看到凌海宁伤成这样,吴亚宁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吴亚宁哭着问凌正平,“他不是有人跟着吗?怎么会出车祸?”

    “他想低调行事,因此自己开车上班,”凌正平很郁闷地说道:“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是说,这是意外事件,不是有人蓄意而为?”吴亚宁止了哭。

    “碰瓷的事情有可能是有人安排,但公交车肇事,肯定是意外事件,”凌正平皱起了眉头,“司机已经被控制,他承认是因为和一名乘客争吵,导致精神不集中开了小差,没及时把刹车踩住。”

    “如果碰瓷那两个人是有人指使,又会是什么人?”

    “应该不是我们家里的人!”

    “哦?!”吴亚宁再次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