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4章 茅塞顿开
    ,精彩小说免费!

    热汤溅到了身上,罗子凌顿时有点狼狈。

    赶紧抽了张纸,擦干净溅在身上的汤,再不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杨青吟。

    “是没想到,我会做这样的事情吧?”杨青吟笑了笑,“你觉得,我不应该是这样有心机的人?”

    “确实有点这样觉得,”罗子凌没有否认。

    “你觉得,只有欧阳菲菲这样的女人,才会做这种事情?”

    “那不是,”看着脸上略微有点调皮的杨青吟,罗子凌摇了摇头,“我一直觉得你挺聪明,而且你嫉恶如仇。”

    “说我聪明,我认了,但说我嫉恶如仇,倒有点不恰当,”杨青吟慢慢地吃着碗中不多的馄饨,一边吃一边说道:“我差点被我的堂叔毁了,我怎么可能甘心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既然他这么心狠,那我也要好好报复他一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所以,你把我身边的杨晓东和王震军也收买了?”

    “原来你这样认为啊,”杨青吟脸上的神情变冷了,不友善地看着罗子凌,“你真这么觉得?”

    “别这样看着我,知道我在说笑,不过呢,他们居然愿意帮你打掩护,我还真服了你的个人魅力,”罗子凌伸手刮了一下杨青吟的鼻子,“叶小丽可不会帮我打这样的掩护,也不会通风报信。”

    “哼,”杨青吟重重哼了哼后,又把话题扯回到了刚才的事情上,“这件事情,应该是杨云中授意另外人搞的鬼。陈家湖并不知道,有人在王青喝的酒或者饮料中下了药。他约欧阳菲菲和王青,真的只是想商谈合作事项。”

    听杨青吟这样说,罗子凌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应该是杨云中指使的人,跟着陈家湖一起参加招待王青的晚宴,结果趁人不注意,在王青的酒水或者饮料中下药,而陈家湖并不知道此事,一直蒙在鼓里。

    直到王青躲进卫生间,杨晓东和王震军过去救援的时候,他依然不知情。

    因为不知情,他坚决不让杨晓东和王震军把王青带走,表现的很强硬。

    罗子凌清楚地记的,他和欧阳菲菲上去的时候,陈家湖召集了那么多的保镖,而且愤怒的很有底气。

    他们在大堂外面遇到的那些狙击的人,也肯定是杨云中或者他手下的人安排的,目的就是把事情闹的更复杂,或者是把脏水往陈家湖头上泼,把事情闹的更大。

    想到这,罗子凌对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件事情已经没多少疑惑。

    但他还是给吴越打了个电话,问询她审讯那两名被他擒下的黑衣人的事情。

    “少爷,他们交待,是陈家海安排他们拦截来救王青的人。”吴越在电话中用低沉的声音告诉罗子凌审讯的事儿,“我有点怀疑他们口供的准确性,只能当作参考。”

    罗子凌想了想后,猛然想到一个主意,马上吩咐吴越:“留着他们,会有用处。过两天,我们一起去见见陈家海和陈家湖,看他们怎么说。”

    吴越也一下子明白了罗子凌的用意,马上就答应。

    “看样子,你觉得自己已经弄清楚了事儿,对不对?”杨青吟听到了罗子凌电话中和吴越的对话,因此一脸玩味地看着罗子凌,“这么大的事情,你完全掌握了情况,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确实有一点这样的感觉,”罗子凌并没否认,他笑吟吟地看着杨青吟,“但我感觉你话中有话,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很多不能解释的东西?”

    杨青吟很认真地看着罗子凌,然后轻轻地问道:“除了杨云中策划这种可能外,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有人自导自演这出好戏!”

    “谁?欧阳菲菲,还是王青?”

    杨青吟并没回答罗子凌这个问题,而是侧过眼看着阳光上那几盆已经开败的梅花,感叹了句:“唉,时间真快,连梅花都谢了,春天快到了。”

    罗子凌顿时哭笑不得,“我说姑奶奶,你怎么乱转话题了呢?”

    “我没办法回答我这个问题,我只是提示你这一点而已。你觉得,如果我说是欧阳菲菲或者王青策划,你难道不会觉得,我是借机中伤她们?如果我说这是你妈,或者罗雨晴策划,你会不会觉得我对她们有成见?如果我说,是方东讯或者方家人,及凌家人策划这事情,你是不是会觉得,我太有心机,居然能想的这么长远?”

    罗子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杨青吟的话。

    “我只是提醒你,有没有这种可能,并不是觉得谁很可疑,”杨青吟显得有点生气,“看样子,我们之间是越来越没有默契了。”

    “别这样说啊,算我错了,还不行,”罗子凌说着,站起了身,走到杨青吟面前,抓住了她的手,“你分析的非常有道理,你的几点提醒,让我茅塞顿开。这件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我会想办法调查清楚的。”

    杨青吟挣开罗子凌的手,再站起了身,走到阳台边,摘了一朵还在盛开的腊梅花,再对跟着她走过去的罗子凌说道:“腊梅比梅花低调,但花开时间更长,你说是不是?”

    罗子凌快哭了,有点求饶的口吻对杨青吟说道:“学姐,你别说的这么有哲理,我比你笨,行了吧?”

    “我又没说什么哲理,我只是说,腊梅比梅花花期长。”杨青吟白了罗子凌一眼,“你怎么像学校的老师一样,一定要从别人写的文章,或者说的话中读出所谓的深意。不无聊吗?”

    “......”罗子凌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杨青吟的话。

    “其实,我原本想回来以后,好好和你聊上一次,但回来后,你的事情特别多,没找到机会。”杨青吟再次转移了话题,“今天也不应该和你说这个话题,因为你连续遇到了麻烦事情,但我还是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罗子凌微皱着眉头看着杨青吟。

    杨青吟和罗子凌面对面站着,再轻轻地说道:“我爸妈提出让我去米国留学,我并没有很明确地反对。”

    杨青吟的话,让罗子凌心里咯噔了一下,马上涌上不妙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