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6章 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精彩小说免费!

    洗漱停当后,两人到外面吃了早饭。

    吃完早饭,杨青吟去学校上课,罗子凌回凌若楠的住处。

    分别的时候,杨青吟告诉罗子凌,如果凌若楠想当面问她一些情况,那她会过来。

    “好吧,如果我妈想当面和你说事情,那我让王震军过来接你。”罗子凌答应了。

    送杨青吟去学校后,罗子凌就乘坐王震军驾驶的车子回到了凌若楠的别墅。

    罗子凌走进屋子的时候,凌若楠正和吴越在说事情,看到他进来,两人马上停了话。

    罗子凌坐下后,把昨天晚上杨青吟和他说的事情,几乎没什么遗漏地和凌若楠、吴越说了一下。

    凌若楠听了后,自然很吃惊。

    “事情,居然会是这样?”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罗子凌,“昨天的事,是杨云中在背后搞鬼。”

    自上次杨云中受伤住院后,凌若楠也一直在关注此人的消息。

    杨云中的伤还没全好,依然住在医院里,但已经解除病危状态了。

    凌若楠根本没想到,这么一个还躺在病榻上的人,居然会策划这样的事情。

    她也没想到,杨青吟会收买杨云中身边的人。

    “我还真是小看她了,”当着罗子凌的面,凌若楠感慨了句。

    “小姐,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完全解释的通了,”吴越认真想了想后,轻声对凌若楠说道:“昨天阻拦少爷进去救人的那些人,也只不过是推波助澜的把戏。陈家湖也不清楚事情,他只是被人利用而已。因此,在我们过去的时候,他才会那么愤怒地阻止。”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把那个在王青酒水里下了药的家伙揪出来,问到他的口供。”凌若楠点出了关键所在,“如果将此人找到,那事情就容易弄清楚了。还有,要和陈家湖聊聊这事情,如果真是误会,那要解释清楚,至少不能被另外的人利用,被这些人挑起与陈家的争斗。”

    “妈,要不这样吧,找那个下药的人就交给我们负责,解释的事情让欧阳菲菲去吧,反正他们有合作。”

    凌若楠点了点头,认可了罗子凌的建议。

    王青依然睡在这里,她熟睡还没醒过来,吴越准备从她这里问到昨天晚上参加酒会的人员名单。

    最有可能在王青酒水饮料中下药的肯定是参加酒会的那些人,可能性小一点的是酒店的服务员。

    三个人都相信王青的精明,她肯定会提供有用的线索。

    凌若楠给欧阳菲菲打了个电话,问她今天上午有没有空,如果有空的话,过来看看王青。

    欧阳菲菲知道凌若楠有事找她,当下马上答应,说一会就过来。

    凌若楠给欧阳菲菲打电话的时候,罗子凌走进了王青所睡的客房,先替她按捏了几处穴位后,再把她弄醒。王青一脸迷茫地醒了过来,看到罗子凌站在床前后,不禁有点慌乱。

    再一看,自己身上没穿衣服,她以为自己被罗子凌强迫了,居然惊叫了起来。

    还好,凌若楠也跟着进来。

    她解释了一番后,王青这才明白事儿。

    很真诚地道了抱歉后,又向罗子凌致了谢。

    因为昨天晚上王青一直昏睡当中,因此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大家都不太清楚。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和我们说说!”见王青醒来后神智比较清楚,罗子凌也准备问她事儿了。

    “先不急,”凌若楠冲罗子凌笑了笑,再对王青说道:“你先起来洗漱,吃点早饭,再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经过告诉我们。”

    “好,”王青答应了。

    “刚刚替你检查了一下,脉息等情况都基本恢复了正常,再调养两天,服了我给你的药,肯定就没事了,”罗子凌说完这些话,也就走了出去。

    他走出去的时候,吴越还在外面候着。

    “少爷,你觉得昨天晚上这起事件最大的可能是什么?”吴越小声问罗子凌。

    罗子凌把自己已经认定的判断说了出来:“杨云中安插的人,趁陈家湖和王青商谈合作,一起吃饭的机会,在她的酒水中下药,想以此挑起我们与陈家的正面冲突。杨云中已经清楚,我们和陈家的仇怨因为陈家海的事情越结越深,因此想利用陈家的发难,让我们日子更加难过,甚至一劳永逸地永远解除的我们威胁。两虎相争,肯定有一伤么。甚至,还可能把事情引到杨云林身上去。”

    “还有其他可能吗?”吴越再问。

    罗子凌想了想后,再道:“有可能这只是陈家人的手段,也有可能这是陈家海破罐子破摔,想撕破脸和我起正面冲突。但他做的话,想毁的并不是王青,而是欧阳菲菲。”

    “一会先听听王青怎么说的,我们再讨论吧。”

    吴越点了点头。

    大概二十分钟后,王青梳洗停当,和凌若楠一道走了出来。

    凌若楠让吴越替王青拿牛奶和面包。

    吴越拿了牛奶和面包后,王青道了谢,慢慢吃了起来。

    不待凌若楠问询什么,她就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出来。

    昨天晚上,陈家湖原本想约欧阳菲菲一起说事情,但欧阳菲菲因为要等罗子凌,因此就没去,让王青过去。两人商谈了一些事后,就准备一起吃晚饭。

    陈家海的几个朋友,有男有女,一起到包厢吃晚饭。

    吃晚饭的时候,并没什么异样表情。

    王青一向不喜欢多说话,因此只是淡淡然地坐着,但她也知道怎么应付场面,并没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架势。

    开始她没喝酒,只喝茶,茶水是服务员送的,后来陈家湖向她敬酒,她才在不得已之下,喝了点红酒。

    红酒也是服务员倒的,她是在喝了一个陈家海朋友带来的女伴敬的红酒后,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借故躲进了卫生间,向杨晓东求救了。

    她清楚,这种情况下,最快能抵达现场的并不是自己手下的人,而是杨晓东。

    至于她躲进卫生间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却是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她也记不清楚。

    “看样子,最有可能下药的是倒酒的服务员,”罗子凌马上做出了判断。

    但他也知道,要真的是服务员下了药,那追查起来会很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