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8章 奚落
    下午五点十分左右,负责日常事务的代表团一名工作人员,挨个房间通知大家,准备参加晚宴。

    晚宴五点半进行,工作人员要求所有成员准备抵达宴会厅,不要拖拉迟到,省得给倭人留下不好印象。

    罗子凌和林岚一起离开房间。

    刚才林岚去门的时候,换了另外的穿着,回来后,她又恢复了原来的装束,重新变成一个俏丽可人的女学生。

    两人并没当众表示亲昵,因为他们并没公开彼此的情侣关系。

    两人住同一个房间,也没有人知晓。

    出去的时候,刚好在电梯口碰到了顾建安和顾常威爷孙俩。

    他们两人住同一个房间,和罗子凌他们在同一个楼层,但一个这头,一个另外那头,距离很远。

    出机场和倭人起争执的时候,顾建安和顾常威并没有站出来表示什么,他们两人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纯粹当看客。

    罗子凌甚至怀疑,他们就是想看他的笑话,或者想看他因为爱出风头而被领队责罚。

    不过罗子凌并没失礼,在看到顾建安和顾常威站在那里等电梯的时候,很有礼貌地上前打了招呼。

    “顾老爷子,顾大少,”罗子凌笑呵呵地打招呼,“准备去吃饭呢?”

    顾建安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招呼,顾常威则有点尴尬,但当着其他人的面,并没失礼,很有风度地颌首回答:“刚刚领队来通知吃晚饭,不敢耽搁。”

    “顾老爷子和顾大少医术精湛,这次面对倭人挑战的时候,肯定能看到你们有力的反击,”罗子凌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说的仿佛自己就是个看客一样,“说不定,今天晚上他们就会来挑战。”

    “有罗大少这样的医界奇才在,可没有我们什么事,”顾常威不卑不亢地回答,他面带微笑地看着罗子凌,“刚刚机场时候罗大少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说的我们热血沸腾,相信罗大少肯定能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这时候,等电梯的人已经很多,听到代表团中两个最帅气的男人站在那里交谈,很多人都站在一边观看。

    这么多人围观,顾常威还不硬不软地顶了他一句,罗子凌并没在意,笑容更盛地说道:“我就猜到你会这样说,不然刚才机场的时候,你就会站出来和倭人对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顾大少天天锦衣玉食,对这些荣辱之争,早已经看淡,哪像我们,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说着,罗子凌大手一挥,很豪气地说道:“要是倭人敢挑战,我一定应战,无论什么手段。大不了,出师未捷身先死,没什么丢脸不丢脸的,总比当缩头乌龟好。”

    几句话,说的顾常威脸上火辣辣。

    他做梦都想不到,罗子凌居然会这样不给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损他。

    顾建安也觉得老脸无光,他恨死了罗子凌,当众让他们下不了台。

    罗子凌刚才所说就是挑衅,顾常威这样还击,在他看来是有礼有节,没有丝毫不妥当。

    但想不到的是,罗子凌居然不守常规,丝毫不给他们爷孙俩面子,当众斥责他们胆小怕事,不敢应战。罗子凌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再不还击,那他还有何脸面在代表团中立足。

    但就在这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响后,打开了门。

    站在电梯边的罗子凌,退后了两步,再对准备开口的顾建安做了个请的手势:“顾老爷子,您先请。”

    再又对身后那些人说,“老人和女士优先,我们年轻人,走一下楼梯也没事,人太多了,好几次才能下去。”

    说着,又冲等电梯的那些人拱拱手,“大家发扬一下风格,老人和女士优先。”

    听他这样一说,那些年纪相对较轻的人,再不好意思挤电梯。

    顾建安被气个半死,但最终还是在众人的注目下走进了电梯。

    顾常威一直跟在顾建安身边照顾,但罗子凌这样一说,他都不敢进电梯了。

    最终,还是几名年纪较大的成员及一些女性团员进了电梯。

    看到这情景,和罗子凌相熟的几个人,不由的露出了苦笑。

    他们虽然不清楚罗子凌的品性,但知道罗子凌和顾家爷孙俩之间的争斗,甚至他们也曾被罗子凌坑了。看到罗子凌坑顾建安爷孙俩,他们能做的,只有袖手旁观,一句话都不能说,也没办法说。

    “这小子,心有点毒,”这是火针传人贺兰心里的嘀咕。

    还在顾常威尴尬的时候,罗子凌已经和林岚往楼梯方向走去了,跟在他们身后的有好几个。

    一些年龄相对较大,但不服老的人,也不愿意再等电梯,一起走楼梯下去了。

    罗子凌所住的楼层是十九楼,晚上举行宴会的地方在三楼。从十九楼到三楼,有好多楼梯,但下楼梯的攀登强度不是很大,一群人说说笑笑走下去,也挺热闹。

    “罗大少,你说今天晚上倭人会在宴席上就向我们挑战,”跟在罗子凌身后的鬼门十三针传人王许云大声问罗子凌,“你觉得他们会以什么方式挑战呢?”

    “今天参加晚宴的有几位倭国传统医界的名人,他们肯定想方设法压我们一头,我想,我们的资料,他们都看了,谁的专长他们也清楚,但我们对他们擅长什么,并不清楚,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谁会来。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别着了他们的圈套,别被他们以己之长攻我们所短,毕竟,每个人都有专长,不可能全能。”回答王许云问题的时候,罗子凌没有任何玩笑之态,而是说的很认真。

    身后那些人,听了罗子凌所说后,也点头表示了认同。

    三才针法程不识,爽朗地笑了笑后,道:“如果他们提出挑战,我们让最擅长此道的人上场和他们比试就行了,我们主动请战,这样的话,他们也不要说什么。我们这个代表团中可是人才济济,汇集了传统医界的精英。只要我们不抱着中庸之道,不彼此争斗,一致对外,那肯定不会让倭人得逞。”

    “程先生是指责我吗?”罗子凌笑着问了一句,但那笑容让人很不舒服。

    想不到罗子凌会当众责问他,程不识愣了一下。

    没想到罗子凌又说了一句:“你可是拜过师的人,怎么说我都是你针法上的师父,虽然你一直没向我请教。你怎么可以说自己师父的不是?”

    罗子凌这两句话,顿时让程不识面红耳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