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2章 打脸再打脸
    胡文军也听出来,罗子凌这是在贬低倭人。

    既然说了华夏语言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语言,华夏的方块字最为美观,那肯定没把倭国的官方语言日语当一回事,也没把倭国的文字看在眼里。

    虽然说书法艺术上,没有哪个国家能望华夏项背,这一点其他国家的人有可能承认,但倭人不会承认这个。他们肯定觉得,倭国的文字虽然脱胎于汉字,但比汉字更优秀,而且倭国的书法艺术,比现在的华夏更厉害。语言的影响力和国力成正比,倭国一直以亚洲老大自居,处处不服华夏,他们同样觉得自己的语言更优秀。罗子凌把汉语言拔高到珠穆郎玛峰的高度,倭人听着当然不舒服。

    那位厚生劳动省的官员早就看表现嚣张的罗子凌不舒服,因此忍不住反击:“既然罗先生觉得华夏语言和文字更优秀,那为什么还要引起字母,甚至在某一个年代,还曾经想把汉字字母化?”

    “人都会犯错误的,那个时候,一些人把华夏的落后归罪于文字上,但他们的错误很快就被纠正。这是我们自己醒悟过来后改正,并没因此导致大的麻烦。而且,还让后人有了更便捷的学习方式,有拼音注解,大家认字更加简单了。这比被人打了脸后才认识错误,代价小了很多。”说到这里,罗子凌停了一下,再面带微笑继续说道:“我听我爷爷说过,二战后,倭国男丁奇少,倭国政府怕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也担心入口锐减导致社会问题,因此把很多华夏人骗到甚至绑架到倭国,只是让他们帮忙让倭国女人怀孕。这不就是巨大的代价吗?我们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但你们犯了这么多错误,还不承认。”

    罗子凌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瞬间把所有倭国人都激怒了。

    那场战争,是很多倭人心里的痛,但也是他们的自傲。

    弹丸之地的倭国,差点把庞然大物华夏灭了---如果没有米国人的介入,这种可能真的存在。

    因此,很多倭国人依然耿耿于怀,他们看不起华夏人,觉得华夏不值得他们尊重。

    将倭**队打败的不是华夏人,而是米国人。

    他们敬佩米国人,把米国人当成崇拜对象,甚至被人喻为是米国的儿子,唯老美马首是瞻。

    那场战争虽然过去很多年,像石原中二这样的人并不熟悉,甚至在坐的大部分人都没经历过。

    已结束的那场战争,到现在已经七十多年,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基本死光了,在那个年代出生的人也七八十岁,他们并不记的战争的惨烈,甚至不清楚战后倭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经济崩溃的惨状。

    罗子凌说出了其中一个事实,但他们却矢口否认,并恼羞成怒地指责罗子凌胡言乱语。

    厚生劳动省的那名官员,马上就站了起来,向胡文军表示了抗议,说罗子凌污蔑倭国。

    胡文军也想不到,罗子凌会在酒会还没开始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即使真的存在,倭人也肯定不愿意提起,因为这是打了他们的脸。

    想不到罗子凌不但讽刺那场战争,还以借种生子的事讥讽倭国,他们如何受的了。

    作为主管卫生健康方面的官员,他是知道罗子凌刚才所说的这种事情,战后,确实有很多华夏人被掳到倭国,承担代孕的义务。只是,双方都不承认这段历史而已。

    胡文军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一脸苦笑地看着罗子凌,希望罗子凌自己回答。

    罗子凌当然不想别人来替他挡着,因此他在厚生省的那名官员说完坐下后,马上就回敬道:“我只是说一个事实而已,华夏不是有句古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记着前面的教训,别再犯同样的错误,正所谓亡羊补牢未晚也。这也没什么好抗议的,毕竟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爷爷一个年长十几岁的朋友就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年轻的时候被掳到倭国,帮三个倭国女人生育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后才逃回国。后来,他在倭国的儿子和女儿还曾去看过他。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给你找证据。当然,这些事情肯定和你们无关,因为你们那时候还没出生。正所谓,子不嫌母丑,很多人把祖国比喻为母亲,母亲有难,不得不做出痛苦选择的时候,我们都要理解,所以就别怪她了。”

    说了这些后,罗子凌一脸无辜地说道:“如果你们告诉我,当年你们入侵华夏,很多华夏女人委身你们倭人,甚至帮你们生儿育女,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也不会抗议,因为确实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我能做的,只能遗憾,并为那些国人所不耻。承认犯下的错误,有那么难吗?你看看,我们国家的历史书上,还把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当年霍去病远征漠北的时候,也是一路杀过去,俘虏了很多人,同样杀了很多人,既然有这样的事情,就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在用一番连珠炮似的语言将众人的嘴都堵住后,罗子凌再做了一句总结性的发言:“愿不愿意承认历史,是胸襟和自信的体现,我们华夏人胸襟比你们开阔多了,就像这位长官,我们一下飞机他就刁难我们,哦,不对,是想羞辱我们,但我们大家都没介意,因为我们很大度,这不,大家还一起坐着吃饭喝酒吗?哈哈哈,我的话说的差不多了,你们想说什么继续吧,我听着。”

    罗子凌的语速很快,林岚翻译的速度也很快,她完全把罗子凌想表达的意思告诉了倭人。

    厚生劳动省的那员官员站起来抗议后,心里还愤愤不平,在听了罗子凌后面的一番话后,更加的气愤。但罗子凌最后几句话,却把他噎的不知道怎么说。

    他在迎接华夏代表团的时候确实有故意刁难的意思,还差点得逞,要不是罗子凌站出来,他们的计划还真的实现了。这种事情,即使做了,华夏人也只能吃个哑巴亏,不能明目张胆地报复。

    没想到,机场时候回击他的罗子凌,今天晚宴的时候居然反唇相讥,把这事再提出来了。

    刹那间,厚生劳动省的这名官员,都动了把罗子凌赶出宴会厅的念头。

    实在是太气人了---华夏代表团中怎么有这样可恶的小人呢?

    今天是七七事变纪念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