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力气变大
    刘小波正满脑子遐想,谢美玉凶狠的目光盯来,银牙咬得“咯咯”响,低沉说道:“小,今天你偷看我小解的事情,不准跟任何人说。如果走漏了风声,我一定叫你好看。”

    谢美玉越看刘小波越生气,这人怎么看就一霉头,还是个小。

    刘小波嘟着嘴巴“哦”了一声。只听谢美玉又说道:“还有,以后没事不要到村卫生所瞎溜达,村里人看见了,还指不定说什么闲话呢!”

    “哦!”刘小波沮丧地答道。

    见刘小波都同意了,谢美玉才松了一口气,把门打开。

    “你哪个地方被蛇咬了,让我看看。”谢美玉不相信刘小波真被蛇咬了,只因对刚才刘小波跌落山崖内疚,故意说道。

    刘小波连忙把手掌伸出去,叫谢美玉看。

    谢美玉坐了下来,扳着刘小波的手掌,见手心有个红色的小齿印,有点好奇,按了按,问道:“真是被蛇咬了啊?现在是什么感觉?”

    不按还好,谢美玉一按,那种胀胀的感觉更强了,好像有一股气流通过手掌朝手臂里钻。不过,只有胀胀的感觉,没有痛感了。

    “有些。”刘小波老实答道。

    “痛不痛?”

    “不痛。”

    “应该没什么事,我用生理盐水给你洗一下,再用酒精给你消毒。”

    说也奇怪,酒精抹在上面,一点也不痛。

    由于谢美玉是坐着的,刘小波是站着的。谢美玉在俯身那一刻,刘小波瞧见了谢美玉领口里的风光。刘小波心猿意马,吞了吞口水,连忙挪过目光。

    不得不说,谢美玉真的很漂亮。脸蛋漂亮,身材还很棒。此时谢美玉换了一件白色天使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更有韵味。

    离她很近,刘小波能闻到谢美玉身上散发出的独有气息,清香扑鼻,叫人陶醉。

    刘小波心里越来越慌乱,显得很不自然了。

    恰好这时,听到谢美玉说道:“好了。”

    刘小波连忙缩回手去,低着头说了声“谢谢”,准备离开了。

    刚踏出门槛没走多远,就见村子里的小霸王刘大头流里流气地走了过来。

    刘大头不务正业,在村子里偷鸡摸狗,最喜欢良家妇女、小姑娘。他读完小学就跟着镇子里几个痞子混,仗着有镇子里的撑腰,霸道至极,横行村里。村里人是。

    刘大头早就垂涎谢美玉的美色了,今儿凑巧路过这里,索性来耍耍,看能不能占点谢美玉的便宜。

    没想到来了跟刘小波撞了个正着,刘小波就一霉头,刘大头根本没把刘小波看在眼里,理也不理刘小波,径直朝卫生所里面走去。

    刘大头走进卫生所,顿时露出一脸淫笑,冲谢美玉说道:“谢美女,有空没,陪大头哥耍一会儿?”

    谢美玉知道刘大头的德行,皱起眉头,说道:“我没有空,刘大头,你有没有事?没有事赶快离开,我还要工作。”

    “肯定有事啊!”刘大头坏笑起来,“我今儿是特意来宠溺谢美女的!”

    刘大头说着就靠了过来,谢美玉害怕,站起来朝旁边躲。刘大头见谢美玉居然躲,更兴奋了,手臂张开像是老鹰扑过来。

    这个时候是中午,村里的人都在家做午饭,卫生所这里根本没有人来,所以刘大头胆子特别的大。

    谢美玉再次慌忙躲开,没想到刘大头抓住了谢美玉的衣角,把谢美玉的天使衣服扯了半拉子下来。

    谢美玉没想到刘大头今天这么大胆,忽然闻到一股酒气,才知道刘大头中午喝了酒的。

    “啊,救命!”谢美玉大叫。

    “哈哈,叫吧,就算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刘大头淫笑不停,再次朝谢美玉扑过来。

    这一下谢美玉已经退到墙角,无处可逃,被刘大头按住。刘大头摊开手爪抓谢美玉的衣领口。

    谢美玉的衣领口被一角,眼看就要露出来。这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叫道:“的畜生,快放开她!”

    “蓬”一声,刘大头的被重重踹了一脚。刘大头一个趔趄,一头撞在墙上,脑袋撞出个大青包。

    在村里还从来没有人敢打他刘大头,刘大头火冒三丈,爬起身来,见刘小波怒气冲冲地站在身后。

    “马勒戈壁,小霉头,居然敢打老子。老子今天不拨你的皮,老子就是你孙子!”

    刘大头没想到打他的人是刘小波,刘小波身板不强壮,平日在村子里十分平庸,现在居然该打他?真是逆天了!

    刘大头捏紧拳头冲上来,准备一个铁拳把刘小波捣倒下。

    刘小波也是豁出去了,见刘大头拳头捣来,也攥紧拳头迎上去。

    刘小波攥起的拳头正是手心有红色齿印的拳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时感觉这一条手臂像是被什么充斥满满的,十分鼓胀。

    “邦!”、”咔嚓!”接连两声响,两个拳头撞在一起,刘大头突然杀般惨叫起来。

    见刘大头抱着手腕疼倒在地上,刘小波一愣,明明自己的拳头一点事情也没有啊,怎么刘大头这么惨?

    “啊,我的手腕断了啊!好痛、好痛!”刘大头越发惨叫起来。

    “断了?”刘小波伸出自己的手掌看,好像自己刚才那一拳力气变大了不少。奇怪的是,随着这一拳打出,手臂的充斥感也消散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小波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没时间去想,他现在第一要做的是好好收拾地上的刘大头。

    刘大头疼得“哇哇”大叫,见李小波过来,连滚带爬。刚才两个拳头撞在一起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撞在一块坚硬的铁块上。

    “刘小波的拳头怎么那么硬?”刘大头典型欺软怕硬,这时候心里害怕李小波,爬着后退。

    刘小波走上前,气冲冲说道:“叫你欺负美玉,我打残你!”说着扬起拳头又要打。

    刘大头连忙磕头:“哥、爹、祖宗,求你别打了,求求你了!”

    “砰砰砰!”刘大头的脑袋磕得像捣蒜。

    “好,不打你也可以。你马上给谢美玉磕头道歉,而且发誓以后再也不来找美玉的麻烦。”刘小波身正严辞地说道。

    “好好,我道歉、道歉。”刘大头连忙调转身子,朝着谢美玉如鸡啄米一样磕头求饶。

    “美玉姐啊,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原谅我吧,求求你啊……”

    刘大头一连磕了十几个头,额头都磕破皮了。刘小波见状,叫道:“滚。”

    “好,我滚、滚……”刘大头忙不迭爬起来跑出了卫生所。

    “谢美玉,你没事吧?”刘小波关心地问道。

    “我、我没事……”谢美玉半天回过神来。

    “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刘小波一边朝家里走,一边看着自己的手掌,想不明白,刚才为什么这条手臂变得那么有力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